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150章 千里鵝毛(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150章 千里鵝毛



    柳義章趕緊推辭,“衛稷,這都是夏天了,穿不著毛衣了,先放你那兒吧,天涼時我再來取,我今天是陪軍長來看望傷員的,過兩天我再來看你。”

    “我不信,剛才那個軍長講了,還命令你來看我呢,除非告訴我為啥不願到我宿舍去?”衛稷纏著柳義章不放手。

    柳義章發現四周有好多人好奇地看著他倆,只好答應衛稷,“好吧,那就去一會兒,中午跟姑姑一起吃個團圓飯。”

    “太好了,這才是我的好三哥呢。”衛稷拉著柳義章的手就向宿舍跑,完全不顧眾人側目。

    柳義章順著山坡來到衛稷的宿舍,這是一個較大的防空洞,最多的時候里面住過十幾個衛生員,現在是戰時,衛生員輪流著到前線坑道救治傷員,因此平時也只有五六個人居住,這樣的宿舍在野戰醫院大約有十幾個,衛稷住的地方離慕煙的宿舍大約隔著二百多米,中間還有幾個防空洞是用來儲存藥品和食物的。

    衛稷的宿舍里彌漫著一種女孩特有的那種混合著香酸的味道,所謂的床就是用木板拼在一起有八米長的一個大通鋪,柳義章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顯得有些局促不安,衛稷並沒注意到柳義章的尷尬,裝毛衣的包裹懸掛在山洞的頂部,衛稷脫了鞋跳到床鋪上取下包裹。

    柳義章接過包裹,對衛稷說道,“我們還是出去吧,我聞不慣你們女孩子房間里的味道。”說完柳義章逃似走出山洞,衛稷聞了聞,自語道,“沒啥味呀?”心想三哥這是害羞呢。

    衛稷跟著出了山洞,柳義章看了下懷表,離午飯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他找了塊大石頭坐了下來,衛稷也坐在石頭上緊靠著柳義章。

    當年在柳家大院的時候,衛稷每天對柳義章有說不完的話,半年不見反而無話可說了,衛稷本來要給柳義章講講柳家大院的事,可又不知道從何講起,柳家大院的事太多了,講上三天三夜也講不完,關鍵是開口講老家的事就必須先講王卉,而衛稷最不願意在柳義章面前提及的人就是王卉,柳義章跟王卉處對象的事,雙柳村知道的人只有衛稷,村里人經常踫到柳義章、王卉還有衛稷在一塊玩,關系特別好,但沒人往那方面去想,三人畢竟是表兄妹。

    柳義章和衛稷就這樣無聲地依偎在一起,暖洋洋的太陽照射在倆人的身上,衛稷聞著柳義章身上濃濃的男人味,心旌動搖,感覺就像在夢中,她不需要柳義章說話,從小就習慣了他的沉默,最幸福的時光就是這靜靜地依偎著,手里再捧著一本書那就更好了!她覺著整個世界現在就是她和柳義章的,自從柳義章赴朝作戰,柳義章立功的喜訊雪片般地不斷飛到柳家大院,上門提親的人如過江之鯽,王卉最著急,在衛稷面前哭過好幾次,她不敢跟爹娘透露自己和柳義章的事,這種表兄妹通婚在舊社會並不鮮見,但在新社會是明文禁止的,衛稷每次只能安慰王卉,並鼓勵王卉跟柳水鄉鄉長柳文彪的兒子柳賢章處對象,衛稷這麼做是有私心的,一方面她覺著王卉的性格與學識根本配不上三哥柳義章,倆人能好上純是酒精惹得禍,另一方面王卉的父親也就是衛稷的叔叔王守午是雙柳村的村支書,不可能違反國法黨紀同意柳義章與王卉結婚。衛稷則不然,雖說自己的身份跟王卉一樣,也是柳義章的表妹,但自己的父親王守辰常年在東北做生意,根本就沒養育過衛稷一天,而柳老爹和柳老娘對衛稷都是疼愛有加,柳老爹根本就不會顧忌什麼表兄妹的關系,只要柳義章堅持娶自己,柳老爹絕不會干涉,衛稷心里很清楚只要拿下柳義章,其他的事都能迎刃而解。

    衛稷回味著柳義章剛才說的話,如果有合適的男孩追自己的話,他不但不反對還會支持,這足以說明柳義章就是把自己當成親妹妹一樣,根本就沒有男女之間的那種非分之想,尤其是他明顯地拒絕與自己獨處一室,就是為了避嫌。衛稷情竇初開,性幻想的第一個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就是柳義章,她也罵過自己不要臉,但現實就是這樣,柳義章就是會經常走進她的夢鄉,會在夢里和她纏綿,衛稷越想心越亂,柳義章身上的味道就是夢中的味道,她真想緊緊地抱著柳義章,向他表露心跡,可後果就是徹底失去柳義章,甚至招致柳義章的一頓責罵。

    柳義章望著山坡下那片樹林,回味著衛稷的一些反常舉止,明明可以在樹林里散步談心,為什麼非要把自己領到她宿舍里,他上過慕煙的當,好在慕煙不是自己的親姑姑,否則自己一生都會活在罪惡里不能自拔,他隱約地感覺到衛稷是真長大了,貌美如花,比慕煙還要漂亮,他也想起了吳祥森看衛稷的眼神,明顯地是被衛稷驚艷到的那種眼神,柳義章經歷了與慕煙的情愛糾纏,對男女之事早已諳熟,他知道吳祥森在自己面前很坦誠地表現出對衛稷的喜歡,絕不是男歡女愛的那種喜歡,跟那個從前線追到醫院的師長有著本質的區別。衛稷為什麼要給自己織毛衣?王卉給自己織毛衣是因為倆人曾經是戀人,而衛稷呢?僅因為自己是她的三哥?柳義章的直覺告訴自己,衛稷決不是單純地把自己當成三哥,柳義章想到這兒害怕了,他扭頭看向衛稷,她閉著眼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仰著臉曬著太陽,嘴角微微上翹一副陶醉的樣子。他看著淺睡的衛稷,不僅自問,這是那個小的時候玩累了就和自己摟在一起睡覺的衛稷?這是那個不時跟自己一起偷喝家里藏酒的衛稷?這是那個經常在爹的書房里跟自己頭挨著頭一起讀小說的衛稷?這是那個死乞白賴非要當兵跟著自己到朝鮮的衛稷?

    柳義章打開包裹拿出一件毛衣輕輕搭在衛稷的身上,衛稷睜開眼,笑著說,“三哥,我沒睡呢,不用蓋。”

    柳義章笑著問,“衛稷,你啥時候學會織毛衣的?”衛稷紅著臉小聲地說,“想你想得難受的時候就跟愛稻姐學的,她本來也要給你織毛衣的,我沒讓,因為愛稻姐不知道你的身高和胸圍,可我知道呀,不信你回去試試肯定非常合身!”

    “義章、衛稷,回家吃飯了。”柳義章听見喊聲,只見慕煙站在洞口正朝他倆招手,柳義章和衛稷趕緊跑了過去。

    “姑姑,你啥時候做的飯?”衛稷看著桌子上有兩個菜一個罐頭,還有三碗米飯,她趕緊把門關上,小聲地問,“姑姑,哪來的米飯,這可是稀罕東西呀。”

    “凡正不是偷得,你兄妹倆只管吃好了,我早就回來了,看你倆在聊天,就沒打擾你們,自己把飯做好了。”

    慕煙見柳義章把一個包袱放在床上,笑著問,“衛稷從老家給你捎的好東西?”邊說邊打開包袱,“哇,新毛衣,還兩件呢!義章,你行啊,這是千里送鵝毛,禮輕情義深哪。”柳義章臉一紅也不吱聲,衛稷笑著說,“姑姑,棕色的那件是我給三哥織的,另一件嘛”

    衛稷趴在慕煙的耳邊笑著說,“姑姑,那件灰色的是三哥的相好織的。”慕煙朝柳義章笑笑,調侃道,“年紀不大,情人倒不少。”柳義章也不搭腔,坐下就要吃飯,慕煙拍了下他後背,“洗手去!”

    柳義章站起來邊洗手邊問,“姑姑,是誰送來的這些桌椅?辦公用品在北朝鮮是稀缺物品。”

    “還能是誰?是你們七十七軍的周主任唄。”沒等慕煙回答,衛稷就搶話說道,柳義章一想也是,也就七十七軍離野戰醫院最近。

    柳義章瞪了衛稷一眼,“淨亂說話,米飯還堵不住你的嘴。”

    “對了,姑姑,吳軍長他們走了嗎?”柳義章突然想起吳祥森說過上午要拜訪慕煙,他想知道吳祥森跟慕煙都談啥了。

    慕煙從床底拿出一瓶酒,遞給柳義章,“你自己喝吧,我和衛稷下午還要工作,不能飲酒。吳軍長早就走了,在我辦公室也就坐了十幾分鐘,我太忙了,老是有人找,他也不好意思多打擾,不過他利用這十幾分鐘還辦了件大好事呢。”

    “啥好事?”柳義章喝了一大杯紅酒。

    “我只給他說了一句宋師長小傷大養,總是纏著衛稷。他就二話不說,就把那個為了多看兩眼你妹妹衛稷,從前線跟到野戰醫院的六十六軍宋恩明師長給罵跑了,這一點吳祥森跟你還真是挺像的,都是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吳祥森還跟我說,他特別喜歡衛稷這丫頭,就像當初第一次見到你一樣,喜歡的不得了,想收衛稷做義女,讓我拿個主意,我給吳祥森說,我可做不了這個主,能拿主意拍板的,還得是你這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不是?”

    慕煙談起吳祥森時,一臉欣賞的表情,顯然已經接受了吳雨桐和柳義章的戀情。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