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49章 面相人之執念至深,則額生黑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49章 面相人之執念至深,則額生黑紋。



    夜深,  湖畔,螢蟲的幽亮隱約朦朧,在黑暗中不甚明晰,  半晌,小雨淅淅瀝瀝,  從天而降,  那唯一的光源便像是受了驚似的飛快隱匿起來。

    南柚的手掌托起一顆晶瑩剔透的月明月明珠,小而破敗的亭子里倏爾被皎潔的月光充盈籠罩,如水似紗,  如夢似幻。

    少逡微不可見地扯了下嘴角,道:“你收集這種東西的習慣,  真是從小到大都沒變。”

    晶瑩剔透的珠子,  精致小巧的玩意,只要夠好看的,  都喜歡往兜里塞。

    南柚晃了下腿,  帶著軟噥的笑意,小聲嘟囔:“我現在也未長大呀。”

    少逡便從上到下將她打量了一番,半晌,語帶譏嘲:“個子沒長,  良心和眼力倒是少得快。”

    南柚臉上的笑意一僵,整張小臉垮下來,她又伸手扯了下他的衣袖,輕聲道:“不是不生氣了嗎?”

    少逡眉頭一挑,並未言語,但被南柚扯著的衣袖一松,便『露』出那條蜈蚣一樣丑陋的鞭痕,在少年像是長久不見天日的肌膚上格外突出。

    南柚驀地心虛得不行。

    她的手指輕輕落在那道鞭痕上,  睫『毛』上下顫了顫。

    少逡不甚在意地將袖袍揭下來,當做沒有看見的模樣。

    南柚動作頓了頓,而後抿著唇,在空間戒里翻找,過了半晌,她手中現出一個玉『色』的小『藥』盒。

    她默不作聲地掀開少逡搭在手腕上的衣袖,很認真地打開玉盒,將『藥』一點點抹上去,吸著鼻子,問:“若在當時就上『藥』,以你的體質,是能夠不留疤的。”

    小孩縴細的手指摩挲著手腕,少逡閉著眼,眉心微皺,側臉輪廓似刀刃一樣鋒利,“不留疤,能讓你這麼愧疚?”

    頓時,南柚涌上來的那些難過後悔愧疚的情緒都燃燒成了飛灰。

    她手上的力道重了一瞬。

    “方才辰圇還說你跟從前變化很大呢。”小孩有點兒怨念的聲音響起,“除了名字和長相,內里還是一樣,蔫壞蔫壞。”

    少逡瞥了她一眼,唇角極淺地彎了下:“南柚柚,太善良了不好,容易被人欺負。”

    南柚眉頭隱隱皺了下,沉默半晌,問:“是不是魘族的人給你難堪了?”

    跟南柚這根星界獨苗不同,其他種族有的是皇族子弟爭位,手足相殘的事屢見不鮮,手段層出不窮,少逡卻只是個成天惦記著吃的小胖子,可想而知回去之後,面對了怎樣的壓力。

    “無妨,給我難堪的,現在墳頭都已長草了。”少逡不在意地揮了下手,南柚不輕不重摁了他一下,道:“你別動,這傷膏效果不錯,你這道疤隔的時間雖然長了些,但多抹幾次,也能消下去。”

    “成年期一過,這些東西自然就消了,抹不抹,沒什麼差別。”少逡看了眼天『色』,開口道:“再有半個時辰,深淵該開了。”

    南柚也跟著往亭台外看了幾眼,又沒什麼興趣地將目光收了回來,反應平平地嗯了一聲,不像是期待興奮的樣子。

    可那時候,她是個很黏父母的小姑娘。

    “魘族修煉的秘法,可以看出人的執念深淺程度。”少逡眼瞳幽邃,蒼白瘦削的手指指了指自己額心處,字句輕緩,帶著不容辯駁的力度︰“人之執念淺,額心生紅紋,人之執念至深,則誕黑紋。”

    “因而,遠古時期,魘族一直是作為謀士和談判之人存在下來的。”

    南柚愣了一下,以為他在解釋上次對流芫和流j出手的事,她問︰“所以上次你看到小六和老三的時候,他們額上的生的,是黑紋?”

    少逡敷衍著點了點頭,有些不耐煩地將話從那兩人身上扯開。

    “我跟你說這些,與他們無關。”

    南柚一愣  ,像是意識到什麼,遮蓋似的側了下頭,只『露』出臉頰與下顎的輪廓。

    “南柚,上次我見你的時候,你額心已生了紅痕。”這樣一個躲避的姿態,引得少逡的眼神稍黯,他伸手,將小姑娘額角的碎發挽到耳後,黑與白的顏『色』踫撞,撞擊力尤為強烈。

    可人生在世,注定不能事事如意,有得意之時,便有落魄之態,額生紅紋,人群中,大多如是。

    少逡當時雖覺不該,但也並未深究。

    “溫循。”南柚被他的目光盯得十分不自在,就連哥哥也不喊了,直接跟小時候一樣直呼大名。

    “今日我再見你,當日的紅痕,已變成黑紋。”少逡沉著臉,食指在她額心正中處點了一下,聲音里的陰鷙之意濃郁︰“常人的這個轉變過程,長則萬年,短則千年。”

    “南柚,這一年的時間,你究竟經歷了什麼?”

    南柚無意識地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額心,觸之光滑,並沒有什麼異樣。少逡說的這些,對她來說,其實是她所沒有接觸過的玄之又玄的東西,但此時此刻,又真切地跟她扯上了關系。

    南柚低眸,實在不知道該用一個怎樣的神情來面對這件事。

    若說她自己心里完全沒有預感,必定是假的。

    只是少逡捅破了這層窗戶紙,讓她覺得自己有些可憐。

    些微的涼風吹來,南柚吸了吸鼻子,好久沒有說話。

    “你別問了,溫循哥哥。”半晌,幼崽聲音稍低︰“我自己會解決的。”

    少逡難得正『色』,他道︰“這不是件小事。”

    “星族血脈成長慢,等你蛻變期過去,正式開始悟道,這麼深的執念,會阻礙你的道路,重者甚至誤入歧途,走火入魔。”

    南柚實在是笑不出來,也沒必要在少逡面前強裝開心,她嘴一撇,腳尖蹭在地面上,踢著細碎的散石子玩,有一搭沒一搭,心不在焉的樣子。

    少逡一看,就明白。

    她這是打定主意不說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他站起身,月明珠的光撒在他俊美得近乎妖異的臉龐上,虛虛籠下一層陰影,聲音並不愉悅,又隱隱帶著許久都未出現過的無奈之意。

    “我不去。”幼崽的眼楮黑白分明,澄澈得一眼就能看穿里面所有情緒,“現在不開心,也笑不出來,回去的話,會被捉著問。”

    少逡想起她身邊那些人,又想起了小時候她滿院子的哥哥,沉默地坐回長椅上。

    “狻猊被暗害的事,是真是假?”他問。

    南柚點頭,捏了捏鼻脊,道︰“真的。”

    “你身體可有受影響?”少逡手指搭在她的手背上,探了好一會,收回了靈力。

    饒是用了那麼多的好東西,她的身體也依舊坑坑窪窪,像一個破舊的棉絮娃娃,外面精致,里面一扯就爛,他的靈力游走時甚至都不敢在一個地方過多停留。

    南柚拍了拍他的肩,頓了一下,問︰“你說,一個真正關心你對你好的人,在明知你受傷出事的情況下,卻先去關心另一個人,是不是很奇怪?”

    少逡神『色』淡漠,稍稍一想,便『摸』到了邊,“是你那幾個表兄弟,還是穆祀?”

    “妖族那幾個我沒接觸過,但若是穆祀,唯有一種可能。”

    “什麼?”南柚下意識問。

    “——那人有極高的利用價值。”

    南柚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何以見得?”

    “我與他,同一類人。他心中所思所想,我大約也能明白一二。”少逡看著自己修長的手掌,笑意涼薄,不達眼底,“少時,穆祀同你的關系,比你我還要更親密些,你在他心中,你既是有利可圖的皇族姑娘,又多少有些特殊的情分,只是這份特殊,能有幾成,便懶得揣測了。”

    南柚才要說話,便被天邊的異象給震得吞回了肚里。

    無數顆拖著尾巴的流星自夜幕最高,黑暗最濃處墜落,像是一場盛大的煙花雨,洋洋灑灑,漫步目的地往地面撒,卻又遲遲落不下來,在天空中醞釀,涌動,形成了一團團顏『色』絢麗的星雲,流動著星輝,漂亮得像一幅吞噬人心的古畫。

    然而此時此刻,大家都明白這樣的異象意味著什麼。

    須臾,那些星雲齊齊碎開,像是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道從中撕開,一道裂縫漸漸從中擴張。

    “閉眼。”少逡的聲音陰鷙,帶著驅不散的寒意,話一出口,對上幼崽懵懂的眼,他歇聲,壓低聲音解釋︰“那些靈雲里積蓄的靈力太濃郁,是開啟深淵門的主要力量,你身體不好,若是長時間直視,該被辣得流眼淚了。”

    南柚拉著他的衣袖,乖乖地將眼楮閉上了。

    星雲流轉,一道巨大的通天門若隱若現,仰望著那個方向的人,都開始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往里吸扯,剎那間,斗轉星移,顛倒乾坤,眼前皆是茫茫霧靄,靈魂與□□像是完全分割了開來。

    等眼前終于能夠視物時,他們已經從深淵里回到了星界的領地。

    頓時,漫天的喧嘩聲起。

    各大族,小門派都有帶隊長老過來查看清點人數,之後就是問這三年在深淵的收獲。

    茫茫雪『色』下,一頭巨大的異獸載著一只長相奇怪,稍顯圓潤的老鼠躍上石台,站在最高處尋找那抹熟悉的身影。

    狻猊甩了甩自己的尾巴,抱怨地嘟囔︰“右右就是『性』格太好,太善良了,以至什麼人都想湊近套熱乎。”

    “對!把,把我們都忘了。”荼鼠小小的爪子握成拳頭的模樣揮了揮,下一刻,扭頭看自己細細長長的灰『色』尾巴,又開始垂頭喪氣︰“他們,好看,比不過。”

    狻猊對自己的容貌十分自信,但听了荼鼠這一句話,還是下意識招出了自己威風凜凜的金甲和祥雲,又把荼鼠從雲朵一樣的鬃『毛』上趕了下去,才挺起胸膛在烏泱泱的人頭里掃看。

    它眼尖,很快就在人群中發現了同樣在找人的南柚。

    南柚跟少逡告別後,在原地轉動了一圈,決定等人散得差不多了再自己回宮。

    下一刻,她被人擁著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母親。”南柚鼻尖嗅到熟悉的冷香,身體完全放松下來,像是幼鳥歸巢一樣眷戀地蹭了兩下。

    流枘『性』子清冷,不喜人多喧鬧的場合,平素就連王宮舉行的宮宴也多是缺席,但此時,她身上流『露』出的柔和氣質,與這樣熱鬧的氛圍又毫不違和。

    “讓母親看看。”流枘將小姑娘從上到下看了一遍,而後心疼得蹙眉︰“瘦了好多。”

    南柚聞言,將頭埋在她的臂彎里,小獸一樣的,模樣既憔悴又虛弱。

    星主嘆息了一聲,從流枘的懷里將自從看到他開始就采取無視舉措的小姑娘抱起來,果不其然,鬧脾氣的幼崽踢了踢腿,以示抗拒。

    他朗笑了兩聲,掂了掂她的重量,又讓她趴在自己的肩頭,問︰“我們右右姑娘,還在生父君的氣呢?”

    “不。”南柚閉著眼,吐出一個相當別扭簡潔的字眼來。

    “先回宮吧。”流枘看著南柚的模樣,握著她垂下來的冰涼的小手,擔憂地道︰“孩子難受呢。”

    &amp;lt;a href=&lt;a href=&quo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a></a>&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a></a>&lt;/a&gt; target=_blank&amp;gt;&lt;a href=&quo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a></a>&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650656.html</a></a>&lt;/a&gt;&amp;lt;/a&amp;gt;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