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0章 背主(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10章 背主



    南柚把穆祀給的那些東西送了出去,又見清漾受挫,心情好得不行,她在星主的懷里哼唧了幾聲,又伸出兩條胳膊,要流枘抱。

    幼崽臨近蛻變期,嗜睡是常事,流枘接過南柚,見她安安靜靜的趴著,身上還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不由失笑,淺聲道︰“下回那些東西,讓從侍送就是了。”

    南柚鼻尖動了動,拿眼去瞅星主,不滿地道︰“還不是父君,日日說我對清漾不夠好,又叫我多帶清漾結交朋友,我想著親自送東西,怎麼也能稍微緩解一下關系,過幾天也好帶她去認識認識表兄妹們。結果人家根本不歡迎我,把我當蛇蠍避著。”她扭頭把後腦勺對著星主,“這下好了,明日大家都知道了,我自己把臉送上門讓她打了!”

    流枘蹙眉,不贊同地看了星主一眼,眉目間的冷意稍重。

    星主也覺得清漾今夜舉動冒失,但想著她年齡尚小,自幼不在宮中教養,沒父沒母的,那個從侍做事不妥,不該遷怒到她身上去。

    只是南柚說的那種情況,他也絕對不能忍受。

    “明日選些懂規矩的人過去,她原來院子里的,都打發掉,好好敲打警告,若有誰敢亂嚼右右的舌根,一個都不姑息。”星主聲音沉下來。

    等南柚回到昭芙院,辰狩一下子就從黑暗中躥出來,雪白的一條,掛在她的脖子上,濕漉漉的鼻尖親昵地蹭她的下巴,像是一條軟絨絨的圍脖。

    月勻對這只貂也有很大的興趣,他伸出手,摸了摸雪貂的尾巴,那只貂就眯著眼楮看他一眼,慢慢把尾巴一掃,整條貂都縮進南柚的懷里,懶得理會他。

    “瞧見了嗎?”南柚摸了摸懷里幼獸的耳朵,惹來它一聲奶氣十足的叫喚,她側頭,問月勻︰“方才樂安院的主人,你覺得如何?”

    月勻縮了下脖子,想到方才清漾只顧著去拿玉鐲,自己的從侍都不管的情形,他警惕地道︰“我只跟你簽了契約,只在你院子里做事,你不會讓我去服侍那個清漾姑娘吧?”

    南柚不知想到了什麼,笑了一下,問他︰“干嘛?你不喜歡清漾?”

    月勻連連擺手,一張娃娃臉都快糾結成一團,不喜歡的意味十分明顯︰“不喜歡不喜歡,她的身上好大一股仙參味,那根三千年的參,估計已經全部進了她的肚子。”

    南柚听得挺舒坦,她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道︰“她好像還挺想捉你回去的,你以後見了繞遠點,別真被捉了還得讓我去找。”

    月勻點頭如搗蒜,小臉嚴肅無比。

    南柚開心了,她從自己的空間戒里抓出幾個血金,放到月勻的手上,道︰“我看你挺喜歡吃這個,我這里有很多,你每日可來拿幾顆。”

    月勻看著她矮矮的背影,再看著手上漂亮剔透的血金,一時之間,有種做夢一樣的感覺。

    這……這是做從侍的待遇?

    是千金難求的血金沒錯吧?怎麼到了南柚的手里,就好像成了多得堆不下的凡物,想給誰就給誰?

    他拉過從身邊走過去的長奎,指了指掌心中的血金,壓低了聲音問︰“姑娘是什麼意思?這真是給我的嗎?”

    長奎疑惑地瞥了他一眼,到底看在他那張稚嫩幼崽臉的份上,耐了性子解答︰“還能有什麼別的意思,我們院子里向來如此,姑娘心地善良,待我們也好,你只要認真做事,別投機取巧,棄信背主,莫說是幾顆血金,就是上好的仙兵,姑娘都能為你尋來。”

    月勻听得目瞪口呆。

    長奎笑了笑,道︰“不說星界,就是八荒四海之內,也未必能找到似姑娘這樣好的主子。”

    月勻看了看手里的血金,認同了這句話。

    一邊蹲在院子里侍弄花草的彩霞听了兩人的對話,睫毛狠狠地顫了兩下。

    誠然,她是極幸運的。哪怕本身實力並不強悍,血脈也非上乘,但在那麼多的從侍里面,她被姑娘一眼挑中,從此進了內院伺候,平素極清閑,院里也沒什麼多的規矩,每隔些日子,南柚甚至會放他們出去雲游,來出往返,誰不高看他們一眼?

    朝夕兩千年,就是草木也有了情,更何況她一個活生生的人。

    只是有時候,一步走錯,就再也回不了頭了。

    她有些痛苦地閉了閉眼眸。

    ======

    辰狩尤其喜歡黏著南柚,睡覺前明明已經被長奎拎著脖子丟回它的窩里去了,半夜又悄悄地翻窗要進來,被結界擋在外面後,半站起身來啾啾地叫喚。南柚只好又把它抱進來,小家伙一靠近她就老實了,在她床頭盤成雪白的一條,安安靜靜地睡了。

    “什麼性別?怎麼這麼親人?”翌日,南柚摸著辰狩順滑如銀線的皮毛,問長奎。

    長奎如實告訴她︰“姑娘,是只母貂。”

    “難怪。”南柚的手被雪貂用鼻尖拱了拱,她眯著眼笑了笑,目光復又落在長奎的身上。

    少年穩重,背脊挺得筆直,像一棵蒼松,自有風骨。

    “可查出了些什麼?”南柚聲音稚嫩,帶著點糯糯的鼻音。

    長奎頓時蹙眉,道︰“臣確實查出了些許端倪。彩霞近段時日,與樂安院那兩個大妖走得比較近,只是臣無能,並未拿到確鑿的證據,也不知道他們暗中商量了什麼。”

    “不怪你。汛龜和鉤蛇也屬大妖,鉤蛇可隱氣息,平足跡,若有心不讓我們查到,想徹底摸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南柚拿了塊糕點,話語里沒什麼沮喪的意思,顯然早已經猜到這個結果。

    而且這種事,根本不需要拿到確鑿的證據。

    一旦有了疑心,她想扣押打發彩霞,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姑娘準備如何處置彩霞?”長奎嘴角微抿,沉聲道︰“要不要臣動手,將彩霞……”

    南柚明了他的未盡之意,她手指動了動,眼中閃過迷茫和掙扎之色。

    半晌,她開口,道︰“喚她進來。”

    “還有,讓其他人也都進來。”

    片刻後,昭芙院內院伺候的幾人都進了屋,月勻才睡醒,耷拉著腦袋,被星界的天氣搞得很狼狽。

    孚祗是最後一個進來的,少年清雋出塵,宛若謫仙,他倚靠在紅契柱上,如墨的長發用一根綢帶簡單地綁著,分明看著是極溫柔的人,不開口的時候,卻又給人一種清冷的疏離感。

    長奎和雲也默不作聲地站著,神情多少有些復雜。

    昭芙院內院的從侍,一共就只有他們幾個,幾千年的時間,彼此之間都熟悉了,現在突然出了這種事情,其實誰心里都不大好過。

    彩霞自從踏進屋里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料到了自己今日的結局。

    因此她二話不說,就在南柚跟前跪下了。

    她這一跪,便相當于是認了。

    又一個印證書冊真實性的證據。

    南柚呼吸輕了一瞬,再開口時,聲音里沒了往日的嬉笑天真︰“為何如此?”

    “我何處薄待了你?”

    彩霞不言語,只是又朝她磕了一個頭。

    此情此景,南柚知道,她這是打定主意不說了。

    “直至今日,我仍記得,你剛來內院伺候時對我說的話。”

    彩霞的聲音中,終于現出了一絲哽咽︰“是臣食言了,但憑姑娘責罰。”

    南柚眼睫垂下來,在令人窒息的寂靜中,她開口︰“長奎,將她囚在結界中,沒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半步。”

    彩霞臉色灰白地站起來,有些木楞地跟在長奎身後往外走。

    “彩霞。”南柚一字一句緩聲道︰“你只有今日一次機會對我坦白。”

    “否則,樂安院姑娘身邊的兩個大妖,我絕不會留。”

    彩霞呼吸驀的一滯,腳下的步子像是有千斤重,竟怎麼也抬不起來了。

    腦海里唯有一個念頭,那便是,她居然都知道了。

    那,還要瞞下去嗎?

    南柚從來言出必行,哪怕尚且是個幼崽,但若真想要鉤蛇的命,拼著她院里折損一名大妖,也能做到。

    鉤蛇不是清漾,沒有星主的人護著,死了便是死了,就算事發,星主最多斥責她兩句,卻絕不會因為一個妖大動肝火,處罰南柚。

    思及此,彩霞掙扎許久,最終還是回頭,跪在南柚的腳邊,眼淚簌簌而下︰“臣都坦白,求姑娘日後,放鉤蛇一條生路。”

    南柚想,難怪那日鉤蛇要悄無聲息潛進她的院子,並且小心謹慎隱匿了所有的氣息。

    居然還真是,為情背主。

    原來,不止女主會魅惑人心,就連她身邊的妖,都有這樣的本事。

    半個時辰後。

    長奎去關押彩霞,孚祗,雲和月勻都還留在屋里。

    “怎麼說?”南柚有點頭疼地問︰“你們覺得,此事該如何處理?”

    “背主是死罪,彩霞死不足惜。”雲沒有遲疑。

    他素來最活脫,但在原則的事情上也非常果斷。

    長奎動了動嘴角,道︰“姑娘若是顧念舊情,留她一個全尸便是。”

    南柚又看向孚祗和月勻,問︰“你們呢?”

    孚祗大概知道小孩心里在糾結什麼,他長指微動,音色清潤︰“內宮的事,姑娘不若交給夫人處置。”

    南柚思忖半晌,緩緩搖頭,道︰“我不想叫母親知道這些。”

    “那就交給臣來。”

    南柚驀的抬眸,孚祗清雋的臉龐上掛著淡而溫和的笑意,指尖躥起一道存在感並不強的幽幽綠炎,整個人干淨溫暖得不可思議,也莫名危險。

    “算了。”南柚小眉頭皺得很緊,最終道︰“給她些教訓,逐出王城,我不想再見到她。”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