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2章 大妖(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惡毒女配翻身後 第2章 大妖



    女主的魅力,大概就是她總能使身邊的人因為憐惜她而不斷做出雙標的舉動。

    這其實是南柚第二次與清漾起爭執了。

    第一次是因為星主親自將清漾接回了後院,安排了地方,並且吩咐,清漾的一應待遇當如南柚。

    清漾比南柚年長了兩千歲,若按年齡,南柚得叫她一聲姐姐。

    南柚繼承了她母親一半的高傲性子,又加上到底只是個被慣壞了的孩子,如何肯讓一個臣下之女凌駕在自己頭上?

    一次內宴上,南柚無視清漾的搭話,半途離去。

    這件事不知怎麼的就傳到了星主的耳里,當日,南柚就被星主訓了兩句。

    那是她們的第一次交鋒,以清漾的大勝收尾。

    今日的爭端則由另一樁事引出。

    清漾的生辰,許多人看在星主和她死去的父親份上,派人送了賀禮,而南柚則因為星主前些日子的一句“吾兒當大度些,該盡主人的意思”,也意思意思命人送了禮物過去,是九重天一位仙君親制的玲瓏簪,誰知東西送了,清漾不僅不謝恩,反而縱著身邊的從侍嘀咕,說那簪子她家姑娘早已有了,乃是星主親賜。

    南柚听了,氣得不行,當即以捧高踩低,亂議主上為由,命人捉了那從侍立規矩。

    清漾磕頭求情,哭得聲都喘不過來,幾次險些暈過去,好好的一場生辰,以鬧得雞飛狗跳收尾。

    星主正在同幾名親近的臣子議事,听了從侍的稟報,趕至清漾院中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

    星主對清漾沒有理由的袒護令南柚倔性上腦,她梗著脖子,當眾質問星主,並且留下一句“父君既然那麼喜歡她,就干脆認她當女兒好了”的話,提著裙子跑回了昭芙院。

    青鸞居外的天氣亦是暖的,並不如別處那樣被堅冰寒霜覆蓋,小小的人扎著兩個揪揪,秀氣的眉毛緊擰著,喜怒哀樂全部都生動地展示在了那張粉雕玉琢的小胖臉上,星主看著,心不由自主的軟了下來。

    她才多大啊,小小的人,參照凡間的年歲,才剛六七歲,什麼都不太懂,正是天真懵懂的時候,突然有個同歲的人出現,分走了父母的注意力,可不就是要哭要鬧嗎?

    “右右。”星主牽起南柚嫩生生的小手,想講的道理就自然而然的用一種哄小孩的語調說了出來︰“你是星界的小主人,未來,父君身上的擔子是要交到你身上的,考慮事情,不能只看單面。”

    “今日與父君同去的,皆是清漾的叔伯,是星界的功臣,他們與清漾的父親私交甚好,若是他們看到清漾在生辰之日被你如此刁難,而父君再一味偏袒你,該會是怎樣的想法?”

    星主不滿南柚手背冰涼涼的溫度,掌心聚起靈力替她暖著,又慢慢地同她講這些對她這個年齡尚且晦澀的東西︰“清漾的父親是因為星界的緣由才消亡的,她沒了父親,母親又早早的去了,現在寄人籬下,心中定是不好受的,我們暫不提攏臣下的心,便是自己良心這一關,也過不去。”

    星主的聲音渾厚,每一字都很清晰地入了南柚耳里,她抬起頭,眼中噙著霧氣︰“父君信她,不信我。”

    星主啞然失笑。

    南柚情緒失常,兀自跑回昭芙院的原因不是因為那根簪子,而是星主情願去信一個臣下之女抽抽泣泣的辯解,也不信她。

    還有書里往後那麼多次南柚和清漾的踫撞爭執,星主不信她,堂兄表弟以及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也都無條件倒戈。

    星主將嘟著臉一臉不開心的小家伙撈起來,讓她在自己肩頭上坐著,他爽朗地笑了幾聲,道︰“那個多嘴的從侍,已經按規矩處置了。”

    “父君怎會不相信右右,只是那個時候,情況特殊,父君于明面上,只能稍偏袒清漾一些。”

    “當著眾人的面,右右也不知給父君留些面子。”星主笑著用才冒出來的青黑胡茬的下巴蹭了下女兒的臉蛋,被她很嫌棄地推開後,笑聲越發大了。

    南柚心里裝著事,小臉皺成一團,不開心幾個字就差寫在臉上了。

    明明是清漾御下不嚴而出的差錯,現在傳出去,她落得個仗勢欺人,驕縱跋扈的聲名,而清漾清清白白,更惹人疼惜。

    女主的光環,強大到這樣的程度嗎?

    她要如何做,才能改變書中自己的結局?

    ===

    瑟瑟寒宵,昭芙院外的兩棵高大的綠柳靜靜地垂在極北的風雪中。

    南柚手里提著一盞古樸的小燈,這盞燈像是年代久遠的物件,外面的紙皮已經泛黃,現出斑駁的時間痕跡,一點熒光從燈芯中流淌而出,漸漸的照清了遠門口一條雪上蜿蜒的足跡。

    幾根柳樹枝無聲無息地延伸,溫柔地卷起一身雪色的女孩,與嚴冬格格不入的新綠嫩芽拖著她向上,穩穩當當地將人在了枝丫間架著的一個小板凳上。

    “姑娘因何事愁惱?”兩棵綠柳的紙條纏繞在一起,像是要編成一張密不透風的巨網,中間的連接處現出一張少年的面孔,溫柔,干淨,兩只尖長的耳朵藏在發絲中,帶著點妖族特有的i麗,聲音輕輕蕩在風中,每一個字眼都像是在吟唱。

    “孚祗。”南柚舉起手中的燈籠,雪白的手指點了點那條歪歪扭扭的足跡,她側著頭,聲音一派純真︰“你看,有人悄悄來探過我的院子了。”

    “走的時候,還特意把足跡隱去了。”南柚似乎覺得很有趣,“瞞過了父君給的守衛,長奎和彩霞也沒察覺到異樣,來的人,必然很厲害吧?”

    書中確實有描述,跟在女主身邊效命的有兩只大妖,一曰汛龜,二曰鉤蛇。

    其中鉤蛇化為人形,可隱身形,可匿氣息。憑借這個,前期幫女主辦成了不少事情。

    只是南柚想不明白,鉤蛇這麼無聲無息地來一趟,是為了什麼。里屋有強大的禁制,非南柚應允者不得入,他還沒那個本事來去自如地放東西或拿東西,可院外,又有什麼值得觀望的呢。

    孚祗看了看唇白烏發的小女孩,淺聲道︰“姑娘若是不放心,可將破綻燈懸于樹上,我替姑娘看著。”

    南柚將頭靠在柳樹粗壯的枝干上,大而圓的眼楮半眯,像是一只歇在雪夜里的幼貓,听了他的建議,也只是笑,許久沒有吭聲。

    孚祗從未見過她這樣低落的模樣。

    她生來高貴,星主和夫人都捧在手心里,所想所思,皆能如願,像個橫沖直撞的小太陽,雖有時會闖禍,但被教得很好,骨子里是個十分純粹善良的孩子。

    經月不見,小孩的臉上,竟蒙上了一層陰郁。

    “孚祗,這段時日,你去青鸞居扎根吧。”隔了一會,南柚方出︰“這幾月,父君和母親一見面就起爭執,我懷疑有人煽風點火,刻意離間。”

    “姑娘?”孚祗溫柔的聲音里,驚異的味道顯露出來。

    “明日我會同母親說。”小姑娘的臉頰被風吹得冰涼,挺翹的鼻尖也現出嫩紅,她身子一歪,柔嫩的柳條就從身後托住了她,她很自然地側身,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半坐半躺著。

    “孚祗,我只信你。”

    孚祗尖長的耳朵動了動,低眸說了個好字。

    書中,南柚是頭號女反派,孚祗則是她最忠心的臣下,哪怕最後,她眾叛親離,跌落低谷,所言所行皆錯,無一人信她時,他也陪她在她身邊,沒有疑問,沒有後退。

    南柚伸手撫了撫龜裂的樹皮,像是突然又開心起來,孩子氣地伸手指了指遠處連綿的山脈和星點的燈火,漫天星辰閃耀,她將破綻燈往天上一拖,整個院子亮若白晝。

    孚祗不說話,陪著她一起看。

    小孩嗜睡,又因為蛻變期將至,本就強打著精神撐了兩日,這下驟然放松了心神,沒過多久就歪著頭靠著樹干睡了過去。

    孚祗抱著她,放到床榻上,又彎身給她掖了掖被角。

    少年長身玉立,衣衫飄然,月下無塵,宛若謫仙。想起小孩方才說的那句“我只信你”,復蹙了蹙眉,食指微動,在小孩身邊設了一個半圓的澄亮結界。

    彩霞感受到波動,閃身進來,見到他,有點驚訝地問︰“大人何時醒的?”

    “方才。”

    星界與妖界相鄰,許多大妖喜其寧靜和平,也會在星界安身。

    妖族等級森嚴,孚祗的氣息對彩霞這等小妖來說,極有壓迫性,但平時少年一向溫和,似玉一樣,十分好相處,因而也敢主動搭幾句話。

    出了里屋,少年縴長的手指根根分明,往虛空中一招,破綻燈便順從地落到了他的手中,他伸手一撫,那光便滅了,兀自轉回屋里,掛在它該掛的地方去了。

    做完這些,孚祗抬眸,問彩霞︰“長奎在何處?”

    他的聲音十分好听,一不注意就會被勾得失神,令人不由自主回答他的問題,彩霞著過幾次道,不敢直視他的眼楮,“姑娘準了長奎休假,現在還未歸來。”

    孚祗又問︰“這幾日發生了何事?”

    彩霞挑著重要的說了。

    “將長奎和雲召回來,這段時日,盯著那個叫清漾的遺裔。”

    少年飄然遠去,聲音如蕭如管,沁沒在雪夜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惡毒女配翻身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