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60章 領悟(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60章 領悟



    南柚讓流鈺連夜入了昭芙院。

    此事絕不能聲張, 她甚至派出了能隱匿氣息的鉤蛇暗中相隨。

    夜里,宮燈千百盞,院子里清新的草木香蕩開, 微風拂過人的臉頰, 還是帶著些微的涼意。

    流鈺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樣,他依舊沉穩溫和, 就連神情也沒變化分毫, 他踱步行到南柚的身後,看著小姑娘單薄縴細的身影,不由蹙眉,聲音里帶上了責備的語氣︰“怎麼不多穿些?”

    “二哥哥。”月色下,南柚回頭,長而黑的發絲像是乖順的小獸,安安分分趴在她的肩頭與後背,她一動,身形就像是一輪拉開的彎月清影。

    “你在做什麼啊?”她無暇顧及其他,只是問︰“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月明珠虛虛懸在巨柳上, 柔和的光和著朦朧的月色,像是一層鮫紗覆蓋在大地上, 薄若蟬翼,不可捉摸。

    流鈺與她並排站著,眼中晦色如許, 溫潤如玉的臉龐上噙著一抹極淡的笑意,面對小姑娘的質問,他顯然並沒有什麼要為自己辯解的,只是沉默。

    死一樣的沉默。

    但這個時候,沉默何嘗不是一種無聲的回答。

    流鈺那麼聰明, 他怎會不知自己在做什麼,怎會不知事發之後自己將會面臨的下場。

    他必然是什麼都想好了,想通了。

    但南柚不得不攔住他。

    事情再一次和書中場景重合,雖然時間提早了,可結局呢,會是什麼樣子,沒人說得準。

    南柚亦清楚的明白,這樣的事,一旦敗露,便只有一個下場。

    兜兜轉轉,事情還是發展到了這一步。

    “為什麼?”南柚胡亂地擦了擦眼角,啞著聲音問他。

    夜色太寧靜,她聲音里的哭腔便無處可避,流鈺在心里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他拿出一張干淨的帕子,遞到她跟前,觸到她手的那一刻,不由得被冰涼的溫度惹得動作一滯。

    “右右,這世上諸多事,說不出緣由。”半晌,他出聲,才發現聲音已經啞透了。

    “大家都好好的,不好嗎?”南柚的眼淚,一下子被他這句話逼了出來。

    這千年來,她日漸成長,威儀漸深,隨著蛻變期的抽離,身上的血脈威壓顯現,已經很少有這樣失態的時候了。

    流鈺扯動了下嘴角,沉默許久,沒有再說什麼。

    在他听來,這個問題,套在他身上,或多或少是可笑的。

    自幼生長在那樣的種族里,沒有父親的關懷,沒有母親的慈愛,沒有兄弟姐妹的相互扶持,他能活著,一步步成長到這樣的程度,靠的是過人的堅忍與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

    他母親只是尋常的小妖,血脈之力稀薄得近乎于沒有。

    想要跟流襄流芫這種皇脈爭鋒,他得在背地里無數次咬牙,用對自己極端殘忍的方式前行。

    沒有天材地寶,修煉時用的,都是他們幾個挑選下來不要的東西,想要什麼,需自己去尋,自己去斗爭。

    他從出世至今,永遠在被嫌棄,在被排斥,在被遷怒。

    但這些話,他跟小姑娘說,她又如何理解。

    那些流著膿淌著血的傷口,在她眼前撕開,毫無意外,她會同情,會難過,會心疼。

    可他不需要。

    眾星捧月的小孩兒,不需要接觸這些,感受這些,她一直高高在上,才是他的心意。

    “流鈺,你別這樣。”她很艱難地開口,每一個字眼都重如千斤,“我今日已經說過勺勺了,你們是親兄弟,縱使有天大的仇怨,也不至于落到這般境地。”

    “你不該傷害他。”

    “右右。”這個時候,流鈺的聲音依舊是含著笑的,他溫潤似玉,垂著眸,慢條斯理地將自己流銀色的衣袖卷上一段,露出一截小臂。

    他的膚色很白,在月色下,泛著細膩而潤澤的光。

    可也因此,那些輕的紫的,新的舊的傷痕,便根本無處遮掩,一處接一處撞進南柚的眼里。

    她的瞳孔驀地一縮。

    “這只是冰山一角。”流鈺卻像是沒事人一樣,慢悠悠地將袖子放了下去,笑起來依舊很好看,誰也看不出這幅風度翩然的情態下,藏著一具千瘡百孔的身軀。

    南柚拿著藥瓷瓶的手有些不穩,她睫毛上下顫了顫,幾步走到流鈺的跟前,默不作聲地將他的袖子挽上去。

    “雀河。”她低聲道。

    雀河默不作聲出現在身後,南柚又給了它一瓶藥,吸了吸鼻子,冷聲吩咐道:“為公子上藥。”

    南柚拿的是上好的傷藥,尋常的淤紫與傷痕用了之後就能有明顯的好轉,但當她將藥粉撒在那些傷口上時,卻發現那些淤青開始迅速惡化,紅腫的燎泡一片一片泛起,那些棍印與鞭痕飛快腫起來,看著觸目驚心。

    “姑娘,沒用的。”一邊,雀河手里捏著那瓶傷藥,垂眸低聲道。

    南柚的手也垂了下來。

    半晌,她一字一頓,聲音噙著刻意壓制的哭音和怒意:“領悟之力。”

    尋常的攻擊,傷痕看著嚴重,但抹些藥便能迅速好轉,可若是蘊含了領悟之力的力量,則截然不同,那種傷害是持續的實質性的,普通的傷藥不僅起不了效,反而會使傷口中殘留的領悟之力動蕩。

    這種力量,只能用自己的力量一點點消磨。

    過程煎熬而痛苦。

    正常來說,同門之間的切磋,決計是不會用領悟之力的,一方面,領悟之力得修為到一定程度才能修出來,另一方面,威力太大,容易收不住手,造成難以挽回的傷害。

    “雀河,你來說。”南柚這個時候反而冷靜下來了,她將手中的藥瓶往桌上一丟,清脆的瓷瓶與地面的 當響聲在寂靜的夜里格外突出。

    作為狻猊的傍生者,她的命令對雀河來說,與狻猊沒什麼區別。

    面目溫柔的大妖垂眸,聲音清和︰“三公子恢復血脈之後,便開始同少君和二公子一起修煉,三公子天賦異稟,厚積薄發,千年的時間,就已追了上來。”

    “平時,三位公子中常有切磋,但百年前,三公子與公子切磋的時候,就用上領悟之力。”

    “大家都遷就三公子,明知公子受了委屈,也只是讓他讓著,忍著。”

    “三公子能用領悟之力,但公子卻不能。”

    三言兩語,何其輕巧。

    百年的不公,身體上的痛楚,親人的漠視,都是一柄柄尖銳的利刃,足以讓人徹底喪失神智。

    “我族天賦技能,名為吞噬,可干擾、吞噬人的神魂。”

    “今日,獸君中途出手,打斷了我的技能,三公子無恙。”像是看穿了她的擔憂,雀河又默默地解釋了一句。

    雀河兩句話,南柚便明白了流鈺的想法。

    一直以來,流j的精神狀態都十分令人擔憂,再加上他剛走火入魔,這個時候使用雀河的天賦技能,輕則神魂損傷,重則遭受重創,以後修煉一途不順,心境止步不前。

    但此時,南柚對他說不出一句責備的話。

    沒站在他的處境上,無法知曉他的難處。

    “勺勺他……”南柚用手捂住了眼,半晌,從喉嚨里擠出來一句:“不要這樣。”

    “二哥哥,不要這樣。”

    不要用一個錯誤,去解決另一個錯誤。

    流鈺特別不喜歡她露出這樣迷茫而難過的神色,他揮退雀河,嘆了一口氣,道:“你說不,我便不如此了。”

    他來之前,南柚什麼情況都想到了,什麼樣的情形都在腦海中演練了一遍,各種規勸的話都藏在肚子里,但萬萬沒想到,會演變成這樣的局面。

    “哭什麼,都多大的人了。”流鈺有些無奈地拿起帕子給她擦眼淚,動作溫柔細致,“沒多重的傷,休息一段時間就行了,沒你想的那樣嚴重。”

    “收收眼淚。”

    “怎麼還跟小時候似的。”

    南柚搖頭,眼楮紅彤彤,將手里的帕子一丟,氣得咬牙,聲音哽咽,哭音破碎,“明日,我去問他。”

    流鈺扯了下嘴角,笑意涼薄,聲音卻依舊是溫和的,令人如沐春風,“小孩子爭風吃醋罷了,我與他之間,也沒什麼好好和解的。”

    “這件事,我來跟他說。”南柚再抬起頭來的時候,情緒已經平復了幾分,她胡亂地用袖子擦了擦眼角,道:“二哥哥,你這次來,就別回去了。”

    “留在星界,無人敢對你如此。”

    流鈺笑而不語,只是伸手,如同小時候一樣,溫熱的手掌輕輕落在她的頭上。

    “妖界的公子,如何留在星界。”

    南柚眷戀而乖巧地蹭了蹭他的手掌,沉默半晌,才緩緩道:“你說得對。”

    “流j那里,我去說。”

    等流鈺回去,南柚在庭院里的石凳上坐下來,斑駁的樹影陳鋪在鏡面一樣的地上,蕩出水一般的波紋。

    她縴長的手指頭摁在太陽穴,一圈接一圈的打轉,眼眸禁閉。

    “孚祗。”

    半晌,她低聲開口,聲音輕得像是半空中的落葉。

    “臣在。”面目清雋的少年從半空中躍下,鼓動的袖袍像是一只躍動的蝶。

    “什麼時候回來的?”她下巴輕抬,示意他坐到旁邊。

    “方才。”

    南柚:“我與流鈺所說的話,都听見了?”

    孚祗頷首,言簡意賅,聲如冷泉:“臣在雀河說話時到的。”

    言下之意,該听到的,都听到了。

    “即刻將我二哥哥身邊的那個從侍綁過來。”南柚說話的時候,話語里噙著一股不容人拒絕的命令之意。

    孚祗無聲起身,沒有問緣由,也沒有表現出任何一分好奇與詫異的神色,神情從容自若,波瀾不驚。

    南柚說什麼,他就做什麼。

    從來如此。

    “這事不要張揚,任何動靜都不要傳出,未免氣息泄露,你帶著鉤蛇同行,天亮之前,將它帶到昭芙院來。”南柚想了想,還是蹙著眉尖囑咐了一聲。

    書中,流鈺造反失敗,除了小看了流j等人的實力,還有一則重要的原因。

    他身邊最看重的從侍,在許久之前,就已經是流熙的人。

    對于這個庶子,他們的防備從未消下去過。

    此人埋得極深,手段心機可怕。

    今日雀河動用天賦吞噬的事,流j等人,絕不能知道。

    但或許,他們已經知道了。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