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80章 虛無(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80章 虛無



    四目相對, 兩兩相望,南柚最先低下了頭。

    她慢吞吞地走到孚祗身邊,拉了一下他的袖子。

    這是她做錯事之後的慣常操作。在孚祗身上, 向來百試不厭。

    “下次出來, 提前跟你說。”南柚咬著字眼小聲道。

    孚祗低眉,小姑娘仰著一張小臉, 五官精致, 瑩白似玉,確實已經長成令所有男人挪不開眼的好顏色。

    雖則在他眼里,還跟小孩子似的。

    原熵實在是覺得有些丟人,他朝南柚作揖,又看了孚祗一眼,笑道︰“小星女,今日就此分別,內院再會。”

    “這就準備走了?”淡漠的聲音來自高空,九重宮殿之首的天階上。

    清雲淡月的少年自重霄起,凌空橫渡, 密而麻的細網將這片區域覆蓋,很快又隱于無形, 所有或窺探或好奇的目光都被隔絕在外。

    羽冠束發,長身玉立,他站得如同一桿初雪中的翠竹, 就連聲音,都沁著濃到化不開的寒意。

    “穆祀?”南柚詫異,細長的眉往上挑了挑,看了眼燈火重明的承載天宮,問︰“你怎麼來了?”

    “右右。”穆祀轉過身, 面向她,笑容還未出來,就被她身上濃郁的像是在昭示主權的氣息逼得沉了臉色,他踱步到她面前,扯動了下嘴角,竭力控制著自己說話的語調,盡量顯得溫和一些,“都在找你,跑到哪玩去了?”

    南柚跟原熵隔空交換了一個眼神,捏著鼻尖蔫蔫地回︰“跟原熵少君遇見了,說了幾句話,也沒耽擱多久。”

    這滿身的味道,說話怎麼說出來?

    到現在,她還要遮掩隱瞞?

    為了眼前這個不過幾面之緣的男人?

    穆祀深深閉了下眼。

    “神山快開啟了,你先回去吧。”他伸出手掌,重瞳隱顯,想將她身上甜膩的氣息沖淡,結果手還未觸到她的發頂,南柚就被孚祗拉得向左靠了一步,少年抬眸,聲音清和依舊︰“臣帶著姑娘回去,此處交給殿下處理。”

    穆祀深深看了他一眼,眸中晦色如織。

    南柚被孚祗拉著走的時候還有些迷惑,小聲問︰“穆祀跟原熵有過節嗎?上次在深淵爭ど尾的時候,穆祀就把他打得特別慘。”

    孚祗沒有理她,只是在這條幽曲小道上默默將她身上礙人的氣味壓了下去,並未開口說半個字眼。

    經歷過數次這種情形的南柚很快意識到不對,亦步亦趨地跟著他,心里有點發怵。

    “孚小祗,你繃著臉的樣子越來越像我父君了。”她小聲地示弱︰“好啦,我下回有什麼事,肯定第一時間告訴你,再也不亂跑了。”

    孚祗停下腳步,他面容清雋,是那種一眼看上去就讓人覺得溫柔舒服的長相,沒有什麼攻擊力,能令他蹙眉生氣的人和事極少,且每一件,都跟南柚有關。

    他望著小姑娘烏黑的發頂,心道︰令臣生氣的,不是姑娘亂跑。

    可除此之外,還能是什麼呢。

    他罕見的露出了疲倦的神色,伸手抵了抵眉骨,出口的話卻成了︰“先回雲舟吧。”

    ====

    此地與神山接壤,多雨濕潤,地里還布著潮濕的泥濘,天又飄下雨來。

    原熵有點怵穆祀,應該說,所有被穆祀揍過的人,都會有一定的心理陰影。

    只是這架勢,怎麼看都像是來者不善,他迅速回顧了近期發生的事情,確定沒有犯到他手上的地方。

    “原熵,這是第二次。”穆祀神情冰冷,身上的威壓一重高過一重,像是萬萬斤重的山岳,給人一種喘不過氣的壓迫感。

    原熵不明所以,詢問的話還沒出口,就見到了那雙徹底顯現出來的重瞳,一瞬間,像是有一柄巨大的錘子錘在他的腦袋上,嗡嗡作響,眼前都似乎現出金星殘影。

    在深淵時,他的重瞳還未徹底顯現,不過才過了千年,他便進步到了如此程度。

    饒是原熵一向自詡天驕,在這一刻,也不得不承認,穆祀確實有這個實力傲視九州年輕一輩,成為站在最前面的領頭人。

    “第二次?”他不動聲色回神,發問。

    穆祀的眼瞳里驟然出現萬里的山河,涌動的雲流,爭先恐後往前的浪潮,豐富的戰斗直覺讓原熵騰空而起,險而又險避過一擊。

    “你做什麼?!”天族雖然勢大,但巨石族也並不是讓人隨意欺壓不能還手的種族,原熵身為少主,面對這種沒有緣由的攻擊,不至于忍氣吞聲受下。

    “孤做什麼。”穆祀細細地咀嚼著這幾個字眼,扯動了下嘴角,“讓你近期都發不了情。”

    平時,這種兩族少主之間的切磋,穆祀向來會留些情,不會下死手。

    但接下來的半個時辰,原熵被虐得格外的慘,哇哇亂叫聲就沒停過。

    到最後,他被逼得使出石族秘術,被動防御,並不出手,龜縮著不動彈,穆祀的攻擊力道打在他身上,會被卸掉八、九成。

    他終于可以喘一口氣。

    這頓莫名其妙的打勾起了他千年前的那段回憶,再結合兩次情形,他像是打通了筋脈,神思驟然清明,他誒了一聲,朝著穆祀喊︰“你打我,因為南柚?”

    穆祀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眼里看不出分毫的情緒,但如此姿態,與默認無異。

    原熵喉嚨里的一口血,頓時不上不下,差點把自己噎死。

    他氣得連笑了兩聲,伸手指了指自己,再次確認︰“所以你以為,方才,是我輕薄了她?”

    “還有上次,你在比試場上突然發神經,就因為南柚來跟我說了話?”他聲音尖了些。

    他的神情太過驚詫,穆祀眉骨微抬,淡漠地陳述事實︰“她身上的氣味是你的,她方才跟你在一起。”

    原熵張口想解釋,又覺得解釋了更丟人,只能擺擺手,先道︰“別打了,你先讓我起來,南柚跟我統共就才見了兩回。”

    “知道你修為高,但二話不說上來就開打的行為,真的很容易得罪人。”原熵生得白淨,一點也不像石族,聲音也隨了長相,顯出些陰柔來。

    等事情說得七七八八,原熵的全身皮肉都開始隱隱作痛,他嘶的倒吸了一口氣,一雙桃花眼腫起來,忍不住道︰“穆祀,我今天要真和南柚有什麼,就憑你這一頓打,回去就得讓你們鬧得雞飛狗跳。”

    “那也要你有這個本事。”饒是方才不問緣由揍了原熵一頓,穆祀的臉上也並沒有任何一絲不自在或者愧疚的神情,坦然自若,恍若無事發生。

    他本就是居于九天之上的人,高人一等的意識已經深入腦海,不動怒時是謙謙如玉,君子端方的人物,動怒時天地變色,並不顧忌其他。也根本無需顧忌其他。

    他有這樣的底氣,更有這樣的身份和實力。

    原熵撫著青紫的嘴角,找了個樹墩子坐下喘著氣休息,“下次這樣的事,太子殿下您能不能好想一想,不要被妒火沖昏了頭腦。你和南柚的事,不是早就定下來了嗎,你到底有什麼好擔心的。”

    誰會沒事跟穆祀搶女人。

    那樣的場景,想想都讓人覺得渾身骨頭疼。

    穆祀垂著眸,未置一詞。

    他沒法跟人說。

    南柚,不願意嫁給他。

    不是姑娘家的矜持,不是鬧脾氣,她的抗拒和抵觸,那麼真實明顯,明顯到他上次問她定親一事意見的時候,“我不願意”四個大字就寫在她的臉上。

    誠然,他是個極驕傲的人,他的自尊和修養,讓他無法在她不願的情況下強求。

    那是右右啊。

    是那個能讓他將所有陰暗見不得光的心思和秘密,毫無保留袒露出來的姑娘。

    他不願為難她,就只能從自身找原因。

    =======

    雲舟上,南柚幾根手指搭在欄桿上,直面流鈺不贊成的眼神,她點了點荼鼠小小的腦袋,道︰“二哥哥,你想說的孚祗都說過了,我都知道了,下次不會了。”

    毛絨絨的圍脖寬松,她的臉卻越發小,此刻,細聲細氣地嘀咕︰“我這都多慘了。”

    “真是。”流鈺多少有些無奈,搖頭道︰“什麼話都叫你說了。”

    “神山本就危險,我們初來乍到,什麼都不熟悉,你還到處亂跑,剛剛所有人都在找你,你大哥哥還有少逡少君等人到現在還沒回,等他們回來,有你受的。”流鈺知道她此刻最掛念什麼,跟著她的眼神看向里艙的盡頭,有些好笑地道︰“難得見孚祗這樣生氣,右右你也真是本事不小。”

    南柚用手捂了下臉,道︰“孚小祗脾氣好得天上有地下無,輕易不生氣,生起氣來,一個月都不帶理我的。”

    她嘴角往下壓了壓,再一次想起了在深淵里,他們四目相望,沉默著不言語的場面,那個時候,她身體不好,知道怎麼讓他心疼,讓他不得不說話。

    還沒等她想好這次哄人的方法,金烏就悄無聲息出現在了甲板上。

    面對金烏這個喜怒不定的老頭,南柚雖然口口聲聲叫著前輩,但其實並不怎麼喜歡。

    後來,大家都混熟悉了,金烏也不在乎她時常的裝聾作啞,總體來說,兩人的相處,愉快算不上,但好歹跟相安無事沾了邊。

    “神山不比其他地方,你這股鬧騰勁,還是消停一點,真捅了婁子,可沒人給你撐腰。”

    “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你性子太烈了,這樣不好。”

    老頭難得不喝酒清醒著說話,還挺像那麼一回事。

    “右右,宿命虛無之人,更應該懂得保全自身。”臨了,他卻突然說了這麼一句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