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104章 暗中相助(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104章 暗中相助



    柳Y端著早飯走了進來,“軍長,義章和雨桐今天就要去種子山了,我能跟著他們一起去嗎?”

    “你可以去,但只能待兩天。”

    “謝謝軍長。”柳Y高興地轉身要去找義章,被吳祥森喊住。

    “還改不了心急火燎的毛病,我問你,義章對雨桐怎麼樣?”

    “軍長,我按照你的要求觀察了,義章對雨桐很好,我早上故意在他面前說雨桐的壞話,他二話沒說照著我屁股就是一腳,把我踹了個大趔趄,他還把自己吃了一半的飯給雨桐吃,就差點喂她了。”柳Y一如既往地添油加醋為義章說好話。

    “那雨桐對義章呢?”

    “那更沒得說,你想啊,義章可是軍中驕子,人中龍鳳,雨桐從小就跟你南征北戰什麼人沒見過,可是對義章,她一次也沒有用過白眼,你知道的雨桐對我要麼懶得搭理,看上一眼也是白眼多,青眼少。而對義章呢?那就是四個字,青睞有加!”

    吳祥森噗嗤笑出了聲,他對柳挖苦道,“你哪,給我當秘書太屈才了,你對生活觀察得如此細微,應該去當作家才行。”

    “哎呀軍長,你老人家真是慧眼識珠哪,我當兵就是為了在軍營體驗生活呢,當我老了,我就把你、義章、雨桐還有我當主要人物寫一部小說,名字我都相好了”

    “去,去,去,你把義章給我叫進來。”吳祥森不耐煩地打斷了柳Y的自我陶醉。

    柳Y把廂房,院子內外找遍了也沒找到義章,他問常明五,常明五說義章到王石光參謀長哪兒了,他趕緊跑向王石光辦公室。

    王石光的辦公室離軍部也就是一百多米,幾分鐘柳Y就跑了過來,只見王石光正站在牧鹿原的軍用地圖前給義章解析地勢,義章拿著本子認真地記著,參謀史明亮在旁邊修葺軍事沙盤,柳Y見義章听得如此認真就沒上前打擾他,站在沙盤前看熱鬧。

    王石光經過砥辛里戰役對義章有了極高的期望,他曾經以個人的名義向兵團參謀部寫了一個內參,對義章在砥辛里戰役中的出色表現,在戰術和戰略的層次上進行了客觀分析,認為義章是我軍現階段不可多得的軍事天才,建議兵團能破格提拔。這種內參專業性很強,需要有很高的軍事理論功底才能寫出來,這也是參謀長的一個重要職責。這次籌建武術別動隊就是他向吳祥森提出的,為了義章便于展開工作,他親自掛帥,這種高級將領協助基層指揮員開展工作的案例是絕無僅有的,在陪著義章走訪全軍二十多個團的過程中,他對義章扎實的工作作風和對戰士的那種親密無間的情感印象深刻,完全顛覆了他對十九歲這給年齡段應該具備的素質,義章能迅速地拉近與戰士們的距離,能耐心地傾听戰士們的心聲,能輕松地打開戰士們的心結,時而和風細雨,時而慷慨激昂,這樣的全才王石光是第一次遇見,所以只要有時間,他都會給義章開‘小灶’,給他講各種戰爭案例以及偵查與反偵察,阻擊與反包圍等實用戰術,義章也虔誠拜師,私下稱王石光為師父,王石光更是傾其所能不遺余力地加以點撥和傳授。

    柳Y站在一旁也不著急,他應付吳祥森有的是辦法,但對義章有天生的好感,只要對義章有利的事他決不含糊,吳祥森派他暗中監視義章,他不露聲色,既不讓義章知曉,也對吳祥森進退有方,每次匯報時,該說的也就是對義章有利的是口若懸河,不該說的則是守口如瓶,作為吳祥森的機要秘書,他暗中幫助義章有得天獨厚的優勢,義章這樣的知己可遇不可求,一生能踫上一個,就很知足了,其它的都是過眼雲煙不足掛懷!他之所以沒跟義章磕頭結拜為兄弟,是因為身份不允許,這一點他和義章都心照不宣,其實都早已把對方視為了生死弟兄。

    義章猛一回頭發現了柳Y,他立刻打斷了王石光的講解,問柳Y,“柳大秘書,你是不是找我有事?”

    “義章,軍長找你有事呢。”

    義章二話沒說拔腿就跑,柳Y給王石光敬了個禮,笑著說,“王參謀長,千萬別見怪,義章就這樣,遇事就慌張。”王石光還有史明亮被柳Y逗得哈哈大笑,他們都知道義章大事不出格,小事呢,朋友之間從不拘泥于禮節。

    吳祥森在房里等了半天,義章與柳Y一前一後跑了進來,他厲聲斥責柳Y,“我讓你去找義章,你去寫文章了?半天也不回來。”柳Y撓撓頭,也不解釋,他利索地給吳祥森和義章倒了一杯水就出去了,並把房門給帶上。

    義章剛要解釋來晚的原因,吳祥森擺擺手。

    “軍長,你急著找我有事?”

    吳祥森點點頭,他盯著義章看了半天也不說話,把義章給看毛了。他摸了把臉,看吳祥森的情緒不錯,忍不住問,“軍長,你在給我相面哪?”

    吳祥森大笑道,“義章,你真說對了,我是在給你相面呢。”

    正在這時候,院子里傳來激烈的爭吵聲,只听柳Y厲聲說道,“現在說啥也不能讓你進,軍長正在和義章談判呢。”

    又听雨桐罵道,“柳Y,你少拿著雞毛當令箭!”

    柳Y也不甘示弱,“吳雨桐,你就是一只老鼠掉進了白面缸!”

    “柳Y,你這慫蛋玩意,仗著有柳義章給你撐腰,你都敢罵我是老鼠了,看我怎麼揍你。”

    接著就是一陣叮當叮當的敲擊聲,雨桐拿著棍子滿院子里攆著柳Y狠打,柳擎著一個臉盆四處躲擋,狼狽不堪,吳祥森朝義章遞了個眼神,義章打開門,笑著說,“你倆都進來吧。”

    雨桐前面走,柳Y跟在後面,雨桐猛一轉身朝著柳Y的褲襠就是一腳,疼的柳Y捂著肚子也不敢罵了。義章嘿嘿一笑,“柳,好男不跟女斗,何況還斗了個假小子,你不是自找苦吃嘛!”

    “柳義章,你少在這兒充好人,我老早就發現了你和柳Y是一個鼻孔喘氣,我是假小子怎麼了?”

    “你喜歡當假小子,柳Y喜歡當真娘們,我這交的都是啥朋友啊?”屋子里的人都笑了,雨桐更是捧腹大笑,還指著柳Y喊,“真娘們,怪不得踢你的時候軟綿綿的。”

    柳Y給氣得蹦了三尺高,他指著義章的鼻子罵,“柳義章,你為了討好雨桐,就憋著壞來編排我,你可真是個真的偽君子。”屋里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吳祥森曉得跟義章的談話是談不成了,只能等到晚上再說了,于是他對義章說道,“你先帶雨桐到種子山了解一下武術別動隊的人員報到情況,正式集訓安排在明天上午十點開始,搞個簡單的儀式,我和參謀長都參加,支持一下你和雨桐的工作。”

    看到三個人都有些吃驚的表情,吳祥森解釋道,“雨桐參加武術別動隊工作是我臨時決定的,雨桐既然要體驗生活,就要下基層,雨桐的主要任務是輔助義章,別動隊的人員來自全軍各個團,相互之間並不熟悉,但他們大部分人對雨桐應該都有所听聞,這樣便于義章開展工作,集訓期間無論發生什麼事,雨桐對義章都要無條件服從。”吳祥森之所以這樣安排,就是受到柳慕煙暗中幫助義章的啟發,雨桐必須為義章提供一些特殊的幫助,讓義章覺著離不開雨桐,那樣就能快速加深倆人的感情,而對于柳Y的那些匯報,他從來就沒有全信過,最多半信半疑。

    雨桐對吳祥森的這個決定非常滿意,這樣她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接近和幫助義章了,她一只手挽著義章的胳膊,一只手松松垮垮地舉過頭頂,嬌笑著向吳祥森敬禮,“小爹,我一定積極配合柳義章,幫助他順利完成集訓任務。”一旁的柳Y形單影只,噘著嘴站在一旁,心想我啥時候也能跟義章形影不離?義章對吳祥森請求道,“軍長,要不然也讓柳Y上種子山吧,他可以帶著宋曉菲對五三五團進行戰地采訪,寫一篇關于戰士訓練和生活方面的通訊。”吳祥森點點頭,然後對柳Y說道,“只給你和宋曉菲兩天的采訪時間。”柳Y這才高興起來,他也學著雨桐的樣子給吳祥森敬了個禮,模仿雨桐的聲音說話,把雨桐氣得直朝他翻白眼。

    “義章,你和雨桐怎麼去種子山?”吳祥森問道。

    “小爹,當然老辦法了。”雨桐搶先說道。

    “像早晨那樣,跑步去呀?”義章問道。

    “誰和你跑著去,你以為自己真是千里馬呀?”雨桐撇撇嘴。

    “老辦法還有啥?”義章不解地問。

    柳Y笑呵呵看倆人打嘴仗,想繼續看熱鬧,吳祥森瞪了他一眼,他趕緊對義章解釋道,“義章,雨桐說的老辦法,就是以前打仗或轉移,雨桐都是和軍長騎一匹馬,是吧,雨桐?”

    雨桐哼了一聲,眼楮卻溫柔地看著義章,義章笑了笑,爽快地說道,“這辦法不錯,雨桐這麼瘦,我的戰馬不會覺察出多馱了個人,還以為我長胖了呢。”,吳祥森與柳Y哈哈大笑,雨桐在義章的胳膊上輕輕地掐了一下,羞澀地罵道,“你還真當我是你的贅肉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