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8章 前夕(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8章 前夕



    當天夜里, 汕豚就到了。

    他長得儒雅,方字臉,只要不刻意板著臉, 給人的感覺十分隨和, 相比于烏甦,他在做人這一方面, 很有自己的一套。

    南柚見了他, 至少還會喚聲伯父。

    汕恆也跟著來了。

    少年撫了撫南柚散下來的烏發,半俯下身,問:“可有受傷?”

    南柚搖了搖頭,道:“沒事。”

    另一邊,汕豚將繃著一張臉的烏甦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又看向攤在石桌上的玉石手釧和腰帶,眼皮往上抬了抬,問:“到底怎麼回事?”

    朱厭簡短地將情況說了一遍。

    院子里的氣氛一瞬間有些凝滯。

    半晌,烏甦罕見的有些脆弱地抬了抬眉,目光落在汕豚的身上, 聲音暗啞:“她送的手釧和腰帶,你沒貼身穿戴?”

    所有人都豎起耳朵等待回答。

    汕豚擠出一個有些尷尬的笑︰“我夫人愛揪著這點事鬧, 我躲都來不及……”

    哪能上趕著湊上去。

    比起烏甦盲目的勇氣,他總是十分有自知之明。

    那手釧和腰帶,躺在密封的盒子里, 吃了好長時間的灰。

    烏甦深吸了一口氣,那一丁點名為僥幸的情緒就像是一簇搖曳的火苗,在汕豚話語落下的那一刻,嗤的一聲熄滅了。

    大家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根本不需要再說什麼, 這兩樣東西,絕對就是金烏口中所說的秘術媒介。

    活了大半輩子,烏甦什麼風風雨雨都見識過,朝沉浮,揣度人心,人人都知道烏甦大人智慧之名。

    奇恥大辱!!

    被卷入情緒的大風暴中,一時之間,烏甦竟分辨不出,到底是付出全被否認的心寒多,還是被玩弄于鼓掌的氣惱多。

    他閉著眼,胸膛重重起伏,抬起手,一掌落下去,那塊石桌瞬間四分五裂,在場的人默契地退了幾步。

    南柚站在人群外圍,身子縴細,水綠的裙角漾出小小的細細的弧度,听完兩人的全部對話,自然垂在身側的手掌悄悄地握了一下。

    塵埃落定,水落石出,她不由得想,書里偏向清漾的人,流j,星主,穆祀等,是不是也都中了招。

    這非他們原本的想法。

    他們其實,也很愛她。

    南柚意識像是被拉扯開,眼神有些茫然迷蒙。

    孚祗將嗡嗡作響的清鳳放到她手中,他的手指修長,指節均勻,指尖溫度很涼,像是冬日的堆雪,南柚被凍得瑟縮了一下,同時回神,觸上一雙清冷幽靜的黑眸。

    心里那些不為人道的患得患失,就像是躥到半空中炸開的絢麗火星,還沒開出,就已經消退在空中。

    風過,南柚吸了下鼻子,她低著眸,慢吞吞的拿自己的手指去勾孚祗的尾指。

    孚祗側首,看了她一眼,在小姑娘有些不開心的神情中妥協,縱著她這些出格的小動作。

    “孚祗。”她情緒低落,很小聲地在他耳邊咬字,帶著氣音︰“你要是回去了,徹底甦醒了,會不會忘記我?”

    孚祗身形筆挺,听著她的問話,竟生出一種果然如此的感覺。

    小姑娘生了顆七竅玲瓏心,許多事情,她閉口不言,不代表毫無察覺。

    但這個問題,他無法回答她。

    罕見的來自他的沉默,南柚很快意識到了什麼,她捏著他小手指的力道重了一些,仰起頭,小臉上掛著的,卻是明亮的閃耀著跳動的笑意。

    “沒關系。”南柚頓了一下,道︰“只是一想起來,就很舍不得。”

    孚祗凝睇她兩眼,難得當眾舒展了眉目,像是撥雲見霧的山巒,他勾了勾唇角,半蹲下身,像是少時一般撫了撫她的發頂,聲音帶著溫潤的笑意︰“我也舍不得姑娘。”

    這是第一次,他沒有自稱為臣。

    南柚一愣,眉目彎彎,很親昵地用溫度冰涼的臉蛋貼上他的手掌,聲音里是賭氣的孩子意味:“反正你忘了我,我也不會忘了你,以後再遇見時,我肯定就很強大了,你要是認不出我,我就將你搶回來,再重新認識一回。”

    這個時候,誰也沒有提那句“萬一遇不見呢”。

    ========

    一行人在隔日回了王都。

    烏甦的事,南柚並沒有插手。朝堂里的關系煩亂如麻,她還未正式臨朝,那人多雙眼楮看著,盯著,不適合出面,星主也不想讓她直面那些明里暗里的壓力。

    隔日,南柚在听到烏甦被罰,手中職權被擄了一半,閉門思過半年的消息時,並不訝異地抬了抬眉,撫琴的動作並沒有停,只在琴音歇下來之後,淡淡地提了一句:“也沒指望他成什麼事,這回,他能看清清漾的為人,不再連累烏魚哥哥,已經是最大的好消息了。”

    經此一事,星界朝堂臣子的衣裳配飾,統一由宮里發放,任何來歷不明的東西,不準帶進金鑾殿。

    清漾的名聲徹底臭了。

    烏家上下更是恨死了她。

    一場鬧劇演變而來的意外之喜,南柚挺滿意,連著一段時間,心情都好得不得了。

    昭芙院里,這幾日格外熱鬧。

    都在忙著南柚和狻猊前往六界書院的準備事宜。

    兩個當事人倒沒什麼感覺,該做什麼做什麼,因為該做的都被別人提前做完了,反而輕閑下來。

    時間一天比一天溜得快,眨眼,一個日夜交替,倥傯而過。

    在南柚出發前的前一日,星主將她喚到了書房之中。

    沉沉的冷香從香爐中燃起,一縷青煙升至半空,很快,像水一樣無聲無息蔓延開,沁沒大半個書房。

    星主將手頭批注好的公文往桌面上一扣,他起身,干燥的大掌落在南柚的發頂,笑著問:“你母親為你列出來的東西,可都讓人準備好了?”

    昔日還軟軟糯糯小團子一樣的姑娘徹底長開了,亭亭玉立,像枝頭迎著晨光初綻的花骨朵,從頭發絲到腳指,都充滿著朝氣。

    這樣的話,在近一個月里,南柚從星主和流枘的嘴里,听了至少不下百遍,除了點頭,已經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了。

    “內院的情況,我們皆不知曉,能跟你說的,只有一句。里面教書的先生,乃至外門的長老,都為深不可測之流,不論何時,都要虛心,謙遜,不可自滿,自傲,自以為是。”提及正事,星主的聲音格外嚴肅一些。

    南柚認真地點了下頭。

    除了這些例行的交代,星主特意叫她到書房來,還有另外一件事。

    “少君?”南柚的聲音里,帶上了些許詫異。

    星主:“父君只有你一個孩子,少君之位,不給你,給誰?”

    “內院修習,每千年休一回假,千年之後,我兒學成歸來,任繼少君之位,水到渠成。”這顯然不是一時沖動下的決定,星主用筆點了點墨,在案桌上的白色紙張上勾勒出了幾個日期,推到南柚跟前,詢問她的意見:“這幾個都是用佔天術佔卜出來的上好日子,你選一個,父君好安排下去。”

    南柚盯著那三個被圈出來的日期看了兩眼,而後出神。

    書中的她,至死也沒等到這句話,沒等來少君這個稱謂。

    從出生到死,都是姑娘。

    這是天生屬于她,卻又像是離她很遙遠的榮耀。

    她眼前的字眼,在一層看不見的霧氣下,漸漸模糊成了一段一段的文字。

    那是清漾被封少女君時盛大場面的描述。

    南柚听見了自己的心跳,一下接一下的響。

    “八月中吧。”半晌,她伸出手指,點了一下靠前的日子。

    回昭芙院的路上,南柚腰間垂著的留音珠亮了兩下,她指尖搭在上面,輕輕點了一下。

    珠子那邊,是流芫清脆的笑聲。

    “右右,你準備何時啟程?”

    南柚看了眼天色,遲疑地回:“大概是今夜子時,我不想去得太早,到時候人多,認識的不認識的,難免得寒暄一番,實在是不知道說些什麼。”

    來來回回那些話,炒爛豆子一樣,跟這個說完跟那個說,累得慌。

    流芫深以為然,但能離開妖界,跟著兄長姐妹,前往萬萬里之外的地方,對她來說,絕對是值得興奮和期待的事。

    “我從前天夜里開始就盼著了,昨日緊催慢催讓大哥哥將手頭的事情全部處理好了,恨不得現在就出發。”

    分明相隔兩界,但南柚卻能夠清楚地想象出流芫此時的樣子,她不由得勾了下唇角,道:“流鈺兩月前有所悟,開始閉關,他向來有分寸,會在出發前出來,我等他一起。”

    流芫想了一下,點頭:“也好,我們離得遠些,就先出發了,你們算好時間,別耽誤了。”

    南柚加快腳步進了昭芙院。

    重重陣法過後,兩棵纏在一起,遮天蔽日的柳樹映入眼簾,與平時不同的是,此時此刻,無數的靈光飛羽在塵埃中起起落落,像是躍動不休的精靈,從一邊跳到另一邊。

    七彩光澤迸發,整個院子里亮堂一片,像是從天而降的一場光雨,能夠洗滌靈魂,淨化心中所有的負面情緒。

    她腳步一頓,眼也不眨地看著這一幕,似有所感。

    茉七迎出來,不由得驚嘆:“大人又突破了,真是…”

    後面跟著的那句太厲害,她已經說得自己都膩了。

    狻猊懶洋洋地抬頭看了兩眼,又趴回去了,干脆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對手太妖孽,它已經麻木到完全沒有任何一決高下的想法了。

    就在此時,感應到她的氣息,垂下來的無數根柳枝圍繞在她身邊,每根柳條上都勻出一抹瀅亮的綠意來,那抹綠逐漸壯大,匯聚成一團,變幻勾勒出一筆輪廓,一片枝葉,一朵盛放的花。

    一頂團簇著枝葉的花環,在數不清的光點中,現出真容,柳條像是被抽干了氣力,有些萎靡地散去。

    少年長身玉立,眉目舒朗,自光雨中踱步到她跟前。

    他伸手,將花環摘下,而後輕而緩地落在南柚烏黑的發頂。

    “遲來的生辰禮,今日才補給姑娘。”孚祗臉色有些白,他唇角繃著,眉心微蹙,情緒難得外露。

    南柚的生辰日,大家的禮物都送到了她手中。

    唯獨他沒有。

    不是因為忘了,而是因為當時受了傷,這需要匯聚大量靈力形成的花環,他無法給她。

    南柚伸手,觸了一下上面的枝葉。

    “孚小祗。”她笑著,白嫩的指尖點在他的胸膛處,帶著一點點力道,“我以為你忘了。”

    “不會。”孚祗咳了一聲後,聲音有些低啞,微不可聞。

    來湊熱鬧的狻猊一看沒自己的份,頓時翻了個白眼,酸不溜秋地接:“右右你放心,他就算是忘了我們的祭日,都忘不了你的生辰日。”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