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阻攔(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阻攔



    第二日一早, 南柚起來的時候,大家都在後院修習術法。

    東南西北,各自圈出了結界。

    一邊火光滔滔, 鳳鳴清越;一邊水波滾滾, 浪牆遮天;一邊則是純粹的殘影,看得人頭昏目眩, 無法辨認。

    春風拂面, 後院山花爛漫,香氣雅淡,沁人心脾。

    南柚坐在不遠的亭子里喝茶,身邊的女使將這半年來發生的大小事一一稟告給她听。

    南柚開始還听得漫不經心,直到女使說到鴻程賽,說到妖三盟中脫穎而出的少年天才,她才來了興致,問:“鴻程賽進行一月有余,到目前為止,前十都是哪些人?”

    “回姑娘, 決賽未定,目前暫居前十的, 妖三盟那邊有三位,星界的汕恆、烏魚佔了兩席,自然, 兩位少爺也在榜上。”

    南柚眸光微動,手指點了點桌沿,饒有興致地問:“大哥哥和二哥哥的排名分別是第幾?”

    “兩位少爺緊挨著,排名差距不大。大少爺排第四,二少爺排第五。”

    “第四第五?”

    南柚沒想到是這個排名, 她身子往前傾了傾,有些詫異地抬眸,道:“可諸多的精英都聚集在第六第七層,就算鴻程賽吸引了不少人下來,也絕不至于將大哥哥擠到第四的位置,除非妖三盟的那三位均排在大哥哥前面。”

    “但他們三個的實力我是知道的。”南柚往流鈺和流熙那邊看了兩眼,“水蛟族的亨湘根本就不是大哥哥的對手,巨石族的原熵與大哥哥勢均力敵,就算冥族的辰圇能穩壓大哥哥一頭,原熵也勉強取勝,那大哥哥也該是第三,怎麼會落到第四?”

    那女使笑著給南柚添了一杯茶,聲音溫柔,若春風細雨:“姑娘有所不知,現在的榜上第一,非妖三盟之人。”

    “是九重天的儲君殿下。”女使見南柚皺眉沉思,沒有再賣關子,直接說出了身份。

    “穆祀?”南柚方才還在竭力細想此次進入深淵的出名天才,卻怎麼也沒有將這個第一,猜到穆祀身上去,因而聲音里頗有幾分驚訝的意味。

    “當真是他?”南柚眉頭頓時皺緊了。

    “千真萬確。”那女使毫不遲疑地答:“半年前,姑娘出事,四處尋人不到,太子殿下才入星界,听聞此事,第二日一早就進了深淵。也因此,不少種族賣殿下人情,也開始派人尋找姑娘和三少爺。”

    南柚更驚訝了,半晌,她笑了一下,眼底不起波瀾,“你是說,他專程為了我才進的深淵?”

    “才不是!”女使還未答話,就被不知何時到來的流芫給打斷了。

    女使朝流芫福了福身,退到了一邊。

    “今日怎麼起這麼早?”南柚給她倒了一盞茶,茶盞上的青瓷花紋在氤氳的熱氣中像是活過來了一樣。

    “我每日都是這個時辰起。”流芫捧著熱茶抿了一口,而後將話題扯到了穆祀的身上:“我早听說九重天的儲君與你自幼相識,且兩族相互有意結親。半年前,我听聞他不顧儲君初立,政務頗多,也要進深淵找你時,還多有好感。”

    “只是到如今,我真是處處看不慣他。”

    南柚沉思片刻,猜到了原因,問:“因為清漾?”

    “是。”流芫說:“我性子直,說話不拐彎抹角藏著掖著,有什麼便都說給你听了。”

    南柚莞爾,好看的眼眸中帶上了星點的笑意,她撫了撫小姑娘的手背,道:“我們小六說話,還需跟人顧忌什麼?直說就是了。”

    “這半年里,他與我們聯系密切,有一段時日,甚至住在同一座府邸中。有一回,我們去第三層尋你們的時候,遇見了清漾。她自不量力,追著一頭修為比她高的受傷獸靈跑,後來,那獸靈垂死掙扎,凶性大發,反過來要取她性命。”

    “看樣子,那清漾自己尚處于二次蛻變期,全靠空間戒里的法器和寶物狂轟濫炸,毫無章法,我當時忙著找你們,根本沒想因為這種人停下來管閑事救她的命,也沒顧得上幸災樂禍。”

    “大哥和流鈺都知你和她關系不好,更不會出頭做這樣的好人。”

    “穆祀救了她,並且將她帶在了身邊。”南柚補充了後一句。

    流芫撇了撇嘴,從鼻子里不屑地哼了一聲,“現在的清漾,在九重天那邊可是座上賓。”

    南柚伸手,將落在她發上的白色小花捻在指間,兩個小姑娘肩挨著肩坐在一起,模樣親密,天真爛漫。

    “九重天如何,穆祀如何,同我們沒有關系,也不必去在意。”

    =====

    南柚和流j安然無恙回來,流j和流鈺第二日便撤回了之前派出去尋找的族人,再加上昨日鴻程塞,妖界的兩位公子,一位姑娘俱中途離席,妖三盟的人不戰而勝,白贏了一場,流熙的排名因此跌落。

    能讓兄妹三人如此情態的,近期內,只有一件事。

    種種跡象表明,失蹤半年的兩人或許已經有了消息。

    因此,當天夜里,他們住的府上,就迎來了一行探望的人。

    前廳里,穆祀坐著,並沒有去踫手邊的茶盞,流熙與他對立而坐,兩人時不時交談兩句。

    少時,有女使進來,屈身福禮,道:“回少爺,殿下,姑娘說身體不適,已歇下了,改日有機會,必定當面向殿下致謝,多謝殿下的關心。”

    穆祀唇畔溫酒一樣的笑容稍淡,給人很重的威壓感,他撥弄了一下手邊靜靜躺著的玉鐲,少頃,道:“看來,孤又有哪里惹她不開心了。”

    “右右不懂事,性子由心,且確實深受重創,與殿下又不是一朝的交情,故而不在意這等細節,望殿下海涵。”都是大族里的皇家血脈,只要有心,普通的話都能說出一朵花來。

    穆祀搖了下頭,站起身來,“流熙兄能否為孤指一條路?孤不親自探清她的傷勢輕重,終歸放不下心。”

    流熙沉默了一會,頂著驟然攀升的壓力,他蹙了下眉,方道:“右右畢竟是星界的姑娘,雖尚且年幼,但男女之防也該注意。”

    “姑父將橫鍍之女清漾養在深宮,其待遇照顧,一如右右,便是將她視若親女,殿下將清漾帶在身邊,轉頭又同右右如此親密,怕是不妥吧。”流熙抬眸,笑著看向他。

    穆祀的眸色極深,看不出一星半點的情緒,他與流熙對視,像是一場不顯聲動色的博弈,但雙手皆有留手,不過片刻,便各自錯開了視線。

    “孤自有分寸,請少妖主指路。”

    話已至此,流熙念想這半年里九重天也出了不小的力尋人,如今右右回來,若是轉頭就鬧翻,還恐事情鬧大,影響幾族關系,便也退讓了一步。

    “冰離。”流熙深深看了穆祀一眼,出聲:“為殿下引路。”

    ====

    南柚絲毫不知前廳的潮流暗涌,她才換了衣裳,坐在銅鏡前興致勃勃地擺弄一個小方盒,盒子里裝著十幾顆碩大的珍珠。

    南柚將它們一顆一顆碾磨成粉,白色的粉末靜靜地堆積在小碗里,她又往碗中加了點靈泉水和嬌艷的花汁,在月明珠的映襯下,她一直蒼白的小臉竟像是恢復了些氣色。

    流j的事情解決之後,她便一直在想那本書上的內容。

    在書里,是清漾抽了自身的本源,為流j重塑血脈,最終引得流j對她言听計從,說一不二。

    清漾身為女主,前期並不顯山露水,她楚楚可憐,小心謹慎,並未有過人之處,但南柚知道,這些不過是她刻意表露出來的外在,等她真正壯大起來,就會露出自己引以為傲的底氣。

    她,亦身負皇族血脈。

    她的真身,是一株鳳凰花,蘊涵鳳凰本源之力,與鸞雀族一般,同屬頂尖血脈之列。

    所以,才會順利嫁入天宮,所以,才會順利獲得那麼多人的擁戴。

    現在,她父君母親重歸于好,鉤蛇叛離清漾,流j也站在了自己的身邊,就眼下看來,清漾對她,並無威脅。

    只是女主光環強大,留著她,終究是個禍患……

    南柚的動作頓了一下,她用力摁了摁泛疼的眉心,眸光明滅不定。

    穆祀被冰離帶著到南柚院門前之後,冰霜一樣冷漠的側臉方才柔和了一些,然他才踏出一步,便被一個年齡相仿的少年攔住了。

    月色如水,夜風溫柔。

    少年若霽月清風,眉目清雋,氣質高華,他的聲音並不冷硬,相反,溫和又好听,帶著少年氣息:“姑娘庭院,來者止步。”

    “放肆!殿下親至,你怎敢攔路。”穆祀身後的從侍踏出一步,氣勢如山,手指微動,腰間的佩劍便散發出排山倒海的劍意。

    然而這股劍意到了少年的身上,便如石沉大海,再無回饋。

    穆祀眯了眯眼,伸手將從侍揮退,不輕不重地道:“不得胡來。”

    他轉而看向修竹一樣干淨清俊的少年,笑了一下:“孚祗,許久未見,別來無恙。”

    孚祗並無別的反應,他垂眸,道:“姑娘已入眠,今日恐無法見殿下,望殿下/體恤。”

    “孚祗,你以為,孤跟右右數千年情誼,孤會不了解她的性子?”穆祀皺眉,緩緩道:“不過進了次深淵,右右身邊的人,竟對孤如此排斥起來。”

    “今日,孤有事與你家姑娘親商,你退下吧。”今夜來瞧個人,諸多波折坎坷,穆祀應付他人的耐心,已然到了盡頭。

    溫柔美好的少年搖了下頭,道:“我听命于姑娘,姑娘之心意,決定我之進退。”

    “姑娘不願見殿下,那今夜,殿下無法跨入這道院門。”硝煙彌漫的字句,從孚祗的嘴里吐露出來,像是潺潺的山泉水,清澈悅耳,讓人生不起火氣。

    作者有話要說︰  來了來了。

    晚了兩分鐘,今天這章評論,發紅包。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