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87章 做主(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87章 做主



    朱甍碧瓦, 貝闕珠宮。

    神山之上,聖湖一側的小角亭,外面是烏泱泱的沉黑, 里頭是流月清輝, 星斗滿天。

    大神使听到神官傳召的時候,才在主峰歇下, 來的時候如流星趕月。

    “公子。”大神使才落座, 眉頭片刻不曾放松,問︰“是嵊州趕過去的人守不住了嗎?”

    神主周身籠罩在氤氳模糊的霧氣中,只露出一雙盛著山河的眼楮,雲衫衣袖滾邊微拂,神官便恭敬地頷首,奉上新茶。

    如此春風和月,應當沒事,可他原本就是個性情淡漠,天大的事也不變半分臉色的人。

    大神使一口茶喝得煎熬。

    十位神使在神主跟前伺候,並非外界所傳的師徒關系。

    他稱尊已久, 無人知曉他的名與姓,很多人喚他大人, 喚他冕下,但大神使一直堅持著稱呼他為公子。

    “今日授課,可還順利?”半晌, 神主仿佛永遠含著淺淡笑意的聲音傳出,听不出什麼情緒來。

    大神使知道他挺看重這些年輕種子,如實道︰“幾日前,我們十個踫了面,也商議了下這件事。”

    “原本我的意思, 是慢慢來,這一批年輕人有許多天賦都不錯,是可以雕琢成美玉的,但老九老十的意思是,現在這種形式,留給他們的時間是真的不多了。因而,每日的授課都加大了難度,控制在他們能夠承受的極限。”

    “現在兩邊算是相安無事,一旦平衡打破,我們這些年長者,就必得前往嵊州參戰,他們都是未來的希望,得有獨當一面的本事,我等的傳承,也是時候可以擇人而授。”

    神主頷首,眼眸微垂,白玉似的長指點在半空中,氤氳的星雲在指尖凝聚,頃刻間便成了一幅畫,畫面上,正是授課堂連著四日的情景。

    十神使和大神使各有千秋,不分伯仲,一堂課下來,歪七倒八一大片。

    “塵書,修煉一途,因材施教,太過急進,適得其反。”神主的聲音里並無責備之意。

    誠然,神主已經許多年沒有對他們說過這等類似于提點的話,塵書一張方方正正,看上去儒雅可親的臉繃起來,一副認真聆听的樣子,而後,陷入較長的沉思之中。

    “可邪族…”塵書欲言又止。

    神主收回了手指,聲音依舊清潤︰“五千年內,邪族不會妄動。”

    “這幾日,按照天賦,心性跟他們自身想走的路,分到各主峰,將名單擬送神宮。”神主輕聲道。

    塵書在出神宮後,才後知後覺品出那麼一絲不對來。

    神主已經不知道多少萬年沒有問過這些事了,他真正勘破了這世間起起伏伏,波詭雲譎,照他的性情,別說只是邪族有所異動,就算是真正大敵當下,也絕不會將期望寄托在那些尚未成長起來的年輕人身上。

    =====

    神宮內,燭火搖曳,晶瑩剔透的水晶棺前,溫度像是被抽干,擰緊了,直欲將人神魂凍結。

    神主面容模糊,白衣廣袖,風華無雙,在他對面站著的少年,清雋溫潤,如霽月清風,兩兩相望,沉默無聲滋長。

    誰也沒曾想過,主次身相見,會是個這樣的情形。

    神主彎了彎唇角,眼中隱隱約約綴著笑意,他率先打破沉默,問︰“怎麼肯來見我了?”

    孚祗眉心微蹙。

    融合到了一定的階段,記憶恢復,所思所想互通。

    說到底,主身次身,皆為一人。

    “我現在還不能回來。”孚祗薄唇微動,垂著眼瞼,開門見山。

    “確實如此。”神主也不惱,他的目光在孚祗的身上停留一瞬,道︰“近萬年的時間,我封在你這具身體里的修為,與你融合的,還不到十分之一,更別提突破。”

    因為遲遲不沉睡。

    因為遲遲壓制著不肯徹底融合。

    神主衣袖微動,白玉星盤在半空中迅速歸位。遠在萬萬里之外的嵊州古城,巍峨肅殺的古城牆像是畫卷一樣緩緩鋪開,只是上面描繪的,不是浩蕩大氣的山河,而是對峙僵硬,人心惶惶的古居民。

    “既然已經融合了記憶,如今的形勢,你該知曉。”

    “我們沒很多時間了。”

    饒是在說這樣嚴肅字句的時候,神主的聲音也依舊如春風一樣,听不出責怪的意思。

    孚祗默然。

    “再等等。”半晌,他下了決定。

    神主提了提眉。

    像是無聲的對峙,但又很快分出了勝負。

    有些事,心知肚明,挑明了說開了,沒有意義。

    就像神主知道,孚祗一而再,再而三推遲融合的時間,是想看著誰強大,看著誰出嫁。

    就像孚祗知道,神主未曾言語的退讓和默許,又是因為誰。

    孚祗走後,神主坐在椅子上,閉了下眼。

    很久之後,他用手指摁了下眉骨,極淺地提了提唇角。

    “孚、祗。”他在兩個字眼間頓了下,像是陷入了一場古舊的回憶中,聲音輕得像柳絮,“起的名字,倒是越來越好听了。”

    =====

    這幾天,南柚白天去授課堂听講,晚上回來就拉著狻猊在院子里修心法。

    孚祗在這方面十分厲害,一些晦澀難懂的東西,他掰開了揉碎了講,南柚又聰明,磕磕絆絆自己很快就能掌握其中的關鍵。狻猊卻很不配合,它這幾天情緒不好,在催命的笛音和佛印中來回崩潰,晚上是唯一可以休息的時間,還愣是被拉著學另一種要命的東西,它嘴撅得簡直可以掛油瓶。

    月色如洗,南柚一襲白色的輕紗裙,黑發散著,柔柔搭在肩頭,手里拿著一本有些泛黃的古書冊子,一個字一個字地念。因為處處拗口,她念得有些慢,有些時候還會卡頓,她就會蹲下來,純白的裙邊卷上些塵土,實在看不懂了,就抬頭,帶著點笑意地喊在樹上坐著的少年。

    她不肯好好地喊他,孚祗兩個字中,一定得加個小字,喊一聲他不應,第二聲的時候,尾音就拖長了。

    每當這個時候,孚祗總是有些無奈,他從樹上一躍而下,半點聲音都沒發出,像一只靈巧而優雅的蝶。

    好在,接下來的兩天,授課堂並沒有新的神使出現,大神使和十神使也沒有再回來授課。

    幾百個人心底的那根弦總算是松了些,好歹有了喘息的時間。

    兩天後,帶著長玉笛的十神使再次出現,南允和狻猊頓覺痛不欲生,自暴自棄地將頭埋在案桌上。

    南柚倒是還好。

    這個時候,她才知道星主什麼都不讓她接觸,白紙一樣來內院是什麼用意。

    她並沒有修習雜七雜八的功法,對十神使的笛音和大神使的梵音佛語並不排斥,往往能不受干擾地去抓住一些小的細節,而這些東西,對于那些已經走出了自己道路的人來說,捕捉的難度會更高。能從其中得到的啟發和好處也越少。

    她繃著身體,做足了心理準備。

    但十神使並沒有吹響他那根玉笛,而是掃了眼他們,通知:“十位神使對應十座主峰,接下來的五日,你們自行前往了解探看,五日後,分山大選正式開始。”

    授課堂頓時炸開了議論聲。

    “不是說給一個月的時間接觸嗎?”有人詫異。

    “就是啊,一個月變五天,而到現在為止,我們才見了兩位神使大人呢。”即使知道任何一道話語都逃不過十神使的耳朵,他們的聲音也不敢放得太大。

    流芫也轉過身來,她托著腮,關注點卻跟大家不太一樣,“那這個意思就是,今日,我們不用听曲了?”

    再轉頭,正巧看到狻猊猛然抬起的頭顱,和那雙听說不用听曲後閃閃發光的黃金瞳。

    南柚噎了一下。

    不管他們怎麼議論紛紛,這個事,還是就這樣一錘定音落了下來。

    神山里熱鬧起來,原本閉門的各大主峰,也敞開了門庭,露出長長的一條通往峰頂的階梯小道。

    當天夜里,南柚洗漱之後,照常修習心法。

    孚祗搬把椅子,坐在她的身側,身形筆挺,若清風溯竹,手里也捧著一本晦澀的古籍,南柚的聲音一停,他便微微側首,將手中的書輕扣在桌面上,問:“哪里不會?”

    解決完疑問,南柚的視線轉回心法古冊上。

    她的進步很大。

    但今夜,明顯心不在焉。

    在她第三次偷偷將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孚祗很輕地蹙了下眉。

    “孚祗。”她一張小臉繃著,嚴肅而認真的模樣,也終于肯好好叫他的名字。

    孚祗放下了手中的書。

    頭疼起來。

    果不其然,世上最了解南柚的,除了她自己,就只有一個孚祗。

    “你知道小六身邊伺候的策雙嗎?”南柚索性也不看心法了,壓低了聲音問。

    “略有耳聞,也曾有幾面之緣。”孚祗沒有過多關心別人從侍的習慣,但小姑娘問一句,他也就耐心而溫和地回一句。

    “他跟在小六身邊許多年了,原本這次,小六也是準備帶他來的,但前陣子,他請小六允了他一段時間的假,說想跟喜歡的姑娘成親。”

    孚祗頓了一下。

    南柚扯了下他的衣袖,眼楮里霧蒙蒙的,“他的年歲跟你差不了多少。”

    “他也跟在小六身邊好多年了。”

    “姑娘。”再遲鈍的人,听到這,也明白她話中的意思了,他垂了下眼,聲音清和,“臣無心此事。”

    南柚嘴角飛快地翹起來一下,又被壓了下去。

    半晌,她看著近在咫尺的清雋面容,又道:“那你,以後要是有了喜歡的,就告訴我,我也替你做主。”

    說得很大方。

    孚祗眼皮也不掀地嗯了一聲,才拿起手中的書,又被她“唰”的一下抽掉了。

    “你方才還說,無心此事呢。”小姑娘變起臉來,一會一個樣,好在孚祗在面對南柚時,耐心永遠像沒有窮盡一樣,他安靜听完她每一個字眼,眉目清雋,“臣眼下確實無心此事,但歲月長久,若是真遇上了,臣會第一時間說給姑娘听。”

    南柚擰著眉,問:“那她要是不喜歡我,怎麼辦?”

    孚祗:“……”

    “姑娘性子純良,誰都喜歡。”半晌,他摁了兩下眉心,答。

    “那我要是不喜歡她,怎麼辦?”

    狻猊沒忍住,笑了兩聲,又怕被南柚拎起來去背那些看都看不懂的心法,迅速咳了兩聲,偷偷溜進了自己的窩里。

    四目相對,南柚又扯了扯他的袖子,帶著某種催促的意味。

    如水的月光下,小姑娘的眉眼靈動,行為舉止,還帶著小時候的稚氣,孚祗沒法,將心法秘笈放回她的手中,低嘆著提醒:“姑娘,再不抓緊,今夜的任務,就完不成了。”

    南柚慢吞吞地哦了一聲,將書拿過去,背對著他,一個字一個字往下念。

    半晌,孚祗再一次嘆氣。

    一息的時間,能讀錯八處。

    心都不知道飄到哪去了。你是天才,︰,網址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