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93章 分道揚鑣(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93章 分道揚鑣



    “看啥呢?再看把你的眼珠子摳出來。”慕煙笑著罵王鵬。

    王鵬看著端莊美麗的柳慕煙,不禁感慨萬分,這位差點成為自己妻子的女孩,與自己有近十年的美好感情,三年的兩地相思,自己為她寫了一百多封情書,感情不可謂不深厚與忠貞,可就在半個小時前也坐在這個位置上,跟自己僅僅認識了十幾天,甚至說話都不超過百句的另一個女孩史瓔,自己竟然那麼不可遏制地愛上史瓔,並瘋狂地與史瓔有了妙不可言的肌膚之親,如夢似幻,而又荒誕不經!

    王鵬心想柳慕煙哪怕有史瓔一半的溫柔就好了,他不禁想起了三野有一位做政工的高級干部,這位高干與結發妻子相濡以沫二十多年,一起走過草地,一起經歷過無數次生死考驗,在所有人看來都是恩愛夫妻,妻子去世的時候,這位高干哭的死去活來,親手寫的祭文更是感人肺腑,親朋好友無不動容,擔心他能否承受的起失去愛妻的致命打擊,結果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這位高干就在亡妻尸骨未寒之際,一個月後竟再娶二八佳人,眾人一片嘩然,他卻談笑自如,說地下的愛妻也希望他幸福,而不是看著他孤獨終老!

    “義章走了嗎?”大半天,王鵬從紛亂如麻的思緒中掙脫出來,問了句不痛不癢的廢話,柳慕煙明顯感覺到了王鵬在敷衍甚至厭惡自己的情緒,她心底的火騰地竄了上來,但想到他身受重傷,手術後精神可能受到了外界刺激,也就把火壓了下去,只是驢唇不對馬嘴地回了句,“天要下雪了。”

    就在兩人陷入沉默的時候,史瓔上完茅房回到了山洞,昏暗的燭光下,王鵬與柳慕煙像兩座石雕不聲不響,史瓔的心髒頓時突突亂跳,她不清楚發生了什麼,抑或柳慕煙發現了什麼,王鵬微張著眼看著洞頂,柳慕煙耷拉著臉看著地上的石頭,史瓔小心翼翼地向柳慕煙匯報,“柳院長,我剛給王團長換過藥,我看他身上都臭了,就給他換洗了內褲,你不會因為這個生氣吧?”

    柳慕煙抬起頭笑著對史瓔說,“我怎麼會生氣呢,王鵬是大英雄,你用心護理他,黨感謝你還來不及呢。”

    王鵬听了‘大英雄’三個字心里更不舒服,他以為慕煙是在嘲諷他,其實慕煙壓根就不知道砥辛里戰場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根據傷情判斷王鵬是英雄,說的也是真心話,更令王鵬惱火的是慕煙說‘黨’感謝你還來不及呢,而不是‘我’感謝你還來不及呢,明顯地是在跟自己劃清界限,于是多年來一向對柳慕煙百般忍讓的王鵬竟破天荒地說出了一句狠話,“柳慕煙,你說的太對了,我是真心感謝黨,感謝偉大領袖,決定出兵朝鮮,否則國慶節我還在南京做噩夢呢。”

    柳慕煙沒想到自己對史瓔說了一句老掉了牙的客套話,王鵬竟說出如此惡毒的狠話,什麼意思?跟我在南京結婚就是你王鵬的噩夢?!柳慕煙騰地從床上站了起來,怒視王鵬,用手指著他的臉,笑著說,“狐狸的尾巴還是露出來了,你可真能裝,裝了這麼多年也夠辛苦的,放心,你的那些騙人的鬼話,我會讓它們永遠消失在我的世界,太惡心了!”一轉身,柳慕煙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山洞,眼淚再也控制不住,她踉踉蹌蹌地一人邊哭邊跑進了樹林。

    史瓔徹底驚呆了,她沒看出來柳慕煙做錯或說錯什麼,也沒看出王鵬做錯或說錯什麼,柳慕煙怎麼就一下子爆發了呢,她趕緊追了出去,站在失聲痛哭的柳慕煙身邊,史瓔百感交集,變化來的太快太大太猛烈了,不管王鵬與柳慕煙之間發生了什麼,自己是最大的受益者,可以肯定的是柳慕煙還不知道自己與王鵬之間的親密行為,也為自己當時果斷拿下王鵬的舉動暗自高興。待柳慕煙的情緒稍微穩定,史瓔站到柳慕煙面前,拉著她的手柔和地說,“柳院長,我看你和王團長之間肯定有誤會,你也不要太傷心了,你這幾天做了好幾台大手術,身心疲累,你先回宿舍好好休息一晚上,王團長那兒你放心,我今晚會好好地護理他的。”柳慕煙擦了擦眼淚,沒有說話,獨自走回了宿舍。

    王鵬看著慕煙哭著跑出了山洞,他立即後悔了,他是躺在病床上動彈不得,否則他一定會追上去立即認錯,哪怕是下跪也不能讓慕煙如此傷心欲絕,他狠狠地掌了自己一個耳光,罵自己真是禽獸不如。

    過了一會兒,史瓔回來了,手里拎著晚飯。

    “史瓔,慕煙怎麼樣了?”

    “王團長,柳院長沒多少事,她說她這幾天手術太多,身心疲憊,才這樣失態。”

    “不會吧?”王鵬半信半疑,這些年他對柳慕煙了如指掌,他對她說出那麼惡毒的話,她會不怪我反而自責?這除非太陽從西邊升。

    史瓔坐到床邊,眼淚開始吧嗒吧嗒地向下掉,王鵬趕緊伸出一只手給她擦眼淚,並輕聲地安慰道,“史瓔,你怎麼了?又沒人怪你。”

    “我知道你和柳院長對我都很好,我是怪我自己。”

    “怪你自己,你怎麼了?”

    “都怪我不會撒謊,我明明看見柳院長在樹林里哭的稀里嘩啦,罵你罵得那麼難听,我勸她想開點,她竟責怪我當初不應該把你從死人堆里救出來,說你是中看不中用的南蠻子。”史瓔邊撒謊邊偷看王鵬,只見王鵬氣得臉上的青筋暴跳,史瓔趕緊又說,“我怕你听了會動氣,這樣對你身體恢復不利,就向你撒了個謊,說她自責,結果一下子就被你識破了,王團長,都怪我不會撒謊。”說著嚶嚶地真哭了起來,看著哭得梨花帶雨的史瓔,嬌嫩欲滴,王鵬突生憐香惜玉之情,他拉著史瓔的手動情地說,“史瓔,你看到了也听到了,她對我是何其的惡毒,寧願讓我死,也不希望你救我,還罵我不是男人!我和柳慕煙的緣分徹底到頭了,以後她走她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不會再有任何瓜葛。”

    “王團長,也許有誤會呢,柳院長才說出那些狠話,你也不要把話說絕了,錯過柳院長這樣的大美人你會後悔的。”史瓔的那雙楚楚動人的眼楮滿含關心和真誠。

    “史瓔,我給你說實話吧,剛才柳柳慕煙也坐在這兒,我就暗暗拿你跟她比,我發現你哪兒都比她好。”說著,王鵬的手就不老實了,在史瓔的臉上撫摸,漸漸地向下

    史瓔兩眼迷離,低下了頭,王鵬聞著史瓔身上的芳香,早已‘機盡心猿伏,神閑意馬行’,一只手更加放肆。

    史瓔拿開王鵬的手,站起身來,把山洞的門板堵上,然後使勁拉了幾下洞口的繩子,洞外上面的大樹枝就落了下來,這樣既能隱蔽好洞口,也能起到防寒作用,王鵬看著史瓔婀娜的後影,心里激情澎湃,好像去年國慶節要與柳慕煙舉行的婚禮在這兒補上了似的,史瓔再次來到床邊,換了一根新蠟燭,王鵬笑著說,“不錯,洞房花燭夜,是應該換新蠟燭。”史瓔用手輕輕點了一下王鵬的腦門,嬌羞地說道,“你想的美,誰跟你洞房花燭夜?天黑了,一回兒來轉移傷員的汽車就來了,我請示過柳院長,你是重傷員,這幾天不轉移,我在這兒護理你一晚上。”

    “怎麼是柳慕煙安排你在這兒護理我一晚上?”

    “當然了,要麼我怎麼敢自作主張地把洞口的門和樹枝給堵上,警衛戰士看到樹枝封門就明白了,你住的山洞今晚不走人也不進人。”

    “你看晚飯我都弄好了,你現在吃還是過一會吃?”

    “史瓔,我不餓,你吃吧,我看你吃就飽了。”

    “瞎說,看還能看飽,農民還辛辛苦苦地種地干嗎?”

    “秀色可餐嘛!”

    “王團長,你可真壞!”史瓔彎下腰,俏皮地用腦門輕輕去頂王鵬的腦門,她的劉海輕撫著王鵬的臉,嘴里的氣息濕濕的甜甜的暖暖的,刺激著王鵬的神經,他一抬嘴巴,就親上了史瓔的嘴,史瓔怕踫著王鵬的傷口,伸開兩只手撐在王鵬的頭兩側,彎腰俯身任由王鵬一路向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