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50章 認錯這是最後一次。(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50章 認錯這是最後一次。



    昭芙院,  八珍膳食一樣接一樣被端上來。

    星界此時的天,仍是冷的,雪『色』蜿蜒,  像是一塊斐然瑩潤的玉,帶著沁人的寒意。院子里,  巨大的柳木在鼓鼓瑟風中招搖,  迎風垂『蕩』,千萬根柳條上,綴上無數朵綠芽苞,  幾縷風過,便像是春日暖陽照耀,  開了一樹的絨花。

    南柚垂著眸,  面對一桌子的菜,卻根本沒什麼品嘗的心思。

    這樣的沉默,  與幼崽之前靜不下來的活潑『性』子全然不符,  流枘有些憂心地捏了下小姑娘冰涼的手掌,問:“是他們做得不合口味嗎?”

    南柚搖頭,仰著一張小臉,笑了一下,  輕聲道:“昭芙院的廚子是我自己挑選的,怎會不合我的口味。”

    她捏了捏鼻尖,一副愁得不行的模樣,“我是一想到等會用完膳,父母親,舅父和祖父要挨個審我們,就頭疼。”

    “現在知道怕了?”流枘給她舀了一勺湯,言語中的笑意稍退,  “做那些事的時候,招呼都不打一聲,我還以為右右已經天不怕地不怕了。”

    南柚心虛地抿了抿唇,沒敢吭聲。

    誠然,有些事,躲得躲不過去,她心里還真有數。

    “先用膳吧,才從深淵出來呢。”星主朝流枘使了個眼『色』,手掌在南柚的頭頂上撫了撫,道:“其余的事,等會再說。”

    一頓飯下來,南柚就挑著白米飯吃了幾口,心不在焉,像是被霜打了的黃葉。

    夜里,星光璀璨,夜『色』沉涼如水,無邊雪景鋪陳。

    主院之內,從左至右,兩行雕花嵌珠玉座椅上,都坐著人,侍從們魚貫而入,奉上待客的上好香茶。

    描著繁復精巧花紋的茶盞蓋上,飄出兩三縷裊裊的熱氣,與香爐中燃著的燻香交織在一起,便成了一種全然不同的奇異香味,配上這樣肅穆的氣氛,令人精神一振。

    見到這樣的陣仗,南柚心頭咯 一聲。

    他們幾個小輩站著,都垂著眸,一副聆听教訓的標準姿勢,顯然從小到大,沒少經歷過這樣的情形。

    南柚趁著眾人不注意,伸手,悄悄地扯了下流鈺的衣袖,側首,無聲朝他吐出兩個字。

    ——救我。

    流鈺似笑非笑地看了她兩眼,無視了小姑娘求救的目光。

    不給點教訓,下次,她還不拿自己的身體當回事。

    妖主是大人們中年齡最大,輩分最長的一個,他坐在上首,看著這群已然成長起來的晚輩,不動聲『色』抿了口熱茶,動作不疾不徐,神情令人捉『摸』不透。

    “這次深淵之行,收獲不錯。”半晌,他開口,聲音嚴肅,听不出什麼夸獎的意味。

    流熙等人都不吭聲,低首垂眸,姿勢出奇一致。

    “此次,你們三個進深淵,除卻自身獲得了不錯的獸靈,也帶著我妖族的青年才俊攏了不少天材地寶,收獲頗多,按理,我與你父親,該獎賞。”半晌,妖主將手中茶盞一放,眼神像是沉甸甸的山岳,毫不留情地壓在眾人的肩膀上。

    他越是這麼說,南柚等人的臉『色』就越不自然。

    明著是夸獎,可看他們的臉『色』,就差寫上“風雨欲來”四個大字了。

    果不其然。

    “——老三,右右。”妖主眉心緊蹙,沉著聲音時,壓迫感十足。

    南柚的頭頓時低了一個度。

    “重塑血脈一事,你們可知有多冒險?”妖主現在說起來,仍覺心有余悸,“但凡出一點差錯,你們兩個,都無法如今日一般站在這里。”

    “外祖父,你別動氣,右右知錯了。”不論何時,南柚總是認錯最快的一個。

    “祖父,當日之事,皆我一人過錯,與阿姐沒有關系。”流j皺著眉,不動聲『色』地擋在了南柚跟前,他不是很適應這樣的場合,說話時,神情透著不耐煩的陰郁。

    “你!流j你簡直無法無天!”流襄忍不住了,他猛地拍了下桌子,怒火攻心,“誰準你這樣做的?誰給你的膽子?”

    “自己惹事不說,還要帶上右右,若出了事,你叫我怎麼跟你姑父姑母交代,你又讓我和你母親如何接受?”流襄平時從未與這個兒子說過重話,現在是真忍不住了,“我看,就是我們平時都太慣著你了,才養成了你一意孤行,絲毫不顧他人的『性』子!”

    “別提我母親。”流j抬眸,黑  的瞳孔里映著男人盛怒的臉龐,他一字一頓︰“早巴不得我死,又何必在人前惺惺作態,牽扯旁人,襯得自己如慈父一般。”

    這一句話,就像是當頭一棒,將流襄臉上涌現出的擔憂,怒氣,後怕等情緒敲得粉碎,他嘴唇蠕動了幾下,高大的身體像是被抽干了力氣,跌坐回座椅上。

    “老三,你過分了。”妖主道。

    南柚伸手去拉流j,“勺勺,你說什麼呢,你不能這麼跟舅父說話,他是關心你的呀。”

    流j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自己從那股可怕的情緒風暴中抽離出來,好歹沒有再火上添油繼續說下去了。

    “你們還小,能有多少判斷力?外面千奇百怪的歪門邪道,一不小心就中了招,這次,是萬妖錄在右右手中,歪打正著讓你們撞準了,可便是如此,右右的身體,都險些徹底垮掉。”妖主顧忌著流j的情緒,沒敢再說什麼重話。

    南柚乖巧地點頭,道︰“外祖父,這樣的事,再不會有下次了。”

    說完,她不輕不重地扯了下流j的衣袖,流j便垂著眸,跟著點了下頭。

    “不論如何,老三血脈恢復,對我妖族,對他,都是一件好事,我們欠右右很大一個人情啊。”半晌,妖主開口,道。

    這件事,說來說去,最吃虧最受罪還吃力不討好的人,莫過于南柚。

    流j受罪,是為他自己。

    南柚受罪,卻完全是為了他,半點好處沒撈到,還險些丟了一條小命。

    “外祖父,我們是一家人,談人情,就見外了。”小姑娘眉眼稍彎,狡黠靈動,逃過一劫的模樣,“那外祖父,你不生氣了?不說我了?”

    妖主嘆了一口氣,朝她伸手,道︰“你們若不那麼令人『操』心,外祖父哪至于做這個壞人來板著臉批評你們?”

    南柚十分熟練地伸出兩條細長的胳膊,被妖主抱了起來。

    “還有一件事。”妖主看向星主夫妻,道︰“按理說,此事是星族內政,我不該『插』手過問,可事關右右安危,我還是不得不問一句,那個意圖謀害狻猊的臣下之女,你們打算如何處置?”

    星主沉『吟』片刻,將那日的處置決定說了。

    妖主狠狠皺眉,道︰“策劃謀害皇裔,按星界法規,應當處死,牽連本族,三代內流放不可回。”

    不止是星界,任何地方的規定皆是如此。

    赦無可赦的重罪。

    星主目光沉了一瞬。

    “我還听說,你之前因為她責備過右右。”

    南柚哼了一聲,不滿地扭頭,不去看星主。

    “反正我刁蠻又任『性』,只有欺負清漾的份,斥責她一句便要受訓誡,而她不論如何算計我,都是一念之差,誤入歧途,該留一命。”她勉強地扯了下嘴角,道︰“我在父君眼中,大概就是這樣的人吧。”

    南柚說完這番話,自己先愣了一下。

    她說的前半句尚還有不滿的屬于孩子的天真爭寵意味,但說到一半,已經不自覺將情緒完全代入進去。

    她這不是在故意激他。

    這就是她的真實想法,真實感受。

    這是她的疑『惑』不解,她的委屈執念。

    星主與流枘對視一眼,最終在南柚跟前半蹲下來,他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發頂,聲音里帶著商量的意味︰“右右,父君想單獨與你談一談,好嗎?”

    他牽著南柚的手,去了偏房。

    妖主念著天『色』不早,他們又都才出來,又說了幾句,放他們各自回去歇息了。

    偌大的前廳,流襄坐得筆直,如同一座雕塑,流枘小口小口地抿著茶,既不勸他,也不開導他,想得通與想不通,全在他自己。

    “當年你自己干的混賬事,現在能怎麼辦?”妖主胡子翹了翹,看到他這幅頹然的樣子就來氣。

    偏房中,檀香味濃郁。

    南柚坐在窗前,兩條腿在那麼空中一晃一晃,她望著窗外連成片的星點燈火,心不在焉地問︰“父君不會是想替清漾求情,讓我原諒她吧?”

    “右右。”星主有些無奈地嘆了一聲,道︰“父君只有你一個孩子,從小看著長到大,想要什麼,有的沒的,父君都盡量滿足你。”

    “父君情願自己受傷,也不願讓你受到一點傷害。”

    南柚眼睫顫了兩下,道︰“可自從清漾來了,就不一樣了。”

    “父君會懷疑我,會不分是非對錯責備我,會覺得她比我好,甚至在知道她暗害我之後,第一時間,問的還是她的情況。”她有些無法理解,聲音低了下來︰“從前,父君說,為君者,該善待臣下,可若臣下無忠君之心,我也可用手段鎮壓,用鮮血使她臣服,而不是想著用善意感化,用慈悲渡她,我不是西天的菩薩,沒有那份渡苦渡難的心腸。”

    不得不說,這三年的時間,她成長了不止一星半點。

    這樣成熟的話,從她嘴里說出來,一瞬間,讓星主產生了一種不甚真實的感覺。

    但現在直面她的委屈,竟是無處辯駁,無話可說。

    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承認,一切都是他的錯。

    是他沒有及時察覺清漾的心思,一再寬縱,釀成今日之禍,是他妄想兩人和平相處,卻在同時沒有保護好右右,令她險些受到傷害。

    “從前,是父君不好,父君誤會右右了。”

    星主嘴里干澀,他閉了下眼,再睜開時,里頭已是果決理智,冷靜沉穩,“父君會親自出手,將清漾的血脈封住,送她遠走。”

    誠然,星主並不是個會煽情會認錯的人,身居君王之位,發號施令慣了,低頭認錯,對他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況,還是對自己的孩子。

    “右右,你是星界的繼承人,是父親與母親唯一的孩子,我們愛你,與那些愧疚,憐憫,責任都不一樣。”男人斟酌著言辭,有些笨拙地表達自己的意思。

    空氣漸漸安靜下來。

    “父君,這是最後一次嗎?”南柚靜靜地看了他一會,開口問。

    “我不認識橫渡,也未見過他,但知道父親與他交情莫逆,這一次,算是用他昔日之功,昔日之情,換清漾一條命。”

    星主無聲頷首。

    南柚不滿地從鼻子里哼出兩聲氣音來,模樣要多不滿有多不滿,“父君三句話不離她,還說不是為她求情。”

    星主點了下小姑娘的鼻尖,道︰“父君不是在為她求情,父君是在向我們右右姑娘認錯。”

    南柚眼楮亮了一下︰“既然是認錯,那有沒有禮物?”

    星主道︰“父君私庫里的好東西都流到你兜里去了,還要什麼禮物?”

    南柚熟練地往他袖袍中一『摸』,很快就『摸』到了一個鼓鼓囊囊的東西,在星主含笑無奈的目光中,她拿出來一看,眼神一顫。

    “這是,龜甲?”南柚仔細辨認,跟萬妖錄上記載的對比了一番,確認無誤後,抬眸,問:“父君,你又去跟那頭老金烏打架了?”

    “它不是一向最寶貝這塊龜甲嗎?”

    &lt;a href=&quo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9847.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9847.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9847.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9847.html</a></a>&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9847.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9847.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9847.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9847.html</a></a>&lt;/a&gt;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