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65章 女君(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65章 女君



    南柚回昭芙院的時候, 狻猊和荼鼠正興致高昂地將堆成小山的生辰禮運回來,有些體積大易損傷無法跟別的靈寶和平共處的東西,不能放進空間戒里, 它們兩個就一趟趟的來回搬運, 樂此不疲。

    微風吹拂,地面上鋪了一層金黃的枯葉, 踩上去, 發出像是碎冰一樣的聲音,好听,還帶著節奏感。

    妖族每千年過個生辰,南柚的身份擺著,每次收的生辰禮不少,許多都是她這個年齡需要的喜歡的,星主和流枘也不要她的,讓人留了禮物單子之後,隨她自己處置。

    每當這個時候,昭芙院就很熱鬧。

    她不是吝嗇的人, 平常得到了什麼好的東西,都會拿出來跟他們一起分享, 又怕他們在外辦事會受傷出意外,防御類的靈寶和療傷的仙藥不要錢似的往他們空間戒里塞。

    自從荼鼠來了之後,幾個大妖就越發闊綽起來。

    長奎和雲平時沒事, 喜歡帶著荼鼠出去閑逛,逛著逛著,就挖到了寶貝,走著走著,又發現了靈脈, 永遠不會有空手而歸的時候。

    大家都喜歡跟它玩。

    “來個人抬這個鼎,我撐不住了。”荼鼠哼哼唧唧,一副力竭的模樣,它身體很小,雖為天地異獸,但比外面酒肆里吃得油光烏亮的肥鼠還不如,現在扛著一口霧沉沉泛著靈光的小鼎,只能看到一根細長的尾巴,整只鼠都快被壓趴。

    狻猊有點嫌棄地走過去,吐出嘴里不知道什麼時候嚼上的甜草葉,將那鼎抗在自己的背上,掂量了下重量,開始日常嘲笑荼鼠︰“虧你還是紫金血脈,這麼多年,一點長進都沒有。”

    重力驟減,荼鼠渾身一輕,它飛快地溜出來,抖了抖毛發,有點兒委屈地道︰“這個鼎有些邪門,袞袞你當心一些。”

    這小東西娘了吧唧的,聲音也細,從來不會發火一樣,別人說什麼都好聲好氣的,一點也沒有身為頂尖獸靈的威嚴霸氣。

    也不知道是公是母。

    狻猊尾巴啪的一下甩在空氣中,炸出風響,動作間將爆炸式的力感詮釋得淋灕盡致。

    但那個鼎在下一刻,卻迎風暴漲,荼鼠扛著時尚只有水缸大小,但到了狻猊的背上,就像是飄著的一層陰雲,如影隨形,大小何止增了幾倍。

    狻猊被壓得身子陡然一沉。

    “這是什麼鬼東西!”它有些暴躁地道,四蹄陡然落地,強橫的肉身力量將那個鼎掀開,轟隆一聲落到了地上。

    奇怪的是,那口小鼎落在地上,又很快縮小成了巴掌大小,靈光內斂,看起來平平無奇。

    然,今日坐在天露殿上的,都是怎樣的勢力,怎樣的人物,既然橫跨萬里前來,那他們送的東西,又怎會是凡物。

    南柚饒有興致地圍著小鼎轉了一圈,仔細辨認了一會,低聲道︰“聚靈鼎。”

    一听這個名字,大家的神情都帶上了驚訝的意味。

    “天族,真是。”南柚眯著眼楮笑了一下,“大手筆啊。”

    孚祗不知何時無聲無息地站到南柚身邊,他身上的清香太特別,南柚無需回首,就知是他。

    “這個鼎你拿著,煉丹煉藥有用。”南柚仰著臉看向他,與那雙清冷似月的眼眸對視片刻,她很親昵地扯了下他的袖子,自顧自地低聲喃喃:“這個鼎的防御很強,這次若是有這個鼎,再加上父君的靈身,你可以毫發無傷地回來。”

    她有些害怕,心里亂糟糟的,像小時候一樣,將小小的臉埋進他的衣袖間,小獸一樣地蹭了蹭,一下接一下。

    孚祗眼里現出星點的笑意。

    他的手指很好看,修長瘦削,骨節分明,帶著玉一樣的涼意,緩緩地撫了撫小姑娘單薄的脊背。

    “不想讓你出去了。”小姑娘哼哼唧唧,“就待在昭芙院里,日日陪著我。”

    孚祗很輕地笑了一聲。

    他指腹微涼,將她的碎發撥到耳後,動作溫柔至極,聲音里全是淺笑的愉悅意味:“待姑娘坐穩少君之位,臣就不外出了。”

    南柚想到今日書房中星主提到的事,指了指自己眼下的烏青,抱怨似地道:“這段時間什麼都需要操心,我才去看了老三,眼楮困得都打不開了。”

    她特意踮起腳,諾的一聲,讓他看看自己的眼楮。

    每當這個時候。

    孚祗就知道,她這哪是要他看眼楮,分明是想要他夸她。

    小姑娘的這點小心思,小動作,從小到大都沒變過,天真稚氣,爛漫得很。

    孚祗的目光便順勢從她精致繁瑣的發冠上,緩緩沉下,落到她漂亮秀氣的眉,又在她指著的眼眸上頓了頓,笑了一下,道:“姑娘今日妝發好看。”

    “人也好看。”

    少年的聲音清清冷冷,但又因為聲音里的笑意,整個人都柔和下來,南柚眨了下眼,像是受到了蠱惑一般,縴細的手指似藤蔓,一點點地纏上他的臉頰,鼻梁,最後到眼眸,被他伸手摁住了。

    “姑娘。”他有些無奈地告訴她,聲音似縱似哄:“姑娘過了蛻變期,跟少時不同,不可如此。”

    南柚的鼻尖有點點紅,她听到這話,又扯過他寬大的衣袖,將自己小小的臉遮住了,悶聲悶氣地替他將後面的話完整了:“我知道,蛻變期過了,就是大人了,行為舉止,都得守禮數。”

    她說著說著,將頭抬起一些,拿眼偷偷去看他。

    “孚祗。”她的聲音小小的,帶著笑意。

    “臣在。”

    南柚不說話了。

    過了一會,她拉了下他的衣袖,聲音拖得長長的:“孚祗。”

    “臣在。”孚祗很好脾氣地應她。

    南柚打了個哈欠,聲音軟了不少:“蛻變期一過,星族血脈顯露,我可以修習功法秘籍了。”

    “王君的意思是,短期內只讓姑娘修習星界心法,剩下的東西,入了書院,自有人教姑娘。”孚祗音色清和:“臣听說,六姑娘的修煉,也暫時止住了。”

    南柚懶洋洋嗯了一聲,將星主的話,以及自己的猜測都跟他說了一遍。

    日光下,微風中,兩人無言沉默,各有各的思量。

    “你說,為什麼,各族都要留著頂尖戰力,又為什麼,所有有天賦有悟性的修習苗子,都要聚集到書院之中去。”這個問題,困擾了南柚大半日。

    孚祗似乎並不覺得驚訝,他總是這樣,不論發生什麼,都是淡淡的。

    “姑娘的猜測呢。”

    南柚神情凝重下來,她無意識地用指腹摩挲著手背,好半晌,才輕聲道:“只有一種情況,需要這樣部署。”

    聚集已然成長起來的巔峰戰力。

    保護所有未成長或正在成長的新鮮血液。

    戰爭。

    而且還是能將神主都牽扯出來的那種程度的戰爭。

    南柚一想,腦子就亂了,她扯了下嘴角,道:“半年之後,入了書院,是什麼情況,便都知道了。”

    “這段日子,我們收拾收拾,準備去南邊的靈礦,朱厭伯伯那已經得到了消息,一切都安頓好了。”南柚站直了身子,道。

    狻猊碩大的腦袋從後面將兩人擠開,它頂了頂南柚的後腰,咬著一根澄汪汪的棍子,道:“右右,這是猿族的仙金棍,與我有些淵源,我拿走了唔。”

    南柚好笑地摸了摸它溫熱的額心,道:“你們都挑幾樣自己喜歡的,那麼多東西,我留著堆在空間戒里,也沒什麼大的作用。”

    月勻簡直愛死了她這種大方。

    他嗷的叫了一聲,變回本體,嗖的一聲,鑽進了那幾堆小山中。

    孚祗看著這一幕,失笑:“姑娘太縱著他們了。”

    南柚將鬢邊的碎發挽到耳後,笑著慢吞吞地道:“他們有分寸,我院子里的人,可都護著我,這些東西,就算放在眼前讓他們拿,他們也不會拿頂貴重的,拿兩三樣喜歡的,還覺得挺愧疚。”

    “那些貪的,怨的,容易心生不滿的,進不了昭芙院。”

    ====

    流鈺在南柚生辰前一日,去見了澹台婧。

    跟這個名義上的母親,流鈺並沒有打過幾次交道。

    少有的幾次見面,她永遠是冷著臉,一副誰也不待見的模樣,其余的時候,都是稱病閉門,不說他,連他的父親,都根本踏不進去那道門。

    她點名道姓傳他見面,確實是破天荒頭一次。

    他進去時就有數。

    果不其然,確實是流j那件事。

    也是在這個時候,他才明了,南柚居然為他一人,做到了這個份上。

    無人跟他說。

    他根本不知道。

    他有多震撼,有多動容,就有多內疚,有多自責。

    誠然,嫡系一脈的聯系,意義何在,他並非不知曉。

    南柚跟流j流熙等人深交,比跟他親近有用百倍。

    那是真正的靠山。

    而他,只是個空架子。

    澹台婧將茶盞一放,意味深長地道:“右右這個孩子,人好,心善,她如此待你,你也該明白,怎樣做對她最好。”

    留在星界。

    此事就此揭過。

    雙方都好。

    可,她現在並未被封少主,還與星界的幾位重臣對上,自顧不暇,若是再留下他一個庶子,那便是一個可以任人攻擊的點。

    流鈺從充斥著藥味的房間里踏出來,向來溫和儒雅的面貌有一瞬間的陰霾,他眼眸閉了一下,掩在袖袍下的手掌緊了又松。

    他轉身,入了星界王宮。

    一路上異常沉默。

    直到他發現自己入了一個迷霧陣。

    “出來!”他沉著聲,目光如利箭,袖袍微動,滔天的靈力涌動,朝著天空匯聚,最後形成一支靈力長矛,以萬鈞的力道向上釘去,像是要碎裂虛空。

    迷霧在眼前散盡,羊腸小道若隱若現,兩邊栽種著不知名的樹,高大異常,枯黃的樹葉在腳下堆成了一條黃金路。

    牆院上,女子身姿柔軟,她站起身,長發垂落在腰際,素手輕揚,迎天而擊,那支靈力長矛被她握在了掌心中,極動與極靜踫撞,又無聲無息瓦解。

    那支長矛通身覆蓋上了冰霜,女子手指再慢慢一點,便碎成了滿天的冰屑,洋洋灑灑落下來,像是下了一場雪。

    “公子。”雀河警戒地弓起了身,“她很強。”

    女子身著冰藍色長裙,眉間一點冰紋,長相與氣質不符,是那種極張揚妍麗的容貌。

    她緩步走到流鈺眼前,停下,蹙著眉尖,細細地審視少年溫潤儒雅的臉,半晌,伸出一根縴細的手指,勾起了他的下頜。

    雀河上前半步,警告似地呵斥:“大膽!”

    女子懶懶地抬眸望了它一眼,高居獸靈天榜第五的大妖頓時覺得神魂都被凍住了一樣。

    “生得真好看。”半晌,她收回手指,淡漠地側首,吩咐:“將他帶回去。”

    “女君,此人是星女的二表兄,傳言,兄妹兩人感情不錯。”她身後閃出的人垂首,道:“星女是獸君的傍生者,您的氣息在方才出手時,已經被獸君察覺到了,此時將人擄走,是否不妥。”

    女子蹙眉,她朱唇微啟,輕輕地嘖了一聲,道:“狻猊比我晚生萬年,現在還是個幼崽子,輪打斗,可不如我。”

    “罷了。”她淺淺地嘆了一聲,看著流鈺,道:“為了美人,孤便親往那邊走一趟。”

    她的手指很涼,帶著能將神魂凍結的溫度,十分自然地牽住了流鈺的手,而後一頓,眉尖蹙了蹙,聲音空靈:“有人傷了你?”

    流鈺人生頭一回被女子如此輕薄。

    他不動聲色抽回自己的手掌,姿態疏離,但天生的溫潤面相,他整個人都似春風一樣令人舒適。

    “姑娘不問緣由將人困住,行事作風,太唐突。”

    女子身後立著的人上前,沖他頷首,微微欠身,才算是自報了家門:“公子,我們女君名諱,明霏。”

    流鈺瞳孔驀地一縮。

    身為妖界皇族,他自然知道明霏是誰。

    東海水君。

    異獸麒麟。

    跟狻猊不同,那是不需要傍生者就能出世的頂尖血脈,強壓皇族一頭,身份與妖主星主等人比肩。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