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5章 收服(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5章 收服



    樂安院從深夜鬧到了黎明,汛龜本就受了傷,氣息萎靡,一邊得招架發了瘋的鉤蛇,一邊又得死死地撐著結界,不讓打斗的聲響傳到別人耳中,引起注意。

    星主留在樂安院的守衛,清漾根本不敢讓他們知道,更別說前來幫忙了。

    她在一邊看著,眼眶發紅,指甲險些把掌心摳破。

    她不明白。

    南柚從前最會當眾吵鬧,用身份欺她,光明正大,無所忌憚,可以說,她這種自詡高貴的天之嬌女,根本不屑自降身份在背面針對她。

    那麼今夜一切,如何解釋?

    汛龜是真的險些被鉤蛇打死,清漾實在看不下去,撲了上去,眼淚從臉頰上蜿蜒而下,很快變涼,劃過脖頸,沒入衣裳下,她狼狽地哭喊︰“別打了,別打了,彩霞沒有死!”

    鉤蛇看著她,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全然無半分從前的笑意和溫度,他嗓音沙啞,問︰“她在何處?”

    清漾險些把嘴里的軟肉咬碎,但最終迫于形勢,不得不開口︰“南柚派人把她救出來了。”

    “南柚知道她在哪!”

    這個時候說謊騙他,不亞于火上添油,這樂安院,他隨時都可以再過來,拼著這條命不要,他必定殺了汛龜,替彩霞報仇。

    須臾,汛龜將劍收回,望著沉沉的天色,嗤笑了一聲︰“橫鍍大人于我有恩,我曾答應過他,不論何時,不論何事,盡我所能,照看好你。”

    “可我萬萬沒想到,你與你父親,竟無一處相似之處。大人仁厚寬和,忠義俠膽,你小小年紀,就能血刃無辜,玩弄心計,將所有人都當做傻子。當日口頭一諾,時期已過,從此你的生死,便與我無關了。”

    說罷,他看了奄奄一息的汛龜一眼,道︰“她今日可如此算計我,他日,便也能如此對你。”

    “同僚一場,我勸你另尋生路。”

    說罷,驟然抽身,像是螢火一樣,飛掠南邊。

    那是昭芙院的方向。

    ====

    鉤蛇第二次進了昭芙院,此時天已放亮,院子里的雪絨花一簇簇團著,擠在一起,和著漫天的柳枝,成為院中的一道奇景。

    一路暢通,無人阻攔。

    西邊的小竹閣上,小小的孩子跪坐,眼瞼微垂,細嫩的手指搭在古琴的弦上,一撥一頓,清越的鳳吟聲響起,清涼的靈力游走各處,將院子里每一處包圍,鉤蛇身上的傷像是被靈泉清洗過一樣,漸漸有了愈合的趨勢。

    蒼天巨柳枝頭,面目清雋、溫潤出塵的男子閉目聆听,一片綠濤中,他長發如瀑,與柳枝糾纏,溫柔干淨得不可思議。

    鉤蛇知道他。

    昭芙院中地位僅次于南柚的大妖,戰力巔峰,是清漾心心念念想挖走的人。

    東邊的長廊檐頂,兩名大妖雙手枕在腦後,神情愜意放松。

    這里和樂安院的緊繃陰冷相比,可謂天差地別。

    一曲畢,鉤蛇心中的戾氣也散了大半。

    “彩霞一事,多謝姑娘出手相救。”鉤蛇抱拳。

    南柚夜里沒睡好,沒什麼精神的嗯了一聲,問︰“可願留在昭芙院?”

    鉤蛇沉默了許久,半晌,咬牙,道︰“听從姑娘吩咐。”

    屋里,彩霞听著熟悉的應答聲,食指化為刀刃,在光潔的肌膚上輕輕一劃,血液滾落在契約紙上,一層淡淡的光暈浮現,又很快消散。

    她的耳邊,恍惚又響起南柚的聲音。

    “——我曾對進昭芙院的每一個人說過,信任,我只給一次。你和鉤蛇可以留下來,但得和月勻一樣,同我簽訂契約。”

    “如何抉擇,你自己思量之後,再做決定。”

    =======

    南柚的愉悅心情並沒有持續很久。

    因為雲姑來找了她,說星主和夫人又起了爭執。

    南柚以手扶額,操碎了心。

    流芫覺得十分稀奇,道︰“姑父姑母感情那樣好,也會發生爭執嗎?”說完,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不輕不重地嘆了一口氣,安慰地拍了拍南柚的肩膀︰“我父母親也這樣,嬤嬤說,他們心里埋著一根刺,一見面,一說話,那根刺就開始扎人,而且永遠也拔不出來。”

    那根刺,是流j。

    而星主心里的那根刺,是上秧。

    南柚甚至都沒問雲姑具體經過,就知道肯定與上秧有關。

    一路上,雲姑將事情伊說細細說出︰“夫人與上秧仙君見面了,在西加亭上的暖閣里商議了一些事情,這事王君也知道,但今日兩人用膳時,王君始終冷著臉,這夫人的脾氣,姑娘也知道……”

    應當說不止流枘,所有鸞雀皇族的性情皆高傲到了骨子里,不論對著誰,都決計做不來熱臉貼冷屁股的事。

    一個不肯全然信任,一個不屑過多解釋。

    爭執疏遠,在所難免。

    “其實這麼多次,我也明白了,他們要吵要鬧,要聚要散,其實都是勸不住的。”流芫情緒罕見的低落下來,“兩個人分明都不想再看見彼此了,便是勸說之人說得天花亂墜,也只會讓他們更厭惡對方。”

    南柚看著流芫皺成一團的小臉,愣了一下,旋即抿緊了唇。

    青鸞院,流枘才淨了手準備調香,就見到兩個小姑娘手牽手地走了進來,她將手里的香料放下,親昵地蹭了蹭她們的臉蛋。

    “小六跟右右住得可還習慣?”流枘輕聲細語地問,眼中盛著柔和笑意。

    流芫很喜歡這個姑姑,她點了點頭,貓兒一樣地眯著眼楮靠在流枘的懷里。

    “右右呢?可有乏力疲憊的感覺?”流枘又撫了撫南柚頭上的揪揪,“蛻變期也該來了。”

    南柚搖搖頭,看過書的她,知道自己的蛻變期是在五日之後,剛巧是深淵大開,流芫等人挑選坐騎的時候。

    流芫知道南柚和流芫有話說,吃了幾塊糕點之後,就主動去了後院瞎逛。

    “右右,又是為了母親與你父君爭吵的事來的?”流枘好笑地點了點她的額心,聲音溫柔︰“小孩子家的,就不怕被你父君訓?”

    南柚在她懷里蹭了幾下,撒嬌一樣地哼︰“母親有話好好跟父君說嘛。”

    “這次,是母親不對。”流枘撫了撫女兒嬌嫩得和花骨朵一樣的面頰,她蹙了蹙眉,輕嘆了一聲︰“右右去幫母親哄哄你父君,好不好?”

    南柚登時睜圓了眼。

    能讓她的母親說出這番話來,她父君夜里到底被氣得有多慘。

    南柚眼珠子轉了轉,她手指動了動,仰著小小的臉蛋趴在流芫的膝頭,試探地問︰“是因為母親見了上秧仙君,父君才生氣的?”

    流枘有點頭疼,笑了一聲,聲音里終于帶上了一些不一樣的情緒︰“是。你父君不知怎的,從前雖然也不待見上秧,但總會看在他的身份上,不至于怠慢,這次竟孩子脾氣一樣,說甩臉就甩臉,還是在那麼多人的面前,他作為一界之主,終歸也要注意一些。”

    但這話,誰說都行,由流枘嘴里說出來,落到星主的耳朵里,那些字眼便不再是單純的字眼,而是可以燎原的火。

    “母親找上秧仙君,是要商議什麼事嗎?”南柚鼻尖動了動,神情有些為難,“母親不跟右右說,右右不知該如何哄父君。”

    “右右如今開始臨政,這些事,母親沒什麼好瞞的。”流枘遲疑了一下,將事情原委同她細說︰“上秧娶的,是四海湖畔的小郡主,名喚梔思,兩人成婚後,小郡主的身子每況愈下,在五十年前去世了。”

    “但上秧用藥圓壺拘了她的一縷殘魂,又用萬年冰床安置她的肉身,親自上九重天求了丹藥,下四海取信物,如今只差一物,便可重塑仙體。”

    南柚問︰“是何物?”

    “鸞雀族正統皇脈身上最長的那根尾羽。”流枘緩緩道。

    “這怎麼可以!”南柚下意識抗拒︰“鸞雀族尾羽何等珍惜,只可交付伴侶,代表廝守繾綣,而且尾羽脫落,對母親身體也有傷害,父君絕不會同意,我也不答應。”

    “右右。”流枘笑了一下,拉過她軟乎乎的小手,說︰“母親欠他的,一根尾羽,若能全數還清,對母親而言,亦是一件好事。”

    “母親為何不當面與父君說?”南柚問。

    流枘︰“我若是直接同他說,青鸞院的屋頂都得被掀翻。”

    南柚︰“……”這倒也是實話。

    “那我等會去星輝殿找父君說一說。”南柚拍了拍小手,一副“此事包在我身上”的神情,把面容冷艷的女子逗得彎了眉眼。

    “那就有勞我們右右了。”

    南柚袖子里揣著那顆記音珠,行至門口,她咬了咬唇,突然回過頭。

    “母親這麼做,是因為我嗎?”

    “嗯?”流枘疑惑地挑了挑眉。

    “是因為我每次一听到母親與父親爭吵就急著趕過來,母親知道我不喜,為了讓我開心,所以才勉強同父君服軟,和平相處的嗎?”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