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89章 秘境……



    夕陽灑落, 夜『色』沉沉『逼』近,小小的院子里點起了燈。

    南柚醒來的時候,透過一扇小小的窗子, 抬頭,便能看到外面一輪清晰的月影。

    身體繃了太久, 三個時辰睡下去, 渾身都疼,但隨之而來的,是比昨日更厚重的靈力。

    這千年里, 大家都在苦修,但到底沒她這樣拼命。

    她不出門, 不見客, 除了百年一回的後山試煉,基本沒有邁出過塵書主峰的山門。

    孚祗坐在床沿前, 渾身流淌圍繞著月光, 他的眉眼一如既往的溫柔,南柚的視線落在他身上,便覺得自己整個人安靜下來,什麼浮躁煩悶著跳動的心思也都歇了。

    一千年, 他的修為增長得太快了,哪怕沒人指點,他也自有自己的一條道路。

    但很奇怪,他在塵書主峰,在旁人眼里,都像是透明人一樣的存在,縱使他再出『色』,也沒人會真正注意到他。

    就連塵書都是如此。

    “姑娘晚上要上山?”孚祗食指微動, 點點星光從屋子里散開,他的聲音比月『色』更溫柔清和。

    南柚想了一下,原本到了唇邊的那句是,兜兜轉轉,咽下去,再吐出來,儼然成了截然不同的意思︰“明日再上去。”

    “可有時間陪我練練劍?”南柚掀開被子下榻,素手一招,長劍出鞘,她很快將長發束成高馬尾,朝孚祗抬了抬下顎。

    孚祗起身,微微頷首,縮地成寸一樣,幾步就到了院外。

    他並沒有接南柚遞過來的寶劍,而是隨手折了根樹枝,隨意垂在衣襟一側。

    男子垂著眸,氣質出塵,高不可攀,根本不像要比試,而像是要說什麼伴侶間的囈語。

    南柚正『色』︰“你可別小瞧我,小心反被我揍,我可不會因為心疼就手下留情。”

    孚祗很淺地笑了一下。

    南柚便知他這是準備好了。

    劍尖挽了個漂亮的凌花,她周身氣勢陡然一變,長劍在她手中像柔霧一樣穿梭,快到幾乎只能看到殘影,跟千年前比起來,不知強了多少。

    孚祗閃身避開,並且以一種精妙到毫厘之間的絕對把握,預算到了她下一劍的軌跡,同時側身,枯瘦的樹枝在他手中,像是一桿□□,又像是無往不利的劍,若是說南柚的劍像春風細雨,那他就是烈日驕陽,是大開大闔的酣暢大氣。

    過了幾招之後,南柚收回長劍,有些詫異地道︰“你的劍法,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都說劍如人,從心而使,南柚一度以為,孚祗的劍,應該像他的人一樣,溫和似水,皎如月光。

    但現在,顯然打破了她的認知。

    孚祗睫『毛』上下動了動,道︰“姑娘的劍,太柔了。”

    南柚頓悟,他這哪是在展示自己的劍,分明是在指點她。

    南柚頓時來了精神,她眼楮亮晶晶的,手中的劍像是知曉她心意一樣,以一個刁鑽得不可思議的角度刺出,圍著孚祗轉了個圈,在即將抵上他咽喉時,被一根枯樹枝挑開,她的裙角在空中『蕩』出驚心動魄的弧度,又戛然止住。

    孚祗的劍柔了下來。

    跟南柚有些刻意不自然的力道不同的是,那種柔和的力道,在他手上,餃接得流暢自若,劍招與劍招之間,平和得像水,毫無波瀾,但爆發出來的傷害力比之前的還要高出不少。

    當他用至剛的劍意同她對決時,南柚尚能以柔克剛,依靠兩種截然不同的劍意克制,強撐一會,現在兩種同樣的劍意糾纏,幾乎只在頃刻之間,她就看清了自己與他的差距。

    看得出來,孚祗並沒有跟她爭勝負的意思,她的動作停下來,他就順勢引導著她,一招接一招往上堆疊,餃接,任何一點卡頓的細節,他都能及時察覺,而後耐心地帶著她,重復第二遍,第三遍。

    時間過得很快。

    一套劍法下來,南柚眼珠子一轉,手中的劍換了種意味,朝在月『色』中連呼吸也未曾『亂』下分毫的男子『逼』近,孚祗才抬了下眸,就听她低低喝了一聲︰“不許動!”

    這一句不許動,兩人之間缺席千年的時光都恍若倒流了回來,孚祗禁不住有一瞬的恍惚。這樣的口吻,他實在是太熟悉了。

    也確實,很久沒有听過了。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冒著寒光的劍尖已經挑上了他手中那根枯樹枝,因為此刻並沒有輸入靈力,她稍用力道,便將它從孚祗的手中挑上半空,她錯身,收劍,手掌往上一握,便穩穩地接住了那根三寸長的樹枝。

    她上前,與孚祗咫尺相視,莞爾,『逼』著他開口︰“說,誰贏了?”

    “姑娘贏了。”孚祗不疾不徐開口,溫柔的眼里亦帶著笑意。

    南柚先是滿意地點了下頭,又有些繃不住地往上翹了翹唇角,伸出指尖,點了點他的肩,道︰“孚小祗,你能不能有點原則。什麼都順著我,說的話這麼好听,我以後听不見別人的意見了,怎麼辦?”

    她笑『吟』『吟』地問,他卻想了一會,溫柔而認真地回︰“臣去听,听完了再告訴姑娘。”

    南柚眨了下眼,隔了很久,在他以為她不會再說話的時候,她鼻尖動了一下,很輕地道︰“我都不想再上山了,怎麼辦?”

    她一向是個知難而上的『性』子,自小的教育,把堅強與堅持這兩個詞刻在了骨子里,只是年歲畢竟擺著,才成年,之前根本沒有過這麼高強度的訓練,她『性』子又倔,在山上面累了傷了,也不會對塵書和穆祀吭一聲。

    思及此,孚祗垂眸,看著她烏黑的發頂,聲音輕如柳絮:“很累嗎?”

    南柚點點頭,又搖頭。

    孚祗深黑的瞳『色』中暈開層層墨跡,他長指動了動,想撫一撫她的發,但最終也只是輕輕蹙了蹙眉,看著天上的月影,薄唇微動,道︰“三日後,又是後山秘境開啟的時間,這次開啟的秘境,在第九峰後山,听說十分危險,姑娘要注意。”

    南柚詫異,問︰“你不去嗎?”

    孚祗失笑︰“臣跟姑娘同行,只是這次,比往常凶險些,姑娘別獨自一人『亂』跑。”

    南柚低頭算了一下時間,頓了頓,又算了一遍,有些不確定地開口問︰“孚祗,我們來神山,恰恰一千年整了,對吧?”

    見孚祗點了頭,渾身的疲累像是被水沖刷走了一樣,南柚開心起來︰“那就是說,這次試煉之後,我們就能回家了?”

    她第一次離開家,離開父母這麼久。

    神山規矩森嚴,整日里,除了修煉,還是修煉。在這里住著的,都是天賦和底蘊不低于自己的人,皇族的身份與血脈得不到人的重視和尊敬,只有實力可以。

    沒人敢松懈。

    特別是在明知戰爭有可能發生的前提條件下。

    原本底子薄弱,沒有什麼靈力基礎的南柚更甚,那種緊迫感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只能咬著牙,往前進一步,再進一步。

    但一根弦,繃到一定的程度,是需要放松的。

    千年一次的歸家,就是放松的契機。

    這也是十位神使在他們來之前就計劃好了的。

    但在此之前,得將最後一次秘境試煉闖過去。

    南柚想了一會,頭又垂了下去,“我覺得很懸,師尊好似根本就沒記起這件事,今日還在跟我們說,秘境結束後,就帶我們去八神使那學煉丹,順便走一趟第四峰,嘗試著修一修純肉身力量。”

    孚祗安靜地听她說完,鴉羽一樣的睫『毛』覆在眼瞼下,遮蓋住了里面紛雜的情緒,聲音好听︰“會記起來的。”

    南柚拍了拍他的肩,趕在日出之前上了山,“那你等我,我們一起進秘境,再一起回家啊。”

    月光下,孚祗的身影被拉長了些,面容毫無改變,但周身的氣勢,卻儼然變成了另一個人。

    整座院子被仙霧氤氳充斥,花木瘋狂生長,就連最難長的萬桂藤都纏繞在木制的籬笆上,一圈一圈往上攀爬,片刻後,這些異象才像是時光回流一樣,消失在晨起第一縷染著金的霞光之中。

    ======

    南柚上山的時候,穆祀還未回來。

    她問在在主峰伺候的小樹精,小樹精晃著頭上的葉子,小小的手指指了指天上,道︰“方才神官來將神識大人請上去了,太子殿下昨日下了山,就一直沒回來,許是忙別的事去了吧。”

    南柚默然。

    穆祀確實一直很忙,修煉之余,還得通過留音珠處理天族的政務,時間排得緊張。

    南柚將纏在自己腰上的長鞭取下來,在手里抖了兩下,鞭身徹底甦醒,像是一條游動的靈蟒。

    她很快進入了狀態,呼呼的風聲像小孩在扯著嗓子哭喊。

    山腰,穆祀的院子前,連接次峰一側的懸崖,雲嵐霧氣,氤氳模糊,他拎著酒壺,在冷風中坐了一夜。

    一抹粉『色』的衣角垂到地面上,淡淡的幽香鑽進鼻子里,有人在他身邊坐了下來,像是怕驚擾到他,動作放得很輕。

    穆祀摁了下眉心,滿身酒氣,意識卻還很清醒︰“你怎麼來了?”

    琴月是被黎興拉來的,她偷偷去看身側的男子,眼楮里小心翼翼的藏著那顆名為喜歡的星星,她道︰“第九峰的後山要開了,師尊讓我們玩兩天,放松放松,我沒地方去,想來找你說說話。”

    她天賦好,本來又出身符篆傀儡世家,拜入了第七峰,相對而言,空閑的時間比較多。

    “穆小四。”琴月推了推他,道︰“你別喝了。”

    穆祀的眼眸定在她帶著些嬰兒肥的白淨臉頰上,半晌,喉結滾了滾,聲音帶著宿醉的沙啞︰“你叫我什麼?”

    他太不正常了。

    琴月有些擔心,她遲疑了一會,有些磕絆︰“穆、小四啊。”

    這一聲穆小四于他而言,已經太陌生,但他現在使勁回想起來,還是能夠在記憶中,尋到那麼一部分模糊的影像。

    他跟琴月算是半個年少玩伴,但跟南柚,曾經卻是無話不說,無事隱瞞。

    穆小四這個稱呼,最先,就是由她叫出來的。

    像是過了很久,又像是只過了一會,穆祀突然側身,用手捂住了眼。

    “為什麼,我從穆小四變成了穆祀。”

    “他卻從孚祗,變成了孚小祗。”

    琴月從未見過他這副模樣,她一低頭,眼淚就要掉下來。

    她的手輕輕拍在他肩膀上的時候,都在顫抖。

    沒關系啊殿下。

    你在我的心里,永遠都是當初的穆小四啊。

    是那個在風寒洞,將摔得滿臉泥的南柚抱起來,一點一點給她擦干淨手掌的小孩。

    是那個在雲山之巔,听到別人要跟南柚比武,蹙蹙眉就從天族長老們中間抽身出來趕過去維護的小少年。

    是那個听說花族皇脈傷害了南柚,默默廢了上百年的部署,回去被長老們彈劾,被天君罰雷劫的頂天立地的男人。

    雖然,就連這個稱呼,都跟她沒有丁點的關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