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69章 不願(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69章 不願



    第二日一早, 南柚起得很早,蛻變期之後,她對睡眠的需求大大降低, 加上心里有事, 到了後半夜才合上眼,天一亮就醒了。

    此行低調, 她身邊貼身照顧的彩霞和茉七都留在了昭芙院, 朱厭想得周到,門外就站著伺候的侍女,但南柚有些不習慣,想了想,索性坐在銅鏡前,自己搗鼓折騰。

    她取下綢帶,如水一般的青絲散落,垂在腰際,好聞的柑橘香緩緩沉浸,她眉眼五官生得極勾人, 自小就是美人胚子,長開之後, 嬌媚之意更融入了骨相之中,無需薄粉裝飾,一顰一笑, 夭桃李,靈氣逼人。

    她對著銅鏡描眉,妝奩盒中擺著各樣的精致頭飾,簪子,她手指頓了一下, 朝著門外輕喚一聲,立刻就有女使推門而入,。

    “姑娘,奴婢伺候您梳洗。”女使笑著上前。

    “不必。”南柚眼皮微掀,縴細的手指撫著眉心,道:“將孚祗喚進來。”

    半刻鐘不到,輕而緩的腳步聲停在身後,模糊的鏡面上,現出一截煙青色的袍裾。南柚手指撥弄了下珠翠下垂著的流甦穗,而後側首,滿頭青絲也跟著在後背漾出漣漪弧度。

    “孚小祗,來替我束發。”南柚將鬢邊一縷青絲繞在手指尖,又倏的松開,她眼里蘊著明媚的笑,像夜空中怦然綻放的煙花。

    梳發這樣的事,從前孚祗也為南柚干過。看起來無所不能的人,偏偏在三千青絲上犯了難,再如何小心翼翼,也還是顯得笨拙稚嫩,每當這時候,他臉上的神情,一定是最豐富的。

    南柚喜歡捉弄他,常叫他來為自己梳發,有時候在銅鏡前,得坐上小半天,她卻總是樂在其中,半分不急。

    但近千年來,她逐漸成長,他忙里忙外,這樣怡然自得的時光,確實已經遠去許久。

    孚祗的目光落到她手中的金絲梨木梳上,很快,露出一種無奈的神色。

    “臣讓女使伺候姑娘梳洗。”他伸手摁了下眉心。

    南柚卻已將頭轉過去,面對著銅鏡,她將烏發全部攏到肩後,言語再自然不過︰“就是女使將你找過來的,我若是想讓她們動手,何需等到現在。”

    “怎麼總是推脫,快過來。”她佯裝不耐地催促,聲音里卻顯而易見的帶著笑意。

    她這話一說出來,孚祗便明白,這件事,沒有回旋的余地了。

    “放心,這次不難為你。不用梳那樣復雜的發髻,用綢帶束起即可。”南柚將小巧的木梳遞到他手上。

    這可真是。

    孚祗看著小姑娘垂落的烏發,沉默半晌,無聲上前,在妥協之前,還不忘蹙眉告誡︰“再不可如此了,這不合禮法。”

    “臣畢竟是男子。”

    南柚從喉嚨里低低地嗯了一聲,她把玩著妝奩盒中的小玩意,挑挑揀揀,眼也不抬,似是想起了什麼,突然道︰“孚祗,若讓你任星界大指揮,你可願意?”

    如水流的黑發在手掌中淌過,清雋出塵的男子垂著眸,手中動作頓了一下,聲音罕見沉下來︰“姑娘想將臣調離昭芙院?”

    南柚沒有出聲,算是默認了。

    饒是這樣,孚祗手中的動作依舊是溫柔而舒緩的,他垂著眸,深色的瞳孔中像是蕩開了濃墨,逸散,再匯聚,莫名給人一種危險的壓迫之感。

    南柚很不自在地在凳子上挪了挪,她到底沒孚祗那樣能忍,按捺不住,提前解釋了兩句︰“從昭芙院脫離,你便不必在我身邊伺候,也不再是誰的從侍,星界的朝堂,當有你一席之地。”

    誠然,這樣的話語,已然就話說得極明白了。

    現在這樣的情形,是他一日不從昭芙院脫離,便一日有人拿這個做文章煽風點火,一個王君指揮使,已是她現在能給他的最高的職位。

    但這還遠遠不夠。

    她想讓他一路往上走,不回頭,沒有後顧之憂。

    南柚定了定神,道︰“實則沒什麼影響,你見了我,不必再守規矩喊一聲姑娘。”

    她笑了起來,“也可以和烏魚汕恆一樣,叫我右右了。”

    是。

    可昭芙院,他也再不能夠進去了。

    那個地方,和眼前從小看到大的幼崽,會離他很遠。

    綢帶在長發上一圈又一圈溫柔纏繞,少年的動作依舊不熟練,顯得笨拙,他一直沒有說話,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無聲將她所說每個字眼重復,這樣的沉默,確實少見,南柚想回頭看一眼他的神情,但被他輕輕地掰正了腦袋。

    他生得高,銅鏡又只放在南柚的眼前,透過鏡面,她只能看到他好看的手指,修長瘦削,骨節分明,透著玉一樣的光澤。

    “這是姑娘的想法?”良久,他如此問。

    南柚硬著頭皮點了下頭,道︰“如此,你不必兩頭兼顧,父君那邊問起來,也能重新調配職位。”

    孚祗最後拿木梳給她梳順束起的高馬尾。

    “臣不願意。”他聲音清和好听,像人魚吟唱。

    南柚回頭。

    兩相對視,少年眉目清雋,似是看穿了她的驚訝,他停頓,又重復︰“臣不願意。”

    這是頭一次,南柚被孚祗拒絕。

    從前,不論是什麼,只要她開口,只要是她的意思,他總是用一句“姑娘的心意,便是臣之心意”應下,而這次的提議,毫無疑問,南柚是為孚祗著想的。

    在她心里,他終究不同。

    從侍這樣的身份,原本也不該成為他的束縛。

    但沒有想到,他會拒絕。

    “為什麼?”南柚擰著眉追問。

    “星界非臣安身立命之所,臣遲早要走。”他眼眸中凝著一些南柚看不懂的晦色,像是滔天的浪潮,又像是突如其來的一場濃霧,“臣陪著姑娘,直至姑娘根基穩定,紅裝出嫁。”

    他留下來,不為建功顯業,不為高官厚祿,不為萬萬人之上的位置,他留下來,因為她。

    南柚嘴唇翕動,像是要說什麼,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半晌,她抬眸,飛快地看了他一眼,小聲嘀咕:“隨你隨你,特意給你謀的好處,你還不要,笨死了。”

    說完,她自己都繃不住,嘴角露出了一點點上揚的弧度。

    孚祗在她身上,體會到的最多的情緒便是無奈。

    知曉她各種小脾氣,小性子,猜到她各種口是心非,卻也沒什麼辦法,頂多擰著眉說她兩句,重話舍不得說,而那些不痛不癢的話語,從本就溫柔的男子口中說出,僅剩的那些力道都消失無蹤了。

    梳洗打扮之後,南柚一襲紅衣,長發扎成馬尾,英姿颯爽,顏色無雙,女使見她喜歡,還特意按照當地人的習俗,給她額間描了一朵含苞待放的海棠。

    處在星界的最南方,赤雲邊比王宮里暖和不少,晴天也多,不似王都,時常下雪。

    南柚拿了本書在亭子里看,朱厭在用午膳前到了,小廝在亭外稟報:“主人請姑娘往正廳一敘。”

    南柚合上手中的書頁,欣然頷首。

    這次來赤雲邊,自然是有正事要做的。

    朱厭心情不太好,烏甦和汕豚那幾個老家伙煩了他好幾日了,他本就是骨子里沁著戾氣的凶獸,接連繃著月余的戰意,像是卡在他喉嚨口的一根刺,拔不出來,咽不下去,令人煩躁。

    見到南柚,臉色和緩了些。

    “昨夜的爭斗,朱厭伯伯可有受傷?”南柚挑了把椅子坐下,女使和小廝來返奉茶,她有些擔憂地問。

    幼崽的敏銳出人意料,朱厭卻習以為常,他掄了掄手腕,爆炸般的力道迸發,他朗笑幾聲,道:“幾個執迷不悟的老家伙罷了,激流之下,不進則退,他們如今,只剩一把老骨頭,一撞就散,哪來的實力傷我。”

    南柚眼眸微彎,貓兒一樣乖巧:“沒事就好。”

    她又問:“赤雲邊的靈礦,牽扯到了烏甦和汕豚的利益?”

    知道她這次來也是為了解決這邊的事,朱厭目光沉了沉,他揮手,屏退左右,渾厚的聲音刻意壓低:“右右可知精玉靈髓這樣東西?”

    南柚臉上的笑意滯了一瞬。

    “萬妖錄上,詳細描繪過此物。”南柚正色,竭力回想,補充道:“精玉靈髓,生長于靈脈匯聚處,只有在至少二十條靈脈組成的靈礦山上才有可能尋到此物,且極為稀少,每一滴都是是難得的靈物,對妖族而言,更是無價之寶。”

    她說完,顯然意識到了什麼。

    “朱厭伯伯,你是說,赤雲邊的靈礦山上,誕出了精玉靈髓?”

    朱厭端著茶盞,吹去浮沫,連喝兩口,點頭,聲音粗獷:“我來之前,已經生出了三顆,當地的主事不敢貪墨,上報了王君,從那之後,這里就沒太平過。”

    “烏甦和汕豚,為此物而來?”南柚細細的眉擰緊了,低眸沉思。

    朱厭一臉糟心的表情,他擺了擺手,三言兩語的將事情解釋了一遍:“負責赤雲邊的人一直是汕豚,自己的地盤上出了這樣的寶貝,遠在王都的王君知道了,他才得知,心中估計不好受,因而不到三日,就接連撤換了幾個大小領事。”

    “赤雲邊是靈礦匯聚之處,對星界來說無比重要,因為誕出了精玉靈髓,不及時采取措施,將靈髓妥善移出,不止靈髓會受損,就連出產靈石的數量和品質都會受到影響,因而王君派我前來處理此事。”

    朱厭說到後面,神色復雜起來。

    顯然其中另有隱情,絕沒有他一語帶過那樣的簡單輕松。

    “既然出現了靈髓這種東西,伯伯必然是要給我們右右留著的,我原本想著,現產出的四顆里,你拿兩顆,烏甦和汕豚的兒子也到了緊要的階段,便各分一顆,這種東西珍貴歸珍貴,拿多了也沒用。”

    “王君也是這樣想的。”

    “汕豚還好,他拿了一顆給他家小子,當場服下去,還笑眯眯地提著酒上門道了聲謝,嘿,這老頭雖然也糊涂,但性情還算是豪爽,什麼事不來陰的,我就跟他喝了幾杯。”

    朱厭說到這里,一股氣又冒了上來,他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茶盞都顫了兩顫。

    “誰想到,這一喝,就喝出了鬼!”

    “他說烏甦也得到了消息,想要來拿一顆靈髓,我當時還擺著樂呵呵的臉,說我手里恰好還有一顆剩余的,好歹都叫我一聲叔父,汕恆這小子有的,烏魚也不會少,他來,我拿給他就是。”

    “汕豚那老家伙當時擺著一張哭喪的臉,說了一堆莫名其妙娘了吧唧傷春悲月的話,最後來了一句,橫鍍固然是他兄弟,但逝者已矣,王君對他來說,亦君亦友,也十分重要。”

    “我原本還不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結果還沒喝完一壇,汕豚就醉了,這一醉,什麼話都吐露出來了,說烏甦這次,根本不是為了給烏魚求靈髓,而是想將這靈髓送到花界,那個膽大包天,妄想傷害狻猊的遺裔手中!”

    朱厭忍不住罵了一句髒話,眼神無比陰郁:“這下,就是他真想給烏魚,我也沒可能松口。”

    然後,第一次見面,就是當街對罵。

    烏甦這個人,簡直陰魂不散,明的來,暗的也來。

    南柚在听到遺裔這兩個字眼的時候,手指驀地顫了一下,喉頭干澀,眸光卻陡然變得銳利。

    朱厭冷冷地嗤笑一聲,“我原本看著烏魚那小子還不錯,品行算是端正,天賦悟性也都不錯,還想親自教導,將他父親沒參悟的一些東西給他點明白,這樣一出大戲鬧下來,烏家的人在我心里,跟街上的臭耗子沒什麼區別了。”

    “此間事了,等我回王都,必要如實告知王君,烏甦暫且不動他,但烏家,總要付出些代價。”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