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5章 戰場(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5章 戰場



    落月高懸, 繁星點綴。

    夜風中,烏魚和烏甦對視,一個眼尾蘊著濃烈的紅, 一個神情遮掩不住的震驚。

    半晌, 烏甦怒極,拍案而起, 父子兩梗著脖子對視。

    “逆子!”烏甦再如何喪心病狂, 也不可能對自己的孩子出手,他面色陰沉到了極點,猛的將桌邊的兩壇酒掃落,清脆的破裂聲將這種劍拔弩張的氣氛推到了最高點。

    他拂袖而去。

    在腳步踏過院門欄檻的那一刻,烏魚泛涼的聲音傳出:“王軍已經包圍了烏府,你不會還想留在這,等上半年,再跟朱厭打一架,將靈髓給清漾送去,最後讓烏家上上下下數千人成為刀下亡魂吧?”

    烏甦胸膛里憋著一股氣, 他面色寒得能滴出冰來,“我的事, 輪不到一介小輩指點。”

    “你想如何我管不著,但求你不要拖累我母親,這麼多年, 她陪你走到現在,不容易。”

    烏甦閉了下眼,像是自知理虧一樣,沒有再說什麼,身影很快消失在了無邊夜色之中。

    ====

    夜里, 熟悉的召喚和悸動再一次席卷全身,孚祗一只手撐在身側的樹干上,脊柱像是承受不住一樣慢慢彎下去,整個人靠著樹干,滑落到地面上。

    少年有些狼狽,汗水很快沁濕了額心,黏在肌膚上,眼眸緊閉,皺著眉咬著牙全力抵抗這樣的

    自從他前段時間突破之後,這樣的召喚之感越來越強烈,也越來越頻繁。

    他是一根折柳。

    所有人都覺得,這個新生的身體,就是他的主身,假以時日,必定能徹底融合前世的記憶和修為,再回巔峰。

    可事實並不是這樣。

    他的這具身體,好似是從另一個人身體里分離出來的,換句話而言,他只是一個次身。

    現在,主身在召喚他。

    可按理說,又不應該。

    他這具身體,還未成長起來,主身就算是要召喚他,也不會是在這個時候。而這段時間,他的腦海中,卻真真切切地閃過一些模糊的影像,那是不屬于他的記憶,卻又在跟他融合。

    每一處異常,每一幀影像,無一不在陳述一個事實。

    他是要回去的,他總歸是要強大起來的。

    這樣的念頭一出來,卻又在下一刻,被他狠狠壓了回去。

    從前,右右還那麼小,一個奶團子,走到哪都要闖禍,他不放心,便想著,等她渡過蛻變期了,能夠獨當一面了,他再走,也能走得心無牽掛。

    現在,她渡過蛻變期,行事作風,漸漸的開始有了自己的思量,很多事情都能處理得很好,可他還是不放心,怕她受欺負,怕她暗自神傷。

    悸動持續了一段時間,平息了下來。

    孚祗知道,這便是結束了。

    他虛脫一樣地靠在突起的樹根上,腦海之中,卻又不由自主地閃過先前少女踮著腳,將那張小小的臉靠在烏魚的肩頭,自然又熟稔的樣子,他不由伸手,捏了捏自己眼窩處,驀地,又蹙了一下眉。

    小姑娘怎麼那麼容易相信別的男子。

    一點防備心都沒有。

    這樣,太容易被傷害,被辜負了。

    ====

    第二日,南柚很早就出門了。這一次,因為身份暴露,她身邊的人都沒有再用易容膏,狻猊顯然更喜歡自己壯碩威風的本體,整只獸神氣得不行,荼鼠趴在它軟綿綿的毛發里,還眯著眼楮在睡覺。

    南柚想再去礦場看看。

    才到門口,腳步就止住了。

    天方破曉,晨光乍現,頭發亂糟糟的老頭抱著酒壺,身體靠在府門前的石獅上,眼楮眯著,醉得不省人事的樣子,身上的氣息盡數收斂,看上去,與普通的酗酒凡人無異。

    南柚僅僅頓了一下,又從善如流地繼續朝前。

    老頭笑眯眯地跟上來。

    樺是見過昨日這個老頭出手,一掌將一座山脈拍碎的情形的,她身體微不可見地抖了一下,腳下的步子加快了一點。

    昨日發生了那樣的事,那條通往礦場的小道,今日也沒人前來擺攤,空落落的顯得十分冷清,地面上鋪著一層白霜和枯葉,人踩上去,發出嘎吱嘎吱的脆響。

    無人說話,氣氛有些凝滯。

    “前輩。”南柚停下腳步,鄭重其事地道:“昨日孚祗的回答,你自己也听見了,他不願意跟你走,他不願意,說什麼我也不會放人的。”

    “你這樣跟著我們,沒有任何意義。”

    金烏吐出了一根雞骨頭,將油膩膩的手指往身上地粗布上一擦,一副不修邊幅的樣子,毫不在意形象,听了南柚的話,也不動氣,笑著樂呵道:“小娃娃此言差矣。”

    “你父君昨夜聯系我,讓我跟在你身邊,保護你的安全,防備烏甦,以免他亂來。”金烏看向一身白衣出塵高華的孚祗,眼里的滿意之色絲毫不加掩飾:“若不是南D開了令人心動的條件,老夫我也不願意給一個小娃娃當貼身護衛。”

    南柚狐疑地皺了皺眉,一時之間,也不好多說什麼了。

    “前輩,還請你行為收斂些,赤雲邊生活的大多都是凡人,靠苦力吃飯,昨日你那一掌下去,今日街頭巷尾,十家里有三四家都在辦喪事。”南柚話語里帶著綿綿的刺,對昨日金烏無端殺戮的行為十分不滿。

    “他們命當有此劫。”金烏也不惱,脾氣很好的樣子。

    南柚深深吸了一口氣,也不想和他多爭辯些什麼,帶著人進了礦場。

    一路暢通無阻。

    昨日塌了一座山脈,今日那些未曾受傷的人便又開始動工,處處都是熱鬧的,鮮活的,帶著晨間獨有的清冽氣息。

    南柚很有耐心地將每一處山礦走過,那些堆積在板車上的靈石,按品質分了類,被三兩個人推著運送出去。

    狻猊和荼鼠小孩心性,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玩性,見孚祗和金烏都守在南柚身邊,四蹄發力,猛的蹬了出去,一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孚祗再一次皺眉。

    在她身邊的,大多都被慣得像小孩一樣。狻猊和荼鼠就不說了,從來沒個正經的時候,昭芙院里,還有個月勻,也是要蹭蹭抱抱喜歡被哄著的小人參精,除此之外,就鉤蛇,長奎和雲三個算稍微靠譜一些。

    但都還不能獨當一面。

    孚祗的目光落在身姿縴細,明艷招人的小姑娘身上,半晌,近乎認命般的在心里嘆了一口氣。

    實在是,處處安排妥當了,還是覺得牽掛,還是覺得割舍不下。

    再等等吧,答應她了的,怎麼也不能夠食言。

    不得不說,在孚祗這里,天大的事,都得為南柚讓步。

    這好似已經成了一種潛意識里的習慣,深埋于骨血,無需權衡之後利弊,無需思量事情緩急。

    最終,南柚站在了一座高級靈脈的山頭,腳下踩著靈氣濃郁的土地,她閉著眼楮感應了片刻,而後蹲下來,手指捻了一撮濕漉的泥土,放在鼻尖處嗅了嗅,再用帕子將泥污擦去。

    看到這一幕,一直跟在後面看戲而並不言語的金烏,眼里閃過詫異又欣賞的意味。

    “姑娘在看什麼?”樺又給她遞了張干淨的帕子,輕聲細語地問。

    才一日相處下來,南柚便徹底顛覆了她的認知。

    原來,不是所有王都里的尊貴姑娘都那樣頤指氣使,站在天上看人的。

    原來,出身皇族的金枝玉葉,也會因為那些死亡和受傷的凡人皺著眉頭一整夜,會派出身邊強大的獸君和異獸去營救,給他們服上好的丹藥,跟他們輕聲細語說話,甚至內疚道歉。

    她也不會無緣無故對人發脾氣,甚至就連她身邊的人,都一樣的溫柔耐心。

    “嗯?”南柚對她笑了一下,旋即,眼神凝下來,她站直了身,道:“叫負責這座靈脈的人來見我。”

    樺並沒有多問,她點了下頭,拿著南柚的腰牌,輕飄飄地掠向山腰,幾個起落之後,消失在視線盡頭。

    “小娃娃還挺細心。”金烏灌了幾口酒下肚,隨後,饒有興味地贊了一句。

    南柚看向他。

    “前輩知道緣由?”她問。

    金烏眯著眼,懶洋洋沒什麼精神的模樣,他伸手撫了下長長的胡須,頗為自得地道:“這世上,還鮮少有老夫不知道的事。”

    他以為南柚會接著問下去,但她只是默默收回了視線,慢吞吞地噢了一聲,有些冷淡。

    金烏也不喝酒了,他像是突然來了精神,不再是一副醉醺醺神志不清的樣子,“你就不好奇是什麼原因?”

    “我可以問負責這座山脈的人。”南柚又在山頭轉了轉,頭也不抬地回。

    金烏意味不明地笑了一聲,篤定道:“他們可不知道其中的秘辛。”

    “你讓一讓。”南柚拿了根樹枝,在山頂上這里敲一下,那里撥弄一下,到了金烏的腳下,不算客氣地讓他挪地,同時回答:“我沒指望他們回答,我只需要知道這里的具體情況。”

    “我自己想不明白的,可以回去問我父君,我父君不能說的,估計前輩你,也不太敢說。”

    金烏啞然,旋即失笑。

    “你這小娃娃,有意思。”他加了一句:“比你父親有意思多了。”

    南柚扯了下嘴角,將手里的木棍往邊上一扔,幾根手指親昵地搭上孚祗的衣袖,道:“我是絕不可能以孚祗為條件,去換取任何訊息和寶貝的。”

    小姑娘討好人的模樣可愛得很,像是幼獸試探著伸出爪子,又毫不掩飾的露出自己的喜歡和在意,拙劣又誠摯。

    這一招,百試百靈。

    孚祗再一次心軟。

    她手背上尚有一塊沒有擦干淨的斑痕,淺淺的一層印子,顏色不算深,但在白雪一樣的肌膚上,還是顯得突兀。

    清冷似月的少年低低地嘆息一聲,從她手心里取出雪白的錦帕,半蹲下身,一點一點,力道輕柔地將那塊印記擦拭干淨,他垂著眸,配合著道:“臣哪也不去。”

    “臣陪著姑娘。”

    這不是他第一次說這樣的話。

    但每一次,都讓人抵抗不住的心動。

    金烏心頭一哽,別過頭去,干脆眼不見為淨。

    南柚的笑,一直維持到負責這座靈脈的人上來。

    那是一個身體壯碩的中年男子,臉上還帶著一道長長的疤痕,他見過那道腰牌,自然也知道眼前幾位的身份,有些局促不安的樣子,深怕自己哪處做得不對挨了貴人的罰。

    “我問你,高級靈脈出產的那些品相好的靈石,都運到哪去了?”南柚開門見山地問。

    按理說,這些高級靈石開采出來,將會直接運送到王都,國庫之內,但據她方才觀察,那一車車蓋著黑布運送出去的品質極好的靈石,一顆不留,都送入了一個傳送站里。那里戒備森嚴,外面寫著幾個她看不懂的上古文字,她辨認不清,卻也知道,送去的地方,絕不是王都。

    “姑娘,這是朱厭大人的命令,好幾個月前就這樣了,具體送到什麼地方,我們也不知道。”那名男子搓了搓手,小心斟酌著言辭答話。

    這也不是他們這種級別能知道的事情。

    南柚像是早就料到了這個答案,喊他上來,也只是確認一下,如今听到了肯定的答復,便擺了擺手讓他下去了。

    王都都不顧及了。

    能讓她父君,讓朱厭如此順從之人。

    除了那位集諸天榮耀于一身,言出即神諭的神主。

    南柚再也想不出第二位。

    而且除了星界,別的種族,別的王都,必然也都是這樣。

    那麼,什麼地方,需要這麼海量的靈石支撐呢?

    戰場。

    這兩個字眼,再一次閃過南柚的腦海。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