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68章 靈髓(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68章 靈髓



    在生辰日過後的第五天, 南柚啟程趕往星界的最南邊,名叫赤雲邊的地界。

    星界幅員遼闊,地廣物博, 屬地極大, 王都偏北,從北到南, 就算乘坐法寶飛行, 不時撕裂虛空穿梭,也得行足足三日。

    南柚前往赤雲邊的消息,星主下令封口,除了昭芙院和青鸞院的幾個大妖知道,其他的人,根本不知道她已不在王宮。

    此行,她原本只打算帶孚祗和狻猊,但流鈺不放心,說什麼都要與她一起,南柚一想, 他遭遇了那樣多的事情,身體也不太好, 此行說不定能讓他開心一些,便松口答應了,而後, 行至一半,狻猊濃密的鬃毛里,突然冒出來一顆小小的腦袋。

    南柚揪著那根細長的尾巴,將吱吱亂叫的小荼鼠倒提在半空,哭笑不得︰“我說你怎麼一大早覺都不睡了, 非要起來送我們,原來是早有打算。”

    小荼鼠眼珠子轉了轉,不叫了,但那雙眼楮像是要流淚一樣,楚楚可憐,南柚只好將它放下來。

    它嗖的一聲,鑽到狻猊雲彩一樣的毛發里,沒了蹤影。

    “袞袞,你就會帶著它們胡來。”南柚揪了揪狻猊的圓耳朵,它卻覺得舒服,等她揪完那只,還把另一只受了冷落的湊上去,一看就沒把話听進去。

    流鈺有些好笑地望著這一幕,等狻猊和荼鼠歡歡樂樂去雲州船的另一邊玩鬧,他側首,感嘆道︰“獸君的修為增長真快。”

    “你別同它比,這種天生地養的靈獸,天天躺著睡覺,修為都不會低。”南柚說到後來,也羨慕起來,她對著從雲海傳下的暖光,微微眯著眼楮,拖長了聲音哼︰“我這種半吊子,想想才覺得難過。”

    流鈺眼眸微彎,聲音若春風般和煦︰“修煉一途,徐徐圖之,你底子好,悟性高,進了書院,由神使親自挑選門下徒生,未來成就,必定不低。”

    “說都是這樣說的。”南柚托著腮,低低地嘆了口氣︰“主要是,我對那個百族戰力榜有點想法。”

    “太危險了。”乍听這五個字,流鈺的目光微閃,他道︰“勤奮修煉即可,打上百族榜,生死都無定論,那群人打起架來瘋得很,什麼陰招損招,只要能贏,就算本事。”

    “那是非王族世家子弟的出頭路。”南柚的眼神透過雲層,像是看到了極遠處,“穆祀和流熙,也佔有一席之地。”

    “右右,你無需走那條路。”流鈺何其敏銳,她不過一提,一嘆,他就知曉了她的想法。

    “哥哥留下來,哥哥替你。”

    南柚側首,看著他,眼前儒雅似玉的男子,與書中那個臨死前拜托流芫將妖丹留給自己的朦朧影子重合在一起。

    她的眼楮有些發澀。

    “不相信哥哥?”流鈺手中的雀扇張開,他輕敲了下小姑娘白嫩的掌心,“雖則常被你說無用,但也沒無用到那樣的程度。”

    南柚愣了一下,而後笑︰“我知道。”

    他本為天驕,一切不如,都為藏拙二字。

    書中,他可是憑一己之力,擋住了流熙及一眾東宮從屬,並且幾欲成事。實力再低,能低到哪里去。

    想起百族戰力榜,南柚的思緒不禁飄得遠了些。

    妖族的修煉多與血脈扯上關系,這里面,存在著極大的弊端。強盛之族越發強盛,弱小之族則一直弱小,新鮮血液十之八、九出自世家,這導致整個妖界,乃至星界這種以妖族居多的地界,世家勢力盤根錯節,牽一發而動全身,而且這種現象根本無法杜絕,只能相反設法平衡。

    近萬年來,妖界和星界學聰明了些。

    他們知道從別的地方引進天驕了。

    四海八荒,種族無數,修各種功法的都有,百花齊放,而且除卻妖族,都沒有血脈之分,他們只看有沒有靈根。

    只要有靈根,就有無限可能。

    天資雖也有高有低,但勤能補拙這個詞在他們身上往往能得到最恰當的體現。

    但天才嘛,肯定都是搶著要的。

    百族榜,百族殿,因此而生。

    凡百族榜上有名者,皆可入百族殿,供各王族、門派挑選,同時,似南柚這樣的未來少君,也能攻榜,凡入前十,可挑選分配的數量就多一些,名次越靠前,就越有可能吸引到真正出色,戰力不俗的青年俊杰。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麼,流鈺沉下眸,不由贊嘆了一句︰“且不論其他,穆祀這一身戰力,確然壓得同一輩黯淡無光。”

    饒是南柚十分不願听到這樣的話,也不得不承認,論天賦,論戰力,論身份,穆祀都站在了年輕一輩的最巔峰。

    然嘴上卻半分也不顯露,她眼眸微動,拉著孚祗的衣袖,笑得張揚且得意,“我們孚祗也不比他差啊。”

    少年如玉似澤,清雋高華,听了這話,臉上並無半分驕傲自得,只是有些無奈地垂眸看著小姑娘胡鬧,無聲無息縱容。

    “孚祗能留在你身邊,是你命好。”流鈺笑著搖頭︰“這天底下,有幾個孚祗?”

    南柚也不反駁,她眯著眼楮,露出一種十分驕傲的撿到寶的神情,道︰“是我慧眼識珠,用人得宜。”

    孚祗听了幾句,往前面控制行駛方向去了。

    此時,雲州船化為百丈大小,乘風而起,飄蕩在雲海之中,南柚衣裙隨著風勢溫柔的曳動,她伸出手,看著那些白色的朦朧的霧氣在掌心中溜走,現出一種天真的稚氣來。

    “按理說,孚祗早該走了,你用什麼方法將他留住的?”流鈺跟她之間也沒什麼避諱,有想問的就直接問出來了。

    南柚瞥了眼孚祗的方向,眼中的笑意像是絢爛的山花,一朵一朵盛放得分明。

    “他啊。”小姑娘拖長了聲音,“他才舍不得走吶。”

    ======

    一路走走鬧鬧,他們到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夜里。

    月沒參橫,漏盡更闌。

    寂靜的宅院口,朱厭持劍站立,虎背熊腰,高大威猛,在某一刻,他抬起頭,冷硬的面部輪廓肉眼可見的柔和下來。

    “朱厭伯伯。”南柚在雲州船還未徹底停穩的時候就沖著朱厭招手,小小的臉蛋被大氅的毛絨沿邊遮了一半,吹了夜風之後,鼻尖紅紅的,笑意卻掩蓋不住。

    “讓伯伯看看。”朱厭朗笑,大步走上前,將小姑娘從上到下看了一遍,聲如洪鐘,將樹枝上棲息的黑色飛鳥驚走兩只,“氣色不錯,一路可還順利?”

    南柚點頭,她開心的時候話很多,嘰嘰喳喳,圍著朱厭將一路的奇聞異景說了個遍,半晌,在眾人好笑的目光中歇音,她自己給自己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像是變戲法一樣,神色正經起來,她問︰“朱厭伯伯,這里是什麼情況,怎麼一直理不明白?”

    “外面冷,進去說。”朱厭目光似箭,他揮手,衣袍鼓動,一個繁復的結界順著如水的靈力,將整座府邸都籠罩了進去。

    “朱厭伯伯?”南柚看著這一幕,目光微凜。

    “無事。”面對南柚,朱厭的語氣和緩下來,他避重就輕,道:“幾個不長眼的東西,天天煩到跟前來。”

    一句話,南柚便明了,這件事情,確實不如想象中那樣簡單。

    能叫朱厭煩得設結界而不直接解決的人,要麼就是在放長線釣大魚,要麼,就是有深厚的背景,不好用武力處理。

    “這邊的情況,我明日再同右右細說。”引他們入了院子,朱厭頓了下,“舟車勞頓,先歇一晚吧。”

    他看了眼天色。

    南柚從他簡短的兩家話,一個動作里察覺到什麼,她默不啃聲地點了下頭,在朱厭轉身離去的時候,才輕輕地囑咐一聲:“朱厭伯伯,一切以自身安全為上。”

    “其余的事,皆可慢慢籌劃。

    朱厭心頭一軟,他溫熱干燥的手掌在小姑娘的發頂上懸了一瞬,再抬頭時,豪氣沖天,戰意迸發。

    男人高大的背影與黑暗融為一體,漸漸沒了蹤跡,南柚沉默地看著,撥弄著手里精致的鏈子。孚祗與她並肩而立,他身上有一股令人安神的好聞的香味,聲音一如既往的沉定,每個字眼都帶著安撫人心的意味:“姑娘若是不放心,臣可出去看一看。”

    他永遠都將大事說成芝麻大點的小事。

    南柚了解他,也了解朱厭,明白他這句輕飄飄的出去看看,絕沒有那樣簡單。

    說不定回來時,就帶著一身的傷了。

    “不必。”她嘴唇翕動,眉心擰著,“朱厭伯伯是星界除我父君之外戰力最強之人,能讓他覺得棘手和謹慎的,掰著手指頭數,來來回回都只有那幾位。”

    孚祗如今雖然一再突破,修為猛增,但面對那樣級別的爭斗,還是有些力不從心。

    朱厭起先設置結界,顯然也是不想她的氣息泄露出去 。

    南柚的眼中現出陰霾來。

    每次,她露出這樣的神情,流鈺看著,都覺得揪心。

    眼中的光漸漸熄滅,又再次找到新的信仰,大概是每一個人成長必經歷的過程。

    他願意陪在她身邊,痛她所痛,憂她所憂。

    =====

    天際上,黑暗像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霧,將整個天地席卷。

    朱厭抽出兩把長刀,力道萬鈞自胸膛前推出,橫掃所有魍魎穢物,他的刀意已修到極高深的境地,此刻毫無保留的爆發,戰意像是一根□□遇上了熱油,燃燒得徹底,將整個天空都炸響。

    “叮!”

    刀與劍相撞的聲音穿透力極強,風中尖嘯的聲音像是小孩扯破了嗓子嚎哭,朱厭目光火熱,他嗤的笑了一聲,一刀接一刀揮出,斬向黑暗深處。

    “給老子滾出來!”他身軀高大似魔神橫空,聲音里還帶著涼而怒的不屑嗤笑:“都多少年了,永遠只會這些不入流的手段,半分長進沒有。”

    “躲躲藏藏,陰溝里的臭耗子,烏甦,你早沒有了當年的銳氣。”說到這,朱厭的臉上,甚至還現出了一抹惋惜之意。

    有人自黑暗中走出。

    烏甦臉色陰沉至極,他亦是少年天驕,無雙人物,又養尊處優,居在權力巔峰多年,就連星主也未曾對他說過如此難听的話,此刻被朱厭指著鼻子臭罵,這讓他原本就糟糕的心情差到了極致。

    “我只要精玉靈髓。”他沙啞開口。

    朱厭脾氣暴躁,他覺得烏甦這個人不僅不可理喻,還听不懂人話,“你手下那幾個小 桓憒 埃烤 窳樗瑁 矣杏茫 鬩 藝 梢裕 汝業娜 貳!br />
    “還有,再鬼鬼祟祟來跟蹤老子,再有下次,老子打得你滿地找牙回去。”說到最後,朱厭已經沒了耐心,自稱也變換了個徹底。

    “我可以拿東西跟你換。”烏甦硬生生咽下一口氣,退了一步。

    “換?換了讓你送去給那個遺裔?”朱厭像是听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他胸腔震顫兩下,不耐地擺了擺蒲扇大手,“神主有令,凡頂尖戰力,不可擅自出手,徒增傷殘,你這身修為,這條命,還是留著到神州戰場,多殺些外道邪魔去吧。”

    他娘的!

    “你要精玉靈髓有什麼用?”烏甦也來了火氣,他冷著臉,勉強壓抑住火氣問。

    惹來朱厭一種看傻子的眼神。

    “你想給清漾干什麼,我就給右右留著做什麼。”他哂笑:“我們右右未來想修成妖聖體,就指著這點靈髓了,我勸你別在我頭上打主意,不然橫鍍這唯一的血脈,真得斷在我手中。”

    “我說到做到,絕不手軟,你大可來試試。”

    無聲對峙,彼此不讓分毫。

    半晌,烏甦的身影淡去。

    “靈礦生成靈髓,不止一兩滴。”

    “接下來的靈髓,吾絕不相讓,朱厭,你我各憑本事。”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