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88章 千年……



    青山雲霧, 似輕紗上綴著的淺綠『色』松石,又似在一片綠『色』的毯子上繡上了雲朵的形狀。

    南柚和穆祀一高一矮,並排而行, 跟在大神使身後。

    腳下是長長的一條雲間小道,通往後山, 時隱時現, 像一根懸在兩山之間的蜘蛛銀線。

    三人都沒有說話,除了腳踩在枯黃樹葉上清脆的碎裂聲,一路寂靜。

    一刻鐘之後, 一座半圓的只能容納兩人同行的木拱門出現在眼前,大神使大步踏了進去。

    穆祀和南柚緊跟其後。

    南柚以為里面會是封閉的密室, 會是修煉的法陣, 會是懸崖的盡頭,但沒想到, 這只是一座漂亮的長滿了嫩葉繁花的院子。院子里開鑿了一方小小的池塘, 金『色』的錦鯉在水里曳動魚尾,漾起擴開的漣漪。院子的正中,擺放著一張四四方方的石桌,石桌旁, 三三兩兩散落著四五張藤椅,沐浴著晨起的絨光,像是鍍上了一層漂亮的碎金。

    “坐吧。”那位十分平易近人的大神使扯過一張藤椅坐下,又用手指了指對面的位置,示意道。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面,但這樣近距離的接觸,上位者身上不自覺散發的威壓尤為強烈,南柚其實有些緊張。在朝大神使行過禮之後, 她垂著眸,跟穆祀一起,順從地在藤椅上落了座。

    很快,頭頂長著兩片葉子,穿著蓬蓬花裙的樹靈們給三人奉上了熱茶和新鮮的水果。

    大神使凝目看了他們幾眼,半晌,含著笑的雙眸微微眯了起來,像是透過眼前兩個朝氣蓬勃的年輕人,回憶起了神山之上,聖湖之畔的那場對話。

    “——公子為何將天族太子與星界星女交到臣手中?”塵書在听聞神令的第一時間,就上了神宮,尋了一圈,在聖湖湖畔找到了握著書卷翻閱的神主。

    神主身上像是糅雜了清晨的薄霧和雲嵐,面容看不真切,只『露』出一雙溫柔而干淨的眼眸。

    听到塵書的問話,他將書卷合上,輕輕放在一側小樹邊的石桌上,這才抬眸,聲音清潤︰“你不願?”

    “公子所令,塵書莫有不從。”塵書臉『色』認真起來,一張方臉顯得格外嚴肅,他道︰“天族太子穆祀,確實是這一輩年輕人中的領頭者,他的天賦十分不錯,就算是沒人干預引領,也能走出很遠,老九和老二都想要他。”

    “他是個可塑之才,未來的六界,需要他。”神主的每個字眼,不論是夸贊還是陳述事實,語氣都是淺而淡的。

    這是一份很深重的信任。

    隔了半晌,塵書又道︰“那星女呢?她的實力,在諸多的少君少女君中,並不算出眾。”

    他跟在神主身邊很久了,一年年四季交替,春去東過,他的話語里,從未出現過女這個字眼。

    就連神山中伺候的精怪,都是男子。

    整一座和尚廟。

    神主食指摩挲了一下左邊突出的腕骨,他的膚『色』極白,是那種常年不見天日的那種冷白,在日光下,泛出水玉一樣的細膩光澤。

    “星族,在將來,或會發揮不小的作用。”神主眉頭很淺地蹙了一下,聲音沒什麼起伏,依舊顯得溫柔清透。

    一句似是而非的話,塵書卻懂了。他朝神主抱了下拳,鄭重其事地道︰“公子放心,三千年內,塵書盡所能,必定將他們帶得能夠獨當一面。”

    神主未曾言語,只是那雙『露』在外面的眼眸中透出了星點的溫和笑意。

    “不必拜師。”在塵書轉身離開的前一刻,神主用手指抵了抵眉骨,“順其自然,再做觀望。”

    于是,穆祀和南柚,便沒有給塵書奉成茶,也並沒有叫成一聲師尊。

    清風拂面,塵書迅速回神,端起茶喝了一口,眼也不抬,笑道︰“嘗嘗,里面加了神山獨有的草凝『露』,帶甜味,小姑娘應該都會喜歡。”

    南柚便也捧著抿了抿,但並沒有品出茶味,相反,像是她常喝的一種汁漿,甜得甚至有點膩人。

    她側首去看穆祀的神情,在察覺到某一刻的僵硬時,很淺地扯了下嘴角。

    這一看,就是放多了凝『露』。南柚突然想起星螺說的,神山中千萬年都沒有女子進出,大神使應該以為,越甜的東西,她就越喜歡吧。

    塵書和穆祀都只喝了一口,就默契的一先一後放下了茶盞。

    小姑娘的臉很小,巴掌大,喝茶的模樣很文靜,眼眸彎彎的,這讓不知道多少年沒跟女子接觸過的塵書有些稀罕。

    有點可愛。

    塵書不動聲『色』收回目光,他將身子往藤椅上一靠,手掌搭在膝蓋上,半晌,開口道︰“我這個人,對一些虛禮沒什麼講究,主峰之上,也並沒有很多的避諱和禁忌,你二人無需拘束,按照自己的『性』子行事即可。”

    “塵書主峰人少,你們兩個作為師兄師姐,又因神主親自下令,入我主峰,修煉方面,就更得勤勞懇切,不斷求索。我會親自帶你們,希望千年之後,你們可以讓我,讓其他九峰之人,看到你們的進步。”

    塵書平時笑著的時候,和藹親切,一旦收了笑,那股氣勢便出來了。

    穆祀無聲頷首,少年氣度不凡,哪怕在大神使面前,也依舊沒半分畏縮和束手束腳,又恰到好處的拿捏著中間的分寸,進退有度,姿態自然。

    塵書站起身,幾步停在南柚跟前,聲音比起跟穆祀交談的時候,又更溫和一些︰“你的修為不強,停留在剛入門的階段,心法也才修不久,肉身力量薄弱,比起你師兄,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也是短期內最容易看到進步的,我這麼說,你能听明白嗎?”

    南柚當即點頭,眼楮亮晶晶的,沒有膽怯和被打擊的自暴自棄。

    她知道,塵書說這些話,是想讓她朝穆祀看齊,以他為目標,因此更要努力追趕他的步伐,讓自己迅速強大起來。

    從後山回去的路上,穆祀突然握了下南柚的手腕,又很快松開,他眉目舒展,眼里噙著笑,聲音中是某種顯而易見的愉悅意味︰“明日听課,不要遲到,師妹。”

    ====

    接下來的千年,南柚和穆祀幾乎住在了後山。

    塵書絲毫沒有手下留情,永遠卡在他們能夠承受的極限上,雖然格外欣賞和喜歡南柚一次次咬牙爬起來的堅強和韌勁,但該布置下去的任務,絲毫不比穆祀少,兩個人忙得跟陀螺似的,轉完了又轉,在這樣高強度的訓練之下,南柚的修為突飛猛進。

    她的天賦本就在頂尖之列,再加上塵書的指點,穆祀的陪練,現在已經達到了千年前流熙的水準。

    而那是她大哥哥苦修數千年才有的結果。

    在她這里,一千年不到的時間,就已經達成了。

    這樣的進步,不可謂不嚇人。

    這日一早,塵書在看到南柚的展示的招式之後,破天荒的點頭夸獎了一句。

    她的年歲到底擺著,整個人都有些繃不住,尾巴都要搖起來。

    結果下午,塵書點了點穆祀,道︰“去,壓制修為到千年前,與你師妹打一場。”

    塵書在一邊盯著,穆祀沒敢偷偷放水,兩人你一招我一招的對決,局勢瞬息萬變,十分凶險。

    在第一百招的時候,南柚開始落入下風。

    第三百回合,她手腕上的長鞭被穆祀捉住,順勢一扯,她整個人在空中劃出一道縴細的力道弧線。

    勝負一分,兩人在塵書面前站定。

    “右右,三百招之內,你師兄未曾對你使用重瞳之力,他還留有余地,而這,僅僅是他千年前的修為和成就。”塵書語重心長地告訴她︰“如今的形勢下,我們只能朝前看。只有看著遠方的路,才能一直不回頭。”

    南柚臉上的笑早就已經消失,她盯著自己的腳尖,連著點了幾下頭,小雞啄米一樣。

    “今日到此為止,這段時間你們兩個辛苦了,休息半日吧,明日再來。”塵書干燥的手掌落在南柚的發頂,安撫一樣地輕觸了下,道。

    南柚抱著自己的長鞭,在一邊的樹下坐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穆祀收了劍,就見庭院的石桌上,不知從哪弄出來一壇美酒的塵書朝他招了兩下手。

    他看了眼南柚,想了想,幾步走到石桌前坐下。

    昔日的少年鋒芒淡下去,變得成熟,內斂,像一壇深埋在泥土里的酒,終于摒除的雜質,開始散發芳香,純粹,醉人。

    “行了,別看了,回神。”塵書沒好氣地道︰“右右也不是小姑娘了,這點情緒,她自己能消化掉的。”

    “她已經很努力了。”穆祀禁不住皺眉,道︰“她來的時候,基礎太薄弱了,千年的時間,能有這樣的進步,就算以她的天賦,也必然在暗地里吃了不少的苦。其實,以她的『性』格,今日就算不來這一出,她也不會放任自己『迷』失的。”

    “是啊。”塵書抿了一口酒,緩緩陳述事實︰“或許十天,或許半月,讓她開心開心,其實也什麼不可以。”

    “只是這段時日,她明明可以拿去做更多的事。”

    說話間,南柚將鞭子纏在手腕上,足尖一點,像一只靈巧的燕,幾下消失在院子里。

    穆祀放下手中的酒盞,想了想,怎麼也不放心,他起身,道︰“我去看看。”

    南柚回到了山腰上的院子。

    這千年里面,其實她不常有時間來這里歇息。很多時候,她晝夜不分,閉關和修煉,都在後山。

    孚祗和長奎留在院子里,他們雖然是南柚的從侍,但顯然,塵書不會像指點南柚和穆祀一樣指點他們。

    正午的太陽光分成千萬縷散下來,院門敞開著,每一筆都像是古畫的輪廓。

    院子里,清雋的男子捧著書卷,似有所感想要抬眸,一股力道就像是炮彈一樣地沖到了懷里,他蹙了下眉,『揉』了下小姑娘的發頂,聲音里有些責怪的意味︰“怎麼突然撞上來。”

    他頓了頓,又問︰“疼不疼?”

    南柚點了點頭,又搖頭,手就是不撒開,她憋著聲音,悶聲悶氣地問︰“長奎在嗎?”

    “他才出門,去換東西了。”

    听到只有他一個人,南柚的身體松了下來,也徹底繃不住了,她嘴癟了癟,眼淚立刻流到唇瓣上。

    這是第一次,她成年之後哭鼻子。

    她哽咽,也不是那種梨花帶雨不出聲的默默流淚,她一邊淌眼淚,還得一邊跟他訴苦,一句話恨不得要拆分成好幾段。

    孚祗靜靜地听著,他伸手,哄小孩一樣的上下輕撫她的脊背,她說一句,他就應一句,附和著她語無倫次的念叨和難過。

    他知道,這一千年,她太累了。

    哭累了,南柚的手也像是藤蔓一樣的纏在孚祗的腰身上,她抽抽噎噎地提醒︰“讓我睡三個時辰,就三個時辰,天黑之前,把我叫起來,我晚上還要去練劍法。”

    孚祗撫了撫她散下來的長發,極溫柔地嗯了一聲,道︰“臣記下了。”

    跟著南柚來的穆祀,整個人沉浸在碎金光芒中,見到的,便是這麼一幕。

    一千年的朝夕相處,同吃同住,她的心事,她的崩潰,還是一如既往,屬于另一個人。

    穆祀閉了下眼。

    心一下接一下地抽起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