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86章 護短(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86章 護短



    南柚醒的時候, 已經是深夜,她長發散開,橫鋪在枕頭和繡著花樣的被面上, 一動, 就覺得全身的骨頭都碎開爛掉了,喘一下氣都是傷筋動骨的痛。

    房間里有些昏暗, 孚祗搬了把椅子坐在她的床沿前, 脊背挺直,下顎線條流暢,鴉羽一樣的睫毛垂落在眼瞼下,安靜,沉寂。

    那股危險的感覺又出現了。

    南柚坐起來,手摁住喉嚨,咳了一聲,嗓子火燒火燎的痛。

    孚祗起身,給她倒了一杯水。

    南柚小口小口地抿,抿一口看他一眼, 但又不說話,一臉的欲言又止。

    幾次之後, 孚祗伸手,輕觸自己的臉頰,喉結微動:“姑娘為何總看著臣?”

    南柚慢吞吞地收回了視線, 半晌之後,又偷偷抬眼去看他,問:“我是第一個暈倒的嗎?”

    孚祗默了默,如實道:“南允公子是第一個。”

    南柚心想,還好沒真跟著他。

    “我覺得靈力增長了不少。”南柚認真感應了一會體內的情況, 有點開心,“我听小六說了,其他九位神使都不這樣的。”

    “一月里,受一天折磨,也沒那麼令人難以接受。”南柚從床榻上跳起來,自從離開了星界,不必時時端著拘著,她的舉止也更隨性了些。

    明顯的好了傷疤忘了疼。

    夜靜更闌,遠處山坡上成了精的山雞精這個時候就開始打鳴,月勻將自己種在院子後面的靈泉邊,蔫頭蔫腦的,明顯被摧殘壞了。

    狻猊剛醒,渾身都透著一股暴躁的意味,見到南柚,委委屈屈用碩大的腦袋去蹭她,被撓了撓下巴之後開始從喉嚨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山里的夜有些冷,南柚出門之前,給自己披了件外衣,走到院子里,又折回來,將十幾個空間戒擺在妝台上,一個一個翻找,最後取出了一件煙青色的絨毛大氅。

    “孚祗,彎腰。”她朝月下靜站的男子招手,聲音里帶著點躍躍欲試的期待意味。

    孚祗還想說什麼,她人已三步兩步到了跟前,他不彎腰,她就踮著腳湊上來。

    一股好聞的果香味頓時在鼻尖縈繞。

    說來好笑,小姑娘孩子心性,自從知道清漾是花族皇裔之後,屋里用的,身上戴的,都換成了與花無關的。

    在孚祗還未回神的時候,他已經下意識地低下了頭。

    南柚眼神認真,動作有些笨拙,等為他系好後,繞著他走了一圈,眉目彎彎,頷首道:“雲姑當時拿來問我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個顏色很適合我們孚小祗。”

    她又看了眼少年含笑的眉眼,改了前面的話:“你生得好看,穿什麼都好看。”

    孚祗很淺地笑了一下。

    南柚等了會,沒听到他說話,有些奇怪地問:“你不想跟我說什麼嗎?”

    “不跟我說不合禮數,讓我下次不要如此了?”南柚笑。

    孚祗這個人,在她身上向來沒什麼原則,一般來說,她說什麼就做什麼,性子又溫柔到了極致,對她根本說不出重話,來來回回,重復著就是這兩句,到現在,南柚閉著眼楮都能背出來。

    孚祗有些無奈。

    “臣若是說了,姑娘下次便不會如此了嗎?”少年嗓音在夜風中顯得低醇而清潤,帶著些難以遮掩的縱容意味。

    南柚很認真地想了一會,道:“你還是別說了。”

    她走過來去牽他的袖子,臉小小的一張,認真起來,還挺像那麼回事︰“快走吧,我留音玉響了好多聲了,都在等我們呢。”

    我們兩個字,從她嘴里說出來的時候,總是那麼自然。

    孚祗罕見的愣了一下。

    等他們到流鈺院子里的時候,大家果然都到了。

    一段時間相處下來,性格開朗的流芫和南允之間也初步建立起了友誼,南柚前腳才踏進去,就听她在笑話南允︰“我當時還懵著,想這世上怎麼會有比鸞雀還怕水的龍。”

    “……我那是怕水嗎?!”南允手掌撐在桌子上,有氣無力地反駁。

    “右右來了!”流芫眼楮一亮,她從流鈺院子里高高的樹上跳下來,跑到南柚身邊轉了兩圈,問︰“才醒來啊?”

    院子里擺放著三三兩兩的藤椅,南柚隨意抽過來一張,坐下,點了下頭,算是回答了流芫的問題,又喝了口熱茶,“你們什麼時候到的?”

    “大哥哥醒來最早。”流芫道︰“流j和我差不多時間醒來的,大半個時辰前,我們就來了這里,以為你會在,結果你還沒來。”

    “我剛到沒多久。”南允摸著鼻梁骨,目光有些躲閃,一想起在船上他讓南柚跟著自己的那番話,就覺得很沒臉。

    他這輩子,從沒有這麼丟人過。

    “穆祀呢?”南柚轉了一圈,沒找到人。

    “這里。”一個懶洋洋的聲音憑空出現在眾人的耳朵里,循聲望去,身著月白色長衫的男子單手一翻,輕輕松松入了院牆。

    “人都齊了。”流芫拍了下手,示意大家都打起精神來,“時間不早了,明日不知道又是誰出來授課,大家盡快把事情說完,回去還能再感悟一會。”

    南柚點了下頭,目光轉向他們,問︰“十神使第一曲笛音出來的時候,大家看到的,都是什麼?”

    這話一出來,就連南允的目光都變得嚴肅了些。

    “看來都一樣。”南柚嘴角扯動了下,道︰“太真實了,十神使也根本沒必要給我們編造一個這樣的領域空間。”

    “是真的。”穆祀看了她一眼,道。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他身上。

    “我接管天族十之五六的政務,很多事情,就算父君不明說,我也能察覺到。”他沉吟片刻,“朝中大臣突然的不知進退,父君一反常態的忍讓縱容,還有六界書院的成建,一切早有端倪。”

    大家無聲交換了一個眼神。

    “難怪把我們聚集到神山。”良久,流芫瞳孔縮了一下,喃喃道。

    教授功法是真,暗中保護也是真。

    南柚抿了下唇,手指繞著孚祗腰間的留音玉下的流甦轉圈,她想事情的時候眉頭皺著,很久都不松開,“那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我怎麼從來沒听人說起過。”

    南柚不知道的,其他人也都不知道。

    穆祀倒是摁了摁眉心,回答道︰“是域外的生靈,邪族,他們生命力十分頑強,能夠吞噬一切生機,是一棵樹上結下的怨靈。”

    南柚驚訝,問︰“樹?什麼樹能結出那種東西。”

    那樣密密麻麻的一片,不是上百上千,而是百萬千萬。

    “是邪族的至寶,亦是聖物,萬萬年下來,誕生了屬于人的七情六欲,我們這邊的人,叫他邪祖。”

    穆祀道︰“所以接下來,另外九位神使也不會手下留情,我們需要用最快的速度成長起來,因為真到了情況最糟的時候,我們也得遠赴與異界相接壤的嵊州。”

    南柚回自己院子的路上,心情格外沉重。

    每當這個時候,孚祗總是很安靜地陪在她身邊,不言不語。

    正因為時間緊迫,所有她才要自己思考,自己成長。

    “孚小祗。”她踢了踢腳下的碎石,下了決心一樣︰“我要學心法和星族傳承秘笈。”她咬咬牙,補充道︰“從明天開始。”

    之前星主的意思,是先跟著十位神使打好基礎,星界血脈在前期,在同齡人中,本就是相對處于弱勢的存在,勝在一步一步穩扎穩打,後期會突飛猛進,厚積薄發。

    “好。”清淺月色下,孚祗伸手,撫了撫她烏黑的發頂,道︰“臣替姑娘安排。”

    第二日一早,大家再去授課堂的時候,臉色都不太好看。能坐在這里的,顯然不傻,就算沒得到肯定的定論,也在心中各有猜測。

    雖然昨夜的事給南柚一種必須勤勤懇懇修煉的緊迫感,但在十神使現身的那一刻,南柚的嘴角,還是不可抑制地抽了一下。

    南允抱頭,將臉埋在了臂彎之中,將痛不欲生四個字,展現得淋灕盡致。

    流芫往桌子上一趴,很低聲地哀嚎︰“不是說隔三天換一個嗎?”

    狻猊正在往耳朵里塞隔音的棉花團。

    十神使今日的心情好似還不錯,他看著底下泱泱的一片,開口說了第一句話︰“今日上課之前,有什麼不解之處,可以問我。”

    滿是寂靜。

    雖然每個人肚子里都存著或大或小的疑問,但兩者身份相差巨大,一時之間,沒人願意當這個出頭鳥。

    十神使目光如刃,沉沉逼過每個人的視線,率先開口︰“昨日爾等所見,皆為真。”

    雖然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但听到他親口承認,南柚心里還是忍不住咯 一聲。

    十神使惜字如金,說了第三句話︰“我們調整商議後,為你們制定了新的課程計劃。”

    “這一個月,我們十人,每人授課兩回。剩下十日,你們去後山封印之地檢驗成果,尋求機緣。”

    話說完了,見大家都沒什麼疑問,十神使再一次拿出了他的白玉笛。

    南柚從未見過這樣教書的人。

    粗□□脆,等人暈得差不多了,收起笛子輕飄飄走了。

    剩下的事,就交給神山的隨從。

    而且南柚能夠感覺到,他是真的沒有給他們留後路,從第一曲,再到今日的第三,第四曲,一曲比一曲令人難以承受。

    而且到最後,南柚摸出了規律。

    在曲音中,撐過的時間越長,之後能獲得的感悟就越多,而且除此之外,最好能忍著疼痛去感悟整首笛音,而不是排斥它,躲避它。

    除此之外,南柚開始修煉心法和秘術。

    她不是個輕易放棄的人,從授課堂昏過去,再醒來,咽幾顆丹藥下去,直接進密室修心法,就連睡覺的時間都直接省了。

    不止她,就連一向吊兒郎當的南允,也開始真正認真起來。

    來到神山的第四天,南柚見到了金烏口中的大神使。

    跟十神使不同,他看起來更像悲天憫人的佛者,授課的第一天上午,非常令人愉快,大家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問他,他會逐一耐心回答,平易近人得很。

    直到下午。

    南柚被一掌拍過來的漫天佛光聖印震得連吐三四口血之後,覺得,自己怕是挨不過這一個月了。

    而這個痛苦的過程中,身體上受的折磨,也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顯著效果,疊加到了她的修為和靈力上。

    只是當南柚肩膀顫著,接連吐出滿口血沫的時候,向來清和好脾氣的孚祗,眼神中有極深的墨色沉沉暈染開。

    當天夜里。

    神宮之中,神主召見大神使。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