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89章 野戰醫院(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89章 野戰醫院



    砥辛里戰役結束後,七十七軍轉入短暫的休整期。

    這一天,柳義章正聚精會神地在軍部禮堂參加由政治部組織的入黨積極分子學習班,柳Y悄悄地把他叫到洞外,義章見吳祥森與周正康騎在馬上等他,“義章,陪我到野戰醫院走一趟。”吳祥森笑著招呼義章,義章心想,看樣子軍長今天的心情不錯,這是砥辛里戰役後義章第一次見吳祥森露出笑容,義章立即答應一聲,“是,軍長!”說著順手牽過警衛員手中的戰馬,踩鐙上馬,一眾人馬向兵團野戰醫院馳驅。

    一路上,大家有說有笑,入朝幾個月以來,整天不是在打仗,就是在準備打仗,神經高度緊張,身體也是極度困乏疲憊,現在進入短暫休整期,盡管條件還是一如既往的差,但人的神經總算放松了下來,七十七軍正養精蓄銳,期待第五次戰役與美帝的再次較量。

    吳祥森與周正康走在最前面,倆人正在談論著義章的入黨問題。

    “周主任,義章的入黨問題咋還沒解決?”

    “吳軍長,我想應該就在這幾天,義章的外調材料前些天剛到政治部,義章上完這幾天的黨課,軍部機關黨總支就可以上會討論表決了。”

    “我在義章這個年齡,已經有好幾年黨齡了,戰爭就是一所黨校啊。”

    “軍長說得太有道理了,雖說現在也是身處戰火之中,但跟我們那時比還是有天壤之別,畢竟現在我們建立了新中國,成為唯一的執政黨。”

    吳祥森回頭看見義章與柳Y也興高采烈地談論著什麼。

    吳祥森頗為得意地對周正康說,“柳義章和柳Y這兩個年輕人都很優秀,一文一武,相得益彰。義章剛毅果敢足智多謀,砥辛里戰役是塊試金石,義章指揮戰斗的能力不輸給七十七軍的任何一位團長,听說他被困在砥辛里時竟然還成立了個臨時指揮部,自封總指揮,就連邱偉、鄧家駒這些營長對他都是言听計從,雖說有點小孩子當家家的味道,但效果卻是出奇的好,假以時日,義章必成大器,而那柳Y呢,寫了一手好文章,在兵團機關刊物上也是頗有名氣,性格呢比義章溫順多了,中庸平和。”

    “吳軍長,這就是強將手下無弱兵,他倆在你的一手栽培下進步之神速,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柳義章,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三日不見就不得不刮目相看,其指揮戰斗的能力跟那些團長比毫不遜色,有誰能想到他只是一個入伍才幾個月的新兵呢?義章和柳Y現在屬于同一個黨小組,柳Y是小組長,為了義章入黨的事,柳Y沒少跑組織部門,詢問義章的外調材料來了沒有,對義章的事上心著呢,義章在七十七軍甚至在兵團能聲名遠揚,這也與柳Y的大力宣傳分不開的。你剛才說邱偉、鄧家駒那些營長們都服義章,何止是這些個營長?就是那些參加過砥辛里戰役的團長們,無不對義章佩服的五體投地,我在調查三零三團已犧牲的龐立學團長的相關情況時,了解到他臨死時對身邊戰士說得最多的就是義章。”

    “他咋說得義章?快點說。”吳祥森打斷了說話慢條斯理的周正康,馬上就要到野戰醫院了,他顯然對這個問題很感興趣。

    周正康明加快了語速,他感慨地說道,“龐立學對戰士們說了義章好幾個方面的事情,主要有兩個,一個是愧疚,後悔自己從梅花里撤退時扔下了獨自去攻打砥辛里的義章,再一個是佩服,佩服他的忠誠與膽量,關鍵時候能舍命,並且很希望義章將來能接管三零三團,把三零三團帶成一個英雄團。”

    吳祥森听了沒再說話,他知道這只能是龐立學的一個美好願望,是對柳義章的仰慕與愧疚兩種復雜情感的一個佐證,現實中是不可能的,即使在戰火紛飛的大革命時期,也是要一步一個台階的升遷,自己不就是從班長到排長再到連長一步步做到軍長的?是打了無數硬仗換來的,古人所說的一將功成萬骨枯,其中的道理就在這兒,**人的江山和政權就是靠千千萬萬的革命烈士前赴後繼地奮斗與犧牲換來的,他之所以關心義章的入黨問題,就是關心義章的政治成長,在中國,政治與戰功是同步的,是不可分割的,堅定的政治信仰是立足于軍隊的根本。

    談笑間,吳祥森一眾人就到了兵團野戰醫院。

    第四次戰役結束後病傷員激增,兵團在多個防區搭建了臨時醫院,所謂醫院就是在山溝里開鑿出大小不一的防空洞,醫生基本上都是外科醫生,給傷員動手續後,輕一點的等到天黑就運往後方醫院再進一步治療,重一些的手術後要在山洞治療幾天,待傷情穩定後再轉移,這些日子,七十七軍的首長們也是分批到不同的醫院慰問看望受傷指戰員,今天吳祥森他們來的這所醫院,規模不大但級別最高,專門收治兵團團級以上指揮員,是兵團在朝鮮戰場最高級別的野戰醫院,在看望了徐衛國、張文勝等人後,最後看望王鵬時,已到了吃午飯的時間,衛生員把吳祥森他們帶到王鵬所住的山洞,這個山洞非常狹小,只住了王鵬一個重傷員,洞壁上點著一支蠟燭,洞內潮濕陰冷,王鵬傷勢最重,有三處槍傷,一處刀傷,當時昏死在雙荊里陣地的坑道里,被衛生員史瓔從死人堆里背下了戰場,連著動了兩天手術才從死神邊上給搶救過來,昏暗的燭光下,只見王鵬平躺在一張行軍床上,臉色蒼白沒有一點血色,衛生員史瓔正在喂他吃飯,見到吳祥森他們,王鵬掙扎著想坐起來,被吳祥森輕輕按住,命令道,“王鵬,你繼續吃飯,躺著別動!”

    義章接過衛生員手中的飯盒,坐在床前的一塊石頭上繼續喂他吃飯,王鵬吃的飯跟戰士們吃的沒啥區別,也是開水沖炒面,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個煮雞蛋,義章的眼淚在眼眶里轉悠,他把雞蛋攪碎,王鵬虛弱地說,“義章,不要全攪碎,我吃半個雞蛋就好了,留一半給這位衛生員吃,她救過我的命。”

    史瓔紅著眼楮對吳祥森說,“首長,王團長這幾天一直這樣,非要讓我吃半個雞蛋,我又沒受傷,他傷得這麼重,我怎麼吃得下去?我怎麼勸他都不听,只有柳院長說話他才肯听,你可要好好地說說他。”

    史瓔正說著呢,門簾一挑走進一位年輕的女醫生,身材修長,滿臉疲憊,跟吳祥森打招呼時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再看王鵬,還真如史瓔說得那樣,見到這位女醫生一聲不吭地開始吃雞蛋,女醫生拍拍史瓔的肩膀,笑著對王鵬說道,“王鵬,你以後不許再提這樣的無理要求,你以為你這是報恩?你這是在難為史瓔!你也不想想,你身體這麼虛弱,她能吃得下去?你要報恩好辦,那就好好吃飯,快點養好傷,再回戰場找美國佬狠狠地打一頓比啥都強!”

    義章听這位女醫生說話,感到莫名的親切與熟悉,除了那一口地道的膠東口音,還有那股潑辣干練的勁頭也很像一個人,像誰呢?他馬上想到了表妹衛稷,他趕緊仰起頭仔細看了一眼,訓斥王鵬的這位女醫生,二十多歲的年紀,身材豐腴,面龐清秀,一臉倦容也難掩咄咄逼人的氣勢,就連一向自視甚高的王鵬在她面前也是低眉順眼,義章只覺得她很面熟,但又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女醫生也覺察到坐在石頭上的這位年輕戰士正仰著臉盯著自己看,她也低頭看義章,兩人的目光相遇,女醫生不僅啊了一聲,因為義章長得太像年輕時的柳老爹了,尤其那雙眼楮,剛毅堅定,散發著一股不可侵犯的凜然正氣,她直截了當地問義章,“小戰士,為啥總盯著我看?”

    義章突然被一位年輕女性當眾質問,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非常不禮貌,他的臉騰得就紅了,他趕緊低下頭也沒回答,繼續喂王鵬吃飯,洞內的氣氛驟然尷尬起來,短短的幾分鐘大家都見識了這位女醫生的潑辣和直率,柳Y想替義章緩和一下尷尬氣氛,他從洞口走過來對義章說道,“義章,讓我來照顧王團長,你出去透口氣吧!”

    義章巴不得趕快出去,他趕緊站起來把飯盒交給柳Y,抬腿就要走,還沒邁開步,這位女醫生一把抓住了義章的胳膊,聲音顫抖地問道,“你真的是義章?是雙柳村的那個柳義章嗎?”還沒等義章回答,她盯著義章的臉自言自語道,“沒錯,剛才我就覺著你像德哥,你就是義章!”說著眼淚嘩嘩地流了下來,義章此刻也明白了,眼前這個熟悉的陌生人肯定就是十多年未曾見面的姑姑柳慕煙,他知道姑姑在華東軍區當軍醫,但做夢也沒想到在朝鮮戰場能遇到她,在這荒無人煙的山溝里能見到離家整整十年的姑姑,義章壓抑著激動的心情低聲地說道,“我是黃縣雙流村的柳義章,你是姑姑柳慕煙,對嗎?”柳慕煙是柳承祖的小女兒,是柳家文字輩的唯一女孩,有個比她大兩歲的哥哥柳文軒,三個堂哥柳文德、柳文正和柳文貴,十五歲那年偷偷跟著後街的張世寶參加了膠東軍區渤海抗日大隊,不久就被調到膠東軍區總部從事醫護工作,組織上為了更好地培養她,在抗戰即將勝利的前夕,秘密派她到上海醫科大學深造,學成後又回到三野總醫院,直到全國解放後,柳慕煙才和柳家大院恢復了書信聯系,朝鮮戰爭爆發後,她跟隨首批三野部隊入朝作戰,現在是七十七軍所屬的某兵團野戰醫院的院長,也就是史瓔口中所說的柳院長,柳慕煙離開雙柳村時義章才八歲,還是個孩子,整整十年沒見到親人了,現在站在眼前的這位身材魁梧的小伙子竟是德哥的兒子,自己的佷子柳義章,她怎麼能不激動?柳義章也是一樣,他緊緊把柳慕煙摟進懷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哭的像個孩子,在生死難測的戰場上,不用說見到至親,哪怕听到一句鄉音,也會讓你倍感親切,會勾起對親人的無限思念!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