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86章 除夕之夜(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86章 除夕之夜



    除夕夜,雙柳村出奇的安靜,除了偶爾的炮仗聲,整個村子一片寧靜祥和,家家炕上一起守夜,歡天喜地迎新年,就連狗兒也安靜地趴在旮旯里假寐,柳老娘和愛稻坐在炕西邊包餃子,仁章領著弟妹們擠在炕東邊一邊吃著花生、瓜子,一邊玩猜枚的游戲。

    “娘,夜里幾點吃餃子呀?”惜谷肚子餓的已經咕咕叫。

    “你爹說跟往年一樣,怎麼也得半夜吧,你實在餓的話,爐子上有烤地瓜,先吃點墊巴墊巴。”

    “惜谷,還是餓著吧,留著肚子半夜好可勁吃餃子,今晚上咱倆比賽看誰吃出的錢戶戶開著大門,燭台上燃著蠟燭,香爐里燒著香,一家人圍坐在多,怎麼樣?”智章向惜谷下戰書。

    “比就比,誰怕誰?娘,你今年可不能再做記號了,每年的餃子錢都讓俺爹吃出了,一共放了六個錢,爹的碗里就吃出了五個,還剩下一個盛到了供養的碗里了,我們都吃撐了,也吃不到一個錢。”惜谷對柳老娘包餃子作弊的行為甚是不滿。

    柳老娘和愛稻听了哈哈大笑,柳老娘很迷信,柳老爹是柳家大院的頂梁柱,也是家里的財神爺,所以每年除夕包餃子時她都事先做記號,吃的時候就把有錢的都盛到柳老爹碗里。

    信章瘋玩了一天,困得實在熬不住了,就蜷縮在炕角睡著了,柳老娘和愛稻包完餃子,愛稻看了看牆上的掛鐘,都九點多了,柳老娘一閑下來,就開始想念義章跟禮章,眼淚簌簌地往下掉,仁章摟著柳老娘的肩膀不停地撫慰,“娘,二弟不是好好的嘛,還立了大功,大過年的,你就別抹眼淚了。”愛稻也跟著勸,“娘,三哥你就更不用掛掛著了,俺文喜叔不是算過了嘛,他人好好的,在一個離家很遠的地方工作,說不定過了年就回來了呢。”

    “娘,你就別哭了,俺大嫂第一次在咱家過年,讓她看見你大過年地抹眼淚,多不好呀。”

    “娘,智章說得對,你看俺大嫂多能干呀,對你和爹還那麼孝順,她若看見你哭成這樣,這年咱還咋過?為了大嫂,你也不能哭,好嗎?”愛稻勸著娘,自己的眼淚卻止不住往下流,她也很想念義章和禮章兩個哥哥,特別是禮章,一晃離家都五年了。

    仁章見娘和愛稻都哭唧唧的,自己也跟著哭了起來,還一邊哭一邊罵自己沒本事,惜谷為了不讓娘和大哥大姐傷心,就故意大聲喊道,“娘,我好像听見爹說話的聲音了,是不是爹和大嫂從書房回來了?”這一嗓子還真管用,柳老娘、柳愛稻和柳仁章都止住了哭聲,仁章跳下炕往院子里張望,還真看見柳老爹和張艷從外面進了院子。

    仁章趕緊讓柳老娘和愛稻擦干眼淚,張艷滿面紅光地走了進來,她喜笑顏開地對柳老娘說道,“娘,你和弟妹們都等著急了吧,明年咱柳家大院要辦的事太多了,所以我和爹談話的時間就長了些。”

    張艷就像一團快樂的火焰,她的出現,屋里的氣氛一下子就活躍了起來,仁章利索地幫張艷把風衣脫掉,惜谷和智章更是你一言我一語地開始吵鬧,在炕上歡騰起來,柳老娘看柳老爹沒進屋,就問張艷,“閨女,你爹呢?不是和你一起回來的嗎?”

    “娘,俺爹忙活了一整天,太累了,我讓他到西屋眯一會兒,過年的時候再喊他。”張艷笑著說。

    “閨女,你做的對!你爹確實需要多睡會兒,過了十二點就陸續有人上門給他磕頭拜年了,他更沒空睡覺了。”

    “娘,那咱們一塊玩猜枚游戲吧,輸了的就罰唱歌怎麼樣?”張艷向柳老娘提議。

    “閨女,你領著弟弟妹妹們玩吧,我也到西屋眯會兒。”柳老娘也是哈欠連天,張艷趕緊扶著她來到西屋,只見柳老爹鞋子都沒脫,斜躺在炕上打著鼾聲,睡得正香,張艷和柳老娘費勁地把柳老爹的外衣脫掉,“娘,那你也躺下睡會兒,接近十二點的時候我過來叫醒你和爹。”張艷剛服侍柳老爹和柳老娘睡下,惜谷就跑過來笑著說,“大嫂,你快去看看吧,信章又睡蒙了,比劃著說家里起火了呢。”

    張艷趕緊跑到正屋,只見信章坐在炕角一邊比劃救火一邊大哭,仁章、愛稻、智章他們卻笑得前俯後仰,張艷瞪了仁章一眼,嘴里埋怨道,“你這個大哥咋當的,小弟都哭成這樣了,還能笑得出來?”說著上炕就要抱信章,被愛稻攔住了。

    愛稻笑著對張艷解釋道,“大嫂,你可冤枉俺大哥了,你是不知道,信章以前也經常這樣,睡覺睡蒙了,坐起來不是哭就是笑,事後他自己啥也不知道,文喜叔說了,這跟夢游差不多,千萬別動他,他鬧騰累了就不鬧了,躺下接著睡覺。”

    張艷半信半疑地看著信章,只見信章兩眼瞪得又圓又大,驚恐地看著張艷,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啪啪地往下掉,用啞語喊道,“大嫂,家里起火了,你快喊俺二哥回家救火,爹娘還在屋里睡覺呢。”張艷經過這段時間的勤學苦練,已經能听懂信章的啞語了,她一點也不覺著可笑,她也不管文喜說過‘不能動’的警告,她一把把信章摟進懷里,心疼地說道,“小弟,不怕,大嫂這就喊你二哥去救火。”說來奇怪,信章在張艷懷里再也不鬧騰了,斷斷續續地抽泣著又睡著了。

    愛稻羞愧地對張艷說,“大嫂,你對信章真是太好了,俺這個當大姐的都自愧不如。”

    仁章也是羞愧不已,他心里突然覺著自己以前因為張艷夜里摟著信章睡覺而吃醋是多麼的可笑,張艷就像娘親一樣疼愛信章,自己這個大哥當的確實不合格,也難怪張艷經常羞辱自己,就連信章在夢里喊救命的人也是義章而不是自己這個大哥,又想起自己和林綺在最近這些日子,只要有機會就瘋狂地摟抱在一起行苟且之事,心里更是覺著愧對張艷。

    張艷笑著安慰愛稻,“大妹,你多想了,我生氣,是因為你大哥他沒心沒肺,你可是咱柳家大院最善良能干的大姐了,信章也最親你,信章做夢夢見家里起大火,夢見他二哥義章,這都是好兆頭呢,預示著新的一年,咱柳家大院的日子過得紅紅火火,義章也會在朝鮮戰場的烽火中再立新功。”

    惜谷親昵地趴在張艷的後背上,心悅誠服地對張艷說道,“大嫂,怪不得爹讓你當家呢,你就是咱柳家大院的穆桂英,智勇雙全,干啥都是最漂亮的。”

    “對了,大嫂,爹這次去天津給大愛買了一個大木頭匣子,搖一搖就能發出聲音,還能听楊家將呢。”智章上午在大愛家听西河大鼓都入了迷,連中午飯都沒回家吃。

    張艷笑著說,“智章,那個木頭匣子可金貴著呢,你在大愛家可別瞎搗鼓,那是爹買給大愛學西河大鼓用的,包括那副銅板和書鼓,都是大愛專用的家把什,你听的楊家將,就是大愛的師傅馬少芬大師說唱的片段,過一段時間,大愛也能表演了。”

    “那太好了,大嫂你會唱呂劇,我四嫂會唱西河大鼓,我叔公會講評書,咱柳家大院都可以搭舞台唱大戲了。”惜谷高興地趴在張艷背上晃來晃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