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98章 初識貴人(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98章 初識貴人



    柳義章接通了吳祥森的電話。

    “報告軍長,我是柳義章,我現在已到種子山,李文忠團長已把任務向我交待清楚,我下午一點前出發,接上人後,當晚帶著人從兵團返回牧鹿原,您還有什麼指示?”

    “義章,這個任務不著急,你在李文忠那兒稍微休息一會兒,我估計這小子會盛情款待你,好吃的,你別客氣使勁吃,但酒一滴也不能喝,你到兵團後,忙上去找董錚副司令,他要和你談話,你要有思想準備,他很可能調你到兵團給他本人當營級警衛員或偵查營營長,去不去你自己拿主意,對了,你姑姑現在怎麼樣?情緒還好?”

    “報告軍長,謝謝你對我姑姑的關心,我昨天剛去時,她的情緒極其糟糕,人已到了崩潰的邊緣,義章出于沖動,很不理智地把王鵬揍了一頓,等我回軍部後會向你和政治部做深刻檢討,義章願意接受任何處罰!現在我姑姑情緒穩定,隨時可能返回國內,請軍長放心!我也替姑姑謝謝你!”

    “打架的事不要聲張,到兵團那里也不要提。你姑姑若需要我幫忙,你隨時給我講,我一定盡力而為。另外,以後跟我通電話,不許一口一個‘報告軍長’,听見了嗎?”

    “是,軍長,另外柳Y要求跟我一起去兵團接人,請軍長指示!”

    “好,就讓柳Y跟你去,他是該好好地向你學習了。”

    “軍長,還有別的指示嗎?”

    “沒有了,義章,路上要當心南朝鮮敢死隊的暗殺行動!”

    “請軍長放心,義章會竭盡全力把新戰士安全接到牧鹿原!”

    義章與吳祥森通電話時,李文忠悄悄地把三杯酒給倒回了酒瓶,他徹底服了,心想,這柳義章平時沉默寡言,真講起話來,滴水不漏還讓听得人心情愉悅,看來我五三五團真是得了一塊無價之寶。

    “酒呢?”義章笑著問李文忠。李文忠抹抹腦門,尷尬地笑笑,“義章,酒,我一滴也沒喝,給你倆留著呢,下次來種子山我們一醉方休!”

    “柳大秘書,趕緊吃吧,咱好趕路了。”

    “怎麼,軍長同意我跟你去了?”

    “當然了,這麼重要的任務,我一個人可完成不了,有了你我心里就有底了!”

    臨近下山時,義章讓李文忠給隨行的戰士們每人配備了一把短刀和五顆,柳Y不解地問道,“義章,戰士們配備的可是清一色的德國造施邁瑟,配短刀有啥用?”義章對戰士們講道,“同志們,正常情況下我們與敵人短兵相接時,當然用能快速結束戰斗,但是萬一遇到特殊情況,比如近身搏斗或敵我混戰,就要慎用,容易誤傷自己人,這時候短刀就發揮了特殊作用,刀法就按我平時教你們的用,清楚了沒有?”

    “听清楚了!”戰士們高呼。

    一路上,柳Y對去兵團的路況熟悉,所以突在最前面,中間是警衛連的戰士,義章拖在最後,他一邊騎馬一邊留意道路兩側的地形,特別經過山隘或橋梁時尤為注意,中間大概叫停了四五次,把敵人可能設伏的可疑地形都做了詳細偵查,二個小時的行程,他們走了三個多小時,他讓柳Y安排戰士們休息,自己去司令部拜見兵團副司令董錚,其實,吳祥森在電話里給義章透露出董錚的談話意圖時,義章就領會了吳祥森對此事的意見,只是沒有明說而已。

    董錚的辦公室設在一個很大的天然山洞里,山洞又深又寬,山洞的門上掛著厚厚的門簾,洞內二十四小時點著兩個馬燈,董錚的辦公室在山洞的最里面,外面是眾多參謀和偵查人員聯合辦公,秘書戰德勝把義章領進董錚的辦公室,就退了出去,義章兩腿一並,給董錚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大聲喊道,“報告首長,七十七軍警衛連連長柳義章前來報到,請首長指示!”聲音洪亮,中氣十足,偌大的山洞回響著義章的余音,董錚放聲大笑,他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義章面前,瞬間被義章的眼楮所吸引,那是一雙活力四射的眼楮,炯炯如熾,無畏無懼;那還是一雙清澈如鏡的眼楮,無睥睨的傲慢,有浩然的正氣;那更是一雙悲天憫人的眼楮,透射出憐憫為懷的慈悲,他拍打著義章寬厚的胸膛,禁不住夸贊道,“久聞不如一見,少年崢嶸頭角時,翻江倒海沖九天啊!”他拉著義章坐到對面的椅子上,親自給義章倒了杯水,義章起身致謝,雙手接過茶杯,輕聲說道,“多謝首長!”

    “小柳,你是膠東人?”

    “是的,首長!”

    “哈哈哈,難怪听你說話特別親切,你是膠東哪里人?”

    “黃縣。”

    “就是緊挨著蓬萊的黃縣?”

    “是的,首長。”

    “那你听我的口音是哪里人?”

    “听首長的口音也是膠東人,具體哪兒的,義章猜不到。”

    “大膽猜,給你兩次機會。”

    “首長,你應是膠縣人或萊州人。”

    “哈哈哈,不錯我是膠縣人,你是怎麼猜出來的?”

    “報告首長,警衛連有一個叫張孝忠的戰士,他家就是膠縣大沽河鄉的,說話的聲音與首長的聲音很像,因為大沽河流經膠縣、萊州等九縣市,所以我判斷你可能是這幾個地方的人。”

    “怎麼,你對地理山水也有涉獵?”

    “報告首長,我家書房藏有很多山水地圖,沒事我就描摹,時間長了就對山東的山川河流極為熟悉,遺憾的是沒有實地考察過,只能算紙上談兵罷了。”

    “小柳,你參軍時間不長,就屢立戰功,特別是砥辛里戰役,你把我志願軍戰士大無畏的革命精神表現得淋灕盡致,抱著機槍追著美帝的飛機打,並成功地開創了輕武器也能擊落飛機的先例,就連彭老總對你也是稱贊不已,除了英勇殺敵,你在砥辛里戰役中還充分展現了你出色的指揮能力,尤其是孤軍深入,成功把四零二團從梅花里救了出來,不僅如此,還像孫悟空鑽進鐵扇公主的肚子里一樣,你把砥辛里攪得翻天覆地,極好地配合了外圍部隊地進攻,能做到這些,對你這樣的年輕人,實在是了不起呀,砥辛里戰役你獲得個人一等功的殊榮,實至名歸!”

    听到這兒,義章騰地站了起來,雙眼直視著董錚,鏗鏘有力地說道,“首長,多謝你對義章的厚愛。但這麼高的評價和嘉獎,義章受之有愧,我只是砥辛里戰役上萬參戰部隊的一員,義章無論是打飛機還是僥幸指揮打了幾個小勝仗,都談不上有多麼的英勇與出色的指揮才能,義章並不否認,我時刻想帶兵打仗報效國家,實現個人抱負,但你知道嗎?首長,與我一起參軍的小伙伴們有十三人,我知道的就犧牲了七人,我更目睹了無數的戰友為國捐軀,他們以血肉之軀炸掉了敵人的坦克,他們抱著向死而生的決心前赴後繼地沖向敵陣,他們的**已死,但他們的魂魄未亡,砥辛里的上空飄蕩著陣亡烈士們的英魂,砥辛里之戰是義章心中永遠不能忘卻的痛!這樣的戰功我無顏承受,七十七軍政治部給我申報戰功時,曾經征求過我本人的意見,我已經堅決表態,我希望把這份榮譽獻給哪些壯志未酬的烈士!首長,咱倆是山東老鄉,從各種資料和實際調查均證明抗美援朝打到現在,在犧牲的烈士當中,山東人最多,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我們的家鄉齊魯大地,那片並不富饒但文化底蘊無比厚重的土地,養育出了什麼樣的人呢?那就是勇往直前的人,那就是對祖國和家鄉無比忠誠的人!”听著義章擲地有聲的告白,董錚的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也引起了強烈的共鳴,他更加認定義章是一個不貪功不湮過,不卑不亢,知進退明賞罰,可期可造的青年才俊!

    董錚再次站起來,走到義章面前,看著義章滿含熱淚的眼楮,深情地說道,“義章,雖然我們是第一次見面,但正如你說的,我倆都是來自山東這方英雄的土地,我倆有共同的根,我倆的心是相通的,我此刻能感受到你對戰友對家鄉對祖國無比熱愛的赤子之心,我為能有你這樣的老鄉深以為傲!”

    “謝謝首長的理解!”

    “義章,先把水喝了。”

    義章捧起茶杯,咕嘟咕嘟一口氣把水喝的干干淨淨,董錚又要給他倒水,義章趕緊站起來,小聲地說,“首長,讓我自己來。”義章拿起暖瓶先給董錚的茶杯填滿水,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這才坐下。

    “義章,我現在身邊缺人,我打算把你從七十七軍調到兵團,做我的秘書兼警衛員,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見。”

    “首長,能到你身邊工作,我非常高興也倍感光榮,從見到你到現在,我感覺特別親切,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但我現在真心希望能在基層再鍛煉一段時間,這樣將來才能更好地為首長服務。”

    “義章,你的這種想法很好,你當下確實需要積累戰斗經驗與戰術素養,我听說你曾經與吳祥森軍長有過君子約定,我倆現在也來一個君子約定,我會把你的組織關系和人事檔案馬上調到兵團的參謀部,名義上是我的秘書,你本人可以繼續在一線鍛煉,我會讓吳軍長重新調整你的職務,下放到一線戰斗部隊,你正好可以利用七十七軍的休整期,與戰斗部隊做充分的糅合,為完成下一步的戰斗任務做好準備,從現在起,你個人有任何困難或想法都可以直接向我提出,你看這樣安排行嗎?”

    義章又要站起來表態,董錚擺手示意不必站著說,義章真誠地對董錚說道,“首長,你的安排正是我最想要的,非常感謝你的栽培與關心,我一定爭取多打幾個漂亮仗,決不辜負你的期望。”董錚伸過手,義章趕緊站起來握住董錚的手,倆人同時使勁搖了搖。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