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4章 抉擇(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4章 抉擇



    月色似一層薄若蟬翼的輕紗, 披在人的身上,帶著水的涼意,不知名的飛鳥站在樹梢頭, 歪頭啄著漂亮的尾羽, 葉片因為夜風的加入,發出沙沙的摩挲聲。

    這便是此刻院子里唯一的動靜。

    南柚從未在烏魚的眼神中, 察覺到那樣復雜而濃烈的情緒。

    僅一眼, 她便知道,那些她想讓他知道的,不想知道的,只怕都傳到了他的耳里。

    好似,人在成長過程中,總會經歷各種情不由衷,各種身不由己,那些竭力想要保全維系的東西,往往會以一種叫人抵觸的方式碎裂開,像用墨水擦拭模糊的鏡子, 越擦,越適得其反。

    一聲烏魚哥哥, 一聲右右,好似是兩人相見,唯一一句不需思考就能脫口而出的話語。

    趕路的這幾日, 烏魚的心里翻江倒海的鬧騰,沒有一刻平靜。

    從小到大,烏甦對他總是嚴厲要求,在他心中,是一個威望深重的嚴父, 父子兩日常並不親近,但不可否認,他的修煉,他的為人處事,都是烏甦一點一點教給他的。

    他一直覺得,自己的父親,是重臣,亦是忠臣,他是烏家的驕傲,是能夠撐起蒼穹的天。

    可不知道為什麼,在觸及橫鍍和清漾的事情上,他卻總是偏激而固執,近乎到了鑽牛角尖的地步。

    在清漾傷害星界唯一繼承人的情況下,向王君諫言,替清漾求情;出手傷害孚祗,擺明了跟南柚唱反調,導致連降兩級,身體受刑;發現精玉靈髓,他親自前往赤雲邊,跟朱厭對峙,就為了將東西送去花界,交給清漾。

    如此種種,荒謬得像是一場笑話,連他一個才成年沒多久的人都干不出來,而他縱橫朝堂,經歷風雨的父親,卻毫無忌憚去做了。

    這是在做什麼啊?!

    說好听點,叫沒腦子,說不好听點,這是在跟星界王族作對啊!

    他都不知道怎麼面對南柚。

    真的沒臉。

    前段日子,她的生辰,烏魚忙上忙下,接待各族,又負責各種善後處理,人本來就消瘦了一圈,現在出了這樣的事,烏魚念及諸多,心緒不靜,加之沒日沒夜趕路,臉色蒼白,向來意氣風發的少年顯出從所未有的狼狽之意。

    南柚側首,吩咐左右女使︰“去燒一壺熱茶,要放三滴金露,等溫度差不多了再呈上來。”

    女使福身退下。

    烏魚神色頓時復雜得不像話。

    她越是如此,他越是愧疚。

    “右右,對不起。”

    誠然,對不起三個字,對應烏甦所做的事,實在是輕得過分,但此時此刻,他能說的,好像也只有這麼一句。

    南柚坐在石凳上,像是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遭,並沒有表露出意外或是吃驚的神情。

    “你坐過來,站那麼遠,我還得仰著脖子看,今日累了一天了。”南柚用手托著腮,松散的黑發像是海藻般垂落到腰際,襯得她一張臉小小的,臉色瓷白。

    烏魚無言,一撩衣袍,坐到了她的對面。

    南柚像是沒听到他那句對不起,她笑著,朝他飛快眨了下眼,表情神態,一如從前,根本沒有烏魚一路上想象的疏離,冷漠,責怪。

    她撥弄了下空間戒,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晶珠掉落在她白嫩的掌心里。珠子黃豆大小,水滴形狀,里面一絲雜質也沒有,像是注著一汪水,滾動間,還能看出里面水流的軌跡。

    馥郁的芳香彌漫,佔據了鼻腔里每一個縫隙位置。

    “手伸出來。”南柚聲音輕快。

    少年手掌寬大,因為常年修煉,手握兵器,上面布著幾個不大不小的繭子,但很干淨,手指修長,形狀好看。

    南柚將那顆水滴形狀的珠子輕輕放到他的掌心里。

    “這是精玉靈髓。”她的話語很輕,短短的幾個字,其中的意思卻無異于石破天驚。

    “高級靈脈匯聚處,一共只誕生了三顆靈髓,一顆在我這里,一顆被汕恆哥哥服了下去,這是最後一顆,給你留的。”小姑娘下顎微抬,露出一副類似于看我夠意思吧的神情,眼楮亮亮的,等著他像往常一樣收起來,而後大贊她夠義氣。

    烏魚喉嚨里瞬間像是卡了一根刺。

    他手掌慢慢合攏,將那顆珠子緊緊攢著,閉了下眼,又推了回去。

    “右右,這太珍貴,我不能收。”他聲音半啞。

    “做什麼你?”南柚擰著眉,看著那顆珠子,“不收我的?”

    烏魚垂著頭,像是霜打了的茄子。

    他性子向來外向活躍,話也多,平時都是他一個人在嘰嘰喳喳,說完這個說那個,今日這樣沉默低落,跟從前判若兩人。

    “我都知道了。”烏魚看了她一眼,苦笑道:“王君的旨意,已經下達烏府了。”

    南柚也跟著沉默下來。

    氣氛凝滯。

    “你覺得你父親的所作所為,不該得到這樣的警示?”不知過了多久,南柚輕輕反問。

    “清漾傷害狻猊不成,反被識破,你父親為她求情,讓父君免她死罪;我大力栽培孚祗,封王軍指揮使,他枉顧法紀,對孚祗下死手;在得到懲罰之後,他立刻前來赤雲邊,想要強搶精玉靈髓,送給它族皇族血脈?”南柚抿了一口茶,眼睫垂下來,她問︰“烏魚哥哥,你知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麼?”

    烏魚不是涉世未深的孩童,南柚說的這些,他怎麼會不明白。

    他心里明鏡似的。

    “你父親對我,十分不滿。”南柚扯了下嘴角,陷入回憶中︰“小時候,我常去找你和汕恆哥哥玩,相比汕豚叔父的慈和,你父親面對我時,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你當時跟我說,你父親對誰都是這樣,嘴硬心軟,只是不善表達,我便也當了真。”

    “現在事實證明,並不是這樣。”南柚抬頭,與烏魚對視,認真道︰“他為臣,我為君,若君臣勢同水火,誰走?誰留?”

    少了一個臣子,很快有第二個,第三個頂替上來。

    但少了一個南柚,星界上哪再去找一個繼承人?

    南柚雖未明說,但意思卻已經再清楚不過。

    “烏魚哥哥,你不必同我說道歉。”南柚見他想開口,先一步打住了他的話,“你無法代替你父親說這句對不起,我也無法代替被傷害的孚祗原諒他。”

    “你沒有對不起我什麼,更沒有做錯什麼。”

    見他實在擔心,南柚摁了下眉心,道︰“只要你父親不再出這樣的差錯,他不會有事,烏家也不會有事。”

    “我父君是個顧念舊情的人。”還有神主的那道神諭給他當護身符。

    烏魚徹底沒臉。

    “我回去,一定好好勸我父親。”烏魚看著小姑娘隱有些疲憊的面容,聲音輕而堅定︰“右右,別的我無法保證,就算想左右父親的決定,也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唯有一點,我可以當面跟你說清楚。”

    “不論是現在,還是將來,不論面對誰,發生什麼事,我永遠都不會傷害你。”

    他無法承諾更多,因為心里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若烏甦當真要一意孤行,再來幾件荒唐的類似事件,烏家的敗落,是遲早的事情,他們這些人,性命能不能保住都是問題。

    他是烏甦唯一的兒子,距離死亡的鍘刀最近。

    南柚輕輕地說了一聲好,彎著眼楮笑了一下,在烏魚離開的時候,上前抱了他一下。

    又很快松開。

    烏魚走後,孚祗默不作聲拿了張沾了水的干淨帕子過來,拉過她的手,一下下撫過青蔥似的手指,南柚往後抽了抽,沒抽動。

    她有些奇怪︰“孚小祗你做什麼?”

    “我手是干淨的。”

    聞言,孚祗將手里的帕子擱置在石桌邊上,他皺著眉,聲音難得低沉︰“臣同姑娘說過多少遍,蛻變期過去,姑娘不可再同男子如此親密。”

    “那是烏魚啊。”南柚有些好笑地回,沒當回事的樣子。

    孚祗眉心默了片刻,將桌上的帕子收回來。

    “是臣僭越。”

    南柚眉心跳了一下。

    孚祗的脾氣,好得天上有地下無,堪稱無條件偏袒南柚第一人,平時南柚怎麼胡鬧,怎麼起哄,都不紅臉,這樣的語氣,這樣清冷的態度,已經算是極嚴重了。

    他轉身的時候,南柚拉住了他的衣袖。

    孚祗的身形消失在她眼前。

    被她牢牢捏著的衣角,也像是無聲無息融入了空氣中,奇跡般的沒了蹤影。

    目睹了這一切的狻猊湊上來,直立著站起來,像人一樣,伸出兩只爪子搭在南柚的肩上,像模像樣地將腦袋蹭在南柚的下巴上,蹭了兩下,喉嚨里就開始發出咕嚕咕嚕的舒服聲音。

    南柚推了一下它︰“突然這麼黏乎,又干壞事了?”

    一個兩個,今日夜里都奇奇怪怪的。

    狻猊聲音得意,帶著某種挑釁的意味︰“右右,我們多抱抱,氣死他!”

    =======

    烏魚在出了南柚的院門之後,晃蕩在街頭,足足在冷風中站了半個多時辰,才腳步沉重地踏進了烏甦在赤雲邊購置的宅院。

    迎接他的,是一桌小菜,兩壇美釀。

    烏甦早算到他會來,又像是感應到了他的氣息,在院子里不知等了多久,烏魚沉著臉坐下的時候,菜是熱的,酒是溫的。

    “去見了南柚?”饒是擺出了一副促膝長談的姿態,烏甦的神情依舊是沉冷的,聲音也像是逼問。

    烏魚看都沒看他,皺著眉,兀自灌了一杯酒。

    “烏魚!”烏甦聲音一重,手中的酒盞帶著警告的意味,落在木桌上,叮當一聲清響,“你這是什麼態度!”

    “什麼態度?!”烏魚猛的抬頭,心里憋著那麼多天的不理解、火氣和擔憂,全部化為了梗著脖子的質問︰“你做那些事,惹得家里被王軍包圍的時候,怎麼沒想過擔心你安危,嚇得直哭的妻子,怎麼沒想過見面之後,要如何面對兒子的質問?”

    烏甦被他這麼一喊,一口氣頓時堵在喉嚨口,不上不下,半晌,訕訕落座。

    “你母親她,可還好?”提起烏魚的母親,烏甦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鼻梁。

    “不好。”烏魚語氣惡劣,直截了當地回。

    “我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烏甦道︰“精玉靈髓一共四滴,南柚用一顆,你和汕恆一顆,就算再給清漾一顆,也沒有什麼影響。”

    “這是最後一件事。”

    烏甦目光落在自己兒子的臉上,緩緩出聲︰“我探查過了,最後一顆靈髓想要徹底成熟,還得在半年之後。你身上這顆靈髓,可否先交給父親。”

    烏魚瞳孔驀的一縮。

    他手指沉入自己衣袖里,果然發現了一顆沾在上面,被刻意屏蔽了靈力波動的珠子。

    一瞬間,各種難以言喻的情緒直沖大腦,最後轟的一聲,化作煙花炸開。

    這玉髓,她是什麼時候塞過來的?

    她明明知道,烏甦一直想要這顆靈髓,她也知道,他帶著這顆靈髓回來,根本瞞不過烏甦的探知。

    她那麼討厭那個清漾啊!幼時,得知他和汕恆給清漾送了生辰禮後,還鬧了好大的脾氣。

    烏魚不由得想,她將這顆珠子悄無聲息塞進他袖子里的時候,心情該是怎樣的復雜。

    她明明可以不這樣的。

    那個總是會輕易相信他們的傻姑娘啊!

    烏魚的眼尾一瞬間變紅。

    他將水滴狀的玉髓使力拽下來,而後在烏甦四平八穩的目光中塞入嘴里,他哽咽,模樣凶狠。

    “你不是想要嗎?我才服下這顆靈髓,你現在以我為引,將我練成丹,就還可以有效用。”

    他一步一步逼近。

    “你要想好,現在不殺我,未來那個清漾,必定會死在我手里。”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