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169章 秦晉之好



    “慕煙,你大可不必因為擔心義章的安危而慚愧。我們是軍人,但軍人也是有七情六欲的人,疼愛自己的親人,這是人之常情!雨桐為了不讓義章分心,在種子山阻擊戰打響前就主動離開他回到兵團,她不擔心義章嗎?她隔三差五就跟我通電話,我讓她跟義章也通話,她死活不同意。她說她若跟義章通電話除了哭,啥話也說不出來,如其讓義章分心,還不如不通電話。”

    說著,吳祥森的眼眶就紅了,他知道雨桐為了柳義章付出了全部的心血。

    “吳軍長,你看,我倆都莫名地傷感起來。哪里還有長輩的樣子?以至于把正事都忘了。”

    “對啊,慕煙,我本來想安慰你的,結果差點把自己給弄哭了。慕煙,你電話里說要跟我談義章和雨桐的事,啥事?我洗耳恭听。”

    “吳軍長,那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義章昨天把雨桐的信,給我看了。我知道雨桐懷上了義章的骨肉,我很高興,這也是他們愛情的結晶,但未婚先孕畢竟好說不好听,尤其在軍隊。為了兩個孩子的前途著想,我跟你商量一下,讓他倆先登記把結婚證領了,婚禮可以以後再補辦,你看怎麼樣?”

    吳祥森沒有絲毫遲疑,笑著說,“慕煙,這太好了,不瞞你說,我一次見到義章時就喜歡上他了,心中就動了招他為婿的念頭。他和雨桐在戰火紛飛的朝鮮戰場,相親相愛並修成正果,是水到渠成,也是上天注定的好姻緣。慕煙,今天中午你就帶著衛稷與義章都到我那兒去,咱們好好慶祝一下。”

    “吳軍長,衛稷和義章去就行了。我就不去了,醫院確實離不開我。現在還有件事,趁著部隊正在休整,你盡快安排義章回國探親,順便跟雨桐把結婚證領了,你看怎樣?”

    “慕煙,一切都遵照你說的辦。義章回國探親的事,由我來安排,你就不用操心了。我看你現在也很忙,石琴護士長進來好幾次了,沒有別的事我就不打擾你了,晚上我讓義章來告訴你回國的事。我知道義章經常到你這兒蹭吃蹭喝,回頭我讓柳徽章給你送些吃的和酒,義章工作繁重,喝點酒有助于睡眠。”

    慕煙笑著說,“吳軍長,你說義章喝酒能釋放壓力,我信。說有助于睡眠,那就大錯特錯了。他不喝酒還好,倒下就睡。喝了酒,興奮地說個不停,整個人變成了話癆。酒你就先別送了,我這兒還有兩箱,義章馬上回國了,也就沒人喝了。不好意思,我下逐客令了,你看石琴在門口老轉悠,肯定有急事找我。”

    吳祥森匆匆告別慕煙,心滿意足地回到了新豐里,馬上安排柳徽章悄悄給慕煙送去了一袋子大米和兩箱子白酒。

    柳義章和衛稷離開野戰醫院後,沒有回馬息嶺,而是在附近的山林里地暢談人生,臨近中午,倆人才一起來到新豐里。

    吳祥森正在跟董錚通電話,見柳義章和衛稷來了,高興地對董錚說道,“董副司令,說曹操曹操到。義章是卡著飯點來的,說是來給我匯報工作,其實就是來蹭吃蹭喝的。好好,我後天就讓他到兵團找你,我可給你打個預防針,義章的酒量比你大多了,夠你醉好幾回的”

    吳祥森放下電話,慈祥地看著柳義章和衛稷,打心眼里喜歡他倆。

    衛稷跑過去,彎腰攬著吳祥森的肩膀,撒嬌地說,“爸爸,你太不像話了。怎麼能對外人說我三哥的壞話呢?他都快成了你女婿了,咋還里外不分呢!”

    衛稷的玩笑話把吳祥森逗得哈哈大笑,他拍著衛稷的手背,訴苦道,“我命可真苦喲,好不容易把雨桐弄回國,沒人呵斥我了。現在又招了你這個小冤家,專門來教訓我。”

    柳義章嚴肅地說道,“衛稷,以後不許這樣沒大沒小地亂開玩笑。沒看到,軍長忙著嗎?你去找徽章玩去,我和軍長要談工作了。”

    衛稷朝柳義章做了個鬼臉,起身就要走,被吳祥森一把拉住,和藹地說道,“衛稷,不要听你三哥的,你看他年紀輕輕的,卻是個十足的老頑固。我就喜歡你和雨桐跟我沒大沒小,都十一點多了,該吃飯了,一會兒咱倆一伙把你三哥給喝趴下,好不好?”

    衛稷對柳義章挑釁道,“三哥,看到了吧,有你老丈人給我撐腰,看你以後還敢對我吆五喝六的。”

    然後笑著對吳祥森說,“爸爸,不用你出馬,我一個人就能把我三哥喝趴下。”然後伏在吳祥森的耳邊小聲說,“一會吃飯時你,讓人搬兩箱子酒,一箱子真的讓我三哥喝,一箱子假的讓我喝。他就是海量,我也保管讓他醉的跟爛泥似的。”衛稷的餿主意讓吳祥森捧腹大笑。

    柳義章知道衛稷古靈精怪,就像她早晨默錄的唐婉寫給陸游的那首詞,在‘瞞、瞞、瞞!’下面畫了三個圈,就是告訴自己要在世人面前瞞住這層關系,就當成一場春夢,她若是個男兒身,將是自己在事業上的最得力幫手,她比柳Y可要高明了許多。他見衛稷跟吳祥森打得火熱,就繼續配合她演戲,故作生氣地訓斥道,“衛稷,我是看明白了,你和雨桐一樣,翻臉比翻書還快。剛才還不讓軍長說我的壞話,轉身就投懷送抱,跟我對著干,想喝假酒來糊弄我是不是?就你這點偷梁換柱的小把戲還想算計我,你也不想想你是誰的學生,魯班門前弄大斧,關公門前耍大刀。”

    “爸爸,你看我三哥都快成精了。以後你、我、還有三嫂雨桐必須合起伙來對付他,有句話咋說的哩?什麼三個臭要飯的頂個諸葛亮。”

    吳祥森正色糾正道,“寶貝,咱仨可不是臭皮匠,更不是臭要飯的,咱們是群英會,但都要配合你三哥這個諸葛亮,你是他的學生,有些方面我也是他的學生哩,雨桐更不用說了,她誰都不服,就服你三哥。”

    衛稷跑到柳義章身邊,挽著他的胳膊,笑著對吳祥森說道,“轉了一大圈,看來還是我三哥最靠譜。本來覺著拜了你這個大人物當干爹,以為找到了靠山。誰成想,山還沒靠上,就發生了崩塌。爸爸,你也太令我失望了。”

    吳祥森更喜歡衛稷了,她比雨桐要陽光開朗多了,文化水平更是雨桐無法企及的,他暗下決心,一定要把衛稷培養成慕煙那樣有內涵有魅力有社會地位的女人。

    柳徽章和衛稷把飯菜端上桌,倆人就出去了,留下柳義章和吳祥森邊喝酒邊交談。

    “義章,今天這酒,咱倆要慢慢喝。我先給你談點私事,一會兒讓徽章和衛稷進來一起吃。”

    吳祥森端起碗喝了一大口酒,和顏悅色地說道,“義章,從今天起,你正式是我的女婿了,我上午與你姑姑見面了,把你和雨桐的婚約定了下來,我剛才跟董錚通電話說的也是這件事。董錚是雨桐的舅舅,理應第一時間獲悉,他听後也非常高興,後天他就從前線返回兵團駐地,邀請你到兵團去住兩天,順便參加兵團參謀部和作戰部聯合組織的軍事會議。會議由董錚主持,主要是針對兵團第五次戰役的軍事總結,與會人員都是師級以上的高級將領,你只是列席會議,听听就行了,有什麼建議或看法私底下跟董錚談。會議結束後,董錚會用他的專車送你回國,你的組織關系及人事檔案,在牧鹿原阻擊戰以前就已經轉到了兵團參謀部,他會安排你以他秘書的身份到華東軍區相關部門進行一些業務交接,主要是送取一些機密材料與文件,這些事情最多兩天就能辦完,他給你的探親假是二十天,你可以好好地陪陪雨桐,帶著她回你老家看望你父母,到黃岡看望雨桐的姥姥姥爺,你要把時間合理分配好。當然你回到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和雨桐到民政部門把結婚證領了,你和雨桐的結婚申請以及身份證明信等手續董錚都會安排人給你辦好。這件事,一定要低調處理。”

    “軍長,這些安排都很好。唯獨我和雨桐使用首長的專車,我覺著很不妥,這太張揚了,很容易給鄉親們一種衣錦還鄉的錯覺。”

    “還喊我軍長,你這軍長要喊到啥時候?”

    吳祥森端起碗跟柳義章踫了一下,倆人一飲而盡。

    柳義章又打開一瓶酒,站起來給吳祥森倒了少半碗,雙手遞給他,然後畢恭畢敬地喊道,“叔叔,您老請喝酒。”

    吳祥森哈哈大笑,一仰脖把碗中酒喝干,他拉著柳義章的手動情地說,“義章,我做夢都想不到在這戰火連天的朝鮮戰場,你我有緣成為翁婿,我今天把雨桐正式托付給你了,我相信你會永遠地呵護她,疼愛她。戰爭結束後,你倆就多生幾個娃,我和你嬸娘負責給你們看孩子。不瞞你說,剛解放時,有不少同僚跟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勸我,不如離婚然後再娶個年輕的,不就有自己娃了嗎?被我狠狠地罵了回去,對婚姻忠誠是我的底線,再說了,我不是還有雨桐嘛。現在雨桐懷了你的孩子,也是我老吳家的孩子,這是天大的喜訊,我和你嬸娘都高興壞了。”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