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111章 心頭撞鹿(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111章 心頭撞鹿



    柳義章見狀,就對柳興章、柳徽章哥倆說道,“讓戰士們休息吧,你倆陪我上山轉轉,有些事邊走邊聊。”

    三人走在山道上,偶爾有槍聲從山林間傳來,徽章問,“三哥,怎麼會有槍聲?”義章笑笑說,“中午有野味吃嘍,興章,你剛才有啥話不能當面說?”

    興章四處瞅瞅,見山道上空無一人,就小聲的對義章說,“三哥,昨天你沒事吧?”

    “廢話!有事的話,我還能站在這兒?”

    “三哥,昨天你從文香寺下山追三嫂時,我和徽章不放心,就悄悄地跟在後面,听見你面對山野大聲喊雨桐,我錯了,我柳義章”

    義章臉一紅,輕聲罵道,“別廢話,揀有用的說!”

    “好的,三哥,簡要地說你從馬上栽下來時,就在這千鈞一發時刻,只見三嫂從路邊的樹林里一下子竄了出來,抱著你大哭,我和徽章也嚇壞了,趕緊跑上前,看你昏迷不醒,我倆當時也嚇哭了,三嫂止住哭聲反而安慰我倆,說你沒多大事,這幾天太累加上急火攻心,才從馬上栽下來的,是休克性昏迷,讓我倆把你抬上馬,馱著你回牧鹿原,在路上,她囑咐我倆,把你送到牧鹿原後不要進軍部,而是立即返回文香寺,告訴李文忠等人說你有急事先回牧鹿原了,她還告訴我倆,晚些時候吳祥森軍長肯定會到文香寺找我倆問話,了解你昏迷的來龍去脈。”

    興章一口氣講了半天,他捅捅徽章,“昨晚的事你來告訴三哥吧。”

    徽章也是先看了看四周,接著興章的話茬繼續講述,“三哥,昨晚剛黑天,果然如雨桐所說,對了,三哥,叫雨桐三嫂也可以是吧?”

    義章點點頭,興章、徽章哥倆高興地大笑,徽章得意洋洋地說,“我三哥娶了軍長的女兒,雙柳村的人若知道了,會多羨慕啊,柳老爹與柳老娘會多高興啊!”

    “快說正事,吳軍長來干啥?”

    “吳軍長帶著柳Y還有幾個警衛員急匆匆地來到文香寺,李團長派人把我倆叫到法堂,吳軍長問我倆話時,他把其他人都支了出去,他問我倆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又是怎麼昏迷的,我倆就按照三嫂囑咐的話,很認真地向軍長做了匯報,軍長听完後心情立即好了起來,還表揚我哥倆是三哥和三嫂的好兄弟呢。”

    義章心里暗想,怪不得吳祥森昨夜回去後心情那麼好,原來是中了雨桐的計謀。

    “那雨桐囑咐你倆啥了?說話總落下最關鍵的。”義章听了半截,他倆都不講了,就訓斥他倆。

    “三哥,不是俺哥倆笨不會說話,是不敢說的。”興章一本正經的樣子令義章苦笑不得,他踹了興章一腳,“快說,你倆啥時候被吳雨桐給收買了?處處替她打掩護。”

    “三哥,以前吧,我覺著你夠神的了,但通過昨天的事,我對三嫂徹底服了,人家那才叫料事如神呢,她不但算到了吳軍長會來文香寺,來了後會找我倆問話,會問什麼內容,算的一丁點都不錯,更神的是她也料到了你剛才的表現,再三叮囑我倆,保密,不能給你講!”

    “你這倆笨蛋,她又不在跟前,你講了,她又沒長千里耳,咋會知道,快講!”興章與徽章听義章這麼說,一個字也不說了,把腦袋晃得像撥浪鼓。

    看義章著急起來,徽章小聲說,“三哥,你可找了個活神仙當老婆,你剛才罵我哥倆的這句話她都料到了,一個字也不差,你可從來沒罵過我倆笨蛋啊,她咋就能提前想到呢?我的親娘呀,這也太神了!”

    義章一看他倆的表情不像是糊弄自己,他倆也不敢糊弄自己,心想雨桐雖然比自己小兩歲,但她見多識廣,閱歷太豐富了,還是以後問她本人咋回事吧,就不難為眼前這倆跟自己一樣的笨蛋了。

    “行了,我也不難為你倆了,既然知道雨桐厲害,以後你倆多听她得準沒錯!”

    興章與徽章听義章這麼說,驚得呆若木雞。

    “三哥,這也是三嫂料到你會如此收場,她說只要我哥倆不出賣她,你就會認慫,承認她厲害,讓我倆以後听她的,三哥,她是不是你肚子里蛔蟲啊?”

    義章又踹了興章一腳,“笨蛋,兩個大男人被一個乳臭未干的丫頭玩的團團轉,嚇成這樣,一點出息都沒有!”說道乳臭未干,義章突然想起了雨桐那曼妙的身子,想起了昨夜的瘋狂,臉一下子就漲紅了。這時,他確信雨桐是既聰明又通達,她不僅能看透人心,更能看透人性,想想自己以前在她跟前,耍的那些小聰明真是可笑至極!

    這時,只見淑貞從山林里闖了出來,獵槍上挑著一只野雞,兩只野兔,見到義章他們趕緊走上前打招呼,“柳大隊長,你們這是要去哪兒?”

    “淑貞啊,你一會兒的功夫就打了這麼多獵物,不簡單哪!”義章對淑貞由衷地贊賞。

    “就是啊,三哥,你還記得咱們光屁股的時候,在村西頭的河堤上追野兔的舊事嗎?追了半天也沒追上,那家伙後來”

    “閉上你的臭嘴,啥時候三哥光屁股了,是你光屁股好不好?”

    “你也給我閉嘴,當著淑貞的面胡說八道,我咋就選你這倆貨當隊長了呢?”義章看淑貞的臉臊得通紅,就打斷了興章哥倆的神侃,其實他倆說的沒錯,小的時候義章他們每次在柳水河洗完澡,就是光著屁股在沙灘上玩,滿樹林追野兔也是常有的事,但印象中只抓到過一次,還是那只兔子跑的時候老回頭,結果撞倒了樹上給撞暈了。

    “淑貞,我們一起回文香寺吧。”

    義章讓興章哥倆接過淑貞手里的獵槍和野味,他哥倆為了盡快吃上美味,一溜煙地向文香寺跑去,把義章與淑貞落在後面,義章看著他哥倆的背影,甚是感慨,從小一起玩大的好兄弟竟然在一個陌生的國度里又聚在了一起,這份人生經歷是多麼的神奇!

    淑貞看見自己暗戀的情人突然出現在身邊,平時那種豪放率性的做派一下子就消失了,反而緊張地不知道說啥了,她低著頭偷瞄義章,偉岸的身軀,跟自己一樣黝黑健康的臉龐,尤其是義章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讓她痴迷,淑貞春心萌動,心頭撞鹿,她默默享受著義章的體味,一時說不出話來,義章也覺著奇怪,上午淑貞跟吳祥森對話的時候自己就在跟前,那時的淑貞口若懸河,大方自信,可是見到自己竟如此忸怩,他也是第一次近距離看朝鮮女孩,總有種神秘感,處于好奇,他歪著頭盯著淑貞想看個竟究,淑貞穿著與中國女孩沒啥區別,听說她們只有在重大節日時才穿戴朝鮮族傳統服飾,她今天穿的淺灰色上衣又緊又短,剛及腰際,寬松肥大的長褲把下身包裹的嚴嚴實實,胸部豐滿,也許是剛才打獵的緣故,胸脯顫抖不已,有種隨時都可能呼之欲出的狀態,義章心里暗罵自己齷齪,這不是跟雨桐說的那個語文老師一樣了嗎?自己怎麼可以盯著淑貞的胸脯看個沒完呢?!淑貞也發現了義章在瞄著她的胸脯看不夠,誤以為義章像她一樣也暗戀對方呢,她更嬌羞了,好在她的臉色本來就黑中透紅,掩飾了她內心的慌亂,倆人就這樣誰也不說話,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走得更慢了。

    還是淑貞率先打破了甜蜜的沉默,她強作鎮靜地贊美道,“柳大隊長,你的功夫真是一流,我從沒看見有人打拳打得這麼好!”話是說了,眼楮還是偷瞄義章,不敢正視,怕被義章看出自己內心的**。

    義章听了淑貞的奉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謙虛地說道,“淑貞,我們中國有句老話,叫寸有所長尺有所短,我拳打得也就是中規中矩罷了,而你的槍法卻是出類拔萃的,一炷香的功夫就打了那麼多獵物,可謂是神槍手喲,另外,你漢語講的比我這個漢人還好,淑貞,你太了不起了,雨桐說你是巾幗英雄,實至名歸哪!”

    听了義章由衷地夸獎,淑貞更加認定義章是喜歡自己,她後悔早晨出門的時候沒有好好化化妝,女為悅己者容嘛,想到這兒,她莞爾一笑,低著頭問道,“柳大隊長,我是不是很土呀?”

    義章沒想到淑貞還懂‘土’不‘土’,他笑著說,“淑貞,你還真行,我們的一些方言你也懂,以後就別喊我柳大隊長了,你又不是我的兵。”

    “那我喊你啥呢?”淑貞心里更高興了,她期望義章讓她喊哥,因為她知道,中國的情人之間,都是以情哥哥情妹妹互喊,她之所以沒想到雨桐跟義章之間有親密關系,就是從雨桐對義章的稱呼上判斷的。

    “你十八,我十九,你就喊我義章哥或者三哥都行。”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