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134章 用兵如神(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134章 用兵如神



    憑借著轟炸機和大炮的淫威,以美帝為首的聯合對牧鹿原戰區展開了更為猛烈的攻擊!

    安吉爾站在指揮車里指揮坦克連僅剩的九輛坦克向種子山陣地掩殺過來,到了山腳下,安吉爾命令坦克和步兵停止前進,他謹慎地通過望遠鏡向101高地望,昨天的戰場已被中隊打掃干淨,被炸掉的f岩處矗立起三座大土堆,應該是海頓等陣亡士兵的墳墓,安吉爾心里稍微安慰了一些,心想,中人盡管在戰場上跟瘋子一般,手段殘忍狠毒,但能掩埋對方士兵的尸骨,還是很講道義的。

    沒錯,昨天邱偉帶領一營打掃戰場時,很多戰士包括邱偉在內都希望把美軍的尸體曝曬山野或干脆焚燒,以發泄心頭之恨,被柳義章加以阻止,他詞嚴義正地對戰士們講道,“我們跟美國佬捉對陣廝殺的時候,就是要把他們往死里整,要心狠手辣,戰場上就是要你死我活,就是要過之而無不及,要加倍地予以懲罰,但對戰死的士兵,我們必須予以尊重,侮辱遺骸不僅可恥而且是懦弱的表現!”邱偉這才帶領戰士們把滿山遍野的美軍遺骸收集起來並予以埋葬。

    柳義章也在通過望遠鏡觀察安吉爾的行動,他見安吉爾的隊伍稍作停留後又大搖大擺地順著官道攻了上來,他一拍邱偉的後背,邱偉帶領戰士們迅速躲進了坑道,雙手緊捂著耳朵,柳Y全神貫注地盯著柳義章。

    安吉爾有了昨天的教訓,他今天只派了一個連的步兵跟在九輛坦克的後面,安吉爾觀察到官道的兩側沒有可以用來爆炸的f岩。心想今天應該如恩師李奇微將軍所料,中隊改變了戰術。正在暗自慶幸之時,昨天的一幕又重演了,連接幾聲劇烈的爆炸,如同耳邊響起了驚雷,安吉爾所坐的指揮車被爆炸產生的氣浪掀翻,安吉爾也被遠遠拋出車外,指揮車周圍的步兵被氣浪撞出十幾米遠,有反彈到樹干或石頭上的當場殞命,活著的都不同程度受了傷,安吉爾有指揮車的保護,雖然被拋出了車外,也只是受了點皮外傷,參謀道恩與司機杰克從車里爬出來,他們左右扶著安吉爾棄車而逃。

    安放炸 藥的三處官道被炸出了三個幾十米深的大坑,這次爆炸的威力比昨天炸f岩還要大幾倍,就是遠在五公里外,吳祥森所在的防空洞也有明顯的震感,桌子上的茶缸都震了起來,種子山附近的幾個高地本來打得不可開交,突然發生的地動山搖的爆炸,讓敵我雙方都退出了戰斗,紛紛向種子山望去,此時的種子山完全彌漫在灰白色的粉塵里,鳥兒驚恐地四處亂飛,野兔野雞好多撞樹而死,感覺整個種子山都在晃動,戰士們盡管已有心里準備,但劇烈的爆炸還是讓每個人不寒而栗!

    柳義章、邱偉、柳Y、柳興章、柳徽章紛紛跳出戰壕,一營一連的戰士們也相互攙扶著爬出戰壕,邱偉想讓郭向陽帶著戰士們去追美軍,被柳義章止住了,“邱營長,窮寇莫追!”

    種子山如同一根魚刺扎進敵人的咽喉,咽不下吐不出。

    李奇微接到安吉爾的報告後,惱羞成怒,他立馬派出七架轟炸機對種子山進行俯沖式低空轟炸,這是一種孤注一擲的報復,轟炸機雖然離攻擊目標近了,但被擊落的風險驟增,柳義章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指揮十幾個重機槍手同時向敵機掃射,由于飛行空間狹小,美帝的轟炸機躲避不及,當場就被擊落二架,另有兩架自相撞擊而墜毀爆炸,剩余的三架倉惶逃離!

    李奇微氣急敗壞,當即命令情報部門重新調查防守種子山的中隊,查來查去就是五三五團,團長李文忠,政委韓兆斌,再也沒有其它有用的信息,武術別動隊和種子山指揮所都是吳祥森親手簽署的七十七軍的內部文件,既沒上報兵團,也沒下發全軍,所以保密工作做的密不透風。

    李奇微百思不得其解,五三五團的戰史就沒有拿得出手的成功戰例,而李文忠更是個平庸的基層指揮官,秘書出身,砥辛里戰役也是毫無建樹,唯一的優點就是善于交際,在七十七軍人緣非常好。李奇微知道七十七軍軍長吳祥森是中國有名的高級將領,以善于打惡戰硬仗險仗而聞名,人稱吳瘋子,諳熟阻擊戰之道。雖說砥辛里戰役給七十七軍以重創,但並未傷其筋骨,正常情況下吳祥森應該派徐衛國的獨立團防守種子山,徐衛國是員虎將,獨立團也是有名的老虎團,是七十七軍的看家王牌,但這次吳祥森卻把獨立團放到了二線陣地細柳洞,意圖很明顯,在七十七軍撤離牧鹿原時,獨立團擔負斷後的任務,保護七十七軍安全撤離。

    李奇微不愧是傳奇名將,他對入朝參戰的我軍高級將領研究的明明白白,甚至對團級指揮員的資料都讓情報部門做了詳細備案,連續兩次在種子山踫了釘子,他又調出七十七軍的布防情報,可是研究了半天也沒弄明白問題到底出在哪兒,他如坐針氈,不停地在辦公室里來回踱步,安吉爾跟隨自己多年,對自己的戰術貫徹絕對徹底,這是他對安吉爾最放心和滿意的地方。砥辛里一戰讓安吉爾名聲大噪,臉部被擊穿仍然堅守在一線指揮戰斗,直到中隊撤出砥辛里,他才昏倒在地,所以李奇微對自己的這名弟子總是高看一眼,也是對其諄諄教誨,唯一讓李奇微不滿意的,就是安吉爾對戰術理解深度不夠,不能靈活地處理戰場上的突發事件,這才破格給他配備了上校參謀道恩,連著兩天,安吉爾在種子山損兵折將,一個坦克連灰飛煙滅,四架轟炸機毀于一旦,五百多名美國優秀步兵命喪黃泉,而可笑的是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竟然連種子山守敵的影子都沒見過!

    李奇微從來沒遇到過如此詭異的對手,這個對手絕對不是五三五團的團長李文忠,那這個對手到底是何方神聖?必須把這個隱形者找出來,否則安吉爾還得接著敗!李奇微又把七十七軍的團級指揮員重新翻了一遍,還是毫無頭緒,李奇微就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到一個比李文忠還年輕十歲,參軍不到半年,來自中國東夷之地的軍事天才柳義章,正悄無聲息地登上了朝鮮戰場的舞台,以其超凡脫俗的軍事才能和愛兵如子的大義情懷,屢戰屢勝,大顯神威!

    沉寂,沉寂,沉寂,然後是爆發出熱烈地歡呼聲!七十七軍的軍部熱鬧非凡,成了歡樂的海洋,這些平日里不苟言笑,一臉嚴肅的集團軍首長們都額手相慶,種子山連續兩天‘驚天動地’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七十七軍的士氣。

    政治部主任周正康熱淚盈眶,他激動地對同事們大聲說道,“柳義章,神奇的柳義章,了不起的柳義章,他僅僅用兩天的時間就把咱七十七軍在砥辛里戰役失利之後,憋了三個月的窩囊氣全給撒出去了,這是何等的壯舉呀!同志們,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在為柳義章申報砥辛里戰功的時候,遭到他的斷然拒絕,我現在還記得他當時拒絕的陳詞,‘若我柳義章的戰功是踩著戰友的尸體獲得的,那不是勛章,那是對戰友這個稱呼的侮辱!如果實在要申請戰功,就直接授給那些無名的英雄們吧!’這就是我們的孤膽英雄柳義章,他年齡雖小,但不貪功,不諉過,不惜命,其政治覺悟堪稱全軍之楷模!”

    吳祥森頻頻點頭,他很認同周正康的觀點,無論周正康內心如何想的,但表達出來的內容還是引起了大家強烈的共鳴。

    王石光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他也高聲地對大家講道,“我再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三零七團鎮守的漣川口陣地本來在昨天下午就失守,李朝寅得到柳義章在種子山創造的連戰連捷的喜訊後,全團將士受到了極大鼓舞,連續組織以連為單位的敢死隊與佔領了漣川口的南韓軍隊展開了殊死搏斗,以犧牲了三百人的代價重新奪回了漣川口高地!我建議立即把柳義章在種子山取得的輝煌戰績通報給全軍所有的高地和防線,以提振軍威,激勵斗志,堅決打好牧鹿原阻擊戰!”

    政委張慶雲一向嚴肅,這時也露出了難得的笑容,他有力地揮舞著雙拳,氣勢恢宏地對大家講道,“好啊,同志們,柳義章在種子山高地打出了我七十七軍的威風與氣勢,是我黨我軍在偉大領袖領導下取得的又一次偉大勝利,柳義章是好黨員,好戰士,好男兒,我完全同意王石光參謀長的意見,立即在全軍所有的高地和防線開展學習柳義章的活動,以此推動黨員的戰斗先鋒作用,更好的發揮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為最終奪取牧鹿原阻擊戰的偉大勝利提供組織保障!”

    吳祥森摸著下頜,听著洞外晝夜不停的槍炮聲,若有所思地說道,“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我們在砥辛里苦戰三天二夜,上萬人愣是沒有吃掉美帝的二十五團,盡管這個團是個加強團,是美帝王牌中的王牌,可指揮戰役的是上校團長安吉爾,這是不爭的事實。同樣是這個安吉爾,也同樣是這個二十五團,三個月後與柳義章交手,柳義章沒傷一兵一卒,就消滅了該團五百多人,炸毀坦克二十余輛,擊落敵機四架,硬生生地消滅了美帝的一個王牌坦克連,我們上萬人沒做到的事,柳義章指揮上千人就輕松完成了,這就是差距,後生可畏呀!我吳祥森拋開與柳義章的私人情誼不講,單從純軍事的角度來看,柳義章確實是一位罕見的軍事天才,他完美地把天時地利人和運用到了極致,這是七十七軍之幸!是我中華民族之幸!至于大家都提到的大力宣傳柳義章的事情,我認為不合時宜,阻擊戰剛剛開打,後面還有很多不確定因素,我們不能操之過急更不能盲目樂觀,阻擊戰沒有取得最終的勝利之前決不能輕言成功!另外從戰術上講,也不能大肆宣傳柳義章,李奇微是個難纏的對手,美軍在種子山損兵折將,他決不會坐視不管,要知道仗打到現在,要一次殲滅美帝幾百人是很難做到的,李奇微吃了這麼大的虧,他一定會調查種子山的指揮官,這也是我不讓柳義章出席各種軍事會議的一個重要原因,目前來講,少曝光,不曝光,是對柳義章最好的保護!”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