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仙道 第四十一章 文樹(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朝仙道 第四十一章 文樹



    那柳樹樹皮斑駁,看起來極其古老,似乎已有上千年的時光,枝丫頂端垂下萬條枝葉,看起來極其壯觀。

    整顆柳樹除了寥寥幾根枝條,其他全部枯了,雖然是萬物生長的時節,但眼前這巨大的柳樹卻充裕著一股濃濃的死亡氣息。而且柳樹周圍似乎有一道無形的屏障,文廟中那濃郁的文氣全部被拒之門外,沒有絲毫深入柳樹內。

    不止如此,看著這顆大柳樹,陳少君心中有種怪怪的感覺,總覺得眼前這顆大樹和周圍其他樹木截然不同。

    陳少君心中越發好奇,下意識邁開腳步,朝著那顆大柳樹走去。

    “這是什麼?”

    就在距離柳樹還有數步的地方,陳少君心中一怔,陡的停下腳步,就在柳樹底部,陳少君看到了一塊石碑,上面寫著兩個方方正正的大字,——止步。

    “這是數十年前我大商朝的帝師所留,或許是為了保護這顆文樹。文廟之中樹木眾多,但最重要的卻是這顆文樹,相比之下,就算藏書樓中的藏書都無法與之相比。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它的異常之處。”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只見一道身影,青衣布履,緩緩走了過來,看到那人手中的白玉戒尺,陳少君立即明白過來。

    “參見夫子。”

    白玉戒尺在文廟中,只有巡場的夫子才有,一來督促學子,二來如果文廟學子違背規矩,夫子也能以手中的白玉戒尺警戒那些學子,甚至將他們逐出文廟。

    “你就是陳少君吧。”

    那夫子打量陳少君,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你白天做的那下闕我听說了,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不錯,你有這樣的體悟,確實是資質過人。”

    巡場夫子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和贊美。

    “夫子謬贊了。”

    陳少君連忙一禮,謙遜道。

    “嗯,不驕不躁,你有這種心態,將來學問一途不可限量。”

    夫子背著手,點了點頭,目光掠過高大的柳樹,不由再次深深一嘆︰

    “可惜了!傳聞之中,這顆柳樹乃是千年前的前朝儒道聖賢所栽,受了聖賢教誨,在文廟之中漫長的時間里,每日聆听經史子集,漸漸開了竅,通了智,它的精神凝聚,文氣匯集,甚至連樹葉和樹身上都顯現出聖人的辭藻文章。”

    “這顆柳樹是我們文道的聖物之一,可是百年之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顆柳樹就像魔怔了般,漸漸失去生機,樹葉凋落,樹根枯萎,一日不復一日。到了這幾年,更是死氣沉沉,竟然呈現出徹底枯死的征兆。”

    “或許這也是氣數使然,你悟性極佳,在文廟中一定要用心讀書,方不負你那一身靈性。”

    巡場夫子說著,邁開腳步,很快離開,只有陳少君眼神詫異,再次望向了眼前的大柳樹。

    不知為什麼,站在這株大樹前,陳少君感覺到周圍似乎縈繞著一股陰暗的情緒,透著一股說不出的遺憾和失落。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少君昂起頭,思索良久,始終不得要領,只能深深一嘆,很快往外走去。

    夜色深深,文廟之中亮起點點燈火,藏書樓和學堂之中依然有不少學子夜以繼日,揣摩精義。

    整個文廟之中,處處都是各種吟誦的詩句。

    “鐺!”

    亥時一過,一陣清越的鐘磬聲穿越虛空,響徹整個文廟。

    這是文廟之中所有學子準備入寢的信號。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文廟有文廟的規矩,文人的身軀終究比不得武者,沒有那麼強悍,所以並不提倡挑燈夜讀,一張一弛方是持久之道。

    ……

    很快,整個文廟之中一片靜謐。

    而此時此刻,另一處地方,傍晚和陳少君見面的巡場夫子手持白玉戒尺,徑直走向了文廟中一座不起眼的草堂。

    草堂前,夫子整了整衣衫,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跨過門檻,走了進去。

    草堂中沒有什麼特別的,桌上亮著一盞油燈,旁邊是一張木椅,一個矮小的書架,其他便空空如也,看起來極為樸素。

    只是在那木椅上,一名穿著寬大藍色儒裳,留著三縷長須的老者端坐在上方,就著油燈的燈光,正看著手中的書卷。

    老者端立不動,腰桿挺直,如一桿槍插在那里,然而他體內透出的文氣浩瀚,浩如煙海,甚至顯現出道道煙霞的虛影。

    “陳丹生見過朱師。”

    大門處,夫子整了整衣衫,看著眼前的老者,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目中滿是尊敬。

    術業有先後,文道有高低,夫子在文道上的造詣已經極為精深,但他卻知道眼前這位不論學問深淺,還是文氣的高深,都遠遠超過自己。

    因為對方乃是真正的大儒!

    文氣九斗是為夫子!

    再往前便是一道天然屏障,寸步難行。跨不過,一輩子停留于此,只能做個夫子,而跨過去了,那便是一代大儒。

    二者雖然只相隔一層,但卻是天與地的差別。

    修為達到大儒級別,對于聖賢的精義都有自己獨到的理解,就可以著書立說了。

    這是文道中絕大部分人所不具備的。

    文道學子千千萬萬,但是能夠達到大儒級別的,卻鳳毛麟角。

    而眼前這位大儒潛心學問,就算對于夫子來說,平常也很難見到。

    “不必多禮,進來吧。”

    油燈後,朱師依舊全神貫注在手中的書卷,連頭也沒抬︰

    “最近如何?”

    “回朱師,文廟之中一切如常,我等每日都在監督他們,不敢懈怠。”

    夫子躬身道。

    文廟之中,每日巡場監督,維持秩序,解答疑惑,絕大部分學子都只能接觸到夫子這種級別,但實際上,大儒們才是文廟真正的執掌者。

    听到這里,朱師放下手中的書卷,抬起頭來︰

    “對了,這段時間,可有發現什麼天資聰穎,特別杰出的學生嗎?”

    文廟除了幽靜,是一處絕佳的潛心鑽研學問的場所,資助教導各地游學的學生,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發掘那些文道中的後起之秀,大力栽培,以期未來成為儒道的中堅之輩。

    昔日孔聖先師周游四海,門下七十二弟子無不由此而來。

    這也是儒道的傳統。

    “這……之前的那位荊越神童王小年,朱師已經見過,除他之外,文廟之中暫時還並未發現什麼特殊之輩。”

    夫子沉吟片刻後道。

    “那荊越神童三歲能詩,五歲就可以做出錦繡文章,而且天生上品光冕‘牛角掛書’,在荊越之地極受推崇,這等神童百年都難得一見,不可以他的標準來衡量其他學子。”

    “這等天才固然對我文道有利,但文道的興盛還是需要那些資質稍遜,但同樣在文道上有杰出天賦的學子。”

    朱師道。

    “朱師教訓的是。”

    夫子連忙躬下身來,恭聲道。

    “走吧,儒道講究身體力行,已過三月之期,你就陪我出去走走,看看他們的資質到底如何,也考察一下他們這段時間的讀書結果。”

    “是!”

    兩人一前一後,很快從草堂中走出。

    儒道大儒並不經常出現在文廟之中,但每三個月必出現一次,考察文廟學子的學問,發掘其中的後起之輩。

    文廟之中一片靜謐,燈火熄滅,黑漆漆一片,甚至還可以听到一陣輕微的呼吸聲。

    朱師目光掃過四周,微微點了點頭。

    “開始吧。”

    儒道考察學問,並不需要面談考究,而是另有妙法。

    下一刻,只見朱師身軀微微一挺,眼楮一開一合,一股熾亮的光芒如同皎月高懸,陡然迸射而出,而原本靜謐的文廟也瞬間天翻地覆,驟然一變。

    文廟還是文廟,但在朱師的眼中,卻陡然變得亮如白晝。

    而幾乎是同時,一旁的夫子眼中也迸射出光芒,雖然沒有朱師那麼明亮,卻也同樣醒目。

    望氣!

    這是儒道的一種能力,文氣達到一斗之後,將文氣灌注到雙眼之中,眼前的世界就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同時擁有一種特殊的能力,可以看到對方體內文氣的高深,也可以察覺對方體內的靈光,從而判斷資質的優劣。

    一般人望氣,只能模糊看到模糊的文氣和靈光,但是到了朱師這種地步,所有的一切縴毫畢現,看到的要詳細得多。

    只不過片刻的時間,朱師目光所及,就看到滾滾的黑煙筆直如柱,從文廟一座座廂房中迸射而出,直透雲霄。

    這些黑氣高低不一,有的剛剛透出屋脊數寸,有的則沖起十余丈高,滾滾蕩蕩,極其驚人。

    朱師看到這一幕,不由深深一嘆,黑氣滾滾,代表著靈性蒙塵,愚鈍不堪,黑氣越濃,代表著資質和潛力越差。

    文道和武道不同,武道只要足夠勤奮,就能夠不斷精進,至少也能達到一定的高度和成就。

    但文道卻並非如此,悟性不夠,資質愚鈍,即便皓首窮經也難有成就,六十歲還停留在“學童”境界都並不罕見。

    但如果悟性極高,一朝頓悟,就算童子也有可能成為一代宗師。

    那荊越神童王小年,就是一個典型。

    夫子在一側旁听,神色一緊,絕大部分人資質平庸,這一點就算他也改變不了。

    但作為文廟的監督,夫子顯然難辭其咎,這一點卻是他的過錯。

    兩人繼續往前行去,片刻之後,只見點點光芒如同螢火一般,突然從片片屋瓦下滲透而出,熒光和黑煙混合在一起,看起來頗為醒目。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朝仙道”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