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7章 算賬(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7章 算賬



    鬧劇過後, 偌大的庭院里安靜下來。

    烏甦像只斗敗的公雞,手環在後腦勺,低著頭, 將近千年來發生的所有事情想了一遍又一遍。

    朱厭將沾了墨的筆遞給他, 神情之間,要多嫌棄有多嫌棄。

    “所有像今天這樣頭腦發熱下做的事情, 全部寫下來, 你再不配合,就等死吧。”

    “我來!”見烏甦久久不出聲,也沒有動作,烏魚按捺不住,上前一步,接過金烏手中的筆,另一只手抓住烏甦的肩膀,像是抓住了什麼救命稻草。

    “千年前,清漾暗算狻猊的事被揭發之後,你上書房, 為她求情,說那些話的時候, 可有像今天一樣,情緒失控?”烏魚咽了下口水,手心里全部都是冷汗, 他道︰“父親,你好好想一想,好好想一想。”

    烏甦被烏魚搖得頭暈,喊得也頭暈。

    朱厭那兩巴掌,差點沒把他滿嘴的牙都打下來。

    朱厭閉眸沉思, 腳尖撐地,半晌,率先開口,道︰“那日,我也在。”

    “當時,他和汕豚都在為清漾求情。”他緩緩地吐出一口氣,竭力回憶千年前的細節,“汕豚雖然也是那個意思,但也只是大致表露了個意思,話沒多說兩句,就這個傻楞頭沖上去,一通言辭懇切的哀求,還說什麼不談律法,只看情分,但凡腦子正常的,都不會說這樣的話。”

    當時他說完這番話之後,汕豚看他時的神情,充滿了夢幻般的欽佩。

    朱厭差點沒跟他當著星主的面干起來。

    烏甦抱著頭,皺著眉,也有了那麼一點點印象,他忍著牙痛,含糊不清地開口︰“當時,確實想為清漾求情,朱厭一直在旁邊大聲嚷嚷,我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怎麼了,有些根本不想說的話,還沒過腦子,就脫口而出了。”

    “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不對勁的。”烏魚篤定,同時飛快落筆,“你前段時日,為何突然對孚祗出手?”

    在明知孚祗的所作所為皆照南柚的心意行事,王君也沒有反對的情況下,身為朝中重臣的烏甦,夜襲孚祗,甚至動了殺心,下了死手,這是何等令人窒息的行為。

    正常人都干不出這樣的事來。

    更何況是聰明了一世的烏甦。

    有些時候,一旦察覺了不對,或是有所懷疑,那些原來被忽視的不對勁,便會被無限放大,直至所有的事情,穿成一根線。

    而後,山崩石塌。

    這樣與審問無異的話語,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還出自自己的兒子,這讓一直以嚴父身份教育子女的烏甦有些抵觸,但礙于形勢,也不得不皺眉咬牙忍了下來。

    “那段時間,孚祗太過激進,將王軍中許多人替換,調整職位,我覺得不妥,那夜,是想給他個教訓。”烏甦梗著脖子,覺得每說一個字,都像是在揭自己的老底,尤其在听到金烏非笑非笑“真是好樣的”這類嘲諷的話語時,又像是隔空被打了一巴掌,臉疼,頭疼,牙疼。

    “如此說來,父親你那夜,本沒打算下死手的?”烏魚插話,連聲問。

    烏甦繃著臉,點了下頭,十分不自在。

    在南柚的生辰日,殺她身邊的大妖,他回去就後悔了,不明白怎麼突然就頭腦發熱,干了這樣的蠢事。

    烏魚一字一句記下來,咽了下唾液,刨根問底︰“那之後,你來赤雲邊,為清漾搶靈髓,又怎麼說?”

    “還有兩成靈石,那樣龐大的數量,你是怎麼想到瞞天過海,偷偷運回王都,裝備自家親衛的?”

    話雖是這樣問,但這其中的意思,以及他臉上一言難盡的神情,就差沒明擺著說︰父親,你就算是真要造反,也好歹用點智慧吧。

    烏甦頓時更別扭了,一張臉繃得像塊頑固不化的岩石,但在朱厭“你再不自救,誰也救不了你”的目光中,還是一狠心一閉眼,近乎自暴自棄地開口︰“靈礦這個事,我沒沖動,當初王君將此地劃給我時,允準我管滿千年,收獲達到了他心中預期,便每年撥一個數額的靈石給我,只是我一直沒要,近段時間,才有了這樣的想法,那兩成的靈石,折算下來,沒超過王君應允的數。”

    “用它裝備府上的親衛,是因為想給家人親屬留一條後路,這件事,我無可辯解,全憑王君處置發落。”

    朱厭問︰“靈髓呢?你又是怎麼跟清漾聯系上的?”

    “靈髓的消息傳出來,汕豚和我都動了心思,我們結伴來此,是為了給汕恆和烏魚求一顆。”他本來是沒想來的,可當時傳出消息,靈髓一共就只有三顆,南柚必定是會留一顆的,他們若是不主動厚著臉皮來一趟,她身邊的孚祗,狻猊,還有昭芙院里的那些從侍,還怕分不過來嗎?

    等到了地方,才知道除了三顆成熟了的靈髓,還有一顆正在成長中,而這個時候,他和汕豚突然得到了消息,清漾十分需要一顆靈髓,傳信的人和他們說了很多的事情,比如,清漾這些年在花界所受到的苦楚,所遭遇的困境,以及在南柚之前的生辰,過得有多冷清。

    末了,還拿出兩根手工織就的腰帶,說是清漾對兩位叔父的一片心意。

    不可避免的,听到這些,烏甦和汕豚再一次動了惻隱之心,同時,也產生了一種淡淡的名為愧疚的情緒。

    南柚和清漾,兩個都叫他們叔父,一前一後過生辰,一個熱熱鬧鬧,賓客滿堂,一個清清冷冷,他們甚至都不記得,別說禮物,連一句關心的話都沒傳過去。

    橫鍍在天上若是看到了,該是何想法。

    然而,這樣的愧疚,到了深夜,醉酒之時,竟鬼迷心竅的變成了一種無法言說的沖動。

    生辰日過了,補上生辰禮就是。

    她想要靈髓,還剩下的那一顆,想盡辦法,為她求來就是。

    他的這一時沖動,跟汕豚說了,頓時遭到了後者堪稱驚悚般的眼神。

    橫鍍逝世,星主又是君王,他們四個曾經無話不說的好兄弟中,只剩下烏甦和汕豚,在極偶爾的時候,能夠敞開心扉說說心里話。

    “烏甦,這千年,你太冒進了,這不是你的性格。”汕豚眼里閃過探究之意︰“你為何總同王君,同右右作對。”

    “我只是覺得,相比于他們父女,橫鍍和清漾,實在太慘了…太慘了。”烏魚灌了一口烈酒,唇舌和喉管都是暖的,心卻冰涼一片,“他們的幸福,是橫鍍用性命換來的。”

    這樣的話,曾經同樣困擾著汕豚,但听多了,也听膩了之後,只覺得煩厭。

    “南D是欠橫鍍的,但並不欠清漾的,在清漾做那件事之前,王君對她差嗎?我們對她差嗎?”

    “橫鍍為了救右右,自願獻出生命,而他的女兒,在做什麼?”

    “這讓他的犧牲毫無意義。”

    汕豚拍了拍烏甦的肩膀,看著格外深邃的天空,像是在透過那層黑幕,看見那個死去數千近萬年的人,他輕輕道︰“那次,在大殿上,為清漾求情,保住了她的命,我並不覺得我們有對不起他們的地方。”

    “我們和橫鍍固然親厚,可跟南D,也是出生入死可以交付後背的兄弟,這麼多年,他一步步讓著你,讓著烏家,你以為,是他真的沒脾氣了,還是神主的命令,真的可以保護你到這種程度?”

    當時听著汕豚說這話的時候,烏甦內心還挺觸動的。

    可第二日,為清漾取靈髓的想法,不僅沒有消退,反而越來越強烈。

    然後,就得知自己被汕豚那頭豬給賣了。

    再之後,就有了後面的事。

    “還有方才,你突然想對右右出手。”朱厭若有所思,“前一刻還挺正常,後一刻就要暴起傷人了。”

    分析完所有異常事件之後,朱厭扭頭,問杵在樹干旁眯眼曬太陽的金烏︰“怎麼樣,看出些什麼名堂來沒有?”

    南柚在翻萬妖錄,但一時之間,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釋。

    主要是,烏甦的修為擺著呢。

    什麼厲害的咒術、蠱術能夠悄無聲息種到他身上,然後對他產生如此之大的影響啊。

    想不出來。

    這確實有些可怕。

    簡直讓人失了智。

    金烏伸手,接住了一片枯黃的落敗的葉子,抵住眉心,突然意味不明地笑了一聲,“真是有意思。”

    “听見這樣的描述,你們都想不到那個人身上去?”他的目光越過面色難看的烏甦,落到朱厭的臉上,絲毫不留情面地譏笑:“你也中招了不成?”

    一瞬間,大家的目光都落到了唯一一位像是猜到了真相的金烏身上,朱厭正煩著,也不跟他客氣,直截了當地道:“你想到了什麼就說,我腦子笨,猜不著。”

    金烏走近石桌,端著那杯從侍沏的已經涼了的茶水,幾口下肚,他整個人精神了起來,一語道破天機:“橫渡的天賦秘術,是什麼。”

    一句話。

    烏甦整個人,從頭涼到了腳。

    別人不知道,他卻再清楚不過,橫渡的天賦技能,兩個詞,四個字。

    引導,干擾。

    引導情緒,干擾思緒和行為。

    他身上所有發生的這些看似沖動,實則不合常理的事情,在這一刻,都有了解釋。

    “你的意思是,橫渡還活著?”朱厭這回是真的吃驚了。

    “蠢材。”金烏扯了扯嘴角,一副根本懶得搭理他的樣子。

    “前輩就直說了吧,我們這猜來猜去的,越想越離譜。”南柚出聲,打斷了兩人的互嗆。

    “橫渡是死了,但他的血脈還在。”一個月相處來下,金烏還挺喜歡這個善良得近乎天真的小姑娘,原本也沒打算賣關子,這下就干脆直說了。

    “清漾?”南柚一字一頓:“她現在的年齡,能不能開啟天賦秘術還難說,就算是成功開啟了,她的修為,也絕不可能強大到可以控制烏甦情緒的地步。”

    “直截了當的來不行,可以借助媒介外物啊。”金烏滿不在意地回,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烏甦身上,嘖了一聲,道:“若是我沒有猜錯,你身上,應該一直留著一兩樣清漾送的東西吧。”

    烏甦嘴唇極速顫動幾下,竟說不出話來。

    烏魚急了,他沖到烏甦跟前,紅著眼,搖著他的肩,“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要護著她?她是想害死你,害死我們啊!”

    不知道哪個字眼觸到了他,烏甦渾身打了個激靈,他道:“玉、玉石手釧,還有,腰帶。”

    烏魚干脆利索地將他千年前就戴在手上,愛惜得不得了的手釧擼了下來,而後又伸手,摸向他的腰帶。

    片刻後,烏甦手提著褲腰,眼神冷得像是要滴出冰來,周深氣勢恐怖,勢不可擋。

    他閉眼,拳頭都要被捏碎,手背上現出根根分明的青筋來。

    清、漾。

    不愧是他最疼愛的佷女,小小年紀,就工于心計,將他們這些老東西玩弄于股掌之間。

    他真是小看她的能耐了。

    當昔日那些美好的,令人懷念的溫情瞬間,被一種極端的方式撕裂,沒了那些糾纏不休的情緒作祟,剩下的,不過是一地雞毛和狼藉壞象。

    接下來,該是算賬的時候了。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