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94章 大打出手(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94章 大打出手



    夜色中,三輛大卡車悄悄地停靠在野戰醫院的大院里,要轉移到後方醫院的傷員陸續被抬上了車,徐衛國和張文勝相約來到王鵬的病房前,見洞口已被樹枝覆蓋,就知道王鵬已經在衛生員的護理下開始休息了,他倆沒再喊話,怕叨擾了重傷在身的王鵬,他們也只有不辭而別了,臨上車前,徐衛國對前來送行的柳慕煙說,“柳院長,王鵬的命是你佷子柳義章從敵人的陷阱里給救出來的,這小子的命真夠大的,第二次被你手下的衛生員從死人堆里硬給背出來的,你轉告他,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讓他好好養傷”徐衛國望著王鵬的病房,還在絮絮叨叨的說個沒完,張文勝用腳踫了他一下,他扭頭一看,柳慕煙早已走出了很遠。

    幾天後,柳義章正在帶領警衛連進行常規操練,軍部參謀史明亮手里拿著一封信向義章喊道,“柳連長,你的信。”

    “我的信?”義章來到朝鮮後怕給部隊添麻煩,一直沒給柳老爹寫信,也從來沒想過會有人給他寫信,忽然听說有自己的信,頓時感覺喜從天降。

    “沒錯,是你的,趕快拿著呀,還愣著干嗎?”史明亮看著義章驚喜若狂的表情,笑著說。

    “謝謝你,史參謀。”義章接過信,信封是志願軍專用的,抽出信箋,信箋是三野總醫院專用的,信只有薄薄的一張。

    柳義章打開信箋,信很短。

    吾佷義章︰見字如晤!

    自野戰醫院一別,雖僅僅分開數日,卻有三秋之感,吾時刻想你念你,致夜不能安寐,最近諸事不順,我已接回國通知,隨時啟程,尺牘簡短難訴衷腸,期臨走前見你一面,為盼!

    姑姑︰柳慕煙  1951年3月21日

    “怎麼,有事?”史明亮看義章臉色凝重,關心地問道。

    “沒啥事,史參謀。我得去趟軍部,以後有時間咱倆再聊。”柳義章讀完柳慕煙的信,直覺告訴他姑姑那兒出事了,他不敢耽擱,一路疾跑趕到軍部,報告都沒打就闖進了吳祥森的辦公室,吳祥森正在跟政委張慶雲談事,義章突然闖了進來,一言不發,氣喘吁吁地向兩位首長敬禮,接著把慕煙的信遞給了吳祥森,吳祥森快速掃了一眼,“義章,柳院長可能有急事,你立即帶兩個警衛員趕往野戰醫院,當前部隊處在休整期,沒多少事,你今晚就不要回軍部了,你姑佷倆別離這麼多年,肯定有很多知心話要傾訴,你這就去好好陪陪柳院長,如果有突發情況,你可以先斬後奏!快去吧!”柳義章又給兩位首長敬了個禮,轉身就走!

    柳義章並沒有帶警衛員,自己一個人快馬加鞭向野戰醫院一路狂奔,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難受,他感覺姑姑正在經歷難關,非常困難的難關,亟需他的支援!

    也就是一個多小時的騎乘,義章趕到了野戰醫院,護士長石琴恰好踫見義章,她焦急地對義章說道,“柳連長,你可來了。”

    “施護士長,我姑姑呢?”

    “柳院長正在宿舍傷心呢,我這就帶你去。”

    義章隨石琴來到慕煙住的山洞前,石琴掀開門簾輕輕地敲了幾下門,“柳院長,你佷子來看你了。”

    石琴朝義章點點頭,就離開了。不一會兒,洞門打開了,只听見慕煙有氣無力地說道,“義章,你進來吧。”

    義章一大步闖進山洞,眼前的景象讓他大吃一驚,只見姑姑柳慕煙披頭散發,臉龐消瘦,目光呆滯,消沉頹廢,跟半個月前比判若兩人,她坐在地上,正向火盆里扔信,義章轉身帶上房門,雙手把姑姑從地上抱了起來,帶著哭腔問道,“姑姑,你這是咋了?發生了什麼事?啥也不要怕,天塌下來,我給你頂著!”慕煙一頭埋在義章的懷里,雙手抱緊義章的腰,放聲大哭,義章沒有說話,他知道姑姑肯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先得讓她宣泄出來,他一只手拍打著慕煙的後背,一只手輕攬著她的腰,慕煙哭了好一陣子,漸漸平息下來,她掙開義章的懷抱,走到臉盆前洗了洗臉,把頭發梳扎起來,這個時候義章撿起地上還沒燒完的信,打開一封看了起來,信的抬頭是‘我心愛的寶貝慕煙’,信很長,有若干頁,義章直接翻到最後一頁,信尾的落款是‘深愛你的鵬!’,他把信往火盆里一扔,二話沒說,轉身就往外走,慕煙趕緊喊,“義章,你干啥去?快回來!”

    柳義章像沒听見似的,走出山洞,朝王鵬的病房跑去,慕煙一看要出事,她顧不得整理衣服,穿著睡衣大步追了上去,再快,也追不上義章啊。

    柳義章來到王鵬的病房前,一把扯下門簾,一腳踹開門板,王鵬恢復得很好,史瓔正扶著他在地上慢慢活動,門板被踹翻,門簾被扯爛,王鵬剛要破口大罵,一看義章站在眼前,瞬時把要罵人的話咽了回去,柳義章雙眼冒火,嘴唇緊閉,臉上青筋暴露,一副怒不可遏要殺人的樣子,王鵬剛要張口解釋,義章一巴掌朝著他的左臉狠狠地扇了過來,王鵬被打得站立不穩,晃了晃還未站直身子,義章不由分說反手朝他的右臉又是一巴掌,王鵬這次直接癱倒在地,史瓔尖叫著朝義章撲來,義章一扒拉,她就重重地摔倒在地,義章輕蔑地對她說道,“這是男人間的事,你他娘的少摻和!”,接著義章兩只手揪著王鵬的大衣領子把他從地上給拎了起來,王鵬的臉已經紅腫,五道手指印子泛著白痕,這時,慕煙已跑進了病房,厲聲對義章喊道,“義章,跟這種人渣不值得動手!”

    柳義章一字一頓地對王鵬說道,“听好了,王八蛋,現在你是個病號,老子不跟你一般見識,給你這兩耳摑子就是給你提個醒,柳慕煙是我姑姑,是我柳義章的女人,你再敢惹她掉一滴眼淚,我就讓你後悔一輩子!”說完把王鵬往床上一扔,摟著慕煙揚長而去。

    回到慕煙的宿舍,義章怒氣未消,覺著還沒解氣。

    柳慕煙早已心花怒放,籠罩在心頭的陰霾一掃而光,她把義章拉到床邊坐下,用手拍拍他僵硬的臉,笑著說,“傻佷,消消氣,我都不生氣了,你還氣啥?”從義章進門到去教訓王鵬,慕煙看到了義章對自己的那顆真心,真愛的心,既柔情似水,又豪情萬丈,這些年來從來未有過的安全感和歸宿感一下子從義章身上獲得,讓她激動不已,前幾天,她親眼撞見了王鵬與史瓔在病房的床上糾纏的一幕,野戰醫院關于王鵬、史瓔和自己的這種三角戀關系被傳的沸沸揚揚,喧囂塵上,想想這些年來自己的感情一直寄托在王鵬身上,雖然不是刻骨銘心,但也是唯一的戀情,到頭來,竟輸給了自己手下的一名小護士,讓一向爭強好勝的柳慕煙面對各種流言蜚語和異樣目光,徹底崩潰,于是她立即給三野總醫院拍了封加急電報,想盡快離開這塊傷心之地,走前掛念義章,就給他寫了那封信,她想到義章會趕來安慰她,但沒想到義章用這種幾乎令人膽寒的方式狠狠地教訓了王鵬,對醫院所有的人也起到了震懾與警示的作用,讓那些好事者都閉上了嘴!

    尤其是柳義章剛進門時看到柳慕煙頹廢落魄的模樣,他自然流露出的那種心疼,讓柳慕煙感到了親人的至愛,感受到了自己在柳義章心中是那麼的重要!想到這一切,柳慕煙突然感覺胸中有一股久違的暖流,她斜靠在義章的肩上,激動地哭了起來,把義章弄得不知所措,自己剛為姑姑除了口惡氣,現在咋又哭了?看樣子,是王鵬這個王八蛋把姑姑傷得太深了,義章不知該怎麼勸,他靜靜地抱著慕煙讓她發泄,“姑姑,你心里還難受的話,你就罵我打我,把我當出氣筒行嗎?你這麼傷心,我真得好心疼!”說著義章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掉了下來,滴落在慕煙的臉上,慕煙停止了哭泣,她立起身掏出手絹給義章擦拭眼淚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