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177章 走進吳家(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177章 走進吳家



    南京,這座有著厚重文化底蘊的江南名城,在新中國的懷抱里散發出勃勃生機。

    柳義章他們經過一天兩夜的長途跋涉,于第三日清晨抵達位于黃浦路的華東軍區招待所。

    “柳團長,你快看,雨桐已站在大門口等你了呢。”劉月娟捅了下還在沉睡的柳義章,柳義章睡眼朦朧地四處尋找,直到老沈把車穩穩地停在招待所門口,他才看見吳雨桐快步朝他們跑來,柳義章趕緊下車向吳雨桐迎去,吳雨桐一頭扎進柳義章懷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嗚嗚地哭了起來。

    柳義章摟著吳雨桐的肩膀,小聲地安慰著,“雨桐,好了,咱們回家再說,劉副團長和沈師傅等著到招待所休息呢!”

    吳雨桐這才止住哭聲,柳義章幫她擦干眼淚。

    吳雨桐不好意思地對劉月娟說道,“師傅,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接著又向司機老沈問好。

    劉月娟笑著說,“雨桐,我和老沈才不會笑話你呢,柳團長坐了三十多個小時的車,好辛苦的,你倆快回家休息吧。”

    柳義章真誠地說道,“你們一樣,也很辛苦,非常感謝兩位一路上對我的照顧。”

    老沈笑著問,“柳秘書,要不我先把你和雨桐送回家吧?”柳義章和吳雨桐同時擺手,吳雨桐笑著說,“沈叔叔,不用麻煩你了。你開了這麼長時間的車,已經夠辛苦的了,這幾天你就在招待所好好休息,等義章處理完公務,再辛苦你送義章和我出兩趟遠門。”

    吳雨桐挎著柳義章的胳膊,一邊往家走一邊心疼地說,“笨蛋,這兩個多月沒見,我都快認不出你來了,下次見到小爹我一定好好收拾他一頓,他答應我要好好照顧你的,卻把你累成這個樣子。”

    柳義章也不說話,不時地瞅吳雨桐的肚子,悄悄地問,“雨桐,你不是那個了嗎?肚子也不見大呀!”

    吳雨桐听了咯咯一笑,用手捶了一下柳義章的胸膛,“笨蛋,你以為是生豆芽那麼快呀,晚上泡上第二天早晨就冒芽了。我嬸娘說了,五個月後才顯懷呢。”柳義章親呢地摸了下吳雨桐的頭,笑著問道,“雨桐,一會兒我見了你嬸娘,該喊什麼?”

    “笨蛋,當然是喊媽了,我就是小爹和嬸娘的親女兒,你不要管我如何稱呼他們。我告訴你,義章,咱倆結婚了,你喊他們爸媽,雖說是應該的,但他們也會特別高興,我嬸娘一輩子也沒听過有人喊她媽媽,就由你這個女婿開先河了。嬸娘今天一大早就起床了,把家里又收拾了一遍,還特意向單位請了一天假,在家給你做好吃的呢,當然你在朝鮮喊我小爹叔叔是情有可原的,我小爹說了,咱倆的婚姻暫時還是要低調一些,對你將來有好處。”

    “雨桐,那你為啥不喊兩位老人爸媽呢?”

    “小爹和嬸娘收養我的時候,我已經記事了,並且他倆當時也剛成親不久,日後肯定會有自己的孩子,當時我小爹是支隊司令員,我嬸娘是根據地的宣傳員,倆人聚少離多,一個月見不上幾次面,小爹就把我帶在身邊,如影隨形。我六歲的時候,嬸娘第一次懷孕,可那時候也是抗日最艱難的時候,嬸娘懷孕三個多月就因故流產了。我八歲的時候,嬸娘好不容易又懷孕了,可是就在懷孕不到兩個月的時候,嬸娘突然下身大出血,醫生動手術時才發現,嬸娘這次是宮外孕,當時的醫療條件只能做絕育手術,那時候我已經懂事了,喊嬸娘也喊了五六年了,以後就沒有改口,但心里一直是把嬸娘當成親媽,你以後可別說什麼‘兩位老人’這樣的話了,你是沒見過我嬸娘,她可年輕了,本身就比我小爹小八歲,一直從事宣傳工作,心態特別年輕,用現在的話說特趕時髦,嬸娘在新華日報社工作,為了見你這個女婿,昨天晚上特意去理發店燙了頭發,你一會兒見了她,就會知道我小爹當年的眼光有多好。”

    穿過數條小巷,終于來到吳祥森的家,這是一座典型的江南二層小樓,白牆灰瓦,獨門獨戶,臨巷而建。院落四周垂柳依依,各種鳥兒雀躍其中,院落的後方就是郁郁蔥蔥的紫金山,面對如畫美景,柳義章不禁贊嘆道,“這條巷子及其院落都頗具江南古韻,年代應該很久遠了。南唐李煜筆下的‘櫻桃落盡春歸去,蝶翻金粉雙飛。子規啼月小樓西,玉鉤羅幕,惆悵慕煙垂!’也不過如此罷了。”

    吳雨桐心悅誠服地點點頭,“義章,你真是學富五車,才高八斗,古詩典籍信手拈來。你說的沒錯,這條巷子有二百多年的歷史了,是前清建國之初,駐金陵的都統親自督造,剛才你看到的軍區招待所一帶都曾經是清朝精銳部隊的營地,而這條巷子住的都是都統、提督、總兵等高級軍事主官。清朝滅亡後,這里住的都是國民政|府的黨政要員,蔣介石的官邸及黃埔軍校都在附近。南京解放後,這一帶被征用為軍隊駐地和軍事學院的校舍,小爹的七十七軍奔赴朝鮮前就駐扎在紫金山山麓,所以組織上就分配給小爹這套樓房安家”

    柳義章和吳雨桐正站在門前說著小巷的前世今生,院門吱嘎一聲從里面打開了。

    “雨桐,是義章到家了吧?”人沒現身聲先聞,清脆動听宛如清泉激石。柳義章循聲望去,只見吳雨桐的嬸娘唐若溪站在門樓內,正微笑著上下打量著自己。

    柳義章定楮細看,眼前的唐若溪,風姿猶存,不減當年,眼角眉梢藏著秀氣,音容笑貌盡顯溫柔,一頭波浪式的卷發蓬松柔軟,面容姣好的臉龐略施粉黛,緊身的雙扣綠色短襟剛及細腰,身材婀娜宛如少女,活脫脫的一個江南柔弱女子,直接顛覆了柳義章臆想中的革命婦女形象。

    唐若溪對柳義章並不陌生,只是久聞其名不見其人,除了吳祥森和吳雨桐倆人常在自己耳邊提起他,上個月新華日報副刊轉載的《種子山的春天》,對種子山阻擊戰描寫的氣勢恢宏,讀後更讓人蕩氣回腸,而文中的靈魂人物正是眼前的柳義章。唐若溪對柳義章這個未來的女婿一直心存好奇,她知道吳雨桐的心志一向孤傲,能讓她茶飯不思的男人一定是人中龍鳳,而這位頗具傳奇色彩的男人此刻就陪著吳雨桐站在眼前,只見他身材魁梧,稜角分明,目光如炬又帶有幾多悲憫,滄桑的臉龐有著超出同齡人的穩重與成熟,腹有詩書氣自華,少年老成的柳義章完全符合唐若溪的心意,為能有柳義章這樣的乘龍快婿感到分外欣喜。

    柳義章見唐若溪如此年輕時髦,根本張不開口喊媽,吳雨桐看著窘迫的柳義章,打趣地說道,“怎麼樣?義章,我沒說錯吧,我嬸娘是不是非常年輕,那你也得喊媽,否則就別想進家門。”

    唐若溪跨出門檻,拉著柳義章的胳膊,溫柔地說,“義章,不要理會雨桐,以後適應了再叫也不遲。”

    柳義章心里清楚,再別扭也得叫,這是禮節更是規矩,他紅著臉對著唐若溪大聲喊道,“媽!”

    唐若溪高興地答應了一聲,笑得更為燦爛,她和吳雨桐一邊一個挽著柳義章,歡天喜地地進了家門。

    唐若溪幫柳義章把背上的包裹取下,拿一條干毛巾撲打他身上的浮塵,溫柔地說道,“義章,我已把燒好的熱水放在衛生間,雨桐一會兒幫你調好水溫,你先去洗個熱水澡,然後出來吃早飯。”

    柳義章心里倍感溫暖,唐若溪就像自己的娘親一樣非常自然地關心自己,沒有絲毫的不適感,他低聲地說道,“媽,辛苦你了,其實現在洗涼水澡就行。”

    “義章,那可不行,你連著坐了三十多個小時的車,洗個熱水澡解乏,快進去吧,雨桐已在里面等你了呢。”

    柳義章走進衛生間,里面彌漫著水蒸汽,雨桐正扶著木桶測試水溫,柳義章從身後抱住她,吳雨桐好像就在等這一刻,她轉過身兩手摟著柳義章的腰,翹著腳尋找柳義章的嘴巴,兩個多月沒見,相互的思念與渴望如同決堤的江水開始泛濫,倆人迫不及待地糾纏在一起,撕扯著對方的衣服,這個澡洗了整整一個多小時,熱水都洗成了涼水。

    吳雨桐看著滿地被柳義章扯爛的內衣,嬌嗔地罵道,“你這個笨蛋,每次跟個土匪似的,一點也不懂得惜香憐玉。”

    柳義章小聲地說,“雨桐,趕緊擦擦出去吧,媽等著我們吃早飯呢。”

    吳雨桐笑著說,“笨蛋,你以為嬸娘跟你一樣笨啊,她早逛街去了,給咱倆騰空間呢。”

    吳雨桐把嬸娘留在鍋里的包子和小米粥端到飯桌上,柳義章看到包子,感激地說,“雨桐,媽對我太好了,早晨包包子多費事啊。來,你先吃一個。”

    說著拿起一個包子遞給吳雨桐,吳雨桐擺擺手,笑著說,“義章,我和嬸娘都吃過了,你快趁熱吃吧,我就喜歡看你吃飯時狼吞虎咽的樣子。”

    吳雨桐知道嬸娘一共做了三籠屜肉包子,一個也沒少,嬸娘自己也沒舍得吃,全留給了自己和柳義章,眼看著柳義章吃得津津有味,心里非常知足。

    柳義章吃到十幾個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他感覺不對勁,這麼好吃的肉包,吳雨桐一個也不吃,太反常了。

    他站起身來到廚房,打開鍋蓋一看,里面還有吃剩的窩頭與咸菜,再查看幾個面缸,白面和糙米很少,大部分都是玉米粉和地瓜粉,就連做稀飯用得小米也所剩無幾,柳義章一下子明白了,吳雨桐和唐若溪故意錯開吃飯時間,她們自己吃窩頭,卻把包子留給自己一個大男人吃,柳義章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任憑吳雨桐怎麼哄勸,柳義章再也吃不下那香噴噴的包子。

    這時听見唐若溪在門口大喊,“義章,快出來幫我一下。”柳義章和吳雨桐趕緊跑到院門,只見唐若溪兩手拎著各種蔬菜和一大包布料,累得氣喘吁吁。

    柳義章趕緊把東西都接過來,心疼地說,“媽,去買東西喊著我去嘛!”

    吳雨桐也摟著唐若溪的胳膊,調侃道,“就是嘛,家里好不容易多了個飯桶,不用白不用!”

    唐若溪笑著說,“本來沒想買這麼多,可是想著義章回來了,就感覺家里啥都缺。”

    “嬸娘,你一次買這麼多的棉布,能用完嗎?哇,還有塊呢子面料哪,你把家里的布票全花在義章身上了,剛見面就這麼寵他,常言說一個女婿半個兒,我看你是要把他當親兒子了。”

    吳雨桐嘴里說著吃醋的瘋話,心里卻像吃了蜜一樣甜,她清楚嬸娘跟小爹一樣對柳義章一見如故,好的恨不得把心掏出來。

    柳義章听了,滿臉通紅,他看著唐若溪的眼楮,真誠地說,“媽,我是軍人,一年四季穿軍裝,根本就用不著這麼好的布料,你還是留著給我爸做吧。”

    唐若溪笑著說,“怪不得雨桐說你笨,真是笨到家了,你外面穿軍裝,里面不還是得穿襯衣和夾襖嗎?這些棉布就是給你做襯衫和夾襖的。你和雨桐新婚燕爾,怎麼也得給你做件呢子大衣,在朝鮮暫時穿不上,回家探親呢?逢年過節沒件正裝怎麼行呢?”

    然後不容分說,就把柳義章從椅子上拉了起來,踮著腳用手給柳義章丈量尺寸。吳雨桐拿著筆在紙上記下嬸娘量的各種尺寸,唐若溪的手指在柳義章的肩膀、胸膛、腰間、臀部游走,弄得他渾身癢癢,禁不住笑出聲來,“媽,求你快點量,我癢得不行了。”

    吳雨桐笑得前俯後仰,笑著說,“笨蛋,記好了,以後可要孝敬你丈母娘,堂堂的報社編委給你這姑爺量體裁衣,我小爹都沒享受過這個待遇呢。”

    “雨桐,別提你小爹了,就他那五短三粗的身材穿啥都一個樣。”

    “哼,嬸娘,你可以使勁夸贊你的寶貝女婿,但不許笑話我小爹,他人長得是矮了點,但形象高大著呢。”

    吳雨桐無論啥時候都不允許有人說吳祥森的壞話,那怕是開玩笑也不行。

    唐若溪這些年來,她比誰都清楚吳祥森和吳雨桐之間的感情有多深,可以說吳祥森對吳雨桐的溺愛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比對自己要好上無數倍。她心里也曾經很不平衡,尤其是吳祥森一直摟著吳雨桐睡覺,雖說吳雨桐發育很晚,怎麼看都像個孩子,她也知道吳雨桐對吳祥森就是一種小女孩對父親的依戀,並無任何出格行為,但唐若溪心里就是不舒服,私底下為這事沒少跟吳祥森吵架,吳祥森不但不覺著難為情,還罵她思想不健康,說吳雨桐夜里听見槍炮聲就嚇得哆嗦,只有在自己身邊才能安心,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解放戰爭,吳雨桐都十三四歲了,才和吳祥森分床睡。

    即使有了柳義章,吳雨桐與吳祥森的關系也非同一般,吳祥森每次跟家里通電話,都是先跟唐若溪敷衍幾句,然後跟吳雨桐有說不完的話,當然絕大部分都是跟柳義章有關,當柳義章真的來到吳家,唐若溪覺著有種天亮了的感覺,柳義章跟她想象中的樣子並無二致,甚至更為完美,他那超乎年齡的穩重與成熟,迅速拉近了倆人的心理年齡,唐若溪心想,自己以後終于有心上人人可以傾訴心事了,她一點也不在意吳雨桐為維護吳祥森跟自己頂嘴。

    唐若溪摟著吳雨桐的肩膀,若無其事地戲謔道,“小祖宗,你是老吳的心頭肉,當然也是他的小情人,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吳雨桐憤憤地說道,“嬸娘,可不是你說的那樣,小爹自從認識了義章,對我冷淡多了,他跟你一樣對義章比對我還好,小爹第一次見到義章,就把自己最愛的勃朗寧手槍送給了他。而嬸娘你對義章更好,還沒見他的面,大清早就做包子,見了面更不得了,一下子就給他買了這麼多布料,我真是受傷害了,好像義章才是你們的兒子,我倒成了旁人。”

    吳雨桐嘴里埋怨唐若溪,心里卻非常感謝她對柳義章的偏愛。

    “義章,別听雨桐的!她一向口是心非,說話不著調。你困了,就趕緊上樓睡一覺,下午還要跟雨桐去拍結婚照呢。”

    “媽,我一點也不困,三十多個小時的車程我睡了得二十多個小時,飯也吃飽了,要不然現在就去拍照吧。”

    “義章,包子夠吃的嗎?听雨桐說你的飯量特大。”

    “嬸娘,還說呢,義章才吃了一籠屜,說啥也不吃了,他知道了,咱家的日子過得很拮據。”

    唐若溪怔住了,心想柳義章真是個講情義的好男兒。她神情嚴肅地說道,“義章,實事求是地講,咱家的經濟狀況算好的了。自從出兵朝鮮,國家調集了大量的物資支援前線,尤其是糧食和棉花,都成為國家的戰略物資了,國家除了要供給前線將士,還要耗費相當數量的糧食、豬肉、雞蛋等食品用以支付甦聯賣給我們的武器彈藥,舉國上下,現在都是勒緊褲腰帶餓著肚子搞建設。我听老吳在電話里說,你在馬息嶺休整期間帶領部隊進行墾荒自救,這是非常令人欽佩的,中國人就是要有骨氣,無論啥時候,腰桿子都不能彎!包子已經給你做了,听話,你就都吃了吧,我和雨桐看你吃比自己吃還香呢。”

    唐若溪說的越是坦然,柳義章心里越覺著不是滋味,眼淚大滴大滴地掉了下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