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40章 支開那你要最喜歡我。(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40章 支開那你要最喜歡我。



    海底巨門外,  巨柳蒼天,碧『色』神鏈交織,像一張密不透風的巨網,  要將天與地都兜起來,綠『色』的花開在柳枝和主干上,  妖異得不像話。

    穆祀重瞳顯現,  凡與他對視者,皆眼角淌淚,順服垂首。

    而那流星一樣撞過來的巨獸,  形似獅,體型卻大了許多,  腳踩金雲,  身披金甲,威猛高大,  尾若長鞭,  在海水中攪動起浪『潮』。

    誠然,它身上的血脈氣息,毫不遮掩,濃郁到無法忽視的地步。

    它注定不凡,  可無人見過它。

    “這是……狻猊?”黎興收起目光中的興味,他扯了下嘴角,竟不知以什麼樣的神情才能表現出內心的震撼與吃驚,他低喃:“……竟是真的。”

    那則伴生傳言,當年鬧得四海皆知,但星界始終沉默應對,漸漸的,大家便也忘了,  不提了。

    哪怕是穆祀,他清楚知道有這樣一頭神獸存在,也未曾親眼見過。

    大家都是見過世面的大族出身,不過幾息,便已在心中確定了狻猊的身份。

    接踵而至的,便是羨慕的嘆息。

    清漾听著身邊之人興奮又羨慕的“是狻猊”“真是狻猊”,心中的驚愕與震怒,像是海水漲『潮』般涌上,她憑借著過人的定力,才沒有當眾表現出異樣的神『色』出來。

    狻猊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它不是在星主出手塵封的洞『穴』里待著嗎?

    它出來了,她怎麼辦?

    一番布置,全部,付諸東流。

    清漾死死地咬著嘴里的軟肉,她青蔥一樣養著的直接陷入肉里,受不住她彎指的力道,從中折斷了一根,現出隱隱約約白『色』的印痕。

    狻猊才不管別人怎麼想,怎麼看,它現在氣得要命。

    老鼠就是老鼠。

    再高級的老鼠,也還是會偷人東西!

    是它大意了,輕敵了。

    現在那小崽子,不僅偷了他的畫,還要跟他搶右右。

    而且右右好像還很心動。

    說話那麼溫柔,還對那只小老鼠笑。

    它看著那扇深海巨門,暴躁得要命。

    “——我數三聲,你再不開門,我就把你這破門砸碎,讓你滿洞的寶貝被人瓜分!”

    狻猊狂躁地甩了甩尾巴,鋪天蓋地的海水席卷成一個巨大的漩渦,且有漸漸增強的趨勢。

    純『色』黃金瞳驀地豎起,它惡聲惡氣地清了清嗓子,伸著爪子,慢騰騰地比劃了一個“一”的手勢。

    一片寂靜。

    無人應答。

    “二。”

    “三!”這一聲短促而帶著某種危險意味的音調落下,狻猊四蹄驀地騰空,金黃『色』純正的瞳孔里像是隨時要流淌出黃金溶『液』出來似的,它以純肉身強悍的力道與巨門相撞。

    天雷般的炸響在耳際震鳴不止。

    除了最前面站著的兩個,所有人都被這股相撞的力道震得後退了幾步。

    等海水平息,大家睜眼,發現巨門經這麼一撞,已經徹底顯現出實形來,而巨大的異獸甩著尾巴尖,在門前站了一會,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此刻,南柚的神府中,巴掌大的狻猊听著小荼鼠一字一句,緩慢地安撫南柚:“沒,沒事,父親說,獸君年幼,撞不開。”

    南柚嘴角動了動,下意識去安撫神府里氣得嗷嗷叫的小獅子。

    但小獅子很快就消失了。

    撞門聲在下一刻傳了過來。

    南柚讓小荼鼠站到自己的掌心中,她用柔軟的指腹『揉』了『揉』小東西的頭,問:“你叫什麼?”

    小荼鼠歪著頭,想了半天,才用爪子在她的掌心里寫了兩個字。

    ——球、球。

    南柚分辨出來之後,彎著眼楮笑了一下,她問:“那球球,我們可以出去嗎?我的朋友們會很擔心我。”

    小荼鼠頓時跳到她的肩上,它有點怯怯地藏到了她垂在肩頭的發絲里。

    “出去,打不過。”小荼鼠表現得有點排斥,“狻猊,獸君,很厲害。”

    南柚有點哭笑不得地順了順它的『毛』發,道:“沒事,別怕。”

    矗立海底的巨門之外,狻猊撞了兩下,發現是真撞不開之後,眼珠子一轉,碩大的腦袋一轉,面向穆祀,道:“你上來,一起撞。”

    “還有你。”它又看向孚祗,聲音里的底氣弱了幾分。

    很奇怪,它像是對這個人有記憶,可仔細回想,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導致每次看到他。

    它的腦海中,便只剩下四個警醒的大字:他很厲害。

    但面對面站著,此人除了長得好看些,氣質出眾些,實力並沒有強到能夠令它刮目相看甚至心生畏懼的程度。

    真令人不解。

    “姑娘可有危險?”孚祗眼睫垂下,他對所有人都是一副不溫不淡的疏離模樣,但又並不會給人怠慢之感。

    狻猊敷衍地甩了甩頭,算是回答了,緊接著道:“我們三個一起上,把那只荼鼠給我揪出來,我今日非得剝了它的皮掛在萬仞城第七層做成風干鼠肉不可。”

    就在這個時候,巨門突然轟隆隆顫動了起來。

    巨石崩塌,飛塵揚起。

    一個小小的身影慢慢從石門後走出來,小臉瑩白,眼神澈亮,她看到外面這種陣仗,腳步頓了一下,而後揚起一個大大的小臉,彎著眸道:“我回來了。”

    流j流熙猛的沖上前,將她上上下下看了一圈,確定安全無虞後,一顆高高懸起的心,才算慢慢落回實處。

    穆祀和孚祗在這個時候,並沒有跟著上前,他們站在原地,給她與親人們報平安的時間。

    南柚話還未說完兩句,一顆碩大的獅子腦袋便將流芫等人胡『亂』頂開,它的本體比靈體大了無數倍,它緊緊地盯著藏在南柚頭發絲里的小荼鼠,咧嘴嗷了一聲。

    小荼鼠一愣,躥得飛快,只能看到一道飄絮般的殘影。

    驚天動地的怒吼聲里帶著即將捉到獵物的興奮之意,南柚當機立斷,朝著孚祗道:“攔住它!”

    漫天的柳枝像是無堅不摧的神鏈,組成一個巨大的綠『色』牢籠,上面開著的碗口大的花,香味馥郁,是一種好聞的草木清香,好似還帶著某種鎮定的效果。

    它們將狻猊圍困住,緊緊地纏繞在它的四肢與腰腹上,令它行動受挫。

    狻猊頓時不滿,朝孚祗狠狠呲牙,咆哮聲響天徹地。

    南柚踏入牢籠之中。

    巨大的異獸頓時嗷嗚一聲,聲音軟了下來。

    “比靈體大了好多。”自從確立伴生關系,這還是頭一次,兩人面對面接觸,南柚伸手,順著它的脊背撫了撫,狻猊眯著眼,氣焰徹底歇了下來。

    狻猊把自己的前爪伸到南柚的掌心里,軟乎乎的肉墊,重量不輕,南柚沒能接住,它的爪子便落到了地面上,五根尖長的泛著寒光的指甲便下意識地伸了出來。

    顯而易見的,它很親南柚。

    那種冥冥之中血脈相牽的感覺,像琴弦被撥動,那是一種毫無保留的可以信任的感覺。

    “不追荼鼠了,好不好?”南柚身子站直,也還沒有它半躺著高,她聲音也小,軟軟的帶著幼崽特有的稚嫩,听得狻猊想眯眼撒嬌。

    可,右右跟它說的第二句話,就跟那只荼鼠有關。

    它才是右右的伴生獸。

    它那麼威風,那麼勇猛,還比不過一只灰不溜秋的老鼠?

    狻猊接受不能夠。

    它輕輕餃著南柚的手腕,不讓她『摸』自己,同時,頭顱轉過去,一副顯而易見的生氣模樣。

    南柚湊上去,她伸手,戳了戳狻猊頸間的金『色』項圈,壓低了聲音誘『惑』它:“荼鼠說,若是它能跟著我們,就每日都帶我們去挖寶貝,天天給你吃好吃的。”

    狻猊的耳朵忍不住動了動。

    南柚覺得好笑,她捏住它一只耳朵,它便抖了抖耳朵尖,從喉嚨里咕嚕咕嚕的發出意味不明的低吼,但比起方才的抗拒之態,現在這幅情態,無疑軟化了許多。

    “還有它洞里的那些寶貝,都可以給你先挑。”

    若是說方才,南柚的話只是在干柴下劃了根火柴,現在這一句,柴已經燒起來了。

    南柚繼續道:“深淵是你的地盤,誰也不敢欺負你,但在外面,妖魔鬼怪很多,我保護不了你,只有你強大起來,我才敢帶你出去。”

    狻猊權衡一二,終于轉過頭來。

    它委委屈屈地蹭她的手掌,威嚴極濃的黃金瞳與她對視,它問:“那你要喜歡我更多些。”

    南柚感覺自己在哄一個心智尚不成熟的小孩,她憋著笑,點了下頭。

    那雙金瞳便更亮了幾分,它頓了一下,開始得寸進尺:“那你最喜歡我。”

    南柚眼瞳笑意清晰,她從喉嚨里嗯了一聲,聲音帶著自己都沒察覺到的寵溺意味:“喜歡你,最喜歡你。”

    狻猊精神一振,它甩了甩脖子上厚厚的鬃『毛』,站起身來,高傲地抬頭,道:“行,看在右右的面子上,本尊不與那偷偷『摸』『摸』的鼠輩計較。”

    “讓它過來,先把畫像還給我。”狻猊提到這個,眼瞳又豎了起來,它一爪子拍下去,水紋漾動,“那是我準備抱著睡覺的。”

    它嘟嘟囔囔,極為不滿:“我這次醒得這麼早,肯定就是因為畫像不見了,我都睡不好。”

    南柚哭笑不得,招手讓荼鼠過來。

    荼鼠十分警惕,一副隨時準備跑路的模樣,渾身的『毛』都倒豎起來。

    它有點委屈地把畫像遞過去,滿臉的不情願,眼楮濕漉漉的,要流淚一樣。

    南柚才想說算了,狻猊的大腦袋便轉了過來,一雙比荼鼠大了許多的金黃『色』的眼瞳與她對視,硬是『逼』著她把那句到了喉嚨眼里的話咽了回去。

    “是我的。”狻猊接畫的動作很快。

    “還有。”狻猊伸出肉嘟嘟的爪子,義正嚴詞道:“靈寶呢,說好的,一樣都不能少。”

    兩個小家伙開始討價還價,動靜鬧得不小。

    南柚則抽身出來,她看到孚祗,眼楮驀地一亮。

    孚祗將小小的姑娘抱起來,他聲音微慍,像是管樂般低沉:“什麼都比不上姑娘的安危。”

    “別再支開臣。”

    南柚每次讓人擔心後,認錯都無比誠懇,模樣招人疼,三言兩語就讓人放棄了追究和念叨的想法。

    穆祀看著這一幕,默默拿帕子擦了擦眼角因過度使用重瞳之力而淌出的血淚。

    &lt;a href=&quo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593534.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593534.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593534.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593534.html</a></a>&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a href="https:///book/11/11962/7593534.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593534.html</a>" target="_blank"><a href="https:///book/11/11962/7593534.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11/11962/7593534.html</a></a>&lt;/a&gt;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