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103章 青睞有加(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103章 青睞有加



    吳祥森穿好衣服坐在長條凳上,微笑著望著窗外,也不理會還坐在炕上生悶氣的雨桐,雨桐努著嘴,來到吳祥森身邊,一屁股坐到吳祥森的大腿上,用小手捶打著吳祥森的的胸膛,撒嬌地說道,“哼,這樣坐你身上摟著你,跟在被窩里摟著你有啥區別嘛!你將來你老了,動彈不了了,我還會跟你睡一個炕伺候你的,到時候你攆也攆不走,氣死你!”

    吳祥森撫摸著雨桐的頭,和風細雨地批評道,“雨桐,我本來想表揚你呢,這三四年你出息了,晚上跟我分床睡覺了,今天你咋又舊病復發?心血來潮跟個孩子似的,你現在是大姑娘了,都十七了,不比以前,你年齡小,晚上听見槍炮聲怕得要命,沒有安全感,我摟著你睡覺大家都知道,也沒人瞎議論,現在不一樣了,我在電話里一直跟你說,義章是百年難遇的青年才俊,一身正氣,大義凜然,我太喜歡他了,我相信他會像我一樣一輩子寵你疼你,若讓他看見你鑽我被窩,他會怎麼想?會怎麼看待我和你?”

    听到吳祥森說義章會像他那樣寵愛自己,雨桐的眼淚在眼眶里開始打轉,從第一次見到義章到今天正式交往,雨桐的第六感官告訴自己,柳義章根本不喜歡自己,甚至有些討厭自己,叔叔和自己只是一廂情願而已,但她又不想讓叔叔失望與難堪,她偷偷擦干眼淚,抬起頭來,笑嘻嘻地對吳祥森說道,“小爹,你在電話里把柳義章夸成了一朵花,現在給你把天梯,我看你都能把他送上天,還百年難遇的青年才俊呢,我看他根本沒有資格跟你比,一身正氣大義凜然怎麼了?一身是膽敢打硬戰又怎麼了?這些跟我沒絲毫關系,我就知道我小爹才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是真男人!”邊說邊用小手扯吳祥森的耳朵,意思是讓他記住自己說的話。

    “雨桐,我跟你說,現在都六點多了,義章一會兒就要去種子山了,你就在我這兒賴著吧。”雨桐果然中計,她騰地從吳祥森的大腿上跳了下來,埋怨道,“小爹,你咋不早說他要去種子山呢!”說著就往院里的西廂房跑去。

    柳義章與柳Y正在吃早飯,吳雨桐招呼也不打, 當一聲直接推門而入,柳Y趕緊站起來腆著笑臉問道,“雨桐,你還沒吃吧?我這就去伙房給你盛飯。”雨桐瞧都不瞧他一眼,只是點了點頭,柳Y高興地盛飯去了,義章沒有搭理她,繼續低著頭吃飯,雨桐一把奪過了義章的碗筷,往炕沿上一坐,大口吃了起來。

    “唉唉唉,不衛生。”

    雨桐咽下飯,噗嗤笑出了聲,“笨蛋,你想說男女有別,授受不親吧?”

    “雨桐,男女是有別,但咱倆無別。”

    雨桐听了心里還挺高興,心想這頭‘山東驢’總算對自己有點意思了。

    “那行,一會兒你去種子山帶上我和宋曉菲。”

    “那可不行,你可以,宋曉菲不行。”

    “為什麼?”

    “別問為什麼,我又不是你老師,自己想去。”

    “笨蛋,懟人你倒學得挺快呢。”

    這時候,柳Y端著飯回來了,他一看雨桐吃著呢,再看看義章,兩手一攤。吃完飯,雨桐要回宿舍換衣服,義章把大衣給她穿上,結果大衣下擺全拖到了地上,義章大笑,“怪不得早上你死活不穿,原來如此。”

    “哼,笨蛋,你越是取笑我,我越是要穿呢。”雨桐兩手提著大衣的下擺,搖搖擺擺地向宿舍走去。等雨桐走遠了,柳Y才敢笑著說,“丑小鴨,兩步走,見了天鵝把頭扭。”義章見柳Y這副前後不一的德行,心想早知你這樣,我就不為你跟雨桐找別扭了。他朝著柳Y的屁股就是一腳,柳Y猝不及防地摔了個趔趄,柳Y佯裝生氣地呵斥義章,“怎麼,有了雨桐,你就重色輕友啦。”

    “我讓你胡咧咧。”義章抬腳又要踹,柳Y一個箭步趕緊躲開,“義章,你也就是拿著我撒撒氣,看樣子你也沒少挨雨桐的白眼。”

    “啥白眼?”

    “嘿,看樣子你運氣不錯唉。七十七軍沒有不知道的,凡是敢盯著雨桐看的,她先是給你個大白眼,就是雨桐的眼楮不是很大嗎,她看你順眼,看你的時候黑眼珠多,看你不順眼,白眼珠多或者干脆不看你。我在軍長身邊待了兩年多了,我告訴你,雨桐除了沒給過軍長白眼外,其他人無一例外地都被她用白眼瞧過,包括她舅舅和嬸娘。”

    “那你,啥待遇?”

    “你眼瞎呀,那天沒看見嗎?在回牧鹿原的路上,不搭理我就算了,到了軍長哪兒,也沒拿正眼瞧過我,我早就習以為常了。”義章心想,看樣子是自己真誤會雨桐了,她是看不上世俗的人,看不上拍馬溜須的人,那她自己又是什麼樣的人呢?

    “你倆在院子里嘀咕啥?吳軍長起床了嗎?”周正康夾著公文包邊問邊往院子里走,柳Y趕緊敬禮,“周主任早,軍長昨天睡得太晚,還沒起床呢,你先等會兒吧,我進去給你瞧瞧。”

    周正康親熱地拍拍義章的肩膀,熱情地夸獎道,“義章,三天前你把南朝鮮的那支敢死隊給消滅了,為牧鹿原清除了一大隱患啊,我是來給你請功的。”

    義章向周正康敬了個軍禮,正色道,“謝謝周主任,我是警衛連連長,清除奸細是我的職責,義章不敢貪功!”

    “義章,你現在可不是警衛連連長了,已是五三五團一營營長了,是咱七十七軍名副其實的少壯派,前程不可限量哪。”

    “周主任,你過譽了。”

    這時吳祥森打開房門,咳嗽了幾聲,周正康趕緊走上前打招呼,“打擾吳軍長休息了。”

    “怎麼,周主任一大早有事嗎?來,進屋談。”

    進屋後,周正康把門掩上,柳Y本來要給兩位首長倒水,但看到周正康的動作後,他趕緊打開門來到了院子里,低聲對義章說,“有大事。”

    “啥意思?”

    “不是提拔誰,就是處理誰,不管哪種,力度都挺大,否則不會這麼早就來打擾軍長休息的。”

    吳祥森要給周正康倒水,周正康趕緊阻止,“軍長,我就是幾句話的事,說完了就走,你接著休息。”

    “那也得坐下說。”

    兩人落座後,周正康壓低聲音,神秘地對吳祥森說道,“吳軍長,我剛剛接到兵團政治部李少鵬主任的電話,建議我們重新考慮柳義章的任命”還沒等周正康講完,吳祥森就火了,“媽的,不就是個營長嘛,憑柳義章的能力與戰功,直接提拔他當團長也不過分,我堂堂一個軍之長還任命不了一個基層的營長?他李少鵬的手伸得也太長了吧,甭理他!”周正康沒想到吳祥森會發這麼大的火,可見他對柳義章有多麼器重,他笑了笑,沉穩地說道,“吳軍長,你誤會李主任了,他不是這個意思。”

    “那他啥意思嘛!”

    “李主任說的就是你剛才說的呀,他建議你直接提拔柳義章當團長,王鵬的四零二團不是打光了嗎?兵團建議把王鵬調到兵團機關裝備部,讓柳義章接任王鵬,直接當四零二團的團長,重整‘豹子團’!”這時,吳祥森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剛才听見周正康在院子里恭維義章為七十七軍的少壯派,一個營長算哪門子的少壯派,原來他手里有底牌呢。

    “這麼大的事,他為什麼不直接給我來電話?”

    “李主任說了,這不是兵團的意思,是三野司令部給兵團的壓力,兵團為了慎重起見,就先給我打電話,私下找你商談,你一旦直接出面,事情就沒有轉圜的余地了,兵團也不是不同意,就是說這兩年,還沒有人能連跳四級的,王鵬當年也僅僅從營長直接任命為團長,也就是兩級,而義章則是從連長直接到團長,李主任說了,只要你簽字上報,兵團就沒意見。”吳祥森也懵了,他曾經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現在卻擺在了自己的面前,這時候需要冷靜思考。

    “行,周主任,我考慮一下,這事知道的範圍在七十七軍僅限于你和我。”

    “我懂,軍長,那我先忙去了。”

    吳祥森目睹周正康離開,他清楚政治部的人特別是一把手都是理政的高手,上面大都有背景,他身位軍長,敢和平級的政委張慶雲吵得臉紅脖子粗甚至拍桌子,但對于低自己半級的周正康卻不得不禮讓三分,就拿義章入黨來說吧,大家都贊成義章入黨,可周正康就是不發話,吳祥森也只能干瞪眼。義章不入黨,就要錯失很多立功晉升的機會,結果讓吳祥森想不到的是,在義章把王鵬揍了之後,王鵬與柳慕煙勞燕分飛的事在高層立即傳得沸沸揚揚,周正康對義章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不但立即解決了義章的組織問題,還積極向兵團為義章申請戰功。在提拔義章的事上,各位軍首長都很支持,吳祥森私下也替義章惋惜,覺著義章應該直接擢升為團長,但他實在是太年輕了,亂世出英豪,如果這是在土地革命時期,像義章這樣的軍事天才當師長甚至軍長都是有可能的,自己的老上司尋淮州晉升軍長的時候才十八歲,現在不是亂世,新中國成立了,龐大的軍隊有了一套非常嚴苛的晉升考核制度,不拘一格降人才成為泡影,雖說團級干部自己有權提拔,兵團也就是走走程序蓋個章而已,但這樣做畢竟有政治風險,且義章大概率會成為自己的女婿,將來容易授人以柄。吳祥森心里清楚在七十七軍,無論是高級將領,還是中層干部對義章都是贊賞有加,他清楚地記著龐立學在死的時候,再三建議讓柳義章繼任三零三團團長,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龐立學有愧于義章,可以說是死諫,還有李文忠三番五次地要義章到五三五團當營長,私下也向吳祥森表態,義章名義上是營長,五三五團的實際指揮權他非常願意讓給義章,還有其它團都向義章伸出了橄欖枝也就是說義章在七十七軍不但人緣極好,對其晉升也是眾望所歸,但令吳祥森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三野的哪位首長會對義章如此青睞?又是什麼渠道能讓一個入伍不到半年的連長傳到三野?當然兵團的內部刊物肯定要上報三野,單憑柳Y的那幾篇文章就能發揮如此大的能量?兵團的戰斗英雄上千個,為什麼就義章能崢嶸頭角?吳祥森又考慮義章的家庭背景,忽然他想到了一個人,義章的姑姑柳慕煙,吳祥森一下子豁然開朗,柳慕煙離開朝鮮不過兩三天,能這麼快返回南京本身就不簡單了,肯定是專車接送,而到南京後又能影響到三野的首長,這個柳慕煙太不簡單了,自己的一些困惑也迎刃而解,特別是周正康的反復表現,也不難理解了,這事必須與義章溝通商談,因為只有他最了解柳慕煙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