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51章 身隕這就是你們所說的網開一面?……(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51章 身隕這就是你們所說的網開一面?……



    星界,  樂安院內,入目即是荒涼滄夷,從前伺候的女侍們換成了身強體壯的王宮守衛,  半步不離地將整座院子圍了起來。

    天將明未明之際,風刮在人臉上,  又像是透過肌膚,  刺到了骨子里。

    小小的房間內,至少布置了十幾重禁制結界,也沒有女使在里頭伺候,  除了床榻上躺著的人以外,就連門窗都是緊閉的,  一絲縫隙也沒有留出。

    不知過了多久,  門嘎吱一聲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重物落地。

    有個東西被人隨意丟到了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一大股擋不住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眨眼間擴散至空氣中,  沖淡了房間里原有的淡淡的香味。

    清漾從噩夢中驚醒,扭頭一看,瞳孔驀的收縮,她顧不得身上的傷,  踉蹌著下地,長發纏在肩頭,纏在腰間,也貼在被冷汗滲透的額心處,像是一張黑『色』的『迷』網,一點點收緊,將人壓得喘不過氣來。

    “汛龜!汛龜……”

    等看清楚地上那攤蜿蜒著匯聚成小水窪的鮮紅血『液』,再一看躺在地上,  已經現出原形,不知是死是活的汛龜,清漾的手指頭抖得不成樣子。

    大妖幾乎是受到了致命的傷害,他的本體是一只桌案大小的金龜,可現在,那層覆蓋在面上,厚厚的龜殼被人用一種極端殘忍的方式從中暴力劃開,『露』出里面鮮嫩柔弱的內髒。而一眼看過去,最觸目驚心的傷口,莫過于那一段長長的脖頸,幾乎從正中間砍了下來,原本上面布著的漂亮的金『色』細紋黯淡得幾乎辨認不出來。

    “汛龜你怎麼樣了……你不要嚇我。”這個時候,最先有反應的,是眼淚,再接著,就是清漾破碎的聲音,她像是反應過來,手忙腳『亂』地去自己的空間戒里尋找療傷的丹『藥』,一連給他喂了三顆,才敢伸出手指頭去試探他的鼻息。

    很淺,隨時都可能徹底消失。

    可以想象,這具千瘡百孔的身體,遭受了怎樣的折磨。

    空氣中的血腥氣太濃了,濃到清漾呼吸間都有了濃烈的鐵蚳,到了後面,她甚至分不清楚,那究竟來自汛龜,還是自己咬碎了嘴里的軟肉。

    她抱著化為原形的汛龜,跌坐在地上,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斷的,努力地給他咽下『藥』瓶中的丹『藥』。

    但是她知道。

    這不管用的。

    那些好的,真正有用的天材地寶,都已進了她的身體,為她續了命。

    這些不過是低劣的,僅僅能夠止血的東西。

    腳步聲由遠及近,像是鼓點,擊打在人的心尖上。

    一道修長從容的身影,從房內的結界中顯現出來,他像是一片柳絮,輕飄飄落地,存在感又強到令人無法忽視分毫。

    “孚、祗。”清漾抬眸,掩飾不住的哭腔中終于無法掩飾的帶上了仇惡痛恨之意。

    少年對她話語中的咬牙切齒根本無甚反應,他睫『毛』很長,垂在眼下,覆蓋著一片濃密的陰影,整個人顯得安靜又干淨,一點人間煙火氣息都不曾沾染。

    少年漂亮的長指間,簇著一團干爽的帕子,顏『色』溫暖又明亮,他一點點地將手背上蜿蜒的緋紅『色』血紋擦干淨,動作認真而專注,月將從空中墜落,最後一點光亮落在他的肩頭,他是比月光更清雋的存在。

    “清漾姑娘。”等將手指上的血痕徹底擦干淨,他才像是回應一樣地頷首,嗓音清潤好听,“汛龜活不了了,姑娘節哀。”

    清漾不敢相信地睜大了眼。

    她無法理解這世上為什麼會有人,能將死亡二字,說得如此誘人。

    “是你、是你殺了……”清漾嘴唇蠕動,張張合合,半晌,也只吐出了這麼幾個字。

    孚祗眉目清雋,耐心的听她說完,而後,道︰“是我捉了他,親自審問,抽筋剔骨,再送來給姑娘過目。”

    這一刻,清漾全身的血『液』都像是凝固了一樣,再接著,那些一直堆積在心里,深深壓抑住的情緒,便千百倍的翻涌出來,像是炸開了的岩漿,將她的五髒六腑都灼痛,融化,最後化為碎屑,化為膿血,一點點地拼湊進骨髓深處。

    “這就是,你們所說網開一面?”恨到了極致,她反而平靜下來,一字一頓地問。

    “星主之令,留你一命。”孚祗的情緒仍舊沒有什麼波動,聲音好听得像是在講情話,“而我只服從于姑娘。”

    “任何想傷害姑娘的人,我都不會姑息。”

    “南柚明面上,只讓你抽我兩成血脈,你不也毀了四成嗎。”清漾呵笑一聲,臉上淚痕清晰,模樣前所未有的狼狽。

    “姑娘年少,心善,凡事想著留一線,不欲置你于死地。”孚祗聲音清透,帶著居高臨下的冷淡意味︰“而我不是善人。”

    “你算計他人的時候,就該想到失敗的下場。”

    “這本就是南柚欠我的。”清漾伸出袖子,擦干了自己的眼淚,她咬著牙,道︰“如果不是她,我不會顛沛流離,孤苦無依,他們一家人和和美美團聚,我卻只能靠想象父母親的樣子,撐過寄人籬下,看人臉『色』的日子。”

    孚祗神『色』從始至終十分淡漠,像是看笑話一樣,清漾漸漸歇了聲音,半晌,她啞著聲音道︰“我要見王君。”

    見少年沒反應,她有些急了,伸手去扯孚祗的衣袖,麻木地重復了一遍︰“我要見王君。”

    孚祗像是耐心用到了盡頭,終于不耐煩了,他退後一步,悄無聲息從窗口躍出,在微薄的晨霧中,像是一只翩躚靈巧的蝶。

    清漾抱著奄奄一息的金龜,哭得啞了聲音,身體卻一動也不敢動。

    不知過了多久,天大亮,外面又開始下雪。

    汛龜身體細微地動了一下。

    清漾感覺到了,她急忙垂眸去看它,問︰“汛龜,你感覺好一些了沒有?”

    汛龜化為了人形,妖族對生命的流失感知尤為敏銳,他一醒來,就看穿了自己的身體狀態。

    連這些微一些氣力,都是因為臨死前的回光返照。

    “是不是很疼?再吃些療傷的『藥』吧。”清漾伸手去夠那個瓷瓶,被汛龜阻止了。

    男子面『色』蒼白如紙,一絲血『色』也沒有,再配上縱橫交錯的傷疤,觸目驚心,清漾的眼神都不敢在那些傷口上過多停留。

    “姑娘,臣的時間不多了。”他喘了一口氣,竭力讓話語平穩︰“接下來,臣說的,你都要听清楚。”

    清漾泣不成聲,點頭又搖頭。

    “三,三日後,花界之人會來接你回去,我原本想著,花界內『亂』,回去後,日子不會好過。”他說一句,頓一下,“好在,現在花界主政的,是夫人一脈,這一支,人丁凋零,也正因你血脈盡封,對真正有野心的人來說,並沒有什麼威脅。”

    “趁著這段時間,姑娘好好養傷,將身體養好了,才能籌謀其他的事。”

    “大人留給、留給姑娘的那個盒子,姑娘務必藏好,等回花界之後,便可打開了。”

    他眼珠子動了一下,聲音弱下來︰“臣愧對大人的囑托,望姑娘日後,千萬珍重自身。”

    他的氣息在話語最後一個字吐落出來的時候驀然斷了。

    清漾的膝蓋上,一只巴掌大的金龜閉上了眼,少時,一顆『乳』白『色』妖丹落到她的手掌心中,毫無排斥融入了她的身體。

    她捂著自己的臉,忍了再忍,哭出了聲。

    至此,所有關心她的人,都離她而去。

    她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告訴自己,她不能倒,不能就此認命。

    往後的路,真的只能她一個人走了。

    退一步,就是懸崖碎骨,萬劫不復。

    ======

    青鸞院,星主對著雪景,自斟自飲,酒一杯接一杯下肚,直到身後傳來細碎的腳步聲。

    流枘十分自然地抽了下他手中的酒盞,沒抽動,凝目一看,星主朝她比了個一的手勢,道︰“東邊雲閃山送來的酒,昨日才到,再讓我嘗一杯。”

    流枘有些好笑地松了手,坐在小案幾的另一邊,烏發堆疊,如雲似綢,眉眼儂麗,她問︰“橫鍍的事,你沒告訴右右?”

    “原本是想告訴的。”眼見心事沒能瞞過她,星主苦笑︰“她還那麼小,何苦背負那種復雜的東西,想一想,便罷了。”

    他眼前仿佛又浮現了白日的畫面,小小的姑娘眼神澄澈,個子還不及他大腿,不論是控訴委屈還是鬧騰脾氣,都是干淨而隨心的,這樣的畫面,讓他將到了喉嚨口里的話都咽了回去。

    “我怕她胡思『亂』想,心里反而生了疙瘩。”流枘蹙眉,輕聲道︰“這次回來之後,她的『性』子變了好些,人瘦了,話也少了。”

    “再等她大一些吧。”星主飲下一杯烈酒,喉嚨里火一樣的燒。

    流枘隨著他的目光,看向院外與星界其他地界不同的生機勃勃景象,縴細的手掌握了握,道︰“若不是看在橫鍍的面上,清漾的命,焉能留著。”

    “罷了。”她驀的閉了下眼,“沒有當日橫鍍,右右無法安好出世,他用自己『性』命全了這份忠義,清漾是他唯一的血脈……”

    “這次之後,就當我們還他一命,不再相欠了。”

    “其實這事,我的意思,是該告訴右右,讓她自己做決定的。”流枘點了下眉心,有些發愁地道。

    “這事只能由我出面。”星主放下酒杯,道︰“烏甦等人同我和橫鍍一起長大,我大致能知曉他們的想法,之所以求情,是因為右右躲過一劫,未曾受到重創,他們便覺得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換一句話說,今日坐在王位上的若是橫鍍,右右闖下如此禍事,他們也會因為我,而向橫鍍求情。”

    “不是不疼右右,也不是厚此薄彼,而是因為跟右右相比,清漾寄人籬下,更讓人疼惜。”星主自嘲地扯了下嘴角︰“可事實上,此事之前,我對清漾,自認為不比右右差,右右有的,不會少她,卻沒料到,如此偏袒,反而助長了她的野心。”

    “刀未割到自己身上,誰也不會喊疼。”流枘面對烏甦他們,沒什麼客氣的話語。

    “右右年歲尚小,並未執政,便是將此事告訴她,也只是徒增煩惱,若是她決定處死清漾,那群人會如何看待,一個連自己救命之恩都未有絲毫顧念的少主,將來真登上那個位置,能坐得好,坐得穩嗎?”

    “說白了,不論如何,這件事,右右不能『插』手,她從始至終表現出來的,都只能是不知情。”星主的聲音涼了下來︰“我情願給她留下因為我的偏愛,而不得不跟清漾和平相處的幼年記憶,也不想她是因為身邊之人次次耳提面命提醒她欠橫鍍一條命,而不得不次次容忍,主動原諒清漾。”

    “她是我的女兒,她沒有欠人什麼。”

    流枘也覺得頭疼棘手,少時,她頷首,輕嘆︰“暫時,也只好如此了。”

    “有件事,我一直想同你提及。”

    “星界的朝堂,是時候該肅清肅清了。”她的聲音輕柔,姣好的臉頰上卻布著一層細密的寒霜,“我原本不想過問這些,但南D,你不覺得,你對烏甦等人,太過寬縱了嗎?”

    “我知道你念著什麼。”流枘徐徐道︰“但也正因為這個,這千年來,他們動輒置喙你的決定,君不成君,臣不成臣,你這樣,日後右右也不好接手。”

    星主頷首,見她臉『色』不太好,繞過桌子近前,握住她的手,一觸,便蹙了眉,他問︰“手怎麼這麼涼?身體不舒服?”

    流枘難得咬了下唇,很低聲地道︰“氣死我了。”

    &amp;lt;a href=&lt;a href=&quo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a></a>&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a></a>&lt;/a&gt; target=_blank&amp;gt;&lt;a href=&quo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a></a>&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63999.html</a></a>&lt;/a&gt;&amp;lt;/a&amp;gt;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