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仙道 第四十七章 枯木逢春,文廟震動!(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朝仙道 第四十七章 枯木逢春,文廟震動!



    儒家望氣的能力和任何一派都截然不同,陳少君貴為仙人,但也是第一次獲得儒家望氣的能力,也是第一次以這種方式觀察儒家的世界。

    視線往下,陳少君看到文廟廂房中,那不斷從房間中滾滾沖出的黑煙和靈光,不同的靈光代表不同的潛質和悟性,所有一切以直觀的方式展現在陳少君眼前。

    這一切都給陳少君一種前所未有的新鮮體驗。

    ——這就是文道的世界。

    而就在文樹巨大的樹干中,陳少君也看到了它的意識,那是一個老者模樣的虛影,通體黑氣纏繞,看起來垂垂老矣,但是此時此刻,那蘊積在它胸中的黑色死氣不斷散去,而文樹虛影,也從垂垂老矣的老者不斷的變化,變得原來越年輕,最後變化成了四五歲的孩童,正是之前出現在樹下的孩童。

    文樹心結已去,正在返璞歸真,恢復原來的樣貌。

    陳少君心中生起一種明悟,但文樹的變化遠沒有停止,就在恢復本來面目之後,他體內靈性迸發,陳少君那番話似乎徹底解放它,讓它完全頓悟了。

    “你做了什麼,你到底做了什麼?文樹給了你什麼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光芒一閃,荊越神通王小年騎著那頭壯碩青牛去而復返,他一個閃身,從青牛背上跳下,一把狠狠揪住陳少君的衣角,神情激動不已。

    “我費了這麼大勁都沒有解開,你怎麼可能做得到?你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開悟了文樹,絕不可能有人做到的!”

    王小年死死盯著陳少君,似乎想要看透他的靈魂,他向來高傲,但眼前這一切顯然給了他極大的沖擊。

    他怎麼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叫陳少君的竟然做到他和那些大儒宗師都沒有做到的事情。

    “學以致用,靈活變通,盡信書不如無書啊!”

    陳少君回過頭來,看著王小年微微笑道。

    後者熟讀經書,恐怕比自己看得還多,不過他還是年紀太小,過于拘泥,過于照本宣科了。

    “盡信書不如無書?”

    王小年渾身一顫,陡的睜大眼楮,不可置信的看著陳少君。陳少君最後說的那句話,比之前任何一句話都讓他更加震動。

    儒家弟子無不將先賢的經籍奉為圭臬,陳少君身為儒家子弟,竟然說出盡信書不如無書的道理,這簡直打破了王小年的認知。

    “你!你!你!”

    王小年松開雙手,不由連退了數步。

    倒是陳少君神色淡然,一臉灑脫。

    他雖然出生文道世家,但卻非純粹的儒家弟子,在此之前,他的第一個身份是器君,煉器之道講究的就是求新求變,推陳出新,不拘一格,如此才能創造出更強大的法器,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在煉器上開宗立派,自成一派了。

    王小年或許覺得震驚,但對于陳少君來說,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

    而且在陳少君看來,這也是儒道先賢共通的品質,若非如此,又豈非稱得上聖賢,教化百世?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巨大的聲響從文樹樹干中傳出。

    陳少君循聲望去,只見巨大的文樹體內能量洶涌,文樹的意識還沒有停止變化,只這麼片刻的時間,光芒閃爍,文樹化身的那四五歲孩童也消失不見,只余下一團圓月般的光芒,蘊含了無盡生機和力量,隨即從文樹根部噴薄而出,並且向著上方樹干以及枯萎的枝丫輻射而去。

    嘩啦啦,文樹的枝條跟著抖動起來,化作一根根觸手,如有生命般,朝著虛空上方蔓延而去,和文廟上方浩瀚無邊的文氣海洋連接在一起。

    狂風呼嘯,就在兩人的目光中,文廟上空那浩瀚的文氣有如瀑布般從上空倒刷而下,轟鳴著灌入文樹之中。文樹本來已經呈現枯死之狀,但是這一刻竟然迸發一股蒼翠的綠意。

    只听一陣陣轟鳴, 嚓嚓,大地開裂,文樹粗大的枝干竟然鑽破地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往上生長,不斷拔高,十七丈,十八丈,還在生長,無數枝丫從樹身上抽出,原本光禿禿的老舊枝條也煥發出一股生機和綠意,無數枝條抽出,如同一只巨大的手掌,碩大無朋,向著文廟上空伸展而去。

    “枯木逢春,枯木逢春!”

    王小年仰著頭,神情觸動不已,文樹的生長早在千百年前停止下來,但是眼前的文樹在解開心結之後,竟然迎來了第二春一般,再次生長。

    這等事情簡直聞所未聞。

    而文樹竟然還在生長,二十丈,三十丈!

    吸收了大量文氣,眼前的文樹通體光亮,並且透出一股股精芒,如同一根驚天巨樹般矗立那里,而那巨大的樹身上,文氣凝結,顯出一道道紋路,最後演化成密密麻麻,無數的儒家文字,並且從樹身一路往上蔓延,甚至連文樹抽出的樹葉上都浮現出一個個金色的文字。

    獨木成林!

    恢弘壯闊!

    神聖莊/嚴!

    原來這才是它真正的面目。

    陳少君眼中閃爍,這一刻也突然明白這棵樹為什麼被稱為儒道聖樹了。

    “發生什麼了?”

    “快看那里,是文樹!”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驚呼聲從遠處傳來。

    文樹發生的巨變,包括那漫天文氣的變化,早已驚動了文廟中無數沉睡的學子,一名名學子匆匆披上衣服,從廂房中走出,朝著文廟後院的方向而來。

    “枯木逢春,柳樹竟然活過來了!太好了!快快報告夫子!”

    越來越多的學子發覺文樹變化,朝著這里匯聚而來。

    眼前的文樹早已換了模樣,一道道熾亮的光芒不斷從文樹內散發而出,將文廟照成白晝,陳少君看到這一幕不由微微皺了皺眉頭,心中萌生了退意。

    “該走了。”

    對于陳少君來說,眼下還不能吸引太多人的注意,趁著眾人趕來之前,陳少君也偽裝成圍觀的學子,並且不著痕跡的往後退去。

    而另一側,王小年也注意到陳少君的舉動。

    “哼,肯定是巧合,我王小年不會輸給任何人!等著瞧,我一定會打敗你的!小青,我們走!”

    王小年翻上牛背,向著遠處走去。他向來高傲,這種時候他比陳少君還要不願意呆在這里。

    “轟!”

    隨著文氣的灌注,以及大量枝葉抽出,文樹通體越來越熾亮,也吸引越來越多文廟學子的注意,只不過須臾的時間,高大的文樹下就聚集了大量學子,而文廟之中早已是一片沸騰。

    “文氣,我的文氣竟然增長了!”

    “我也是,我也是!”

    “快看,文樹上有《大學》上的金句,……還有《論語》!”

    ……

    一陣風聲吹過,文樹滿樹的枝條抖擻起來,霎那間,無數金色熒光星星點點,從文樹枝葉撒下,沒入文樹下的學子體內,只不過須臾的時間,無數文廟學子感覺到體內氣息盈動,自身的文氣跟著增長起來,只不過這麼片刻,他們文氣增長超過過去十幾天,剎那間,無數學廟學子跟著興奮歡呼起來。

    而一切還遠沒有結束,這翻天動地的變化,驚動的遠不止文廟中的學生,光芒一閃,兩道熟悉的身影立即出現在文樹身旁。

    看著眼前這青天巨柱般,和記憶中截然不同的文樹,朱師和夫子都驚呆了。

    兩人住的地方離這里稍遠,趕過來的時間稍微慢了一點,並沒有看到之前發生了什麼,但眼前這一幕,——未免也太驚人了!

    “文樹復生,儒道興盛,到底是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能耐,竟然能點化文樹。”

    朱師和夫子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的震撼。

    為了拯救文樹,大商儒道一脈都傾盡全力,想盡各種方法,就連儒首都出手了卻全都鎩羽而歸。而現在,竟然有人點化文樹,做到他們所有人都沒有做到的事情。

    “看到是誰做的嗎?”

    朱師招過一名學子,開口問道。

    “學生來得稍晚,未曾看到。”

    那名學生躬身一禮,連忙回道。

    附近的學子也紛紛搖頭,他們都被文樹熾亮的光芒吸引,根本沒有注意其他。

    朱師心中一動,文氣灌注雙眸,再次望向四周,片刻之後,頓時發現了一些端倪。

    “這是那個孩子的氣息,難道是他!”

    朱師眼中難掩驚訝,回頭看了夫子一眼,朱師在對方眼中看到了同樣的震動,然而沒想到兩人還沒開口,文樹的變化早已引來了更多的變化。

    嗡,沒有絲毫征兆,就在文廟上空,文氣凝聚,突然間化為成千上萬的文字。

    那些文字如同瀑布般傾斜而下,落在地面上,瞬間化為一道道氣息高潔,溫文爾雅的身影。

    這些人身上的文氣之深,之雄厚,竟然比之朱師和夫子都要濃厚。

    正氣化身!

    這是儒道一脈,至少達到宗師境界級別才擁有能力。

    文通千古,章傳萬載!

    讀書人學究天人,明曉天地蒼生之道,字字數據,溝通陰陽,與天地相合,萬氣相通,便能擁有正氣化身。

    “儒首大人!”

    看到最前方,為首那人,朱師和夫子渾身一震,連忙上前一步,躬身行禮。

    誰也沒有料到,文樹的變化竟然吸引了這麼多人注意,竟然連儒首都被驚動,和眾多儒道宗師一同出現在這里。

    這是文廟中從未有過的盛會!

    “通知各洲大儒、宗師,文樹復生,令他們皆來文廟參悟!”

    儒首洪聲道。

    從出現起,他的目光就集中在茂盛的文樹上,不曾轉移。

    ……

    【吼,今天又是四章,希望兄弟們多多支持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朝仙道”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