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107章 三星在戶(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107章 三星在戶



    當柳義章再次醒來的時候,已躺在吳祥森的炕上,雨桐正用熱毛巾不斷給他擦拭胸口,義章一股腦兒坐了起來,一把抱住雨桐,大喊,“雨桐,我不是做夢吧?你不是在我夢里吧?”他使勁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哎喲一聲,這才發現吳祥森、王石光等人都坐在凳子上,他剛要對雨桐說對不起,雨桐就搶先說道,“義章,軍醫說你是急火攻心,武術別動隊的事讓你太操心了,也怪我太任性,沒照顧好你。”義章如夢方醒,他也不顧滿屋子的人,把雨桐緊緊摟進懷里,生怕得而復失。

    柳Y走過來給義章披上大衣,王石光、周正康、張慶雲等軍首長都微笑著離開,吳祥森見義章醒來,長舒了一口氣,心里卻是五味雜陳,義章從中午到現在已昏迷了五個多小時,嘴里不時地喊,“雨桐,我錯了。”“雨桐,你不要離開我。”翻來覆去就這兩句話,雨桐則一步不離地陪在他身邊,從雨桐看義章的眼神仍是那麼的痴情,說明雨桐很愛他,問雨桐義章是怎麼昏迷的,雨桐說是被她氣得,既然是雨桐的任性把義章氣病了,為什麼義章在神志不清的時候一直說他錯了呢?錯的明明是雨桐嘛!還有,義章醒來抱著雨桐懺悔的樣子,任何人都相信確實是義章的錯,雨桐卻為什麼要把錯往自己身上攬呢?吳祥森滿腹疑問,這時義章掙扎著要下炕,被吳祥森止住,他對雨桐意味深長地說道,“義章剛恢復意識,需要靜養,你好好陪陪他。我帶著柳Y到外面轉轉,可能很晚才能回來,你和義章不用擔心我。”說完他拍拍義章的肩膀,帶著柳Y騎馬向種子山奔去。

    屋里只剩下義章和雨桐了,義章莫名地緊張了起來,他的手緊握著雨桐的手,雨桐用毛巾擦拭義章臉上的淚痕,義章又把雨桐的這只手給握住了,他抬起頭看著雨桐的眼楮,那雙他曾認為狡黠的眼楮,柔情似水,熾熱似火,義章低頭吻了上去,雨桐拼命掙扎,嬌嗔地罵道,“你這個大笨蛋,我不需要你的憐憫,更不需要你違心的愛!”

    “不,雨桐,我愛你,我找不到你的時候,我也不想活了,我知道我離不開你,你說的沒錯,是我自作聰明,是我笨蛋一個。”听著義章的表白,雨桐不再掙扎,任由義章暴風驟雨般地親吻,她是那麼的嬌小柔弱,而義章又是那麼的高大威猛,不一會兒雨桐就不止,她的手伸進義章的後背又掐又抓,義章後背的肌肉就像馬腱子一樣剛硬,義章的大手在雨桐的身上摩挲游走,他從雨桐的大腿一直向上摸,摸到雨桐的前胸時,雨桐開始阻攔,並怯生生地說,“義章,我的胸很小,你會失望的。”義章不管不顧,瘋了似的掀開雨桐的毛衣,把手伸了進去

    欲海波瀾洶涌,年輕的軀體與激烈的心魄就像堅船利炮般縱橫捭闔,愛恨情愁貫穿了人生的起伏跌宕,我們的根在哪兒?在那或貧瘠或富饒的故土,在那或低賤或高貴的門檻,在那或輕薄或厚重的歷史,在那或卑鄙或高尚的靈魂,在那剪不斷理還亂的別緒離愁!義章與雨桐緊緊相擁,感受著彼此的感受,傾訴著對情愫的饑渴,若時間停滯,就停在愛人的懷里,這不關乎清高,更與夢想無關,這是種子對大地的愛戀,是生命之火經久不息的根源!

    一番**,義章摟著酥軟的雨桐,被窩里充斥著**的味道,雨桐柔軟無骨的小手輕撫著義章的頭發,喃喃說道,“義章,難道這就是書中所雲‘花落水流紅,閑愁萬種,無語怨東風’嗎?”

    “不錯,正是你放在我口袋里的那本《西廂記》里所描述的情景。”

    “義章,我曾以為我是落花有情,而你是流水無意。”

    “雨桐,我願帶你青絲綰正,鋪十里紅妝可願?”

    “義章,我特別喜歡《西廂記》,沒想到你也喜歡它。”

    “不錯,我幾年前就讀過這本書,但那時候父親大人不讓我們小孩看,我是和衛稷躲在地窖偷偷摸摸看的。”

    “衛稷是誰?你的‘元帥夫人’?”

    義章捏了一下雨桐的臉頰,笑著說,“你淨吃些無厘頭的醋,她是我妹妹。”

    “我不管,你不能看別的女人的胸脯,尤其是曉菲的,她那麼大,你看了我就生氣。”

    義章聞著雨桐的體香,調戲道,“嬌羞花解語,溫柔玉有香。”

    雨桐也不甘示弱,應聲說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

    義章听了不禁大喜,“雨桐,你如此精通韻律詩詞,為何吳軍長要你半個月內跟我學會一百個成語?”

    “這就是你這個‘笨蛋’的由來,你當時說你三天就可以教會我,我學會了不就得離開你了呀!我希望你說一輩子也教不會我,我不是就能纏你一輩子了嘛。”

    義章茅塞頓開,“那軍長不知道你有如此學問?”

    雨桐嫣然一笑,解釋道,“笨蛋,在世人看來,這類淺斟低唱都被視為洪水猛獸,那些所謂的正人君子,飽學之士無不把它歸于艷辭淫曲,我在南京金陵中學總共讀了不到一年的書,考試的成績名列第二,當然是從後面數的,因為不好好讀書,我叔叔曾被班主任約到辦公室狠狠訓了一頓。”

    “那倒數第一豈不更慘?”

    “宋曉菲的父母跟我叔叔一樣,對她的文化課一點也不在意,有啥慘的?”

    “什麼?宋曉菲倒數第一?你倆可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呀!”義章忍不住笑出了聲。

    “笨蛋,一提起曉菲,你就興奮,是不是對她動心了?”

    雨桐低頭就在義章的胸脯上狠狠咬了一口,疼的義章差點叫出聲來。

    雨桐掀開被子,“笨蛋,你看這是什麼?”

    義章抬起脖子一看,是雨桐的處子血跡,他捧著雨桐的身子是一通肆虐

    “我和曉菲是插班生,我除了苦讀《西廂記》、《儒林外史》等戲劇小說,正規的文化課卻從不研讀,曉菲比我稍好點,她把所有的工夫都用在了唐詩宋詞上,寫得一手好字和文章,考試的時候,所有的試卷她都用詩歌的形勢進行解答,包括數學題,我好歹能亂選一通,也許能蒙對一道兩道的,她倒好,卷子上默寫的不是李白的詩就是甦東坡的詞,氣得班主任當眾罵她是詩痴。”

    “你倆這麼做確實有些過分了,理應受到老師的責罰。”

    “笨蛋,班主任算好的啦,畢竟是因為我倆學習態度不端正,才怒其不爭而罵我們的,但教務主任和語文老師那是真的卑鄙與齷齪。教務主任是柳Y帶我辦入學手續時認識的,他問柳Y我是他的什麼人,柳Y喜歡吹牛,就說我是他的女朋友,當時我就發現教務主任听了後,臉上露出詭異的壞笑,第二天放學的時候,他在教室門口截住了我,說我昨天填的表格不規範,讓我到他辦公室重填,進屋後,他就偷偷的把門反鎖了,我沒吱聲假裝沒發現,在填表的時候,他說我寫的字太丑,教育局通不過,非要教我寫,還沒等我反對,他就從身後探過身子,一只手握著我握筆的手,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可恨得是,他的下身使勁貼著我的屁股,蹭來蹭去,我轉過身朝著他褲襠狠狠踢了一腳,他慘叫一聲就蹲了下去,我把硯石里的墨汁倒了他一頭,然後打開門就走了。”

    “而那個語文老師簡直就是畜生!”義章緊張地問,“他把你怎麼了?”雨桐掐了一下義章的大腿,“笨蛋,除了你,誰能佔我便宜?這個語文老師是我向曉菲的父母揭發的,所以他把賬就算到了我頭上。”

    “我和曉菲是插班生,並且是同桌,那個語文老師長得特猥瑣,長了一雙藍眼楮,上課的時候兩眼不時偷瞄曉菲的胸脯,我們入學的時候是清明前後,穿的都很單薄,曉菲的胸脯又特別豐滿,把白襯衣撐得紐扣間有縫隙,入學沒幾天,他當著全班的面夸獎曉菲的詩朗誦,並讓她當語文課代表,曉菲很高興,原來的語文課代表也是個女生,經常在自習課上被語文老師喊到宿舍幫著批作業,曉菲當了課代表後,他如法炮制,一下課,就急不可待地讓曉菲抱著收上來的作文本送到他宿舍,結果曉菲回到教室時,眼楮哭的紅腫,我問她發生了什麼,她趴在桌子上也不告訴我,我一急之下就跑去高訴了曉菲她爸,結果可想而知,曉菲她爸在校園里堵住了語文老師,把他揍得都不成人樣了,公安來了後才罷手。”

    “雨桐,教務主任騷擾你,你為啥不告訴吳軍長?”

    “笨蛋,我若告訴我叔叔,就不是語文老師挨頓揍那麼簡單了,我叔叔會一槍斃了他的!後來那個教務主任從別人那兒打听到,我叔叔就是三野的吳瘋子,嚇得他立馬申請調到了外地學校”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