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160章 酒虎詩龍(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160章 酒虎詩龍



    柳義章深情地看著徐衛國,一字一板地說道,“徐大哥,還記得砥辛里戰役打響前在你的團部,我倆的徹夜長談嗎?”

    徐衛國點點頭,“從那時起,你就是我的生死弟兄了!”

    柳義章接著說道,“沒錯,你從那時起就把我柳義章當成了親兄弟一樣加以扶持。在砥辛里戰役,你為了接應我,身先士卒率領獨立團浴血奮戰,付出了巨大犧牲,最終突破敵人的重重防線跟我在砥辛里勝利會師,那可是舍命相救啊,如果沒有你的及時接應,我極有可能被安吉爾在巷戰里給算計了,這些我都不說,畢竟這都是咱哥倆的私情。單說牧鹿原阻擊戰,你總覺著軍長讓你鎮守處于二線的細柳洞是大材小用,徐大哥,你的這種想法大錯特錯!我為什麼這麼說?現在大家覺著我柳義章很厲害似的,就應該讓我守種子山這最重要的高地,這些想法都是事後諸葛亮。我實話告訴你吧,當時軍部決定讓我鎮守種子山純粹是一場豪賭,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單獨指揮過一場戰斗,論資歷在七十七軍肯定是倒數第一,而你是七十七軍團級指揮員中當仁不讓的老大,當時軍部之所以把賭注壓在我身上,就是看重了我沒有資歷,在美軍哪兒根本就不知道我柳義章這個人,而你徐衛國在美帝哪兒是掛號的,特別是經過砥辛里戰役,他們對你研究的明明白白,如其讓敵人有套路地對付你,還不如派我當奇兵,出其不意地跟美軍進行決戰,這是從正面分析的,也就是說賭我能打贏。從反面上講呢?就是萬一我在種子山抵擋不住美軍的進攻,他們突破了種子山,美軍就會長驅直入,直撲軍部,這個時候你獨立團駐扎細柳洞的戰略意義就體現出來了,細柳洞離軍部不到二公里,你就可以迅速頂上,把美軍阻截在種子山與軍部之間,到那時我再組織種子山的部隊進行反攻與你合力夾擊美軍,這樣種子山不僅可以失而復得,還可能有意外的收獲,所以軍部把你獨立團安排在細柳洞是真正的一招好棋,是牧鹿原阻擊戰的壓艙石!”

    眾人听了柳義章的這番詳盡解析,如醍醐灌頂,無不折服。

    徐衛國站起身來,握著柳義章的手,熱淚盈眶,如撥雲見日一般,一掃心頭陰霾,心情頓時豁然開朗,感激的話一句也說不出來,他端起碗與柳義章踫了一下,倆人一飲而盡,順手把碗往地上狠狠一摔,四目相對哈哈大笑。

    柳義章忽然感覺人生真如夢,世事太無常,禁不住感慨萬千,酒勁也慢慢地涌了上來。

    李文忠最為清醒,他知道柳義章是性情中人,重情重義,酒後更是豪氣干雲,他提議道,“義章,今日難得把酒言歡,該當放歌,大家都高歌一曲以抒胸臆如何?”

    “好,老李的提議甚好,我先來一首,算是拋磚引玉了。”邱偉趴在桌子上似睡非睡,听到李文忠的倡議,大聲附和。

    他搖搖晃晃地邊走邊唱,“牛兒還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卻不知哪兒去了,不是他貪玩耍丟了牛,那放牛的孩子王二小”邱偉是放牛娃出身,小時候受夠了地主崽子的欺凌,對王二小這樣的抗日小英雄感同身受!

    徐衛國、苗青、史明亮等人都醉的站立不穩,想唱但腦子是一片空白,就知道鼓掌叫好,邱偉和李文忠極力鼓動柳義章唱一個。

    柳義章後背雙手,沉思片刻,開始吟詠曹操名作《短歌行》,“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鳴,食野之隻。我有嘉賓,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時可掇?”

    柳義章感慨的是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人生如朝露稍縱即逝,他參軍以來,歷經多少生死關頭?他還不到二十歲,慕煙竟在他的頭上尋得幾十根白發,滄桑如斯,其九死猶未悔,就是為了一個家國夢!

    李文忠是這些人當中文化水平最高的,也只有他听懂了柳義章的弦外之音,他拉著柳義章的手動情地說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柳義章把李文忠的手輕輕推開,無不戲謔地說道,“老李,你和柳Y同病相憐,陰氣太盛!”

    徐衛國听不懂柳義章所歌所雲,大聲地詰問道,“義章兄弟,你現在聲名鵲起,儼然已是七十七軍的扛把子,各兄弟團爭先恐後地前來馬息嶺結識你,唯老弟馬首是瞻。這些我都不關心,我就想知道什麼時候咱哥倆能再聯手殺敵,像砥辛里巷戰那樣並肩作戰?”

    “好,徐團長,我柳義章今天等的就是你這句求戰的話!我跟你一樣也是憋得慌,來,來,來,到地圖前,我給你分析一下咱倆並肩作戰的事。”

    柳義章早就算定徐衛國咽不下牧鹿原被雪藏這口惡氣,肯定會來找自己訴苦,他剛才竭力吹捧獨立團在牧鹿原阻擊戰中的重要性就是為了激發徐衛國的斗志,如果有獨立團協同五三五團前往嵬膽里,那勝算就大多了,但這話自己沒法說,即使吳祥森也不好開口,畢竟獨立團從去年十月底入朝作戰,這大半年的時間里,歷經惡仗硬仗無數,好不容易進入休整期,這個關口讓他率領隊伍奔赴二百公里以外打一場莫名其妙的遭遇戰,于理于情都說不過去。

    徐衛國被柳義章突發的激情所感染,听柳義章的意思真有仗可打,立馬興奮了起來,跟柳義章走到了軍用地圖前。

    “徐團長,你看,我兵團負責西線上百公里的戰線,共有四十四軍、六十六軍,以及朝鮮人民軍1兵團,總兵力十萬余人。第五次戰役第二階段已進入尾聲,前兩個階段,我兵團三個軍在百公里的戰線上齊驅並進,把聯合趕到了臨津江以南,並殲敵數萬,表面上看我兵團大獲全勝,你再看聯合的部署,英軍二十九旅、法軍一個團,加拿大軍一個團,南朝鮮軍兩個師,聯合國雜牌軍一個團,美軍二十五師、步兵獨立七師,還有我的老對手美軍二十五團,總兵力五萬余人。我兵團前線指揮部設在嵬膽里,是在臨津江北岸二十公里處,指揮部僅有一個營的兵力進行防守,距離右側的六十六軍五十多公里,而四十四軍和朝鮮人民軍1兵團近六萬人全部過江,表面看兵團前線指揮部很安全。現在臨津江屬于枯水期,士兵和裝甲車都能快速通過,我擔心的是,李奇微用的又是誘敵深入之計,現在被殲滅的聯合大部分是南朝鮮的部隊,美軍的精銳可以說完好無損,經過近一個多月的戰斗,我兵團的彈藥和糧草基本消耗殆盡,處于精疲傷病的危險境遇,這時聯合如果發動反攻,一旦突破四十四軍與朝鮮人民軍的防線,就能快速渡過臨津江而直接威脅兵團的前線指揮部,後果不堪設想。以上分析不是我一個人杜撰的,而是和吳軍長還有王參謀長共同研究的,吳軍長已把這種可能性電告兵團前線總指揮董錚副司令,他認為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讓我們做好萬全準備,今天是五月二十五號,我想如果真等到兵團的救援指令再增援的話,根本來不及,我們距離新豐里二百多公里,最快也要一天一夜的時間,而美軍是機械化部隊,幾十分鐘就可以穿插到嵬膽里的北面,切斷兵團指揮部的退路以實現包圍殲滅的意圖,因此我想二十七號也就是後天馳援嵬膽里,即使我們設想的最壞情況沒有發生,我們去了也可以作為生力軍為兵團分憂。七十七軍經過牧鹿原阻擊戰元氣大傷,唯有我的五三五團和你的獨立團是整建制部隊,你看,我倆並肩作戰的機會就在眼前。”

    徐衛國擦了一把臉上的汗水,酒醒了一大半,他心里清楚這些設想和戰術分析都是出自柳義章本人,只是謙虛地把軍長和參謀長捎帶上。柳義章說的沒錯,即使沒出現兵團前線指揮部遇險這種極端情況,五三五團和獨立團這個時候趕到前線也是大有作為的,柳義章完全可以不告訴自己,而獨自帶領五三五團前往‘救駕’,柳義章能傾心相告,就是為了給獨立團找到一個彌補牧鹿原阻擊戰沒立戰功的機會,他柳義章用心如此良苦,我徐衛國豈能違心相負?!

    “義章,感謝的話我就不說了。三軍可以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獨立團可以沒有我徐衛國,但絕不能沒了血性,軍人就是要馬革裹尸,戰死疆場,這次我們兩個兄弟團聯合作戰,義章,你當總指揮會,我鼎力協助你。”

    還沒等柳義章反對,苗青大喊,“義章,好兄弟就是要有難同當,這種事怎麼可以落下我小鋼炮呢,炮兵團要求參戰!”

    柳義章大喊一聲,“好,一個好漢三個幫,一個籬笆三個樁!這次就帶上苗團長,我馬上向軍部打報告,成立增援指揮部,徐團長任總指揮,我和苗團長協助。”

    徐衛國還想推讓,柳義章斬釘截鐵地說道,“徐團長,你就不要客氣了,無論從那方面講,你都是當仁不讓的總指揮,況且這次我還是要做隱形者,繼續給敵人出其不意的攻擊!事不宜遲,咱仨現在就去軍部,當面向吳軍長請示行動方案。”

    就在這時,團部的電話驟響,李文忠拿起電話,沒听兩句,就對柳義章喊道,“快,軍長的電話。”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