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153章 霧里看花(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153章 霧里看花



    柳Y一晚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好不容易挨到天亮,載有二十幾位文工團戰士的大卡車徐徐開進馬息嶺。

    李文忠和柳Y熱情地迎上前去,文工團的戰士們魚貫而出,帶隊的是文工團副團長,有舞蹈皇後之稱的著名舞蹈演員劉月娟。

    宋曉菲是最後一個下車的,柳Y熱情地對宋曉菲說,“宋曉菲同志,歡迎你來到五三五團慰問演出,你這是第一次正式參加演出吧?”

    宋曉菲一邊心不在焉的應付著柳Y,一邊四處張望。

    李文忠開始致歡迎辭,“歡迎文工團的同志們到五三五團慰問演出,大家夜里行軍很辛苦,一會兒我帶領大家到防空洞里休息,演出時間安排在下午四點。同志們上午可以好好地休息,也可以在馬息嶺四處走走看看,但千萬不要走遠,軍部非常重視這次演出,專門派五三五團政治處主任柳Y同志全程為大家服務,你們有任何困難都可以找他。我真誠地感謝同志們到五三五團慰問演出,並預祝演出取得圓滿成功!”

    劉月娟帶頭鼓掌致意。

    李文忠朝柳喊道,“柳主任,你過來跟大家認識一下。”

    柳Y趕緊跑到李文忠身邊,熱情地對大家講道,“同志們好,我叫柳Y,熱烈歡迎大家到七十七軍慰問演出,文工團接下來在伊川地區的所有行程將由我代表七十七軍進行安排和陪同,我一定盡心盡力為大家服好務。”

    人群中有戰士小聲地議論,“這個柳Y,是寫長篇散文詩《種子山的春天》的那位柳Y嗎?”

    柳Y听見了大家的議論,自豪地說道,“沒錯,我可以告訴同志們,我正是《種子山的春天》的作者,我有幸追隨柳義章團長參加了種子山阻擊戰。其實,你們文工團也有一位戰士對種子山非常有感情,她曾經陪著我在種子山做過戰地采訪,這篇散文詩也包含著她的心血。”

    文工團的戰士們相互看著,不知道柳Y說的是誰。

    宋曉菲臉色一紅,她知道柳一直深愛著自己,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還是那樣的熾熱,一點也不在意自己對他的冷淡,自己也曾反復讀過《種子山的春天》這篇氣勢恢宏的散文詩,沒有了以往的陳詞濫調,筆觸細膩,內容生動,氣勢豪邁,真實地寫出了種子上將士們敢于勝利的英雄氣概,與柳Y過去的文筆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

    戰士們紛紛地問道,“柳主任,你到底指的是哪位,他今天來了嗎?”

    柳Y對宋曉菲笑了笑,大聲說,“我所說的這位戰士年齡不大,但她能深入基層,特別是在種子山備戰的關鍵時期,跟種子山的戰士們同甘共苦,她就是話劇演員宋曉菲同志。”

    戰士們紛紛看向宋曉菲並熱烈鼓掌,宋曉菲一邊向大家擺手,一邊謙虛地說,“我和吳雨桐只是在種子山學習了幾天,戰斗打響前就撤回了兵團。”心里卻對柳Y多了幾分好感。

    “義章哥呢?他怎麼沒來接我們?”宋曉菲不解地問柳Y,她心里永遠放不下那個令她心馳神往的男人。

    “義章剛當上團長,事情多著呢,昨晚從軍部回到馬息嶺已經半夜了,他睡覺沉,如果不喊他,他能睡到你們演出完了也醒不來。”

    宋曉菲被柳Y夸張的話逗樂了,心想柳Y一個多月沒見,有趣多了。

    這時候文工團的其他戰士都靜靜地待在防空洞里,或睡覺,或閉目養神,唯有宋曉菲一個人站在洞外和柳Y聊天,一點點困意也沒有,她期待著柳義章突然出現給她個驚喜,現在吳雨桐回國了,是自己爭取柳義章的最好時機。

    馬息嶺雖然已是初夏,但凌晨多少還有點寒意,一陣涼風吹來,宋曉菲不禁打了個寒顫,柳Y趕緊脫下軍裝給宋曉菲披上,宋曉菲也沒拒絕,她知道柳Y是柳義章最好的兄弟,更知道柳Y對自己只有賊心沒有賊膽,根本就不需提防他。

    柳Y見宋曉菲接受了自己的關心,心中暗喜,就想再進一步,于是溫柔地說道,“曉菲,你若不累的話,咱倆到山坡上走一走,一會兒還能看到日出呢。”

    宋曉菲點點頭,和柳Y並肩向山坡上走去。

    柳Y心里琢磨著柳義章昨晚下達的戰斗任務,十天之內拿下宋曉菲,並鼓勵自己大膽進攻,該如何進攻呢?柳Y偷眼瞄著宋曉菲,雖然坐了一夜車,但仍難掩一臉興奮,俊俏的臉蛋嬌嫩如初,他先是小心翼翼地觸踫了一下宋曉菲的手,見她沒有躲避,就大膽地握住了她的手,以前的幾次牽手都是宋曉菲主動的,柳終于主動出擊了。

    宋曉菲沒有掙脫,心里只是一驚,這柳Y怎麼一下子變得主動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想干啥。

    倆人手拉手來到山坡上,天蒙蒙亮,空曠的山野萬籟俱寂,仿佛能听見對方砰砰的心跳聲。

    柳Y感覺到宋曉菲對自己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也許是那篇散文詩起的作用,也許是柳義章沒來接她,讓她感到了對柳義章的失望,總之都是柳義章幫了自己的大忙。

    那篇散文詩不但是按照柳義章的思路寫的,而且成稿後,柳義章把整篇文章給改的面目全非,當自己謄抄出經柳義章修改後的正文時,柳Y被柳義章的才華徹底折服,他早知道柳義章錦繡滿腹,但沒想到有如此大才,想想以前自己常以七十七軍第一筆桿子而自詡,是多麼的無知與可笑,柳義章為了幫自己挽回宋曉菲,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功夫不負有心人,宋曉菲又接納了自己,這次不能再錯失良機,辜負了柳義章的良苦用心,想到這兒,柳Y頓時覺著勇氣倍增,他一改過去繞來繞去的迂回戰術,也學著柳義章對吳雨桐那樣直搗黃龍,柳Y鼓足勇氣向宋曉菲大膽表白,“曉菲,你離開的這段時間,我無時不刻不想念你,我愛你,曉菲!”

    宋曉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過去在自己面前懦弱自卑的柳Y竟然會跟自己大膽表白,心想一定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都是受柳義章感染的,說不定柳義章還教唆他如何追我呢,想到這兒她更加生柳義章的氣了,心里恨恨地說,我宋曉菲對你柳義章是痴心一片,還主動給你寫了那麼長的情書,你不但不動心,還一個勁地把我往柳Y懷里推,好,我就跟你較勁,故意跟柳Y相好,看你生氣不生氣,于是宋曉菲嬌滴滴地說,“柳,你若早先這麼自信,我用得著跟雨桐搶義章哥嗎?”

    柳Y欣喜若狂,夢寐以求的愛情就這麼幸運地降臨到自己頭上,他張開雙臂想擁抱宋曉菲,但一看到宋曉菲閉月羞花的容顏,盈盈秋水的眼楮,波濤洶涌的胸脯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又縮了回去,宋曉菲太美了,就像出污泥而不染的蓮花,容不得世俗的褻瀆與玩弄!

    宋曉菲眼瞅著柳Y瞬間又回到了原形,心里更生柳義章的氣了,她知道眼前的柳Y還是昨天的柳Y,怎麼可能說變就變呢?他在自己的美貌面前,骨子里的自卑是不可能改變的,就像當初的語文老師一樣,有賊心沒有賊膽,竟做出了令人嘔吐的猥瑣舉動!宋曉菲從牧鹿原回到兵團的這段時間里,明里暗里追她的男人走馬燈似的換個不停,清一色的軍官,有的級別還很高,但年齡都可以做自己的父親了,這些個男人把打仗的戰術統統嫁接到追女人的身上,手段那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幸虧有劉月娟幫助自己,擺脫了各種騷擾,在感到無助的時候更加想念柳義章。宋曉菲自幼酷愛詩詞,到了豆蔻年華對愛情充滿了最美好的向往,自從在種子山深入接觸了柳義章,愛情的種子就在宋曉菲的心田生了根發了芽,她置閨中密友吳雨桐與柳義章已經相好的事實于不顧,執拗地認為柳義章是被吳雨桐給算計了,無論哪方面吳雨桐跟她比都差遠了,尤其是柳義章那深藏不露的文學才華,更堅定了她此生非柳義章不嫁的決心,她曾無數次讀過《種子山的春天》,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與自己偷讀過柳義章寫的詩詞如出一轍。

    現在又看到柳Y表里不一的表現,冰雪聰明的宋曉菲恍然大悟,柳Y的那篇名震兵團的雄文一定是由柳義章捉刀,他哥倆好的穿一條褲子都嫌肥,如雨桐所言那是刎頸之交,什麼事都能干得出來,她心里雖然痛恨柳義章對自己的無情,但也說明了自己足夠出色,才會使柳義章費盡心思地幫柳Y追求自己,她決定利用柳Y作掩護去接近柳義章,除了柳Y,別的男人一概保持距離,免得柳義章認為自己是個不檢點的輕佻女孩,那樣就不可收拾了。

    于是,宋曉菲主動挽著柳Y的胳膊,故作興奮地說,“柳Y,很感謝你對我一如既往的愛戀,可是你的表白還是令我吃了一驚,我現在太小,不想跟雨桐那樣過早地陷于愛河,我們可以先以朋友的名義處著,但你要像義章哥那樣始終對我保持尊重,除了拉拉手,不得有其他的無禮舉動。”

    柳Y忙不迭的答應,其實宋曉菲即使不說,他也不敢輕舉妄動,就怕弄不好徹底失去宋曉菲。

    此時此刻,柳心里有說不出的甜蜜,既然宋曉菲答應跟自己處朋友,就算完成了柳義章交待的任務,他指指遠處的一塊巨石,提議道,“曉菲,咱倆坐到石頭上看日出吧,大山里看日出別有一番風味。”

    宋曉菲點點頭。

    柳Y先爬山巨石,又伸手把宋曉菲拉了上去,倆人朝山下望去,無限風光盡收眼底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