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85章 初現(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85章 初現



    大家緩了很久, 互相攙扶著站起來的時候,泉沉不知從何處走了出來。

    他像是早就料到了這樣的情形,笑吟吟地道︰“十神使大人就是這樣的, 等日後接觸久了, 大家就知道了。”

    上來這一曲,就已經搞怕了很多人, 此刻, 他話音一落下,倒抽涼氣的聲音就格外響亮,南允隨意地用手掌抹了把臉,聲音格外悲壯︰“其他九位,也是這樣的教學方式嗎?”

    泉沉笑了笑,沒有答話,而是往下壓了壓手掌,袖袍微動,南柚等人便又回到了之前的授課堂。

    耳邊,是他含著笑的淺淡話語:“今日的課程還未結束, 請各位坐好。”

    當月明珠的光徹底亮起來,他們出現在波濤洶涌的海面上, 頭頂是撕扯著狂舞的雷電,腳下踩著的船只搖搖晃晃,時不時發出嘎吱的破裂聲, 不堪重負,隨時要散架一樣。

    “還來?!”南允凡事不放心上的風流公子形象再也維持不住,他的臉色很白,但還是朝南柚這邊靠了靠,低聲叮囑道︰“等下要是我們被顛到海里, 你抓著我。”

    相比于他們這種一早就確定下來的本體原形,星族的皇族前期總是神秘而脆弱的。

    像南柚,只有在過第十五個生辰,一萬五千歲之後,才能登上明鏡台,看清自己的本體。

    流鈺跟南柚並不在同一排,此時稍微恢復些氣力,走到她的身邊,剛好听見南允這句話,道︰“是,鸞雀一族都不熟水性,右右,情況若真生變,你跟著南允兄。”

    南柚擺了下手,捂著臉哀嚎了一聲,“不是說隔三日授一次課嗎,這回來的,又是哪位大人吶。”

    這艘船很大,同時顯得十分陳舊,像是沉入海底無數年,每一塊木板都長上了海草,船身還遍布著各種樣式的海螺,小的大的,密密麻麻,看得人頭皮炸開。

    南柚稍微挪動一下位置,甚至都隱隱覺得腳下的木板在咯吱作響。

    這種船,說能抗得過這樣的暴風雨,南柚都不信。

    數百個人,烏泱泱一片,各自形成不同的小圈子,交談猜測,甚至開始交換法寶。

    “這是要做什麼?讓我們出手對抗雷電,還是保住船不沉?”半晌,已經做好落水準備的流芫睜開眼,看著雷電亂舞,沉如黑夜的天空,開始較好的一面開始猜測。

    就在此時,那來去無聲的十神使,悄無聲息落到了船尾,單腳點在掛帆的柱子上,蜻蜓點水一樣,手里依舊拿著那根白玉笛。

    吵鬧聲在越來越大的風雨和威壓中減弱,直至完全消失。

    十神使不說話,他居高臨下,黑衣玉笛,身形單薄,視線落在他們身上,看不出在想什麼。

    像是掂量完了他們的恢復狀況,十神使再一次將玉笛橫在唇畔。

    流芫絕望地閉上了眼。

    南柚揪著孚祗的袖子,屏著氣,反應十分迅速的從空間戒里拿出了避水珠,藏在手心里,她一粒,孚祗一粒。

    南允手指緊緊地摳著欄桿,他倒是不怕水,只要不听那股笛音,泡在水里一年,十年都沒問題。

    就在他這樣的想法閃過的下一刻,笛音響了起來。

    像是被人在後背用鐵錘狠狠錘了一下,他五髒六腑都翻滾著蜷縮起來,還沒挨到第二個音節,就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鼻腔里就進了咸腥的海水,整個人陡然往下沉。

    其他人也沒好到哪里去。

    兩次笛音對比,第一首曲子突然也沒有那麼令人難以接受。

    像餃子下鍋一樣,整只船在某一瞬毫無征兆側翻,數百個人無一幸免,一個不落地滾進海面。

    南柚反應很快,她一邊咬牙忍著笛音帶來的身體上的疼痛,一邊將避水珠咽下去。

    然而,根本沒有用。

    領域。

    南柚的腦海里,頓時閃過兩個這樣的字眼。

    曲音才奏,領域便開。

    這個十神使,到底有多強大。

    饒是強橫如星主,也只是在近年內修成了領域,每次施展起來,都需不短的時間,像這樣悄無聲息將數百人卷入自身領域且收放自如的本事,整個四海八荒,除了他上面的九位,只怕再尋不出幾人了。

    在海水中,痛苦程度成倍劇增,說到底,南柚的靈力並不強,所承受的痛苦比起穆祀,孚祗等人,更大一些。

    海水泱泱,南柚身邊的人全部被沖散,她捏著孚祗的衣袖,緊閉著眼,細長的眉皺著,早晨因為心血來潮用鳳仙汁勾畫在額心的圖樣掉了半邊顏色,小臉蒼白,唇色寡淡。

    她很不舒服。

    痛苦程度甚至跟那日強抽血脈有得一拼。

    索性海是真實的,對他們這樣的身體來說,呼吸自如,言語無礙。

    不知過了多久,久到南柚捏著孚祗一角衣袖的手指用力到泛出了濃郁的白。

    饒是知道這是個必經歷程,孚祗也依舊忍不住皺眉。

    未幾,他很淺很輕地嘆了一口氣,伸出手掌,捂住了南柚的雙耳。

    好聞的草木清香沖淡了海水的咸腥味,無孔不入,令人崩潰的笛音在那種熨帖的溫度下終于有所收斂,雖然依舊痛苦,但總算控制在了可以接受和忍耐的程度內。

    南柚蜷縮著身子,窩在他的胸膛前。

    若是在往常,孚祗這時候應該不動聲色後退幾步,用不贊同的眼神看著她,無奈地提醒與告誡︰姑娘,不該如此。

    而此時,當她毫無保留的信賴,交到他手中時。

    他沒有嘆息,沒有提醒,只是任她湊上來。

    兩人長發交織在一起,深海中,墨一樣的顏色,像一叢叢海草,又像盛開的旖/旎花。

    最後,南柚是疼暈在孚祗懷里的。

    一曲笛音畢,清醒的人所剩無幾。

    場景再次一轉,從深海回到授課堂,十神使已經離開。

    泉沉看到這幅歪七倒八的慘狀,半分驚訝的神情也沒有,像是早就料到一般,他依舊是和藹可親的樣子,朝後拍了拍手,神山的隨從便進來,架起自己負責的人,往各自院子里走。

    作為唯二抗完整首曲子還清醒著出來的人,穆祀和孚祗遙遙相望,前者喘息幾聲,從地上爬起來,他的目光落在孚祗手中抱著的人身上,嘴唇動了兩下,聲音沙啞︰“我來。”

    孚祗避開了他,面對別人,他從來都是淡漠而沒什麼情緒的。

    “孚祗。”穆祀忍耐地皺了皺眉,聲音晦澀︰“南柚日後,是要入主天宮的。”

    少年離去的步伐頓了一下。

    穆祀的眼瞳里寒意濃重,誠然,已經被孚祗一而再再而三挑釁和無視的舉動和言行激起了怒火,他很少有這樣情緒外露的時候。

    每一次,都跟南柚有關。

    孚祗垂眸,小姑娘大半張臉埋在他的衣襟里,側臉線條柔和,睫毛很長,落在眼皮下方,投下一片淺淺的陰影。

    “臣听命于姑娘,護好姑娘是臣職責所在。”

    一句似是而非的官腔話。

    穆祀望著少年遠去的背影,重瞳不受控制顯化出來。

    每一次,都是這樣。

    他比誰都清楚,而這樣的特權,是南柚給的。

    那是孚祗的底氣。

    也成為了他穆祀的顧慮。

    ======

    孚祗將南柚抱到榻上,才出院子,星螺和另一個從侍就將小山一樣的狻猊運了回來。

    還有雲長奎等人。

    孚祗給南柚喂了顆補充靈力的丹藥,又在院子周圍布下禁制,離開了院子。

    神山之上,瀅綠的湖水透著湖泊的流光色澤,被絲帶一樣的溪流環繞著的,是一座寬敞的宮殿。

    在這里,四季顛倒,循環肆意。

    茫茫雪色里,嫩葉紅花生長,布著堅冰的湖面,幾尾紅鯉怡然自得游動。

    宮殿里,兩人正在對弈。

    執黑子的人長發及地,流水一樣,臉上布著一層霧氣,看不清面容,舉手投足,優雅溫柔到了極致。

    執白子的人,身邊橫著一支白玉笛,儼然是才在授課堂折騰完人的十神使。

    “這一屆年輕人中,有幾個不錯的苗子。”十神使看著被步步緊逼的黑子,扯動了下嘴角,也順帶著提起了這件事。

    神主那雙眼楮里像是永遠含著淺淡的笑意,說話的聲音溫和︰“戰場和邪祖的事,跟他們說了嗎?”

    “我帶他們感受過了。那群小鬼的父母都是人精,明里暗里怎麼也透露了幾分,再結合今日所見,應該都有數了。”

    “今日有兩人,接住了我第二曲笛音。”

    “哦?”神主抬眸,看了眼那根玉笛,有些意外,又落下一子,“動了收徒的心思了?”

    “天族太子,他能接住並不意外,可另一個,是星族皇嗣身邊的從侍。”

    神主將定勝負的一顆子落下,道︰“少年不問出身,越多出色的少年,越能抗住日後的風雨。”

    “這是好事。”

    十神使頷首,有些興味地道:”今日,那個從侍,幫星女擋住了我的笛音。”

    “可他並沒有這樣強大的靈力。”

    神主抬眸,黑子穩穩落在棋盤上,他似清風淡月,隨意一個音節,都溫柔得不可思議,但又令人說不出半分反駁和疑惑的心思。

    “此事不必深究。”他道:“一月後,讓星女拜入塵書主峰。”

    十神使詫異。

    萬萬年來,這是他第一次,從神主的嘴里,听到代表女子的稱謂。

    ======

    寂靜的山谷中,不大不小的院子里冒出一道炊煙。

    院子里開著顏色各異的花草,每一株都長得很好,生機勃勃,將整個前院裝點得跟詩畫一樣。

    神山的隨從給清漾喂了丹藥之後,便輕手輕腳地帶上了門。

    清漾醒來的時候,從侍丹心還在椅子上癱著。

    她從榻上坐起身,嘶的倒抽了一口涼氣。

    疼痛的余韻在骨子里滋長,每一塊骨頭都像是被敲碎了重組的一樣。

    疼痛過後,這次暈厥的好處便顯現出來。

    她的劍氣肉眼可見的增強了不少。

    另一名並沒有跟著去授課堂的從侍感受到她的氣息,端著一盆溫水推門而進。

    “姑娘。”丹青神色凝重地喚她,丹青和丹心是清漾姨祖母調到她身邊伺候的從侍,膽大心細,天賦也都出眾,“烏甦那邊的聯系徹底斷了,派去打探的人再也沒有回來,應該是已經察覺到了。”

    清漾抬頭,眸色清冷,有些意外︰“怎麼會?”

    “我听人說,本來烏甦都已經去赤雲邊為姑娘奪靈髓了,但朱厭守在那里,沒過幾日,南柚也到了,而且還帶去了金烏。”

    丹青聲音沉下來,提醒道︰“姑娘,金烏的天賦技能,您別忘了。”

    金烏的天賦技能——佔卜。

    他是天底下最厲害的佔卜家。

    清漾深深吸了一口氣,開口時語氣已經恢復了平靜︰“也就是說,這樣一來,我們在星界的所有布置和努力,全部都白費了。”

    沒得到靈髓不說,還將烏甦和汕豚這兩個助力丟了。

    饒是以她如今的心性,都有一種被當頭一棒的感覺。

    良久,清漾扯了下嘴角,手指動了動,喃喃道︰“南柚,真是處處克我啊。”

    “姑娘,現如今,該如何。”丹青知道那個人就是她心中的一根刺,一根情願同歸于盡也要拔出的尖刺,也知道她根本不可能罷手,因而垂眸,低聲問。

    “去將那個匣子拿來。”

    丹青照做。

    清漾深深提了一口氣,伸手,將匣子上面的小鎖挑開。

    丹青識趣地低頭,但心中難安,思來想去,還是開口提醒︰“姑娘,神山之內,同門不可相殘相殺。”

    十位神使眼皮底下。

    沒有什麼事是查不出來的。

    清漾將其中一樣東西拿出來,听了丹青的話,笑了一下,一字一句輕而緩地道︰“對啊,殘殺同門。”

    她頓了一下,又道︰“制作留影石,將它在六界推廣,讓所有人都知道這個東西。”

    丹青向來捉摸不透她的意思。

    她說什麼,自己就做什麼。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