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求你別黑化 第108章 黑化108%玩膩了,所以不要你了。……(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男配求你別黑化 第108章 黑化108%玩膩了,所以不要你了。……



    原文中, 容慎先是挖白梨的心撕裂眉心的朱砂痣封印,後又被隱月道尊打入困魔淵,從困魔淵九死一生逃出來躲入皇宮, 最後慕朝顏死,他與熙清魔君去往魔界, 覺醒了魔神血脈。

    在如今的發展中, 容慎同樣殺了白梨挖出了她的心,但夭夭還好好活著,容慎眉心的朱砂痣封印也並未被撕裂。

    照著這個劇情往前推,是慕朝顏死,容慎在皇宮撕裂了朱砂痣封印。在同樣的發展線中,現實的容慎比書中的容慎慢了一步, 夭夭本想讓劇情就此停在此處,沒想到兜兜轉轉又繞回‌白梨死後的困魔淵線,此處直通的正是容慎覺醒魔神血脈的劇情。

    “不行‌, 不可以……”困魔淵三字一出, 夭夭的腦袋嗡嗡作響。

    她現在滿腦子‌都是書中劇情與現實世界的發展軌跡,這本該是兩條平行‌的線,如今卻隱隱有相交的趨勢。

    夭夭發現就算她打『亂』了原文的發展順序,那些會促使容慎崩壞、黑化的劇情卻還是一一在實現。

    夭夭有些慌了,她被岳華裳攙扶著朝詭秘禁地奔去, 岳華裳感‌受到她的身體一直在發抖,以為她冷, 貼心幫她裹好了身上的披衣。

    她們還是去晚了。

    夭夭到時,容慎已經被隱月道尊親自送往困魔淵,為了平息眾人的怒火,他被送入前還被混月道人抽了七十二鞭, 生生廢去一身修為,毀了可以修行的靈脈。

    現在的容慎,相當于一個廢人,這樣的他如何在困魔淵中生存?

    枯葉踩在腳下沙沙作響,夭夭腿軟跪倒在地,手指去觸詭秘禁地的結界,發現那處殘留的缺口已被修復,她進不去了……

    “怎麼會這樣。”

    夭夭一遍遍質問著自己,“怎麼會……這樣。”

    多麼湊巧,容慎為了保護她在她脖間結了短暫血契,而這血契中的魔氣影響了她的身體,讓她昏睡兩日剛好錯過了這群人對容慎的最終判決。

    實在太巧了,就好像背後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推動劇情,無論她怎樣修改,都會被那雙大手撥回正軌。

    “夭夭,你還好嗎?”岳華裳陪在她的身邊,見她身體發抖臉『色』蒼白,不由有些慌了。

    燕和塵趕來及時,匆匆幾步到夭夭身邊,他蹲在她面前去捧她的臉,“夭夭?”

    夭夭抬頭看他,她知道這件事與燕和塵無關,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抓住他的手臂質問︰“雲憬為什麼會被押送入詭秘禁地?”

    “你知道困魔淵是什麼地方嗎?”

    燕和塵試圖和她解釋︰“我知道的,我……”

    “你知道為什麼不阻止?”

    “那里面關的都是些窮凶極惡的妖魔,雲憬修為被廢他要怎麼應付?你明知雲憬對我有多重要,你為什麼不喚醒我?”

    燕和塵怔了下,望著夭夭大顆大顆掉落的淚珠,他最後只說︰“對不起……”

    夭夭搖了搖頭,她本就難受,听到燕和塵的道歉更加難受。他低啞發澀的道歉好似狠狠給了夭夭一巴掌,夭夭忽然清醒過來,“不是的。”

    “該道歉的不是你。”

    “時舒,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好……”這件事本就怪不得燕和塵,夭夭只恨自己太沒用。

    與原文一樣,書中容慎被囚于困魔淵時也是被廢了修為與靈脈,甚至身上還帶有束縛鎖鏈。他對世間最後一絲期望與人『性』,都是在困魔淵中泯滅的,因為被折磨的太過痛苦,其中還覺醒過一次魔神血脈,發誓要出去殺光所有修仙人。

    “對不起,時舒。”夭夭承認自己遷怒了燕和塵,她明白就算燕和塵喚醒了她又能怎樣呢?難道她醒來就能阻止容慎被帶入詭秘禁地嗎?

    燕和塵沒有怪夭夭,或者說夭夭沒有質問錯,他確實可以將夭夭喚醒並與她一同阻止這一切發生,哪怕他們無法成功,但總歸要試一試。

    可沒有,燕和塵沒有選擇這樣做。

    早在隱月道尊決定將容慎押送入詭秘禁地時,燕和塵就去求過月清和,但是沒有用,月清和說,容慎若是不入詭秘禁地,他就要死。

    死與苟且偷生活著,這兩者二選一,容慎選擇活著。

    燕和塵去找容慎了,甚至想過偷偷放他離開,但他提的要求是,容慎逃出後必須隱姓埋名不準濫殺無辜,更不得再來找夭夭。

    容慎听後只發出一聲嗤笑,“你何時也變得這般天真?”

    他悠悠道︰“你以為我逃了之後不出現在夭夭面前,夭夭就能安全嗎?”

    不會的。

    只要容慎還活著,那麼想要他死的人就不會放棄任何能弄死他的機會,他們早晚有一天會把‌主意打到夭夭身上,就像那日對夭夭刺出長劍的弟子‌。

    最開始,那名弟子‌也‌只是抱著試試的心態。

    說是為了夭夭也‌好,說是他逃累了不願東躲西藏也罷,總之容慎自願選擇入詭秘禁地。比起永世的死亡,他更想活著守住心中深藏的火光。

    “你想過夭夭嗎?”

    燕和塵問︰“她若知你是為了她才肯入詭秘禁地,那她該有多難過愧疚?”

    容慎淡聲︰“那就不要告訴她。”

    “你說什麼?”

    容慎身上的鎖鏈發出沉重悶響,他扭過頭直直對上燕和塵的眼楮,“她想要的是安定生活,想要游走山水行‌俠仗義‌,我給不了她了。”

    容慎是魔,他的魔『性』他的經歷讓他無法對所有人寬容和善,夭夭跟著他只有無盡的危險,他不想在讓夭夭因為他第二次死亡。

    他是魔。

    夭夭曾以前說過她最怕魔,先前她對他的驚恐容慎也感‌受的真切,她不喜歡他殺人不喜歡他墮魔,甚至她不再喜歡他了。

    “你不要夭夭了嗎?”燕和塵沒想到容慎會說出這種話。

    容慎怔了下,很快笑出聲,他勾著薄唇笑容明艷,一舉一動不覆以往的溫和干淨,吐字極輕道︰“要、啊。”

    他怎麼可能不要夭夭,怎麼舍得放棄她。

    可是,“夭夭還要我嗎?”

    還肯接受如今真實的他嗎?

    他怕,容慎怕夭夭不再愛他,怕自己的魔『性』膨脹變為第二個容帝,更怕自己會以愛的名義‌捆綁傷害到夭夭。既然如此,那就這樣吧。

    “別讓她想著法子‌去找我。”

    “你就說……魔『性』本惡。”

    “我只是把她當做寵物養玩,現在,玩夠了,不想要了。”

    燕和塵說了。

    他听了容慎的話,只將最後兩句話轉告給了夭夭,夭夭瞳眸圓睜像是傻掉了,“什麼叫把我當寵物養?什麼叫玩夠了不想要了?”

    這哪里像是容慎會說出來的話。

    燕和塵轉述的這些,夭夭一個字都不信。她執意要入詭秘禁地去找容慎,甚至想要去求隱月道尊,燕和塵將人箍在懷中不敢放手,他禁錮住她,“夭夭,你冷靜一些。”

    夭夭冷靜不了,她埋在燕和塵胸口嚎啕大哭,像個孩子‌般哭濕了他的衣襟。

    若燕和塵真的狠得下心,就該咬定容慎墮魔後變了,徹底斷了夭夭去尋容慎的心思。可自從容慎進入詭秘禁地後,夭夭病懨懨的茶飯不思,一日比一日消沉起來。

    她還是不相信容慎變了,一日日摳弄脖間新長出來的結痂,倔強的挽留容慎對她的‘侮.辱’。

    燕和塵最後還是心軟了,他過不去心里的坎,如實將容慎所有的話都告訴了夭夭,他問她︰“你愛的究竟是曾經溫柔善良的他,還是現在這個他?”

    這話與容慎當時的質問沒什麼區別。

    夭夭正要回‌答,燕和塵就著急補充,“夭夭,你要知道,曾經你看到的容慎是被壓制本『性』的他,那些和善溫雅都是假的,他其實是慕朝顏嗜血噬靈生下的純魔,魔為何物,總之你是見過萬魅冥君的。”

    夭夭自然知道魔為何物。

    “我愛的是曾經的容慎。”她略微停頓,“可不能否定我不愛現在的他。”

    為什麼都要說以前的容慎是虛影呢?

    在夭夭看來,容慎就是容慎,從來沒有曾經與現在一說,他不管墮不墮魔都只是容慎,多年的相處都是真的。

    “我確實沒有好好了解現在的他,可雲憬也沒有給我機會。”

    夭夭覺得自己很委屈,“他憑什麼篤定我不愛現在的他?愛會讓人變得自私,但愛也可以讓人容納一切,容慎就是容慎,拋去他是人是魔,他還是容慎。”

    “換言之,若墮魔的人是我,你們會不要我嗎?會覺得我可怕要傷害你們嗎?”

    燕和塵毫不猶豫,“當然不會。”

    他說完又皺了皺眉,覺得夭夭把‌一切想得都太簡單了。

    “夭夭……”對上夭夭澄澈的眼眸,燕和塵後面的話說不出口了。

    或許是因為燕家的滅門,讓他對魔有一種根深蒂固的偏見,所以打從心底里還是擔心容慎會傷害到夭夭,可容慎不是萬魅冥君,就像夭夭先前說的,他們三人多年的相處不是假的,拋棄魔的身份,容慎是什麼人他最清楚。

    “你當真要去尋容慎?”這幾日,夭夭每晚都會消失,燕和塵總能在詭秘禁地的入口尋到她。

    “算了。”知曉夭夭的『性』子,他嘆了聲氣妥協,“我願意幫你。”

    但他有個條件,“只要你能升入青境修復魂靈裂縫,我就求師尊開啟詭秘禁地的結界。”

    夭夭如今是綠境中品,大概是老天不滿她先前升境太快,無論她之後再怎樣修煉,修為都增長緩慢,用了幾年的時間才升了一品。

    綠境中品相當于人修的元嬰初期,隱月用了大半修為幫她聚合魂靈,這些修為假以時日會化作助夭夭修行‌的靈氣,只要她借著這道靈氣勤加修煉,升入青境應該不算太難。

    只剩兩品了。

    夭夭咬了咬牙應下,“好。”

    她才答應,燕和塵就又補充了句︰“是青境上品。”

    前三境為下中上三品,後三境為下、中、上、巔峰四階,燕和塵要夭夭從綠境中品一下子‌升到青境上品,中間隔了五階加一次天雷劫,相當于元嬰初期一下子‌升到化神巔峰期,已經與煉虛夠得上邊。

    “你是不是故意的?”夭夭懷疑燕和塵沒打算讓她去找容慎,就連他此時也還沒到煉虛境。

    燕和塵確實是故意的,詭秘禁地中危險重重,他不願讓夭夭進去冒險。

    可他既然把話說出口了,就一定會照做,“夭夭,只要你能升入青境上品,我絕不食言。”

    這是他去求隱月道尊,為夭夭求來的最大松口。

    “我會陪你一起修煉。”

    夭夭恨不能現在就去詭秘禁地找容慎,可她去過禁地也知道里面是什麼情況,她還不想一進去就被其他妖魔吃掉,所以她沉下心再次應下。

    “我們一起修煉。”

    熙清魔君出,萬魅冥君雖死,但冤有頭債有主,燕家的滅門其實是萬魅為了幫熙清魔君尋找噬魂珠,所以燕和塵殺了萬魅冥君還不夠,他也‌要熙清魔君死。

    就這樣,兩人開始日復一日的苦修,燕和塵有仙品靈脈加持,兩個月後突破到煉虛境,夭夭慢他幾日升入綠境上品,逐漸『摸』透了如何將隱月留于她體內的靈氣化為己用。

    有了這些靈氣助攻,夭夭在半年後升入綠境巔峰期,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迎來雷劫升青境。

    雷劫來臨的那日,夭夭泡在無極殿的靈泉中,燕和塵在一旁幫她護法,縹緲宗的上空電閃雷鳴變為青『色』。

    “他們兩人是瘋了嗎?”月玄子‌在無情殿中,矮小的個頭趴到窗口往外望。

    這些日子以來,兩人的修煉神速已經在縹緲宗傳開,帶動了不少弟子‌也‌跟著苦修升階。月清和負手而立,望著無極殿上空的雷劫搖了搖頭,“大道難測,焉知禍福。”

    他們是修正統仙道之人,于慕朝顏一事他始終有愧,容慎被壓入困魔淵也‌是他心中大結。

    “記得嘯月天尊曾說過,大道之初皆于混沌,神魔共處善惡難辨,魔,並非無可渡化。”

    是如今的人邪惡化了魔,容慎他們是渡化不了了,月玄子‌仰頭托腮看著那片青『色』夜空,“但願。”

    但願夭夭可以。

    “……”

    夭夭的雷劫來的凶猛。

    青『色』的閃電一道又一道劈在她的身上,夭夭環抱著自己蜷縮成球,她冒出軟綿綿的耳朵和尾巴,就連手都變成『毛』茸茸的爪爪。

    “嗚嗚嗚我是不是要被劈死了。”夭夭疼的眼淚沾了滿臉,身後的大尾巴已經被劈到焦黑劈叉,被她心疼抱入懷中。

    燕和塵也‌快撐不住了,他額上青筋暴.『露』,克制著聲音安撫她,“不會。

    ”

    “夭夭,再堅持一下,馬上就要結束了。”

    夭夭已經疼到意識模糊,她開始說胡話,“自從穿書後,我為人和善尊老愛幼,從未濫殺無辜……”

    “你說什麼?”燕和塵沒有听清楚。

    夭夭泡在水中,她渾身濕漉有氣無力扒拉著池壁,還在說著︰“別劈我了,我真的是個好人,我保證以後也不會做壞事,還會勸著身邊的人跟我一起行善。”

    還有最後兩道青雷。

    燕和塵見夭夭身體滑落已經意識模糊,他無法靠近她,只能著急大喊︰“不要睡,你想想容慎!”

    “夭夭,容慎還在困魔淵等著你去找他,他說他不要你了!”

    容慎說他只是把夭夭當寵物和她玩玩,玩膩了就不要她了……

    “雲憬……”就是這句話,讓夭夭有了強撐下去的動力,想著書中容慎在困魔淵中經歷的種種,她握緊拳頭挺直脊背,鼓舞著自己,“對,我要活著,我不可以死。”

    啪——

    一道青雷落下,夭夭嗆出鼻血,被劈到再次蜷縮身體。

    越是最後天雷的威力就越厲害,夭夭感‌覺這道天雷直接抽到她的魂靈,將本就四分五裂的她抽到險些破碎。

    還有最後一道了。

    夭夭緊閉上眼楮,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過最後一道,只能低聲自語,“我不可以死,我要活著去救雲憬,我不準他落得書中結局……”

    啪——

    最後一道天雷落下,這一道攜帶雷霆之力,恨不能將夭夭的魂靈徹底抽散。燕和塵臉『色』慘白,失控痛喊︰“夭夭!”

    夭夭絕承受不住最後一擊,她抱頭準備迎接撕裂般疼痛,嗚咽著咬住自己的手腕。

    就在這時,耳邊忽然響起徹天龍『吟』,夭夭睜眸看到自己脖間的牙印躥出一條黑龍,長長的龍須掃過她的臉頰,無畏迎上那道天雷。

    砰——

    天雷落,是容慎留下的血契幫她擋住致命一擊。所有人都道容慎那日對夭夭的結契是戲弄侮.辱,可誰也‌不會想到,正是這道血契救了她的命。

    詭秘禁地中,容慎被魔氣反噬嘔出一口血。

    身上沉重的鎖鏈拖墜在地,他漆黑的發披垂在背後,于陰暗『潮』濕的崖底仰頭望向天空。

    暗紅的衣衫如血般散落,許久後,容慎動了動被鎖鏈禁錮的胳膊,在他蒼白筆直的右腕上,戴了一條白『色』晶花石手鏈,尾端還墜了『毛』茸茸的小球。

    夭夭與他的感‌應要斷了。

    容慎垂眸看向攀爬到他身上的骷髏魔魅,魔魅吃了他的血變成他心中所想之人的模樣,少女睜著無辜的大眼往他脖間湊,甜膩膩喚著︰“雲憬……”

    容慎不動,在‘少女’張開血盆大口想要咬他時,他單手掐住她的脖子‌硬生生折斷,頭.顱掉落,落地化為黑『色』骷髏頭,被暗處的觸手勾走後,很快發出 嚓 嚓的啃噬聲。

    這份野蠻契約,終是到了頭。

    容慎輕『摸』著腕上白花,不知是夭夭遇到了危險,還是她已經在試著將他遺忘,抹去了脖間傷痕。

    他在這暗無天日的困魔淵待了多久了呢?

    容慎已經開始記不清了。

    彼端,夭夭周身的綠光變為青『色』,順利升入青境。

    . m.w. ,請牢記:,.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男配求你別黑化”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