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6章 反常(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6章 反常



    屋里,南柚坐在矮腳凳上,兩條小腿在半空中晃蕩,軟靴上毛絨絨的雪球蹭到了她腳上的銀鈴,一聲沒一聲的響,她圓溜溜的眼楮眯成兩彎月牙,問倚窗而立的風姿少年︰“不問我為何留下他嗎?”

    “姑娘有自己的思量。”

    六稜小窗支起了一半,月光像流水,又像蕉紗,透過半面的縫隙溜進來,柔和,澄澈,又帶著北風的清冷寒意,矛盾的交織著。

    屋里燻著妖獸產出的異香,很有安神、催眠的功效。

    “月勻是仙參族,他們這一族,雖然戰力不出眾,但天生有仙緣,一身血脈天賦,也只有在登上仙籍的那一刻才會激發出來。”南柚行至孚祗身側,抬頭望他,聲音里不可抑制的帶上了些許的低迷︰“孚祗,未來,我會需要很多人的幫助。”

    屋里暖和,南柚取下了自己的披風和圍脖,沒了那雪白一圈的映襯,她的身子顯得單薄縴細,細看,眼下還有一點點不明顯的烏青。

    孚祗下意識蹙眉。

    “姑娘這兩日,可是遇到了什麼事?”他低嘆著彎身,手掌在幼崽的手腕上停留了一會,並沒有察覺到她體內氣息出現紊亂,才又道︰“從讓我去夫人那邊服侍,再到今日與仙參結契,姑娘反常之處不少。”

    若是旁人,定不敢也不會在她面前說這些。

    星界妖族尊卑等級劃分明顯,南柚為星界未來之主,走到哪都是頂尊貴的姑娘,星主教她制衡臣下,教她立威,她自幼聰慧,將這些學得很好。雖然年歲尚小,但在星界諸多下臣眼中,已有兩分其父之風,再加之她血脈強橫,天賦極高,更無人敢不敬。

    就連伺候在身邊的彩霞,雲和長奎三人,也是尊敬為多,君臣有別,照她的意思辦事,並不格外親近。

    孚祗算是她除了父母之外,最親近的人。

    在他面前,南柚的孩子脾氣也是最重的。

    “孚祗,我不喜歡清漾。”小孩瞳孔分明,烏溜溜的,她臉上仍是笑著的,說起來像是漫不經心的抱怨話,“她父親給她留了幾個大妖,雖不是什麼戰力突出的,但能做的事有很多。我這兩日一直在想,外面傳得那麼厲害的流言,關于我父君與母親,還有上秧仙君的,即使無人暗中指使,也必定有人推波助瀾。”

    “姑娘懷疑她?”孚祗腳踩著月光,半身卻籠在黑暗中,側臉冷白,溫和從容,但並不好接近。

    南柚點頭,兩個扎著的小揪揪也跟著歪歪扭扭地晃,小孩一團稚氣,聲音里已經有了些許睡意︰“只會是她。”

    孚祗將小孩的發髻散下,又除去了紅綢與珠翠,如鴉羽樣的睫毛安靜地垂在眼瞼下,手上的動作很輕,身上是一股令人很安心的柳木清新味。

    南柚困得掩唇打了個哈欠,自己鑽進了被窩里,但手還揪著孚祗的衣袖不放。

    “姑娘。”孚祗給她施了個安眠的小術法,聲音里很難得地帶上了些許嚴肅的意味︰“再不歇息,身體狀態有損,蛻變期會推遲。”

    南柚眼皮都在打架,她偷偷去瞅少年的神情,問︰“你不問我為何如此篤定嗎?”

    孚祗替她掖好被角,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潤︰“姑娘說與不說,都不重要。”

    “不論置身何種境地,孚祗都站在姑娘這邊。”

    南柚听到意料之中的答復,很快睡著了。

    孚祗足踏月光,鮫紗涑衣,三兩步就消失在蒼天巨樹之間。

    夜深,星主悄無聲息進了南柚的院子,經過院門口時,若有所感地抬頭往柳樹梢頭看了一眼,對上少年如曜石般清冷的黑眸,不由失笑,問︰“姑娘睡下了嗎?”

    孚祗從高空輕飄飄落下,像一只素淨的靈蝶,衣袖獵獵帶風,他垂了眼眸,道︰“才睡下。”

    星主想了想,知道南柚警惕性高,熟睡時也會被些微的動靜驚醒,原準備進房的腳步便止住了,他想了想,從袖中拿出一物,放在院里的石桌上,又道︰“姑娘到底還小,深宮中從侍嘴雜,我與夫人並不能時刻留姑娘在身邊教她對錯是非。近些時日,姑娘總對清漾姑娘莫名抱有敵意,昭芙院的人,一向由你管著,此事之後,花些功夫查查,是否是有心人從中作梗說了什麼。”

    “若有人蓄意生事,這昭芙院里的從侍,盡早換一波。”

    星主生得高大,天生就是嚴肅的面孔,說這些話的時候,長久居高位的肅殺之氣便形成了一種壓迫感。

    清雋出塵的少年並不為所動,長而尖的耳朵隱藏在墨發之後,聲音溫和清潤︰“外院亂嚼口舌的從侍,臣會命人扣押,交由夫人處置發落,但在內院伺候的,一切還憑姑娘心意。”

    內院伺候的一共只有幾個,個個都是南柚親自挑選,是平素與她相處最多之人,去留之向,自然得南柚親自點頭應允。

    星主自然也明白這一層,他負手而立,面容威嚴,語調不變,但將話題轉移到了桌上的東西上︰“姑娘今日因清漾姑娘的事多有不快,這是九重天天君命人來送的珍珠手釧,靈氣濃郁,我已命人做成了法器,待姑娘醒了,你交給她。”

    孚祗默不作聲將手釧收到了自己袖中。

    “另有一事,你明日告知姑娘。”星主行至院門口,身形漸漸模糊,但聲音里的威嚴意味卻絲毫沒有消褪,“妖主及隨行公子姑娘不日即抵王城,貴客遠來,凡事需三思而行,切記毛毛躁躁,落人口舌。”

    =====

    第二日,是個難得的好天氣。

    南柚昨夜睡得晚,起來得也晚。彩霞听到動靜進來伺候的時候,已經是接近用午膳的時間。

    南柚今天要去趟青鸞院,將孚祗要暫時扎根的事跟母親說一聲,然後跟母親聊一聊清漾這個人。

    “父君昨夜來過了?”南柚看著銅鏡中小孩稚嫩的眉眼,打不起什麼精神。

    今日南柚未曾扎著兩個揪揪,烏黑的發蜿蜒著淌過肩頭,將平素的活潑爛漫壓下去兩分,倒顯得嫻靜純真,小大人一樣,就連問話的語氣也發生了變化。

    彩霞便將星主留下來的盒子推到南柚跟前,輕聲細語道︰“听孚祗大人說,王君在夜里來過昭芙院,但姑娘當時已歇下了,王君念想姑娘淺眠,便沒有進屋,只將手釧交給了孚祗大人,讓在姑娘醒後轉交。”

    南柚點了點頭,隨手落下了盒子上的銅鎖,瑩白璀璨的珍珠手釧靜靜地躺著,上面有不俗的靈力波動,顯然已被煉成了法器。

    “臣听說這手釧是九重天那邊遣人送來,特意給姑娘的。”彩霞又噙著笑說。

    南柚原本還挺有興趣地把玩,這手釧有靈性,一接觸到肌膚就自動縮小,不松不緊地掛在了她的手腕上。現在听了彩霞這句話,笑容立刻就淡下來了,她將手釧取下來,放回盒子里,道︰“既然是九重天送來的東西,就好好放著吧,我身邊的法器已經夠多,這珍珠難得,若是磕著踫著損傷了,可惜得很。”

    彩霞好歹近身伺候了她這麼久,听到這話,就露出了點無奈的神色出來︰“姑娘還在為上次少天君替清漾姑娘說話的事生氣?”

    “有什麼好氣的,我瞧著,是如此閑散整日惦念旁人的人嗎?”南柚把那盒子啪嗒一聲合上,沒再看第二眼。

    彩霞知道她的脾氣,點到為止,一時之間,也沒再敢提起那位九重天那位才得封少天君,一時之間如日中天、風光無二的公子。

    南柚好好的心情被九重天這三個字破壞得徹底。

    天界掌仙籍,實力極其強橫,向來與星界交好,天君天後和星主相識已久,如今得封少天君的穆祀,正是兩人嫡出長子。

    父輩的友誼也影響了他們,穆祀經常會來星界找南柚,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他得到了就給南柚留著,兩人是自幼的玩伴。

    穆祀比她年長,在九重天那種地方,早早的就開始管事,培植自己的勢力,忙得分身乏術。而南柚身上的擔子也不輕,星主對她給予厚望,帶在身邊教養。因而近些年,穆祀來的次數漸漸的少了。

    只是這樣身份匹配,年齡相仿,自幼相識的兩人,免不了被綁在了一起。

    南柚早就隱隱有所察覺,星界和天界有意聯姻。

    這種猜想,在書里得到了證實。

    她蛻變期過去不久,天後親自來了一趟星界,那天恰是南柚六千歲生辰,大大小小的人物來了不少,穆祀也在。

    生辰宴後,賓客散盡,天後道明來意。

    兩族結親,門當戶對,是大喜事。

    南柚和穆祀早知會有此事,初時驚訝過後,便很平靜地接受了。

    但後來,這個與她自幼相識又定了親的人,成為了女主的裙下臣,甚至多次揚言對南柚十分失望。

    南柚是個什麼性子呢,家人誤解,她尚且能耐下心沉澱自己,從自身找原因,但絕不能接受一個外人對她評頭論足多加指責。

    憑什麼呢?

    南柚如今根本不想听到穆祀兩個字。

    結親也絕對不可能。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