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敲打(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敲打



    南柚也沒想到自己會將這些話脫口而出,但不可否認的是,流芫說的那些,對她或多或少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書冊中,流枘只是個微不足道的配角,前期出現了幾次,很快就回了妖族,臨走前將身邊的大妖都留給了她,自己則避世不出,直到南柚出世的消息傳出,她才作為一個有些瘋癲的固執反派形象出現。

    南柚不可避免的就想到了,若是如書中一般,她並未趕來勸她父母親,是不是她母親也就如書中軌跡一般,跟著她外祖和舅父回妖族避世了。

    她是唯一的變數,亦是流枘願意妥協的直接原因。

    父母親恩愛如初,是南柚的心願。

    可若是兩個人心有了隔閡,誰也不願意回到從前,她真的願意看到她的父母親因為她,一次次爭執之後和好,如此反復循環,直到徹底消磨掉兩人的好感和耐心嗎?

    南柚是不願意的。

    她不願意溫柔高傲的母親失去稜角和脾氣,她不願意寵她愛她的父君郁郁寡歡,日日不眠。

    金烏的寶珠被重新放置在了青鸞院的水池底中,于是,極北之地的風換了溫柔的旋律,天空中的雪也褪去了寒冷的溫度,像柳絮一樣,輕輕地啄著臉頰和手背。

    流枘動容,繼而半蹲下來,溫柔地用臉頰抵著南柚的額心,嘆道“我們的右右長大了。”

    “那母親是因為我才這樣的嗎?”南柚悶悶地出聲,清澈的眼眸一動不動地看著流枘,就連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放輕了些,眼里流露的情緒忐忑而矛盾。

    “母親確實有考慮右右的情緒,但並不全因為右右。”流枘很快就想到了讓南柚如此發問的原因,“母親同你父君的情況,與你舅父舅母不一樣。”

    “誠然,若不是右右如此在意,母親大概不會理會你父君的脾氣,但這並不代表我與你父君兩看相厭,不再相愛。這些時日,我與你父君爭執頗多,往往隨意的一兩句話,便能讓我們鬧得不歡而散。”

    “我與你父君已經過了初成親時的濃情蜜意,也過了生你時的欣喜期待,彼此的缺點放大,猜疑,多慮,再加上秧的事,矛盾與誤會,其實在所難免。”

    “母親不是一個善于解釋和顧慮他人情緒的人,但沉默絕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很多事情,我藏在心里不說,你父君他就永遠也想不到,他只能去猜,還往往是往壞的一面猜。這不代表你父君不夠信任我,是我沒能與你父君坦誠相見,沒有給他足夠的安全感。”

    南柚似懂非懂地點點頭,神情懵懂,讓人忍不住心頭一軟。

    流枘好笑地道“右右不必想這麼多,你父君是母親生命中最重要的男子,亦是我與右右堅實的依靠。”

    南柚神思驟然清明,她垂下了眸子,窩在流枘的懷里,輕輕地點頭。

    流芫不是很喜歡星主,用她的話來說,看見這個姑父,就跟看見她父親一樣,心情好的時候還好,心情不好,臉一板,像是要吞人似的。

    南柚被她這個說法逗笑,也沒讓她進殿內,隨她帶著身邊的從侍在四周瞎逛。

    她進出殿內向來不需通報,守門的從侍朝她行禮,攔也沒攔一下。

    星主難得清閑,正俯身作畫,手邊放著一盞茶,茶葉的清香沖淡了墨香,听到了腳步聲,他勾勒完了最後一筆方抬頭。

    “父君。”南柚湊上去趴在桌邊細看,眼眸亮了一瞬,“父君第一次給右右作畫。”

    星主將小豆丁一樣的姑娘抱起來,又听她似有點不滿地嘟囔了一句“從前父君只給母親畫。”

    “一幅畫罷了,右右若是喜歡,便是畫上百幅,父君也願意。”

    南柚明顯不信,她扭頭,看了眼星主下巴上冒出來的青黑胡茬,聲音里帶上了同情的意味“父君,你一宿沒合眼嗎?”

    星主頓了一會,神色自然地回“政務繁忙,歇息得晚了些。”

    南柚便順著他的台階哦了一聲,才要說正事,就听外面的從侍稟報,說清漾姑娘來了。

    “宣進來。”星主眼皮掀了掀,一只手抱著南柚,一只手去拿筆,清漾踏進門的時候,畫中的小姑娘額頭上,正點上了一朵殷紅的小花,小小的人立在雪地里,額間的顏色襯得她冰雪可愛,天真爛漫。

    但也正因為這一筆,南柚狐疑地看了星主一眼,問“父君是在畫右右嗎?”

    不等星主回答,她自己就陡然想明白了,頓時掙扎著要從星主懷里下去,小臉氣鼓鼓,“根本就不是在畫我,這明明是母親小時候的樣子。”

    星主目光閃了一下,再去看畫中的小人,以手扶額,頗覺丟人。

    清漾進來時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場景。

    她面色比平素蒼白一些,沒有一絲血色,眼下還綴著一團烏青,身形瘦弱,看起來楚楚可憐,弱不禁風。

    星主抬眸,見她這樣,皺了眉,問“怎麼臉色這樣難看?”

    “回王君的話,清漾姑娘是蛻變期到了,因而覺得乏力疲憊,臉色蒼白了些。”回答星主的是清漾身後跟著的從侍。

    星主一算,目光落在眼前還在跟自己鬧脾氣的小姑娘身上,聲音柔和下來“右右的蛻變期也就在這幾天了吧?”

    南柚氣哼哼地給了他一個後腦勺,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樣子。

    星主便笑著搖了一下頭,轉而對清漾道“你才進入蛻變期,身子又弱,該好好歇息,怎麼突然來星輝殿,可是有什麼事?”

    南柚跟清漾面對面相望,她將後者狼狽憔悴的樣子盡收眼底,沒有露出一分一毫的得意和暢快,只是也跟著問“是不是院里的從侍伺候不周,陰奉陽違?”

    “若是有,你盡管說出來,我和父君立刻處置了他們。蛻變期影響到日後的修煉,不能大意,也不能動氣。”

    清漾的眸子里,頓時閃過一絲隱忍的屈辱。

    南柚這兩句話,若說不是在隱射昨日的事,她都不信。

    早知如此,她情願留著彩霞,也絕不將鉤蛇推開。

    “沒有,夫人命人送來的從侍十分听話,並無不妥。”她咬了咬下唇,又看向南柚“妹妹別擔心。”

    “小漾來星輝殿,是擔心叔父。”清漾睫毛垂著,音色無辜而清脆“樂安院的從侍說、說叔父和夫人鬧得不愉快了,叔父才在金烏那受了傷還未好……”

    “住口。”南柚突然打斷了她,“來深宮這麼久了,你莫非還不知道謹言慎行四個字是什麼意思嗎?”

    清漾不是第一次見她這樣疾言厲色地說話了,也就是在這一瞬間,她心里陡然松了一口氣。

    恍惚覺得,這才該是那個高高在上、任性驕縱的南柚。

    她頓時重重地跪到了地上,膝蓋與地面踫撞的聲音毫不含糊,話還沒說,眼淚就已經先流了下來。

    但這一次,星主沒有第一時間讓從侍扶她起來。

    流枘和他的事,任何時候,都輪不到別人來插嘴置喙。

    更別說清漾一個小輩。

    清漾跪了好一會,星主才沉著聲開口“你起來吧。”

    “清漾知道說這些會讓叔父生氣,但清漾實在放心不下叔父的身體,今日一早,想起父親在時,每回打斗傷著了,便會用一種特殊的傷藥,方才叫從侍幫忙翻找出來了,特意來帶給叔父。”她揚起一張淚水漣漣的小臉,強壓著委屈,言辭懇切。

    她身後的從侍便極有眼色地將一個白色的藥瓶拿出來,放在桌上。

    星主眼神晦澀,半晌,他抬手,擰開了瓶塞,一股苦澀而帶著草木清新的味道便逸散在空氣中,停駐在鼻尖上,久久不散。

    星主閉了閉眼,再開口時,聲音顯而易見的比之前溫和了些“你有心了。”

    清漾便止住了眼淚,破涕為笑。

    “父君就縱容著她和她身邊的人肆意傳播你與母親不和的消息?”南柚心里憋著一股氣,她冷哼了一聲,道“那從星界一路流傳至妖界、甚至九重天的流言,到底是哪個別有用心之人散播的,父君竟半點也不在乎嗎?”

    對,就是這樣。

    也就應該是這樣。

    有這樣敢直言頂撞星主的南柚,她的溫順和委屈,才能被星主看到眼里。

    “右右。”星主蹙著眉有些無奈地呵斥了一聲,“誰同你說父君不管了?”

    自己的女兒,星主怎麼能不了解她的性子。

    若是別的事還好,但絕不能說他和流枘的半點不好,小姑娘護短的性子,讓人很難不受觸動。

    南柚看向清漾,兩只漂亮的杏眸微微眯起,像是一只逞凶的奶貓,看上去不僅沒什麼威懾力,還顯得有點兒可愛,“我父君與母親不和的消息,你又是從哪听來的?”

    清漾垂下眸,聲音怯怯“都、都這樣說的。”

    這時候,南柚的袖子里,突然滾出了一顆小小的玲瓏球。

    球上面閃著細細的光,咕嚕滾了兩圈,落到了清漾的腳邊。

    南柚頓時伸手去撿,但清漾的手比她更快。

    記音珠,清漾也認識。

    這東西只需要用靈力催動,就能開啟,里面記錄的聲音便會播放出來。

    看南柚的樣子,顯然是無意間掉出來的,而且這麼急著伸手來撿……

    縴細的手指尖閃過一縷細微的靈力,與那個小巧玲瓏的記音珠相觸。

    下一刻,三人皆听到了一道溫柔的帶著笑意的聲音。

    “——右右去幫母親哄哄你父君,好不好?”

    星主愣了一下,旋即大步走過來。

    南柚眼珠子一轉,飛快地把記音珠塞到自己袖子里。

    星主也不跟小東西說什麼多話,他蹙著的眉心舒展開來,十分嫻熟地跟自己的女兒談條件“十幅海蛟畫,跟你換那顆記音珠。”

    “我要那麼多海蛟畫干什麼?”南柚堅決不肯,把自己的袖子捂得嚴嚴實實,“父君怎麼總那麼好奇我跟母親說的悄悄話!你要是想知道,自己去問嘛。”

    星主面色不改,好東西報了一長溜,南柚才稍稍松口,她看了一眼清漾,暗示意味頗濃地道“還有人在呢,要是听到了,再傳出去,父君不管,我是一定不會放過的了。”

    星主轉頭,對清漾道“你回去吧,有什麼需要的東西,就讓人來星輝殿稟報,你進入蛻變期,身體本來又不太好,今日這樣的事,別再做了。”

    清漾什麼結果都想到了,唯獨沒想到會中途出現一顆記音珠,也沒想到會是這種展開,她愣了一下,機械般地點頭,從地上站了起來。

    星主目光閃爍了一下,又道“右右方才說的也沒錯,如今,你進了宮,怎麼也該遵守宮里的規矩,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心里有個度才行。”

    這是清漾第一次听星主對她說類似敲打警醒的話,整個人像是被丟進了冰窖里,骨子里都透著瑟瑟的寒意。

    作者有話要說右右真好,小金庫又充實了一點。

    本章有紅包。

    (因為我每天發紅包的時間不一樣,評論的數量也不一樣,每天大概發一百五十個到兩百個,喜歡評論區熱熱鬧鬧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