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 第76章 舌戰房長(繁體) - 微風小說網
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根在東方 第76章 舌戰房長



    雖然說張艷和仁章是自由戀愛,但代表柳家大院正式向張家提親的人正是柳文喜,這對張艷來說,柳文喜就是自己的貴人和恩人。

    柳文喜先天失明,但極其聰慧,博聞強識,精通《易經》,易經通,百事明,平日里對十里八鄉的鄉親,諸如孩子走失、牛馬被盜、婚喪嫁娶等等大事小情都能算得不離十,對人情世故更是有獨到見解,表面看靠一副‘鐵嘴’吃四方,實則是世事練達早已參透人性,他認識的人多如牛毛,但唯一的朋友就是柳老爹,並且是生死之交,如今女兒大愛和智章又結下了娃娃親,兩家是親上加親,大愛自幼就啟蒙國學,深得文喜真傳,對古籍經典融會貫通,沒進一天學堂,卻能出口成章,一冊《文心雕龍》倒背如流,深得柳老爹的疼愛,視如己出。

    張艷自從目睹了柳老爹寧可舍命也要從冰窟窿救出柳文喜後,愛屋及烏,她對這位其貌不揚的‘柳半仙’開始刮目相看,對他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怠慢。

    “仁章媳婦,我和你叔公等幾個長輩正在商討厚章的牌位能否進柳氏祠堂,大家也想听听你的意見。”文喜最清楚柳老爹竭力提攜張艷的心思,所以他就積極幫著張艷擁有在柳氏宗族的話語權,從而漸漸提升張艷的社會地位。

    “文喜叔,這可是咱柳氏家族的大事,我一晚輩不宜置喙。”張艷客套地推辭。

    “仁章媳婦,話不能這麼說,你現在可是厚章殯葬的副主管,也是我德哥的左膀右臂,德哥是族長,又是厚章的親叔叔,在厚章的牌位進宗祠這件事上不宜說話,他讓我們幾個先拿出個態度,最後由他來拍板,大家都想听听你這個副主管的意見,你就別客氣了,大家都在西屋候著你呢。”

    張艷轉身地對仁章說道,“仁章,靈堂離不開咱自家人,特別是傍晚厚章的靈柩運回來以後,需要家人守靈,智章、信章、書章、詩章幾個男丁都太小,你和忠章大哥就負責守靈,大嫂林綺負責照顧你們的飲食,我就先到其它屋忙去了。”

    仁章和忠章都點了點頭,忠章感激地對張艷說,“弟妹,辛苦你了。”

    張艷攙著文喜來到西屋,屋里烏煙瘴氣,十幾個大老爺們一邊吃煙一邊激烈地爭論著柳厚章的牌位該不該進柳氏祠堂。

    前街的柳 孀釵﹤ゥ    猓 敕 園祝 諏獻謐逯械H畏砍ゅ 易宓匚喚齟斡諏系 蹲糯笊ゲ潘檔茫 按蠹葉疾灰 沉耍 闖@斫卜彩橇獻鈾茫 灰 懊揮凶齬 齦竦氖慮椋 籃篤澠莆歡伎梢越響秈茫  赴倌昀矗  弦宦齜毖苤兩褚延諧汕 賢虻南熱巳Ю潰 裘扛鋈說吶莆歡冀秈茫 竊俅蟺攆秈靡舶詵挪幌魯汕 賢蚋讎莆荒模 源佑赫曇洌 獻騫婢凸娑ㄖ揮卸粵獻謐遄齔鮒卮蠊畢椎牧獻鈾盟籃篤澠莆徊龐凶矢窠秈茫 怨└筧斯┐睿 詿耍 壹峋齜炊粵裾碌吶莆喚秈茫  蠐腥J紫齲 裾旅揮諧杉遙 蘚筧耍 獻孀謁倒恍 腥蘚笪 蟆F浯危 裾攣薰ξ摶擔 菟鄧戰 示襯冢 攔械撓白佣濟患牛 捅徽彈炸死了,寸功沒立,家業就更不用說了,柳家大院的江山以及雙柳村所有柳氏宗親的福祉都是族長柳老爹打下的。最後,柳厚章無德無望,柳衍祖的牌位之所以能進祠堂,不僅僅因為他曾是族長,更重要的是因為他德高望重,一生都在革命,寫過很多針砭時弊的文章,其功德世人皆知,柳厚章無只字片語警示世人,有何資格與先祖同列,讓我輩和後人供奉?”

    听了柳 嫻姆 裕 葑永鋃偈毖蝗肝奚 稅舌 舌 爻檠躺 蠹葉嫉屯凡揮錚 艽蟪潭壬隙急硎駒尥 br />
    文喜清了清嗓子,朗聲說道,“各位,厚章的牌位能否進祠堂大家都已經暢所欲言,柳房長所雲也只是一家之言,現在我想請大家听听柳張艷的意見,她是我們柳氏宗族的新興力量,大家也都看到了她在喜宴上的出彩表現,那真是巾幗不讓須眉,這次厚章的殯葬,族長委任她做副主管,也是看重她出色的辦事能力。”

    “好,那我們就听听柳張艷的意見。”柳文庭立即附和文喜的建議,他的兒子柳徽章也在朝鮮戰場,當然希望柳厚章能得到柳氏宗族的認可。

    這時柳老爹和柳文正也從書房來到了現場,哥倆並沒有進去,而是不動聲色地站在門外听著屋里發生的一切。

    張艷被煙燻得連連咳嗽了幾聲,她用略帶悲憤的聲音說道,“在座的都是我的長輩,也是咱柳氏宗族的中流砥柱,大家都認為,我爹作為族長同時又是厚章兄弟的親叔叔,在對厚章的牌位能否進祠堂這件事上應該避嫌,我認為這一點就不對,自古就有舉賢不避親之說,更何況我爹的為人眾人皆知,胸襟坦蕩,光明磊落,大公無私!我敢說,我爹在對待厚章這件事上絕不會有私心,今天犧牲的是厚章,明天呢?我們雙柳村是去了十三名後生哪,除了王守疆,那十二名可都是咱柳氏子弟,我現在非常鮮明地表明我的態度,厚章兄弟的牌位不僅要進柳氏祠堂,而且要以最高的規格為他辦理後事,我的理由也是三個。首先,厚章既有家也有後,按照柳房長的說法無後就不孝,這個觀點我實在不敢苟同,且不說這個觀點是封建思想的產物,曾高祖柳高瑭的牌位在祠堂中列在最高處,他也是無後的,他跟厚章一樣也是死在戰場上,是為了救兄弟柳高璜而死,被公認為我們柳氏宗族的英雄,厚章可是為國而死,他不僅是我們柳氏宗族的英雄,更是我們國家和民族的英雄,柳家大院是他的家,新中國更是他的家!柳家大院所有章字輩男兒的子孫都是厚章的子孫!其次,厚章兄弟在 嬉  難壑形薰ξ摶擔 搜願譴竺 撾 σ擔棵扛鋈誦鬧卸加幸桓順櫻 γ蝗私鄖籩   煜攣蹺踅暈﹫矗 煜氯寥兩暈﹫  裾灤值芎推淥  搴笊俺 髡劍 非蟺木皇欽庵炙降氖浪墜γ 鞘強姑澇  <椅攔 胛時<椅攔壑等綰危抗σ滌秩綰危棵揮瀉裾灤值 庋娜妊 卸誶跋 ☉  劍 頤腔鼓蘢舛嚀咐  穡坑腥鞜司 斕仄砩竦牟恍喙σ擔 澠莆晃 尾荒芙秈茫孔詈螅 詼源裾灤值艿暮笫律希 業魑 宄ゅ 魅分甘拘問繳弦歡ㄒ  兀  灰 陶爬朔眩 蟹延枚加閃掖笤焊旱# ㄋ 迤淥氖 握膠笊 羲竅窈裾亂謊 棖 掖笤和 慘  渚侔  氐納Ф瘢  裁矗懇蛭 掖笤壕褪撬 獻謐宓母 赴倌昀矗 掖笤閡恢北窒茸婕已擔  幌 渙膊撇還肚易霾恍嘀  # 掖車錘頤跋嶄野 拮齪蟊倉 惹  暈屎裾率遣皇親齙攪訟茸嫻囊 螅浚 遣皇強梢宰魑  6緩筧斯┐睿浚 br />
    听了張艷慷慨激昂鏗鏘有力的一番陳詞,屋里頓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柳 嬲酒鵠聰蛘叛奚罹弦還  牙 廝檔潰 襖閑嗤罨 字 輳 袢帳芙塘恕!br />
    張艷趕緊鞠躬還禮,謙遜地說道,“柳房長,晚輩若有不敬之詞,還望您老多多擔待。”

    柳老爹欣慰地點點頭,轉身走出了忠章家。

    就在張艷在西屋舌戰房長之時,仁章在正屋陪著忠章靜坐,這時堂屋後面的廚房突然傳出林綺的尖叫聲,仁章對忠章說,“大哥,我大嫂是不是燙著了,你快去看看吧?”

    “這娘們向來干活不長腦子,淨給我幫倒忙,仁章,你去看看她又出啥ど蛾子?”

    仁章趕緊跑到後廚,只見林綺正低著頭掉眼淚,右手使勁攥著左手的大拇指,他近前關心地問道,“大嫂,傷著哪兒了?”

    林綺低聲說道,“剛才切姜片的時候,一不留神把指頭切掉一點皮。”

    仁章趕緊把著林綺的左手看,大拇指正往外滲血呢,仁章小的時候弄破手指,都是柳老娘把出血的手指含到嘴里吸吮,進行消毒,仁章心慈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張口就把林綺的大拇指含在嘴里吸吮起來,林綺也沒掙脫,深情地看著仁章,自言自語地說道,“這柳家大院幾十口人,唯有仁章哥心疼我,也只有仁章哥把我當人看。”

    仁章听了林綺的話,身子打了個激靈,趕緊把林綺的大拇指從口里吐出來,扭頭朝著廚房的門口看了看,他心里知道林綺一直喜歡自己,他更知道忠章從來都沒有真心地疼過林綺,不是打罵就是沒好歹地作踐她,自己雖然娶了貌美如花的張艷,但張艷對自己格外冷淡,晚上睡覺穿得嚴嚴實實不說,還摟著信章睡炕的另一頭,仁章嘴上不說,心里也是一肚子的委屈,他隱隱覺著林綺跟自己的命運非常相似,他記得忠章成親的那天晚上,村里沒有人來鬧洞房,在柳承祖的指使下自己領著王守疆、柳商章來湊熱鬧,忠章見他哥仨這麼給面子心里非常高興,就讓林綺脫掉襪子,露出三寸小腳讓仁章他們把玩,王守疆嬉皮笑臉地捧著林綺的小腳連摸帶親,忠章就在一旁看著,對守疆的無禮行為無動于衷,林綺屈辱地直掉眼淚,輪到仁章時,仁章只是把襪子默默遞給林綺,沒動林綺一個手指頭,就掉頭帶著商章離開了忠章家,心里對忠章甚是不滿,心想怎麼可以這樣作踐自己的媳婦?後來林綺每次見到仁章都是一副含情脈脈的樣子,仁章和張艷成親的那天,從不拋頭露面的林綺,竟然忙前跑後地給酒席上菜,她為仁章能娶到張艷這麼漂亮能干的媳婦由衷地高興。

    仁章見後廚沒有人進來,就把廚房的門給關上並用咸菜缸頂住,然後繼續把林綺的大拇指含進嘴里,滿眼關切地看著林綺,林綺眼淚汪汪地看著仁章,臉頰緋紅,一副楚楚動人的模樣,平添了些許嫵媚,仁章大膽的用手去擦拭林綺臉上的淚水,林綺用右手拉住仁章的手直接放到了自己的胸前,雖然隔著厚厚的棉襖仁章啥也感覺不到,但仁章這一次沒有躲開,火辣辣地看著林綺,任由林綺惦著腳在自己的臉上親了一口,跟張艷相好這麼多年,張艷從來沒有主動親吻過自己,仁章吐出林綺的大拇指,抱住林綺就是一陣狂親,院落里人來人往,柳家大院兩個最膽小最沒有安全感最孤獨的年輕男女卻在後廚忘情地擁抱親吻

    。

    ()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根在東方”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