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6章 中招(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6章 中招



    南柚在赤雲邊待了一個月, 她有心要查,許多的事情,便都浮于水面, 無所遮蔽。

    當初她來, 是因為星主幾次發怒,除去那些高級靈脈, 赤雲邊其余靈礦產量連著好幾月銳減足足兩成, 而今,在朱厭大刀闊斧的整頓下,她順著蛛絲馬跡盤查,發現那兩成的靈石的下落線索,在烏甦身上,齊齊斷了。

    這代表著什麼,大家心里和明鏡似的。

    結果一出來,別說南柚,就連朱厭都想不通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朱厭越想越不明白,他在庭院中負手走了兩圈, 眉頭皺成了個大大的“川”字,“烏甦是得了失心瘋了嗎?”

    “以他的性格, 就算到了頤養天年的時候,也絕不會如此行事,這與找死有何差異?”朱厭深吸了一口氣, 看著坐在一旁垂眸飲茶不語的南柚,沉聲道:“我追隨王君的時間比他們晚,也不了解他們幾人之間所謂的深情厚誼,但就這近萬年的接觸相處而言,烏甦做事, 實在比汕豚還沉穩些,雖然時時擺著張面癱臉,但確實不是這等沒輕沒重,將一家老小上上下下往火坑里推的愚蠢性子。”

    “他是腦子出問題了嗎,這樣足以抄家滅族的死罪,足夠他被朝堂上那些言官參死,就算他不在乎自己,他總得顧忌下兒子吧。”

    朱厭一邊說,一邊搖頭。

    “最近千年,烏甦跟被下了降頭一樣,渾渾噩噩,執迷不悟,簡直找死。”

    南柚食指輕輕搭在那疊供紙上,疲憊地摁了摁自己隱隱作痛的眉心,淺淺地呼出了一口氣,道:“是與不是,問過就知。”

    “右右準備去烏甦府上?”荼鼠站在一個石墩上,細長的尾巴打著卷,聲音細細的,沒睡醒的樣子,格外乖巧。

    南柚頷首,“派人通知烏甦,今日申時,留在府中,我有話問他。”

    樺輕輕應了一聲,很快下去吩咐了。

    望著這一幕,朱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他手指點了下樺的背影,問:“這個丫頭,你覺得怎麼樣?”

    “心性堅韌,可塑性也強,只是膽子有些小。”南柚笑了一下,又道:“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多見見外面的景象,膽子自然就大了。”

    末了,她問:“伯伯覺得,她可能入昭芙院?”

    “右右打算讓她進昭芙院?”朱厭讓樺來伺候她,原本就是打著讓南柚將她帶入王都的主意,但並沒有想到,南柚會考慮將她收入昭芙院之內。

    那是個什麼地方呢。

    里面住著的,都是未來君王直系親屬,是連星主都默認應允了的獨屬于南柚自己的一股力量。

    每一個進去的人,除了要南柚同意,還得上報星主和流枘,品行和天賦都要過關,未來能堪大用的,才能留下來。

    里面的修煉資源,更叫人羨慕眼饞。

    “我有這個打算,但不知她是如何想的。”面對朱厭,南柚一向直來直去,也不藏著瞞著。

    “這個丫頭,得如此造化,也是她的福氣。她父親在天之靈,能安心了。”朱厭見她做了決定,也笑了一下。

    “右右打算什麼時候回王都?”朱厭像是突然記起來什麼,開口問︰“若是我沒有記錯,再過段時間,你們該進書院了吧?”

    南柚點了下頭,道︰“過兩日就走,內院日前發了通知過來,說是要提前一個月前去報道,那一個月時間,算是給大家熟悉環境和周圍的人。”

    “我這次回王都,想將烏魚哥哥一起帶上。”說起這個,南柚的眉心又開始隱隱作疼,“父君將如何處置烏甦和烏家,我不知道,這也不是我插手就能管的事,我唯一能保住的,只有烏魚哥哥。”

    烏甦咎由自取,在做這些事之前,他事前就該想到,一旦敗露,自己和烏家將會面臨怎樣的處境。

    但他還是做了。

    證明他自己權衡過利弊,也接受最後的結果。

    既然如此,南柚自然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

    用完午膳之後,太陽從雲層里露了頭,灑下一片細碎的金黃,團簇在一起的葉片上,布著一層流動的琉璃色光澤,鳥雀在枝頭嘰嘰喳喳吵鬧,被狻猊捉了又放,放了再捉,最後狼狽地撲著翅膀頭也不回地飛走了。

    對烏甦這個人,大家都是防備而警戒的。

    朱厭不放心南柚一個人前去,還特意叫上了喝酒喝得走路都不穩的金烏,算是充個人數,除此之外,孚祗,狻猊和荼鼠一個不落,都跟在南柚身後,浩浩蕩蕩一群人,進了烏甦在赤雲邊置辦的宅子。

    因為南柚提前的傳話,烏甦並沒有出去,而是獨身一人坐在院子里,等著他們來。

    侍女搬來藤椅,沏上香茶,而後識趣地退下。

    烏甦仍是一身黑衣,面龐嚴肅,不苟言笑,模樣與從前沒有很大的差別,若說有,便是他身上開始籠罩著一層頹廢的陰影,如朱厭所說,已經不怎麼能夠看到早年的那股銳氣。

    “坐吧,早間才到的新茶,我府上家奴去采的。”烏甦掀了掀眼皮,自己先揭開茶盞抿了一口。

    南柚和朱厭等人無聲落座,金烏是個自來熟,也是個藏不住話的性子,走到哪說到哪,跟烏甦也算是老熟人了,他灌了幾口酒下肚,擺了擺手,道︰“你留著自個慢慢嘗吧,老夫我今日,可是來看戲的。”

    誠然,烏甦在朝堂摸爬滾打多少年,早在朱厭出現在赤雲邊的時候,他就猜到會有今日,在南柚身邊的人來傳話的時候,他就知今日如此興師動眾,所為何事。

    “說罷。”烏甦聲音里依舊沒什麼情緒,端正的方臉顯得很堅毅。

    南柚沒什麼好跟他說的,只是將手中的一疊疊簽了字畫了押的狀紙啪的一聲丟到桌面上,問︰“這些,你可認?”

    烏甦皺著眉,一張張翻過去,逐字逐句地看,最後將它們押回桌面,看向面帶怒容的南柚,聲音無波無瀾︰“姑娘是在審訊我?”

    南柚吸了口氣,別過頭,“我沒資格審問你,什麼解釋的認罪的話,你還是對我父君和被你連累的族人們去說。”

    “今日我來,將你押送回王都,等候父王發落。”

    烏甦看著這個從小叫他一聲叔父,也曾真心誠意對他露出過笑容的小姑娘,不知怎的,神思頓時有些恍惚。

    曾經,他對南柚,對清漾,是一視同仁,從不偏頗的。

    從什麼時候開始變了?

    那些沖動的,一時腦熱犯下的事,他自己回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可每一次,過錯已然鑄下,除了朝前走,沒有補救的余地和辦法。

    他忤逆君上,與下臣勾連,連累親人,大半輩子的抱負和英名,都毀在了一件又一件跟橫鍍,跟清漾扯上關系的事情上。

    為什麼呢?

    聰明了一輩子的烏甦自己也不知道。

    但做了就是做了。

    白紙黑字,一字一句,根本容不得他為自己辯解半分。

    “什麼時候回程?”半晌,烏甦扯了下嘴角,問。

    “明日一早。”南柚見他並沒有抵抗和動手的意思,吸了下鼻子,環視四周,問︰“烏魚在哪?”

    烏魚這個名字,像是突然觸發了什麼機關。

    烏甦驀的抬眸,眼中爆發出一股有若實質的殺意,他突然變臉,拍案而起,胸膛上下狠狠起伏,像是一頭隨時會暴起傷人的凶獸。

    孚祗上前一步,將小姑娘往自己身後推了一下,修長的手指搭在清鳳的刀鞘上,身體像是一根繃緊的弦,隨時準備出手阻攔。

    朱厭和金烏齊齊皺眉,後者酒也不喝了,前一刻還是不省人事迷迷糊糊的樣子,這一刻已是分外清醒,他眯著一雙眼,緊緊地盯著烏甦的額頭,像是在觀察和分辨什麼。

    “我固然做錯了事,但烏魚一心向著你,你竟連這等容人之度都沒有嗎?”烏甦手指摳在石桌邊緣,像是要極力克制自己的情緒,太陽穴暴出幾根小蟲一樣的青筋,身上的威壓已經山一樣朝南柚身上壓過去了。

    這便是要動手了。

    朱厭忍無可忍,上前一步,將烏甦揪起來,一巴掌重重地扇在他的臉上。

    “你睜大眼楮給我看清楚,你現在是要對誰動手?!”

    清脆的聲響炸開,饒是以烏甦這樣的反應能力,都直接懵在了原地。

    金烏笑嘻嘻地看著烏甦臉上很快腫起來的五指印,手掌朝空中一握,將正急速奔過來的烏魚捉住,在烏甦陡然放大的瞳孔中,一點點的收緊。

    “南D給我下了死命令,傷害南柚的人,一律死罪不可恕。”老頭脊背挺直,一瞬間像是年輕了不少,他似乎很享受這種掌握人生死的感覺,看了看烏甦,又看了看被那股力道壓得動彈不得,臉龐通紅的烏魚,咧嘴笑得開懷︰“拿人手短,小老兒我一時半會殺不了爹,殺個崽子,還是沒什麼困難。”

    “住手!”烏甦目眥欲裂,聲音嘶啞。

    “住手!”南柚迅速反應過來,她沖上去,抓住金烏的胳膊,焦急又擔憂︰“你趕緊放開烏魚,此事跟他沒有關系。”

    “怎麼沒有關系?”金烏不把小姑娘的話語看得很重,他笑眯眯地解釋︰“烏甦不能死,現在發生這樣的事,總得死一個人,這小子就算回去了,也是死路一條,早死晚死,有什麼區別。”

    “如此一來,我交差了,也替你出了氣,豈不一舉兩得?”

    金烏是凶獸,骨子里流淌著濃重的殺戮之意,雖然是個看起來慈眉善目的小老頭,但實際性情喜怒不定,全憑喜好做事。

    南柚急得不行。

    朱厭牽制住發瘋的烏甦,還得扭過頭來沖著金烏吼︰“放開!”

    “這麼多人求情吶?”金烏頓時來了興致,他道︰“那我偏要殺了他。”話音落下的一瞬,他斂了笑,凶相畢露。

    “金烏你他/媽找死別拉上我。”朱厭氣瘋了,他左右兼顧,分身乏術,“烏甦等下發瘋跟你拼命死在這,神主的責罰下來,算你的算我的?!”

    殺意上頭的金烏動作頓時停住了。

    孚祗看準時機出手,清鳳刀鞘敲在了他虎口的位置,力道不輕不重,但也算是一個台階,讓金烏佯裝不注意的將烏魚放了下來。

    “烏魚哥哥。”南柚跑過去,半蹲在地上,塞糖豆一樣的將手心里的幾顆丹藥塞到他的嘴里,半晌,見他漸漸恢復過來,沒有大礙,才轉過頭,既驚又怒地對金烏道︰“前輩,你再這樣,就別待在我身邊了,直接回王都找我父君要報酬就是。”

    這頭金烏,根本不將人命當命。

    “你這丫頭,氣性還挺大。”金烏瞥了眼方才被孚祗用清鳳敲出來的一小塊淤青,眼里又放出了久違的心動的光︰“小娃娃的修為又精進了,如此悟性,簡直叫人艷羨。”

    孚祗沒有搭理他,他眉眼淡淡,走到南柚身邊,聲音溫潤,帶著某種不易讓人察覺的擔憂︰“姑娘可有受傷?”

    南柚搖頭,眉心蹙著。

    烏魚嘴唇煞白,強撐著一口氣站起來,走到那桌石桌旁,首先看的,不是糾纏在一起的烏甦和朱厭,而是那一疊像是審判枷鎖的紙張,他一張張地翻,在第二張的時候,手指已經開始發抖,臉上的血色像是流水一樣被抽干,最後,他與烏甦對視。

    “為什麼?”

    他崩潰極了︰“你是想要將我們都逼死嗎?你非要將我們逼入絕境才甘心嗎?!”

    烏甦原本還在跟朱厭對招,現在听到烏魚這樣的質問,節奏有些亂了。

    朱厭又是一巴掌抽了上去。

    啪的一聲,尤其清脆。

    “烏甦,你中招了你知不知道?!”他胸膛上下起伏幾下,“你自己好好想想,這些事,哪一件,是你清醒時能做出來的?”

    “愚不可及。”金烏的目光也落到烏甦的身上︰“越活越回去,簡直給我輩丟人。”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