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92章 移情別戀(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92章 移情別戀



    史瓔正在緊張地給王鵬清洗傷口並換藥,王鵬額頭上滲出黃豆大的汗珠,嘴唇咬得青紫,史瓔輕輕地給王鵬擦拭汗水,溫柔地說,“王團長,若疼的厲害,你就喊出來,我不會笑話你的。”王鵬撇著嘴說道,“我才不怕你笑話呢,我是怕你後悔呀。”

    “我有啥後悔的?王團長。”

    “怕你後悔,費了半天勁,從死人堆里背出一個膽小鬼。”

    “我才不會呢,你就是疼的嗷嗷叫,在我心里你也是世界上最棒的男子漢。”史瓔話一出口,趕緊低下頭,覺著心髒都要蹦出來了,王鵬听了心里挺受用的,也不覺得傷口有那麼的疼了,他目不轉楮地盯著自己的救命恩人,昏暗的燭光下,史瓔半彎著腰給自己右臂上的刀傷纏紗布,她的頭緊靠著自己的臉,能嗅到史瓔脖頸處散發出的淡淡香味,肩膀頭的棉襖上還有背他時留下的血漬,王鵬溫情地說,“史瓔,你真是一個好女孩。”

    史瓔笑而不語,她是安徽銅陵人,父親是當地的教員,母親年輕時在紡織廠當過女工,結婚後就是個普通的家庭婦女,史瓔是家里的老大,還有一個弟弟,兩個妹妹,自懂事起家里的家務活她都承包了,照顧弟妹,替父母減輕了不少負擔,解放軍渡江戰役時,她和弄堂的幾個小姐妹積極參加護理傷員的婦女會工作,後來經過嚴格考核成為了一名光榮的衛生兵。

    十幾天的朝夕相處,她特別喜歡听王鵬說話,幽默風趣,對自己也是呵護有加。她早已覺察到柳慕煙與王鵬正在處對象,但她還是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對王鵬的愛慕,好在柳慕煙並沒當回事。當衛生兵一年多來,也有幾個團長甚至師長對她表白過,他們不是年紀太大,就是大老粗一個,只有王鵬最合她的心思,年輕英俊風流倜儻,可以說是一見鐘情。

    “王團長,你的傷口有些腫脹,需要熱敷一下,我去喊柳院長吧。”

    “史瓔,不必了,她好不容易見到義章,讓她姑佷倆多聊一會吧,你給我熱敷一下就行。”

    “可是,熱敷會不會影響傷口愈合呀,我還是去問一下其他醫生吧?”

    “史瓔,不必了,醫生就在身後。”

    史瓔打了一個激靈,趕緊轉身,以為真的有人進來了,一看除了牆上自己的影子,啥也沒有。

    “王團長,你又戲弄我。”她嬌嗔地朝王鵬努了努嘴。

    “史瓔,我沒騙你,你身後除了影子,不還有我王醫生嘛,久病成醫,這種刀傷我身上有五六處,熱敷對傷口愈合確實有利。”史瓔利索地把毛巾在熱水里浸泡擰干,然後從王鵬的被窩里掏出熱水袋,用毛巾包好開始給王鵬胳膊上的傷口熱敷。

    “史瓔,你也坐下吧,站著太累了。”

    史瓔看看地上的石頭,笑著說,“我站著好了,不累的。”

    “我讓你坐床邊,又不是讓你坐石頭上,你對石頭再溫柔,它也不會歡迎你的,來,我歡迎你。”

    王鵬說著側身用另一只手去拉拽史瓔,這一動身子就踫到了腿上的槍傷,不禁哎呦叫了一聲,史瓔趕緊彎腰去察看王鵬腿上的傷口,發現沒什麼問題,這才松了口氣。

    “王團長,你可別再亂動了,我坐就是了。”史瓔側著身坐到床邊上,低著頭把熱水袋輕輕地摁在王鵬腫脹的胳膊上,史瓔不用眼瞅,憑直覺感到王鵬的雙眼正盯著自己的上半身,她柔聲地問道,“王團長,你身上咋會有那麼多刀傷呀?”語音里夾雜著心疼與崇拜。

    “大部分刀傷是在山東打小日本時留下的,都是刺刀傷,那時候年輕啊。”王鵬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十年前,在膠東地區高粱地里、沂蒙山上、大沽河畔伏擊日本鬼子的往事歷歷在目,每次受傷的時刻也是最幸福的時候,他喜歡柳慕煙看自己時那崇拜的眼神,喜歡老鄉們掙著往家里抬傷員的情景,喜歡舅舅張浩給傷員們鼓勁時情真意切的演講

    “王團長,你現在也很年輕呀,你看看那個叫徐老虎的團長,都那樣了還說自己正值青春韶華呢。”史瓔忍不住譏笑道。

    王鵬被史瓔的笑話從過去美好的回憶中拉回了現實。

    “史瓔,你是說徐衛國吧?他是軍長的年紀,團長的位子,戰士的心思。”

    “啥意思?”

    “按照他四十歲的年齡,吳祥森都是集團軍的一把手了,他坐的卻是團長的位子,什麼是戰士的心思呢?戰士想啥,他想啥。”

    “戰士想啥呀?”

    “娶媳婦唄!”王鵬話趕話,卡在這兒了。

    “那你啥時候娶柳院長呀?”史瓔鼓足勇氣問了一句最不想听到答案的問題。

    “我倆嘛,八字還沒一撇呢,你看這柳慕煙對我呼來喝去的,那潑辣勁都快趕上王熙鳳了。”本來他想把去年國慶節就要跟柳慕煙結婚的事顯擺一下,鬼使神差說出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胡話。史瓔卻沒把它當胡話,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她拿定主意,既然王鵬不喜歡柳慕煙,自己正好趁機拿下王鵬,免得夜長夢多。

    她抬起頭,含情脈脈地盯著王鵬,一雙水靈靈的大眼楮充滿期盼,王鵬與史瓔的目光相遇,心里突然有種異常甜蜜的感覺,很久以前柳慕煙看自己的眼神與史瓔的何其相似,但又有明顯的不同,慕煙的眼神除了崇拜還有迷茫,而史瓔的眼神除了崇拜,還有渴望與深情,楚楚動人既惹人憐又招人愛,一種想保護她和擁有她的**油然而生,王鵬的臉感覺像發燒一樣滾燙,他不自覺地抬起右手輕撫史瓔又白又嫩的左臉,撫摸史瓔那紅嘟嘟的嘴唇,史瓔一張嘴含住了王鵬的手指輕輕地吸吮起來

    過了良久,王鵬滿足地看著衣衫凌亂史瓔,剛才瞬間發生的一切就像做夢一樣,誰能想象在這狹窄潮濕的防空洞里,遠離塵囂,竟有一種桃花源般的生活,感覺史瓔天生就是自己的女人,不矯情,不虛偽,不頤指氣使,她把自己從死神那里搶下來,不僅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還給了自己無上的精神慰藉,身心愉悅,這一切慕煙都未曾給與,愛的天平瞬間開始向史瓔傾斜。

    史瓔整理好衣服,把王鵬的內褲洗得干干淨淨,掛到了洞外的樹枝上,然後向醫院的茅房跑去。

    柳慕煙送走吳祥森他們後,又查看了幾個病房,最後才向王鵬住得山洞走來,老遠看見史瓔向茅房的方向跑,心想這小妮沒事就願在王鵬的病房待著,對王鵬全身心地護理,倒幫了自己不少的忙,走近洞口,她瞟了眼在寒風中搖擺的內褲,也沒多想,她也做過好幾年的衛生兵,像給傷員擦拭身體,清洗內衣內褲的這樣的事見怪不怪,她掀簾進來,只听見王鵬喊道,“史瓔,快給我撓撓後背,癢死我了。”

    “王鵬,你行啊,怎麼把救命恩人開始當丫鬟使喚了。”柳慕煙開玩笑地揶揄道。

    王鵬听見柳慕煙說話,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嚇出一身冷汗,他馬上故作鎮靜地說道,“慕煙,史瓔這丫頭不用她的時候總在我眼前亂晃,應急的時候卻不見了蹤影。”

    “你就知足吧,我剛看見史瓔急忙忙地向茅房跑,為了護理你,都把人家憋成啥樣了?來,你哪里癢?我幫你撓。”

    她小心翼翼地幫王鵬翻了個半身,把手伸進王鵬的秋衣,給他撓癢。王鵬的心髒蹦蹦地亂跳,心里後怕極了,倘若慕煙早來一步,發現自己與史瓔大白天就顛鸞倒鳳,會不會把自己一槍給斃了?想到這,額頭上沁出了細密的汗珠。

    “我說,給你撓個癢至于緊張到這個熊樣?”

    “哪里是緊張,疼,傷口疼。”王鵬借傷口掩飾。

    “是嗎?那讓我看看傷口。”慕煙先查看了下王鵬胳膊上的刀傷,除了有點腫脹,傷口沒多大問題,接著她欲掀開被子查看大腿與腹部的槍傷,王鵬使勁摁著被角不讓掀,他做賊心虛,下身裸的,怕慕煙察覺到隱情。

    慕煙笑著說,“我早看見了,洞外樹枝上掛的內褲,是你的吧?是史瓔給你洗的吧?這有啥呀?髒了就脫下來洗,你那玩意又不是獨一無二,舉世無雙,誰沒見過呀!”王鵬羞愧有加,慕煙根本沒懷疑自己移情別戀,他松開手,慕煙看了看幾處槍傷,手術後恢復不錯,她給王鵬掩好被角,坐到床邊長舒了一口氣。王鵬眯縫著眼打量著慕煙,心中暗暗拿她與史瓔作比較,慕煙高挑,比史瓔要高出半頭有余,鵝蛋臉,鼻子高隆,薄嘴唇,一雙大眼楮清澈透亮,多了些威嚴,少了些嫵媚,比較下來,慕煙就像一朵帶刺的玫瑰,而史瓔則是一朵含苞待放的水仙花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