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0章 形容(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70章 形容



    听完事情始末, 南柚有些疲累地闔了眼,她手腕上戴著一個精致的鐲子,鳳身龍尾, 栩栩如生, 處處細節逼真,靈力波動不俗, 可見下了功夫和心思。

    煉制手鐲的原料為仙界獨有, 還有上面瓖嵌的晶瑩碎珠,都是隨她的喜好和心意來的。

    這是烏魚送她的生辰禮。

    她一閉眼,就能回想起那日雪光里,少年翻/牆入昭芙院,將手鐲交到她手中,得了她一句歡喜,一笑,露出兩顆尖尖的犬牙,遮掩不住的意氣風發。

    他是真心疼她的。

    “烏家,確實該退一退了。”南柚摁著隱隱作痛的眉心, 停頓片刻,聲音輕得出口就散在空中:“只是, 對不起烏魚哥哥了。”

    “此事完全是烏家咎由自取,右右不必將責任攬到自己身上。”朱厭現在一提起烏這個字,語氣尤為惡劣。

    南柚並未在這個事上多說, 她美眸微抬,道:“我想去礦場瞧一瞧。”

    朱厭起身:“伯伯陪你去,烏甦那個老東西還不知道你來了,若是知道了,會做出什麼事來根本無法想象, 他原本就對你有意見。”

    南柚想了會,搖頭,道:“我身上有屏蔽氣息的靈物,用易容術法換張面孔即可,朱厭伯伯與我同行,反而更引人注目了。”

    朱厭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囑咐完一些事宜之後,揚聲朝外喊了一個人的名字。

    很快,一個面貌出眾,看起來略有些靦腆的少女走進來,她垂著頭,盯著自己的腳尖,見了禮之後便安安靜靜地站著,繃著身體,看起來有些膽小。

    察覺到南柚疑惑的眼神,朱厭側身,為她解釋:“她無姓,單名一個樺,是這次發現靈髓,立刻上報王君之人的女兒。”

    南柚像是意識到什麼,嘴唇動了兩下,便見朱厭點了下頭,聲音里隱約沉著唏噓的不明意味:“我到赤雲邊的時候,她的父親已經死了,暴斃街頭,死狀淒慘。”

    話說到這個份上,南柚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她閉了下眼,胸膛里吸進一口冷氣,頭一次怒意外顯,“到底是因為什麼,父君對烏甦一忍再忍,他明明已有恃無恐,于明面上挑釁王權。”

    這個問題,朱厭回答不了她。

    神主的封口令,無人敢違背,他們的修為越高深,便越知那位的通天手段,也就越忌諱。

    “等右右入書院了,自有人答疑解惑。”朱厭沒有多提。

    他望了眼那名內向話少的女子,又說:“樺自幼長在赤雲邊,不論城內或是礦場,她都十分熟悉,是個不錯的向導。”

    南柚頷首,了然道:“接下來幾日,就麻煩樺姑娘了。”

    樺有些局促地盯著自己的鞋底,應了一聲之後,就不再說話了。

    朱厭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難得帶著沉重意味:“听人說,這孩子之前不是這個性子,但親眼見父親慘死眼前,就成了這樣,不言不語的,也是可憐。”

    “她父親為王室而死,我必善待她,伯伯放心。”南柚認真听完,而後應下。

    朱厭將自己的腰牌解下交給南柚,因事纏身,連午膳都沒用就風風火火離開了。

    南柚朝樺招手,而後見她行至跟前,二話不說就跪,倒是愣了一下,手卻像是有意識的扶住了她,手下,是少女瘦弱的肩胛骨,有些硌人的突出。

    “起來。”她察覺到手下陡然僵硬的身子,很快松了手,也開了口。

    樺全身抖了抖,听話地站起來,竭力鎮定。

    “樺的性子,跟茉七很像呢。”南柚手指撫了撫荼鼠水銀絲線一樣的皮毛,怕嚇到她,聲音刻意放低。

    小荼鼠抱著一塊餅干,啃起來速度很快, 嚓 嚓的,嘴角一點碎屑都不留,等啃完了,它跳到南柚的肩上,細長的尾巴卷起來,看了看膽小的樺,又想了想昭芙院里經常給它準備好吃東西的茉七,歪了下腦袋。

    “茉七才進昭芙院的時候,也不喜說話嗎?”

    南柚不由得笑了一下,她笑起來的時候,明艷灼人的五官像是被春風拂過,嘴角弧度上揚,溫柔又好看,“她才到我身邊伺候的時候,見著人就跪,一跪就是半天,叫起來了下次又跪,那段時日,我都不敢蹙眉。”

    樺急忙抬頭,低聲囁嚅著道:“不是的,姑娘不必顧忌我,我、我性子木訥,不會說話。”

    她確實很緊張。

    如此近距離接觸,這個坐在雕花長凳上,長得分外惹眼的少女身上的威壓並不如她的容貌那樣令人舒心,血脈的壓制,再加上她原本心里就存著十二分的緊張和謹慎,一說話,她的手心就開始出汗。

    南柚沒有逼迫她,而是給她時間自己適應。

    朱厭給她準備的院子面積不大,但在赤雲邊這樣的條件下,已算難得,而且布置精細講究,院子里伺候的女使顯然被訓練過,眼觀眼心觀心,多的一句話不說,一句話也不問,知情識趣,又能做好分內之事,南柚十分滿意。

    她不準備在赤雲邊待很久,有些事情,也需盡早解決。

    因此,第二日一早,她便從空間戒里拿出了一罐白色的軟膏。里面的白色膏體黏黏糊糊,味道刺鼻,荼鼠和狻猊同時轉過了頭,嫌棄之意不言而喻。

    “直接施法變個面貌就行的事,怎麼還要往臉上抹這中東西。”狻猊人性化地捏著鼻子屏氣,有些受不住這中窒息的味道。

    “我們的修為又抵不過烏甦,施法變的容貌,他一眼就看穿了。”南柚好笑地抬頭,瞥了狻猊一眼,道︰“你若是要跟我出去,就變個樣貌,不然準頭一個露餡。”它那一身金甲和黃金瞳,想要低調都不能夠。

    狻猊頓時露出了糾結的神情。

    還沒等它表態,荼鼠就跳到了南柚的手心里,小小的一只,恰到好處地賣乖︰“它不去我去,右右,听說赤雲邊還住著人族,他們做的美食,非常好吃呢。”

    狻猊用爪子將它揪起來,丟到自己背上,神情倨傲,帶著點忍辱負重的意味︰“變就變,我要去。”

    它搖身一變,成了一只小山大小的山貓,喉嚨里發出的咕嚕聲像是炸響的天雷,樺忍不住往後縮了幾步,南柚嘴角抽了一下,轉身就走。

    “你還是留在院子里看門吧。”

    狻猊又磨磨蹭蹭的變成了一只長著翅膀的小獸,南柚才算點頭。

    這樣吵吵鬧鬧的氛圍溫馨而平凡,莫名讓樺有一中不真實的恍惚之感。她是知道南柚身份的,貴不可言,是她根本都不能夠想象的出身,這樣的人,該高坐在王座上,俯視眾生,她身邊的大妖會替她處理好一切的事,臣服她,畏懼她,而不是現在這樣,敢跳到她的肩頭,被她撫摸時發出咕嚕咕嚕的舒服聲響,露出柔軟的白肚皮。

    一陣風過,蒲公英白絮被吹散在空中,隨意飄向四方,南柚的發頂沾上了一叢,她伸手去夠,卻被一只好看的手搶了先。

    少年逆光而來,身子頎長,氣息淺淡好聞,他將那團絨絮捻于指間,手一松,那團絨絮又像是充了氣一樣,飛到了半空中。

    孚祗從來勤奮,修煉刻苦,哪怕到了赤雲邊,也不曾懈怠半分,如此情形,應是才從密室出來。

    他的這具身體出世千年就已踏入大妖行列,如今越發精進,雖然不及朱厭烏甦這樣成名萬年的頂尖戰力,但卻是同年齡段中,南柚知道的唯一一個能與穆祀正面對抗而不入下風的人。

    他本體是根殘柳,這也意味著,他的修為,他的記憶,會隨著這具身體的逐步成長而全部復甦。南柚曾私下問過星主,得知這樣類似斷肢再生的手段是樹族的獨門秘法,但此術逆天,條件苛刻,當今世上,就連樹族的族長,也沒修到那樣的程度。

    星主也一直十分看重孚祗,希望他能留在南柚身邊輔佐她,因為明白,只要日後他成功覺醒所有修為,再加上成長起來的狻猊,星界相當于有三位君主級別的人坐鎮,這是一股令人無法小覷的勢力。

    每當想到這個,饒是以星主的定力,也不免咂舌感嘆,說自家姑娘得人心,這個運勢也沒話說。

    南柚眯著眼,習慣性地在那溫熱的掌心中蹭了兩下,神情眷戀自然,絲毫沒有覺得不對。

    似清風淺月一樣的少年收回手,他如今氣質越發清冷,如山巔雲嵐,捉摸不透,高不可攀。

    近段時間,他接連突破,一中莫名的危險力量時隱時現,辰狩和荼鼠等靈獸最快感應到,出于本能的不敢再和從前一樣在他面前放肆了。至于狻猊,自從它棋差一招敗給,孚祗之後,就已經決定養精蓄銳,靜待時機超越了,除了給他找不痛快之外,其余時候,根本不帶理他的。

    外人面前,這樣的親昵,確實不合適。

    孚祗說過多次,小姑娘每次應得好好的,轉頭就忘了。

    “姑娘。”他摁了下眉心,語氣稍嚴肅了些。

    南柚回首,扯了下他的衣袖,見他沉著眸沒反應,又再扯了兩下。

    不得不說,這一招被她從小使到大,用得得心應手,甚至還摸出了經驗。

    在第三下的時候,孚祗抽回了自己的衣袖。

    “在做什麼?”孚祗蹙眉,看著變得不倫不類的狻猊,眉頭微抬。

    南柚笑吟吟地將桌上裝著軟膏的小圓盒放在他手中,又將自己的臉送到他的眼前,解釋道︰“我們等下要出去,不能太過招搖,打算換個身份換張臉。”

    她目光從盒中的軟膏上落到他的臉上,催促的意思不言而喻。

    孚祗蹙眉,看了眼杵在旁邊的樺,僅一個眼神,他都還未開口,她就被看得後背僵直,額心冒冷汗。

    顯然指望不上。

    這個時候,孚祗再一次在心里默念,下一回,再有這樣的情況,必得帶個貼身女侍出來。

    小姑娘的臉若白瓷,眼瞼微垂,睫毛很長,安靜著不說話的時候,那中勾人的媚意便肆無忌憚的從她的眼角眉梢中躥出,孚祗自認定力過人,也還是微微低了眸,有片刻的失神。

    幼崽樣貌和身段變了,但時不時巴著他撒嬌求夸獎的習慣卻沒變,隔三差五捉弄人的愛好也沒變。

    比如此時。

    他才將沾了軟膏的棉紗貼在她左側臉頰上,就听她故作嚴肅實則含著軟乎乎笑意的聲音響起︰“孚小祗。”

    孚祗的動作微不可見的頓了一下,一時之間,竟不知道應還是不應。

    沉默半晌,他道︰“臣在。”

    南柚嗯了一聲,順理成章地問︰“我好看嗎?”

    “好看。”自從幼崽渡過蛻變期,開始在意容貌之後,好看這兩個字,從他嘴里,不知吐露過多少次了。

    說完好看,還得應付她接下來各式各樣角度刁鑽的問題。

    “好多人都夸我好看,你說,我哪兒好看?”

    果不其然。

    孚祗沉默著將另一塊棉紗貼到她的額心上。

    這是不打算理會她了。

    南柚太知道如何讓清冷自持的少年無奈搭話了。

    “孚小祗。”她拖長了聲音。

    自從幼崽長大,就開始重新計算年齡問題,孚小祗這個稱呼也正式問世。

    這些小事上,孚祗一直是縱著她的,也因此,為自己惹來了一場又一場的麻煩。

    孚祗有些頭疼,他耐心地應︰“臣在。”

    南柚又將方才的問題重復了一遍。

    “哪兒都好看。”

    大抵天下女子,都是愛美的,這樣的話,由平素清冷得仿佛沒有人氣的少年口中說出,又格外增添了幾分可信度。

    可惜孚祗面對的,是南柚。

    “那你用幾個詞形容一下。”南柚怕他沒有听明白,指了指自己的臉,刻意強調︰“我的美貌。”

    狻猊笑瘋了,在空中露出了原形,荼鼠捧著一塊點心,也在等著看熱鬧。

    孚祗看著小姑娘上下顫動的睫毛,一根兩根縴細分明,一排垂落下來,像是一把小扇子,在眼瞼下方投出陰影。

    靜默半晌,南柚又開始似撒嬌似催促地拉他的衣袖。

    孚祗垂眸,小姑娘的手指白嫩,蔥一樣細,搭在他的衣袖上,將那些連貫的花紋紋理打斷,還帶出了細微的幾道褶皺。

    他開口︰“姑娘仙姿玉貌……”

    南柚忍不住,肩膀聳動了一下,又很快地止住了。

    狻猊爪子拍在桌子上,和荼鼠一高一低偷笑。

    孚祗慣著南柚,卻不會慣著它們,他面無表情瞥了兩只靈獸一眼,神情淡漠,眼底似暈開了濃墨。

    南柚手指就沒從他衣袖上拿開過,他聲音一停,她便又輕輕的,力道很低地扯了一下。

    孚祗眉心驀的跳動一下。

    他轉過身,看了滿臉白乎乎沾著軟膏的小姑娘兩眼,垂眸,聲音里到底帶上了幾分無奈之意。

    “姑娘。”

    “別笑了。”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