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87章 辭舊迎新(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87章 辭舊迎新



    夜越來越深,雙柳村的上空稀稀拉拉地響起了鞭炮聲,柳老爹和柳老娘被鞭炮聲震醒,柳老爹點上油燈,依在炕牆上吃煙,柳老娘從上午柳老爹進家門到現在一直沒機會跟他說上幾句話,她挪了挪身子斜躺在柳老爹的懷里,溫柔地說,“仁章爹,去天津這些日子找到咱爹了嗎?”

    柳老爹嘆了口氣,“仁章娘,哪里有那麼好找啊?如果找到了,我還不把他老人家帶回柳家大院?咱爹沒找到,卻踫到了當年跑海運時結識的一位貴人,由他牽線,大愛才得以拜西河大鼓名角馬少芬為師,大愛在曲藝方面天賦異稟,我就讓她吃住在馬少芬家,我自己也正好全力去搜尋咱爹的下落,結果還是令我很失望,現在來看,蔣九雲應該是認錯人了,爹或許早就不在人世了,以後也就別提這檔子事了。”

    “爹,娘,你們睡醒了?”愛稻邊說邊闖進西屋,看見柳老爹和柳老娘衣衫不整地依偎在一起,羞的趕緊轉過身,笑著說,“別人家都開始過年了,大嫂讓我過來問問爹,咱家幾點過?”

    “你去告訴你大嫂,先把鍋里的水燒開了,等一會兒再下餃子,柳家大院今年是十二點整過年,現在還不到十一點半,我和你娘再嘮會兒嗑就過去,記著把我的酒給燙上。”愛稻答應一聲就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仁章爹,讓孩子看見咱老倆口這樣膩歪在一塊不好吧?”柳老娘對愛稻冒失地闖了進來,也是感覺有些尷尬。

    柳老爹撫摸著柳老娘的頭發笑著說,“仁章娘,你過了年才四十歲,今年是兔年,爭取今年你再給我生只‘小白兔’,我看還是閨女貼心哪。”

    “我這一輩子都給你生了九個孩子了,愛稻身後的二お綣皇且蛭 昧頌旎 繚繰艙郟 哿┤衷誑墑怯興母齬媚錚 棵肯肫鶘 櫻 透芯踉諮矍八頻模 乇鶘逭潞屠裾碌氖焙潁 垢幌氳交 撬 ュ 筆蹦愀 說難游蟻衷諢辜塹們邇宄 憔馱諤夢堇鋦嵋硨攘艘凰薜木疲 寡[諾難癰接狗繆判戳艘皇資  惺裁吹禱 br />
    “那是詞牌蝶戀花,寫的是義章和禮章同時來到人間。”

    “仁章爹,快背給我听听,听了你的詩也就不那麼惦念義章和禮章了。”

    柳老爹在柳老娘的臉上親了一口,清了清嗓子,低吟道,“雙柳迎春柳絮飛,天高雲淡,依稀北燕歸,更有春汛風徐吹,柳水湍急南山翠;十月懷胎孿生墜,吟低唱,共慶柳家瑞,徹夜暢飲何須醉,從此禮義常相隨。”

    “仁章爹,別說你還真有些文采,義章這點最像你,習武不忘讀詩書,衛稷經常陪著他能讀到半夜,對了,仁章爹,你覺著義章和衛稷兩個人咋樣?衛稷名義上雖說是大哥柳文正的女兒,但實際是我大兄弟守辰的長女,跟義章並無血緣關系,兩人就是表兄妹關系,在舊社會表兄妹成親的比比皆是,你看衛稷現在出落得比我和蕙蘭年輕時還好看,她跟義章郎才女貌,就是天生的一對,這些年守辰在東北的生意越做越大,好幾次提出來要把衛稷接到他身邊,衛稷都沒同意,我看她就是舍不得離開義章,這次義章當兵去了,你看衛稷就像丟了魂一樣,成天嚷嚷著要參加志願軍,這不是明白著非義章不嫁嘛!”

    “仁章娘,衛稷的這些心思我早看出來了,我也不反對表兄妹結婚,但令我奇怪的是,這些年並沒發現義章和衛稷之間有私情,按理說倆人青梅竹馬,形影相隨,早就應該像仁章和柳張艷那樣好上了,但義章對衛稷好像就是兄妹間的那種親情,這事咱倆還得听義章的,他不像仁章那樣沒有主心骨,特別是現在,義章在黃縣算是一個英雄人物了,你看吧,年後上門給義章保媒的人會讓你應接不暇,我先給你打個招呼,甭管是誰保媒,都一律婉拒,義章除非不從黃縣找,若從黃縣找的話,非衛稷莫屬,我跟你一樣也是看好衛稷這孩子,雖然她的心眼沒有柳張艷那麼多,但其它方面跟張艷比都毫不遜色,最重要的是她對義章的好是真心實意。”

    “爹,娘,快十二點了,趕緊過來吧,大嫂在等爹的命令呢,好下餃子了。”愛稻站在門外大聲喊,柳老爹和柳老娘這才穿好衣服來到正屋。

    張艷瞅著柳老爹和柳老娘直笑,柳老爹並不在意,脫鞋盤腿就上了炕,柳老娘被張艷笑得怪不好意思的,她知道肯定愛稻這丫頭把剛才看見的一幕告訴了張艷,在兒媳婦面前,柳老娘還是感覺很尷尬,她抬腿就要向後廚去幫忙,被張艷親熱地抱住,笑著說,“娘,你都有兒媳了,怎麼還能讓你親自煮餃子呢?你就安生地在炕上坐著,一會兒我和弟妹們給你和爹磕頭拜年,紅包要準備好喲。”柳老娘拍拍衣襟側面的口袋,笑著說,“閨女,壓歲錢我早就準備好了,今年你先給我和你爹拜年,明年這時候,娘盼望著我的大孫子給我和你爹拜年呢。”

    “娘,俺不跟你說了,爹,過年的時刻到了吧?”張艷嬌羞地看著柳老爹。

    柳老爹看了看掛鐘,向張艷點點頭,“小艷,可以下餃子了。”然後對仁章說道,“仁章,你現在成家立業了,從今年開始,過年祭先人,迎財神,給族人拜年等禮儀,都由你領著智章和信章去做,我就不拋頭露面了。”

    仁章站在炕前畢恭畢敬地說道,“爹,俺記著了。”然後讓智章和信章下炕,準備出去放炮仗了,智章興高采烈地跳下炕,信章閉著眼還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怎麼哄也不願下炕,惜谷突然敲了敲窗戶稜,故作驚喜地喊道,“大哥,你看我二哥回來了,站在院子里呢。”信章一听騰的從炕上站了起來,眼楮也睜開了,用啞語興奮地對仁章說道,“大哥,快帶我出去找二哥一起放炮仗。”柳老爹和柳老娘也被惜谷給逗樂了。

    鞭炮聲越來越密集,接近午夜時分,大部分人家都開始過年了,守歲的人們在 里啪啦的鞭炮聲中祈福,盼望新的一年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吉祥如意,歲歲平安。

    柳家大院因為厚章的犧牲,年味比往年少了很多,除了自家人相互拜年,沒有人走出柳家大院給村里的族人拜年,柳老爹除了去給柳承祖磕頭拜年,就一直坐在炕上,雙柳村上千名柳氏男丁不分輩分高低、年齡大小都無一例外地幾人結伙或獨自一人來到柳家大院給柳老爹磕頭拜年,除去柳老爹是柳氏宗族的族長這個顯赫身份外,柳老爹的為人也獲得了雙柳村所有人的尊重,柳老爹一直端坐在炕上,招呼來拜年的族人喝茶聊天,這一波拜年的從凌晨一直持續到上午十點多,所有的迎來送往都是由張艷負責,送走最後一批族人,張艷累得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柳老娘、愛稻、仁章她們吃過早飯都早早到西屋和東屋睡覺去了,正房里只剩下柳老爹和張艷,她苦笑著對柳老爹說道,“爹,咱柳家大院過年就像趕海似的,咱柳氏族人的積極性咋這麼高呢?常年見不著的人也露面了,平時不善言辭的人也開口了,輩分最高的也要來給你這個德高望重的族長磕頭拜年,幸虧昨晚上讓你眯了一會,否則還不把你累壞了?”

    柳老爹笑著說,“小艷,要說累的話,這些日子你最辛苦,為了嘉獎你,我決定現在就去你娘家給張老爺子拜年,自從上次在書房徹夜長談,有些日子沒見到他了,我還真有些想他老人家了。”張艷听了柳老爹的話非常感動,柳老爹自己規定,今年柳家大院的所有人一律不許外出拜年,而柳老爹竟然為了自己破了例,她一頭撲進柳老爹的懷里,激動地說,“爹,這是你給我的最好的新年禮物,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柳老爹扶起張艷,異常嚴肅地說道,“小艷,新的一年,柳家大院要辦得大事太多了,你現在可是柳家大院的女主人,無數雙眼楮盯著你呢,你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千萬不能學你蕙蘭姨那樣有恃無恐,甚至恃寵而驕,勿謂言之不預也。”听了柳老爹嚴厲的警告,張艷馬上領會到柳老爹的良苦用心,她站直身子,鄭重地向柳老爹道歉,“爹,對不起,我又失態了,以後絕不再犯。”

    柳老爹看著局促不安的張艷,微微一笑,“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小艷,你把昨天我從天津帶回來的那兩壇女兒紅找出來,我現在就去找張老爺子喝酒去。”張艷高興地去後廚把酒找出來,溫柔地問,“爹,你走後門還是前門?”

    “當然是走前門了,我去我親家還用偷偷摸摸?放心吧,小艷,從你嫁到柳家大院的那刻起,雙柳村就沒人敢小覷張家了,張家也算在雙柳村正式扎根了。”

    此時此刻,張艷才徹底理解了爺爺張祿以前說過的那些話,柳家大院在雙柳村就是古柳一般的存在,根深蒂固無人撼動。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