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95章 小女兒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95章 小女兒態



    “傻佷,姑姑哪里還有什麼委屈!有了你,姑姑就有了依靠,就憑你舍我其誰的霸氣,誰還敢欺負我?”

    “就是嘛,姑姑,有我在,就是天王老子也別想欺負你一下。但你這一哭,我就覺著這麼多年,你一個女孩子飄零江湖,身邊沒有一個親人,孤身一人面對所有困境,我心里就特別難受!”

    “傻佷,姑姑知道你心疼我,以後咱倆誰都不許哭,听見沒有?”

    柳慕煙重新梳妝打扮,幾天沒換衣服了,身上都有了餿味,她脫下睡衣準備換一下內衣,義章站起來低著頭就往外走,慕煙一把拉住了他,“傻佷,你就別出去了,來回開門,把屋里的那點暖和氣都放出去了,我是你姑姑,又不是外人。”

    柳義章臊的臉紅到了脖子,他只好轉過身,慕煙咯咯的笑了,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遠離了爾虞我詐的糟粕亂世,回歸純真的親情家園,特別是此情此景,她願時間停滯,永遠這樣與義章長相廝守,溫暖彼此,慕煙把暖瓶的熱水倒進臉盆,用熱毛巾擦洗身子,這突如其來的情景是義章從來沒遇到的,做夢也想不到的,柳慕煙雖然是自己的姑姑,但是多年未見,甚至第一次見她的時候都認不出來了,她美若天仙,又是個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妙齡女子,听著簌簌的擦洗聲,洞里彌漫著曖昧的味道,義章使勁閉著眼,心里亂的如同迷路的小鹿,惶恐迷茫。

    柳慕煙看著緊張得都僵硬了的義章,決定再戲弄他一番,她在義章的腰上輕輕地捅了一下,笑著說,“義章,幫幫忙,幫我把衣服的紐扣給扣上。”義章撓撓頭,硬著頭皮轉過身,只見慕煙背對著他,內衣的三個口子在後面,心想姑姑自己扣的話確實有點難,他伸手幫著扣,口子很小,加上緊張,扣了好幾次就是扣不上,慕煙白花花的後背和身體散發的香味弄得義章心猿意馬,手一踫到慕煙的肌膚就哆嗦,慕煙毫無拘束地笑了起來,“咋了,你這個戰斗英雄被我嚇成這樣?”

    “姑姑,真的不好扣。要不然,你先披上大衣別感冒了。”義章囁嚅地說道。

    “我不管,感冒了正好,有你這個傻佷伺候我呢。”義章好不容易扣上了一個,手上都急出了汗。

    “哈哈,我就不難為你了,傻佷!”慕煙把內衣轉到前面自己把紐扣扣好,又轉到後面,也就是幾秒的功夫,義章這才明白姑姑有意讓自己給她扣,他的臉更紅了,心跳更快了,恨不得忙上離開,慕煙轉過身,看著一臉窘態的義章,笑著說,“義章,等仗打完了,姑姑給你介紹個好姑娘。”

    義章也沒吱聲,等慕煙穿好衣服,他拿起暖瓶要到伙房去打開水,被慕煙攔住了,她從床底下拿出一個酒精爐和水壺,點上火一會水就燒開了,義章好奇地問慕煙,“姑姑,這里面燒的是啥?”

    “酒精,無色無味,用它煮水做飯又快又干淨。”

    “太好玩了,對了,姑姑你在上海待了好幾年,听說上海灘非常繁華,是嗎?”

    “當然了,上海可是咱中國的第一大都市,號稱冒險家的樂園,酒紅燈綠,車水馬龍,一會兒吃飯的時候我好好給你講講大上海。”看著姑姑忙著收拾房間,義章也插不上手,就蹲下來,給火盆里添了幾塊木炭,然後把地上的信一股腦地全扔了進去,一股黑煙冒了出來,慕煙趕快打開房門,挑起門簾,義章看到洞外還堆著不少木炭,很好奇,心想就是吳祥森的宿舍里也沒有取暖設施,難道姑姑一個野戰醫院的院長比軍長待遇還高?不可能的呀!慕煙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笑著問道,“傻佷,是不是有一火車的問號呀?”

    義章笑了笑,搖了搖頭。

    “關上門吧,都過晌午了,肚子餓了吧?姑姑這就給你做吃的。”

    “姑姑,我能幫啥忙?”

    “很簡單,一會兒,你可著勁兒吃,就是幫我大忙了。”說著慕煙掀起床單,“義章,想吃啥?”義章蹲下一看,不由得大吃一驚,慕煙的床底下堆滿了各種好吃的,雞蛋、罐頭、餅干,大米竟然還有兩瓶洋酒,義章真怕姑姑犯錯誤,他握著慕煙的手嚴肅地問道,“姑姑,你老實告訴我,這些高級食品都是哪來的?”

    慕煙听了也不言語只是咯咯笑了起來,這可把義章急壞了,他騰地站了起來,轉身假裝要走的樣子,慕煙從後面緊緊抱著義章的腰,“傻佷,你也不要姑姑了?”話里帶著哭腔,義章本來就是嚇唬慕煙的,看她快被嚇哭了,趕緊掰開慕煙的手,盯著著她淚汪汪的眼楮說,“姑姑,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你,我不能因為一口吃的,讓你犯錯誤,那樣我不會原諒自己的!”看著義章義正辭嚴地‘教訓’自己,慕煙越發地喜歡義章,他太正直了,也太單純了,她決定把自己偽裝成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讓義章一步步走進自己的‘陷阱’,拿定主意後,慕煙把頭靠在義章的胸膛上,故作害怕地說,“義章,我不想要,都是他們強送我的。”

    “他們是誰?”

    “你不要這麼凶嘛,你不生氣我才告訴你!”慕煙開始耍起了賴皮,弄得義章苦笑不得,他一直把慕煙當成長輩,以為長輩說話都應該像爹娘那樣,一本正經的,可他萬萬想不到姑姑就像一個沒長大的小女孩,竟然跟自己這個晚輩耍起了賴皮,他為了搞清楚事情原委,只好自己當起了大人,像哄孩子一樣對慕煙說,“好,只要你對我說實話,我不但不生氣,我還會給你講我打美國佬飛機的事呢!”慕煙忍不住想笑,她知道義章上她的當了,把自己當成了耍賴皮的小女孩,心里想這也太好玩了,她決定繼續朝著孩子的方向裝了下去,“我不要听打仗的事,我要听你談戀愛的事。”義章為難了,心想你剛被王鵬那個王八蛋給甩了,我再給你講我跟王卉的事,不是給你傷口上撒鹽嘛。

    “姑姑,我談戀愛沒經驗,你換個話題吧,我都如實相告。”

    “真的?”

    “當然真的了。”義章心想,只要不問戀愛的事,別的都好說。

    “那我可要問了,你是怎麼看我的?”義章沒想到姑姑又問了一個他不想回答的問題,急的直撓頭。

    “快說,男子漢大丈夫不興耍賴皮,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慕煙催得太急了,不是捶義章的胸就是捏他的臉,完全是個孩子樣,義章只好實話實說,“姑姑,我說了,你可別生氣。來,你坐好,听我講!”義章把慕煙按到床邊坐下,一本正經地說道,“姑姑,你比我大六歲吧,我十九歲,你都二十五歲了,說句大不敬的話,我看我像二十五,你倒像衛稷那個年齡”

    “衛稷是誰啊?”

    “你看,大人說話,不要插嘴嘛。”慕煙听了,實在忍俊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義章也笑了,他撓撓頭,“姑姑,那個衛稷啊,是我大舅家的閨女,從小就過繼給我大爺柳文正當女兒,是在柳家大院長大的,你離家的時候,她也就五六歲,今年不是十六,就是十七吧,你還記得第一次見你嗎,听你說話的口氣跟衛稷一模一樣,我當時還以為衛稷來了呢。”

    “義章,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說我像個十六七的小姑娘?”慕煙心里美滋滋的。

    “對對對,就這個意思,你太單純了,也太天真了。好了,你現在能告訴我床底下的那堆高級食品都是誰送的吧?”慕煙心想,義章完全把自己當成涉世不深的小姑娘了,怕自己吃虧上當,才刨根問底,她微笑著盯著義章,若無其事地說道,“那些東西,大部分是傷員送的,還有些是來看傷員的人送的。”義章彎腰把那一大堆東西往外一扒拉,其中的牛肉罐頭很眼熟,仔細一想應該是老鷹嶺戰斗的戰利品,他問慕煙,“姑姑,這是不是徐衛國送的?”慕煙點點頭,他指指那兩瓶洋酒,“這麼稀罕的東西又是誰送的?”

    “周正康!”

    “我和他一起來的,他沒帶東西呀?”

    “他當時沒帶,你們走後沒幾天,他就派兩個警衛員送來的,還有封信呢。”說著慕煙起身從墊被下面抽出一沓子信,找了一封遞給義章。

    慕煙芳鑒︰野戰醫院初見芳容,驚為天人,竟不覺地把你當成下凡之仙女。聆听你的高論,始覺在下才疏學淺,更何況令佷義章屢立戰功,備受我政治部贊賞,準備把他發展為中員,以備拔擢之需!我自幼參加革命,戎馬倥傯,以致屢誤個人大事,自遇見你,心事泛濫,傾慕之情無以言表,長夜難捱,寫下這些肺腑之言,鴻雁傳書,願有朝一日與你徜徉花下共賞明月,可否?另派人送美酒兩瓶,望笑納!

    致以革命的敬禮!

    周正康1951年3月18日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