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116章 成人之美(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116章 成人之美



    “倆位,在做白日夢呢?”

    柳Y與宋曉菲听見柳義章的聲音回頭一看,山門口沒人,倆人跳下石頭,轉到石頭背面查找,又听見好幾個人的笑聲,只听見吳雨桐大喊,“曉菲,我們在鼓樓上呢。”

    柳Y抬頭一看,柳義章、吳雨桐還有李淑貞三人站在鼓樓上正朝他和宋曉菲招手,柳Y拉著宋曉菲向鼓樓跑去,宋曉菲一邊跑一邊把手從柳Y的手里掙脫出來,柳Y也不在意,倆人爬上鼓樓,柳Y大聲埋怨道,“義章,你們訓練完了也不通知我和曉菲,讓我倆在石頭上傻坐了半天,太不像話了。”

    柳義章開玩笑地說,“你倆人,可了不起呀,一個大文豪,一個表演藝術家,打斷了你們的構思是對藝術的傷害喲!”

    宋曉菲抱著李淑貞吃驚地問道,“淑貞,你上午還是個假小子,下午就變成了大美人,你這是在變魔術嗎?”

    李淑貞看了柳義章一眼,不好意思地說,“我就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山野丫頭,你和雨桐是大家閨秀,端莊大方漂亮呢。”

    吳雨桐接著淑貞的話說,“曉菲跟漂亮略微沾點邊,大方與端莊嘛,走得太匆忙全落在了南京,現在光剩下小心眼和潑皮了。”

    宋曉菲立馬還擊,“哼,那也比你大氣,男人喝酒,你喝干醋。河東獅吼,你最拿手。”

    柳Y拍手叫好,“曉菲果然文采斐然,對雨桐的描述既貼切又押韻。”

    李淑貞雖然不明白其中全部的意思,但她看得出宋曉菲是在笑話吳雨桐看柳義章看得太緊,不給別的女人機會。

    吳雨桐氣得齜牙咧嘴,摟著宋曉菲的胳膊就咬,宋曉菲笑著大喊,“義章哥,你再不管管雨桐,她就由獅吼升格為獅咬啦!”

    李淑貞痴痴地看著柳義章,心里有說不出的苦楚,她知道自己和柳義章之間不僅有疆域的天然鴻溝,還有吳雨桐甚至宋曉菲這樣的勁敵,但李淑貞沒有放棄,自己對柳義章的話語可能有誤解,但他偷瞄自己胸脯的那種眼神,李淑貞的第六感官告訴自己,柳義章是喜歡自己的,至少對自己的身子充滿**,李淑貞此刻,內心非常矛盾,練武場上她竭盡全力地跟柳義章學武,就是為了得到柳義章的欣賞,而下了練武場,她就控制不住自己,對柳義章充滿幻想,無論是柳義章強健的體魄,還是他的言談舉止都令她痴迷,她渴望戰爭早日結束,好建設美好家園,又怕戰爭結束了,再也見不到柳義章了,再也聞不到他身上那種令她神魂顛倒的味道,即使戰爭不結束,柳義章一旦調到別的防區,自己也將難以再接近他,那將是自己一生的遺憾!李淑貞暗自下定決心,要找準機會對柳義章展開大膽進攻,即使得不到他的全部,也要在自己的身體里留下義章的種子,生根發芽,那就是一個全新的義章,自己的精神與靈魂也將所寄托!

    夕陽西下,通往牧鹿原的官道上,五個年輕人一字排開邊走邊聊,柳義章左邊是吳雨桐,右邊是宋曉菲,柳Y牽著馬走在宋曉菲的旁邊,李淑貞牽著義章的馬走在吳雨桐的旁邊,柳義章貌似漫不經心地問宋曉菲,“柳Y是否跟你談起中午吃飯的時候,他為什麼把他的酒都倒給了我?”

    宋曉菲隨口而出,“他那好意思說自己慫呢?”

    “啥,柳Y說自己慫才給我酒喝?”柳義章佯裝吃驚的樣子。

    “那倒沒有,是我瞎猜的。”

    “就是嘛,我告訴你,曉菲,中午喝酒的三個男人,最能喝的,你知道是誰嗎?”

    “當然是你啦,傻子都能看出來。”

    “曉菲,你可是個典型的主觀主義者,雨桐就不會犯你這樣的錯,雨桐,你告訴曉菲誰最能喝?”

    “傻子都知道是那個大才子柳Y了。”吳雨桐也不假思索地配合義章。

    “什麼?怎麼可能你最能喝?”宋曉菲扭頭問柳Y。

    “哎,曉菲,你問他沒用的,還是我告訴你真相吧。”柳義章開始一本正經地胡扯。

    “柳Y的酒量在七十七軍,基本沒有對手,李白有‘斗酒十千恣歡虐’的雅興,我們的大文豪柳Y號稱十杯不輟筆,就是說他寫長篇通訊的時候,最多的時候喝到十杯酒的時候,才把稿子寫完。”柳義章見宋曉菲還半信半疑,就接著編。

    “中午他為啥把酒倒給我?是因為我太饞酒了,他覺著喝一碗也不過癮,干脆順水推舟,都倒給我得了,用李團長的酒賣給我個人情,你說柳Y是不是太狡猾了?”曉菲捅了柳Y一拳,笑著說,“想不到你還是個酒鬼呢。”

    “什麼酒鬼?是酒仙。”柳Y自然地配合柳義章演戲。

    “柳Y不但是酒仙,還是文膽呢!”柳義章繼續吹捧柳Y。

    宋曉菲顯然對柳Y重新燃起了希望,她迫不及待地問義章,“義章哥,柳Y是啥文膽?”

    “大家都高看我柳義章是孤膽英雄,卻不知我身後有一名文膽英雄,大家都看過宣傳我的文章,作者署名無一例外的都是柳Y,為什麼不是別人?別人沒柳Y的膽大,我參加過三次大的戰斗,柳Y是唯一陪我出生入死的那個人,特別是老鷹嶺戰斗,就是我被稱為孤膽英雄的那次戰斗,當時我一個人單槍匹馬去追一百多敵人的時候,柳Y也是單槍匹馬沖出陣地到後方搬兵,就在我攔住敵人相持不下的千鈞一發之時,柳Y帶著一百多名騎兵及時趕到,解了我燃眉之急!你說,柳Y是不是英雄?其膽量在文人當中是不是卓然不群?”柳義章講得雖然略有夸張,但基本是實情,其言語間處處透露著對柳Y的贊賞與感激,听者對柳無不肅然起敬,宋曉菲伸手挽住了柳Y的胳膊,眼楮里泛著一潭秋水。

    此刻柳Y心里對柳義章有無以言表的感激,柳Y知道柳義章平時話特別少,對女人說話更是屈指可數,但為了幫助自己挽回宋曉菲的芳心,他用心良苦,不惜謊話連篇,非知己是萬萬做不到的。

    吳雨桐一開始就看穿了柳義章的意圖,她心里對義章更放心了,本來她還擔心宋曉菲勾搭柳義章,現在看來自己純屬杞人憂天,柳義章把美若天仙的宋曉菲使勁向自己的兄弟懷里推,一方面說明了自己在柳義章心里有著牢不可破的位置,另一方面進一步驗證了自己對柳義章和柳Y之間的那種刎頸之交的判斷是正確的,他哥倆是心有靈犀,無論干啥那怕是撒謊也能配合得天衣無縫。

    而李淑貞听明白了個大概,就是那個柳秘書跟柳義章一樣也是個英雄,但直覺和經驗告訴李淑貞,柳這個英雄是有水分的,柳義章就是為了撮合柳與宋曉菲,她心里對柳義章更多了些許期盼。

    到了新灘里岔路口,李淑貞邀請眾人到她家里做客,笑著說道,“師傅,我去年冬天釀了不少玉米燒酒,你和柳秘書既然都酷愛喝酒,那就到我家喝呀,保準管夠。”

    柳義章趕緊推辭,心想你這不是讓柳Y露餡嘛,他微微一笑,不露聲色地說道,“淑貞,今天你和雨桐表現得非常好,大家也都累了,以後有機會一定到你家做客,今天就不叨擾了。”

    吳雨桐對李淑貞淺淺一笑,“淑貞,原來你家離種子山這麼近啊,我和義章每天早晨跑步,都經過這個岔路口的,對了,淑貞,你跑步嗎?”

    “以前偶爾跑,今天師傅要求武術別動隊的隊員每天要進行越野跑,我決定從明天開始也早起跑步。”

    吳雨桐高興地跳了起來,“太好了,淑貞,你以後天天五點半就在這岔口等我和義章,咱們一起跑,義章,你看行嗎?”

    柳義章點點頭,看了眼一臉興奮的李淑貞,沒有吱聲。

    李淑貞又問宋曉菲,“曉菲,你和柳Y也跟我們一起跑,咋樣?”

    柳和宋曉菲同時搖頭,宋曉菲知道吳雨桐在南京的時候就堅持晨跑,還參加過金陵中學的秋季運動會,並一舉奪得女子組的長跑冠軍,自己寧願睡個懶覺,也不願運動,柳Y主要是工作性質不允許,除非陪著軍長跑,否則只能在宿舍里隨時待命。

    柳義章發現新灘里的左右有兩座小山崗,關切地問道,“淑貞,天都黑了,我們送你回家吧?”李淑貞見柳義章如此關心自己的安危,心里很溫暖,她笑著說,“師傅,不用了,這兒到我家也就十多分鐘的路程,你們快向牧鹿原趕吧,改日我邀請你們到我家做客。”

    宋曉菲捅了一下柳義章的前胸,撒嬌道,“義章哥,你要保護的人是我,就憑淑貞的身手,現在又是你的高徒,那個歹人敢對她有所覷覦?!”

    吳雨桐對宋曉菲哂笑,並揶揄到,“曉菲,你別啥事都扯上義章,你都有了文膽英雄柳了,還得隴望蜀,羞不羞?”柳義章一看兩個口無遮攔的野丫頭又開始胡說八道了,趕緊跨上馬,然後把吳雨桐拉上馬,向李淑貞揮揮手,策馬而去,柳Y與宋曉菲緊隨其後。

    李淑貞望著他們成雙成對的背影,再抬頭看看滿盤的桂月,白兔搗藥秋復春,嫦娥孤棲誰與鄰?惆悵與落寞一齊涌向心頭!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