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1章 男配(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1章 男配



    第二日早上,南柚起得很早,扭頭一看窗外,發現起了好大的霧,視線中盡是混沌的白。辨不清實物。

    雲姑親自調訓過送來的從侍叫茉七,心靈手巧,說話聲音溫溫柔柔的,整個人很安靜,有點內向,跟彩霞是完全不同的性格。

    茉七是負責貼身服侍南柚的,主要在院子里伺候,也非血脈強橫的大妖,在剛進院子的時候,就被那兩棵蒼天巨柳嚇到了,接著又迎上長奎和雲審視的目光,整個人都繃緊了,行事說話,更加小心。

    在梳洗的時候,南柚只是皺了下眉,她就立刻跪在地上請罪。

    “你很怕我?”南柚半蹲下來,小臉皺起來,像是一只雪白的糯團子,聲音軟軟的,並沒有責怪她。

    “姑娘身具皇族血統,臣,臣不敢不敬。”茉七聲音里的緊繃意味怎麼遮也遮不掉。

    “你別怕,起來吧,日後不要動不動就請罪磕頭,我喜歡院子里輕松熱鬧些。”南柚伸手指了指外面︰“不忙的時候,你多跟他們說說話,便知該如何做了。”

    茉七這才起身,繼續給她梳發。

    窗外,一尾雲鶴棲落,迅速的化為人形,須臾,半卷半落的簾子外,傳來雲姑的聲音︰“姑娘,可起來了?”

    “進來吧。”茉七正在給她額心描金邊花紋,南柚便沒有挪動身子,只是出聲讓雲姑進里屋。

    “姑娘,夫人叫臣來走一趟,讓請姑娘準備著,出席今日晚宴。”雲姑道。

    南柚抬了抬眼,烏溜溜的瞳孔里布著一層水蒙蒙的霧氣,聲音里蓄著些許鼻音,帶著疑惑的意味︰“晚宴?”

    雲姑笑著應了一聲,細細解釋︰“今日一早,妖主等人就到了驛站,王君命人在ж賴畬蟀隗巰   骷扒拙旖臃縵闖荊 允局V亍!br />
    南柚一算時間,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到。

    “跟外祖和舅父同來的,是哪幾位公子姑娘?”南柚問。

    雲姑︰“三位公子都來了,臨行前五姑娘染了病,來的是四姑娘和六姑娘。”

    南柚一听,就開始頭疼︰“六姑娘還小,她來做什麼?也要挑妖獸嗎?”

    小小的雪團子愁眉苦臉,用小手托著下巴,心里什麼想法都寫在明面上了。

    雲姑忍不住笑了一下,勸解道︰“六姑娘脾氣跟姑娘一樣,也是凡事不肯退讓的,見了面,可不就要鬧鬧才能增進姐妹間的感情麼?”

    雲姑口中的六姑娘,是她舅父的嫡女,她的親表妹,單名一個芫字。

    流芫是妖主唯一的嫡孫女,蜜罐子里長大,也是個半點不受委屈的,與南柚不同的是,她身上沒有那樣重的擔子,脾氣和行事都更從心,有時候任性得叫人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兩個年齡相仿,脾氣相仿的小姑娘撞到一塊,不知怎麼的,就是互相看不對眼,大吵沒有,小吵不斷。

    再次听人提起這個表妹,南柚只覺恍若隔世。

    書冊中,有一回,南柚被清漾設計,眾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不贊同地看著她,她的父君大聲責備她,沒人肯听她辯解一句,只有流芫站出來,替她說了話。

    事後,南柚問她。

    流芫只蹙眉,回道︰我們這一脈,骨子里的血就是純粹的,我流芫的表姐,不屑于做此等小人行徑的事。

    一句信任,支撐著南柚咬牙熬過了很長一段時間。

    姐妹兩除了脾氣之外的另一相似點,便是都看不慣清漾的做派。

    流芫年齡小,又是妖界的嫡姑娘,即使當眾給清漾使一些絆子,星主也不可能枉顧兩族情面斥責她,只是南柚卻知道,因為這個,流芫也沒少受她舅父的訓。

    她有些擔心那個丫頭跟清漾硬踫硬,讓自己落于下風,還損了名聲。

    “雲姑,你去回稟母親,就說我知曉了,定會按時到的。”南柚很快回神,伸手摸了摸自己頭上的小揪揪,聲音甜脆甜脆的。

    等人都出去了,南柚一個人坐在玫瑰凳上,面對半開的窗子,雙手捧著下巴,眼里的光亮漸漸的分散了。

    她是星主的獨女,並沒有親兄弟,也因此,將她父君一脈的那位堂兄和她母親這邊的表兄弟妹當親人看待,但他們最後,都質疑她,不信她,放棄她,最後,冷眼看著她死亡。

    無一例外。

    全部倒戈。

    南柚甚至無法想象,書中的那個自己,在面臨這樣的背叛之後,到底是怎麼承受過來的。

    自從看了那本書,南柚時常有一種模糊的錯亂感,現實與書中的世界雜糅,條條框框都聯系到了一起。她常會擔心,會想著,若是腳下哪一步沒走好,會不會真落得跟那個南柚一樣的下場。

    隔著一扇窗,孚祗與她對視。

    後者伸手,給她折了段梅枝遞過來,“姑娘,開心些。”

    =======

    傍晚,南柚去了躺星輝殿。

    不出意料的,在外殿,隔著遠遠的距離,她就感受到了幾股沖天而起的強大氣息。

    臨到殿前,朱厭不知從哪里冒出來,拉走了南柚。

    “朱厭伯伯?”行至星輝殿後面的長廊里,南柚壓低了聲音,有些疑惑地扯了扯朱厭的衣袖。

    朱厭汲取上回的教訓,特意設置了一個屏蔽氣息的小結界,等做完這個,他才神秘萬分地從袖子里拿出一團白布,男人溺寵地撫了撫南柚頭頂的小揪揪,笑得爽朗︰“看伯伯給咱們右右帶什麼來了。”

    南柚湊過去,揭開幾面顏色淺淡的絨布,在看到絨布下的物件時,呼吸下意識輕了一點。

    一支雕花長箭,箭身修長,上面環繞著漂亮的繁復的古老玄紋,粗看沒什麼突出特別之處,但南柚的氣息隱匿進去,下一刻,就被彈了出來。

    這意味著什麼,南柚自然知道。

    箭中生靈,是不可多得的寶貝。

    “此箭乃我早年所得,鋒利無匹,可破虛空。”朱厭開口︰“听王君說,右右也要開始修煉箭術了,伯伯主拳,修肉身,此箭對伯伯的用處不大,剛好贈與右右。”

    “右右將它藏好,咱們誰也不告訴,免得你那父君偏心,又將本屬于你的東西送給那清漾。”朱厭不知想到了什麼,言語之中,對清漾此人的存在十分不在意。

    高大魁梧的男子眼中,盡是對幼崽不加掩飾的偏袒,南柚將那支箭拿起來,兩只漂亮的眼楮彎成了月牙,聲音甜糯︰“謝謝朱厭伯伯,右右很喜歡。”

    朱厭朗笑兩聲,道︰“喜歡就好。”

    他還有別的事,看見南柚將箭支放進空間戒,又確定沒有氣息泄露出去後,轉身匆匆出了宮。

    南柚看著虛空處,半晌,抽了抽鼻子,揣著手往青鸞院去了。

    =====

    青鸞院里屋,南柚沒骨頭一樣地靠在流枘的懷里,助眠的暖香在屋里流淌,燻得她昏昏欲睡,白嫩的手指抓著流枘腰間掛著的玉佩玩,兩只眼楮幾乎都要睜不開,後來還是頂不住眯了一個時辰,等雲姑喚醒她的時候,晚宴已經要開始了。

    南柚伸手揉了揉眼楮,坐起來,問︰“母親呢?”

    “夫人在外間等姑娘。”雲姑揮退了茉七,自己給南柚梳發,因為要見貴客,她的兩個小揪揪很快被雲姑拆散開。她皮膚白,五官雖還帶著稚氣,但已能窺見美人的底子,天真爛漫,嬌小玲瓏,雲姑給她扎起了高馬尾,原本白嫩的小臉上又添了兩絲英氣。

    天徹底黑下來,青鸞院的回廊游亭里,精致的宮燈被點亮,瑩瑩的橘黃色暖光在極北的風中曳動,不時傳來一聲五色鳥的叫喚。

    ж賴睿 牆纈忻行盞氖蘭液蛻院盞耐寤徑嫉狡肓耍 魃矸葑鴯螅 質切侵韉腦勒桑 才諾奈恢帽閽諦侵饔也啵 漵噯艘來甕隆5 僑俗 康氖牽 涎硐刪話才旁諏俗蟛啵 煆嶂 攏 晌 酥諶四抗獾奶乇鷲展說恪br />
    九重天的仙君,同時握有實權,本事十分不凡,按道理,再不濟,也該和妖界大統帥平起平坐。

    然而,直接被安排在了左側。

    星界,可是以右為尊。

    妖主一行人,就連幾位小公子姑娘都在右側,左側坐著的,多是自己人,這明顯的區別對待,不得不令人細思其中的深意。

    流枘母女兩一前一後進殿的時候,星主還未出席。

    南柚經過右側坐席,她那素來以冷面示人的外祖父輕微地勾了下嘴角,輪廓仍是冷硬的,但南柚仍能辯出他眼中親近的意味,往後看,她的幾位表兄表妹或朝她笑了笑,或朝她點點頭,唯有兩個人,絲毫沒有表示。

    一個是托著下巴玩弄手中流甦穗子的流芫。

    還有一個,是南柚的表弟,她舅父的第三子,流j。

    小少年看上去和她差不多身形,沉默寡言,白嫩的臉上也沒有表情,看上去陰沉低落。

    南柚的心情頓時有點復雜。

    她其實並沒有什麼機會和這位表弟接觸,只是听人說起過,南柚的舅母在懷他時被屋里的姬妾暗害了,導致流j先天不足,生下來後幾次差點救不活。好容易磕磕踫踫保住了命,又傳出他體內的血脈被毒性攪亂,稀薄無比,這便注定了他修煉速度將會千百倍的落後于他人,基本上,余生已定。

    這事牽連數界,眾人側目,鬧得極大,也為著這件事,她舅父到現在也依舊只是妖界大統領,而非少妖君。

    第一次,南柚仔細打量她這位表弟。

    少年的直覺十分敏銳,在南柚還未收回視線的時候,就若有所感地抬眸,眼神冰寒漠然。

    南柚的腳步稍頓。

    這個眼神,跟書里那個偏執男配人設,完全重合上了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